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五章

这么一看其实字数是够的但是节奏太快了所以看起来感觉很短233333

——————————————————————

第二十五章


在下一秒一颗手榴弹划过完美的抛物线坠落,柚李抬手一枪击爆,他依靠着强大的后坐力向后仰去,一把激光剑从上空划过,空气被切破的声音震的耳膜生疼,他向旁边一个后滚翻重新在地面上站稳,新的手枪已经上膛,擦过明亮的剑刃,子弹飞出,随后被一切为二。

哈。

两人的呼吸在飞舞的光芒上劈成两半,机关枪的枪口喷出明亮的火花,柚李抽出高速粒子震动刀,身上的研究服的白色下摆已经被切的稀烂,但始终不能影响他行云流水般的进攻动作。

激光剑的确算是bug一样的存在,毕竟他的刀刃无法触碰,但这样一来反而有了更多的周旋,避免了蛮力的较量。

迅猛的进攻,后退时将不利的防御化为有利的出击,坂仓柚李变换着脚步,接二连三的躲过直插而来的高能量光束。彼方由理的脸上带着狂热的笑意,手持着只剩下残影的剑柄,身体以一种超越了人体工学的方式躲开袭来的每一击,黑色的制服被划开了狰狞的大口,肉色的皮肤被震动的粒子切碎,剩下的是裸露的电线和时而亮起的火花。

“前辈,这不公平吧。”坂仓柚李在密集的防守进攻的瞬间依然语调平静的说道。

“放心,我很公平的设置了人类数值。”

“那还真是多谢。”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加重的话语,由理脚下的地板突然炸裂开来,她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一支燃烧着火光的硬物坠落,在空气中的火花一瞬间迸射,巨大的火焰在弹药库中喷溅。坂仓柚李站在原地,从遥远的地方激光枪划破浓烟捅进了他的心脏,他整个人如同失去了吊绳的人偶一般摔落在地,浓厚的血液染红了地面。

彼方由理提着机关枪静默的从隐藏着的物资堆后走了出来。

“可惜。”

她一瞬间转过身去,挥起的枪柄后是向后跳去的坂仓柚李,感应到烟雾的感应器鸣叫起来,消防水如同雨滴般在这间仓库中降落,两人的全身被水打湿,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巨大的水花,枪响成为了此时最大的噪音,躲闪着,冲刺着。

“你这反社会人格。”

“前辈你不也是一样。”

柚李笑了起来,和他凶猛的动作完全相反。

由理咂舌,以狂热的火力追击着他的轨迹。

“但是即使前辈这一次死了的话,下一次还是会再有的吧?”

“你不也是?”由理一剑劈断他的胳膊,鲜红的血液喷溅了她一脸,很快又被坠落的水滴冲刷殆尽,“实际上你克隆了自己,不是吗?”

“恭喜你发现了真相,但这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柚李抽出手枪,他快步冲了上来,在由理躲开的瞬间,仿佛有一个什么东西发出了精确的响动,下一秒,一颗榴弹在他的身上炸裂,被波及的连同近在咫尺的彼方由理,他们一同在明亮的火光中被瓦解。

黑色的身影切破滚滚的浓烟跳向地面,只剩了一个头的机器人被一枪打爆,激光剑劈开了纷杂的空气再度袭来。

“你到底做了什么?”

“不仅仅是克隆,实际上每一个都不是我,每一个都是我。”柚李回身躲过飞来的拳脚,他在地上翻滚,起身时黑色的枪管抵上了额头,而他也同样抵着对方的额头。

“砰”

空气中响起两道枪声,几撮橘色的头发飘落,他们同时向着不同的方向倒下,一并爬起展开更加激烈的厮杀。

“前辈你不也是这样吗?为了把我杀掉,甚至不惜扫描自己的大脑,完成拟似AI。”

“你还有资格说别人吗?”由理笑起来,“对了,其实我在这里已经安置了炸弹,杀不掉你的话,一起上路还是能做得到。”

“这我倒是有点不甘心啊,要杀掉前辈你一定要把那该死的AI完全摧毁才行。”

柚李冲了过来。

“———那么现在的前辈究竟是本人呢?还是AI呢?”

“答案不是显然易见吗?”被粒子刀切开的瞬间,裸露的皮肤下尽是密布的电路,由理抽出激光剑,她挥舞着朝柚李挥去———

“但是以你的性格,本人一定会出现的不是吗?”

头颅和身体的连接处被切成两半,同时一颗手榴弹滚落在地。

“这一招已经过时了,没有什么新的吗?”

由理跳了起来,坠落的瞬间她看见红色的光线在视线死角中一闪而过。

心底的笑意控制不住的泛了上来。

“你还真是从未让我失望过。”

机械造物滚落地面。


太空中的激战仍然在持续,阿周那在几乎就要将身体撕碎的惯性中扭动手柄,战机的引擎立刻将他推向新的方向。

迦尔纳在明亮的红光后出现,飞驰的导弹突破音速直飞而来,阿周那划过高速的轨迹,在躲避的同时他也射出了高能量的光束。

两人的机体经过一番狂斗已经伤痕累累,弹药将尽,阿周那唯一富余的还有激光,但恐怕也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之后该怎么办?

时间不容许他多加思考,迦尔纳显然比他更下得去手,在原本释放导弹的场合他毫无动作的时刻阿周那就已经看透了他已经弹尽粮绝,然而下一刻红色的战机依旧没有失去斗志,反而朝他笔直的飞了过来。

肉搏战!

阿周那捏紧了手柄,骤然抬高了机身,悦向更高的空间,随即红色战机划过急促的轨道追击而来。

他疯了!

阿周那在突破逆境的时刻突然看见了停在不远处和穿梭机相连的运输舰,毫无疑问上面一定存在着战机发射口,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终究是要废弃在这茫茫太空的东西!

他逼迫着引擎持续刚才的负荷运转,警报在大脑中轰鸣,让阿周那恨不得抠下这块恼人的东西,迦尔纳在眼前盘旋,他也终于下定了决心步步紧逼,激光、冲刺、肉搏———

在极其微小的瞬间阿周那突然想起彼方由理曾经遇到过的催眠,那时为他重新构筑系统的机器人究竟是谁,他竟然连半分记忆都没有。

在撞击的冲击中眼前的画面也随之抖动,令人上不来气的时刻阿周那突然感受到了和小个子死时那样的异常,像是身体的内侧发生了某种偏移一般———

他向原本空无一物的后颈伸出了手,尽管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但是那种异常还是让他用力的扯下了某种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脑海中明亮的火花连同电流击穿的痛感炸裂开来,阿周那喘息着一把拉下自己的头盔,他从未有过这样鲜明的触感,如同刚刚从虚无的水面爬上空气环绕的岸边,一直以来包裹着他的全部感官的那层薄薄的纸已经被粗暴的撕开,阿周那看了一眼手中被扯断了线的金属盒子,把它丢在了损毁的战机驾驶舱内,用力的推开压力舱门爬了出去。

明亮的发射口里同样站立着迦尔纳,他的头盔还拎在手里。

那个时刻,阿周那和他视线相交。


(TBC)

2017-10-16 /  标签 : 周迦 31 4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