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三章

二十五章写不完吧喂()

这篇的核心内容终于要开始了,此时此刻赶稿的我已经意识到了这篇肯定不会受欢迎的事实23333333

——————————————

第二十三章


现在这里只剩下阿周那一人,他环顾单调灯光笼罩的室内,很快找到了更衣室的入口。

特殊材质的靴子踩在地面上的响声十分独特,他恍然间想起迦尔纳,尽管阿周那很清楚坂仓柚李不会对他做出什么威胁到生命的事,但是眼下他还是无法控制的担忧起来。

脱下身上的制服,草草淋浴之后套上白色的驾驶服,一种近乎于永恒的空旷中阿周那沉默的思考着。

尽管他刚才凭着一股冲动向彼方由理提出了需要迦尔纳身份证明的要求,但实际上他却对这件事毫无头绪。究竟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

阿周那还记得那时迦尔纳说过的会努力的事,想起他在最后一刻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不仅仅是和由理交谈时所想起的那些,实际上迦尔纳阻止他一个人留在无重力训练室也一定是为了保护他,毕竟在那种状态下,任何时候被坂仓柚李悄无声息的解决掉都毫不意外,这点从他第一次和迦尔纳打起来他赶来时就能预料得到。

他始终在监视着他们这些地球小队的一举一动,然后将接近他的秘密的人统统用完美犯罪的方式消灭。

而不论迦尔纳在中间使用了什么手段,他为阿周那所做的这些都是真实存在并且有迹可循的,只是长久以来他都没有提及过罢了。

那么在被付出了这么多之后,自己有什么能为他做的吗?

阿周那回身看向更衣室外黑暗的星之海,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注视的就是时间本身。宇宙本就是个巨大的时间载体,此时此刻映照在他的眼底的只是众多时间的一个小小截面,这让他开始忍不住追溯过去的回忆,从来时的穿梭机上所看见的宇宙开始,直到眼前的这一瞬间的星光,尽管所见的风景是如此的相似,在他看来却是如同梦境般漫长的时间。

与迦尔纳在舰桥上的相遇,随后是第一次的模拟作战,自己那时当众和他的对质,后是处女战的夜晚和他的第一次打斗,他一直都年轻气盛并且任性好强,而对方明知如此也从未指出过,甚至看穿了他内心的负担而去指导他如何去承受那些重量。

对于迦尔纳而言,自己又是怎样的呢?

阿周那第一次思考起这样的事情,尽管对方说过是“特别之人”,但他还是想要去深究那句话背后的含义。怎样特别?如何特别?他的“特别”和自己的“特别”究竟有什么不同的意思?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问一次,在你我完全不同的时间观中,这种“特别”的含义究竟是怎样的,是否也是“地面”这样的理解谬误,是否它们的确相通。

但他觉得自己这次需要做的不仅仅是这些,或者说这只是可以轻易被解决的沟通上的问题,假设他救了迦尔纳,并且让他活了下来,他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他回到机舱,在白色的战机旁坐了下来,重新回到一种漫无目的的沉浸在回忆中的状态。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距离作战开始只剩下一个小时,阿周那闭上眼睛,开始最后的闭目养神。

遥远的梦境。

他在满是星光的水面上踱步,留下大片被搅碎的涟漪。尽管脚下的景象是如此的斑斓,而当他抬起头时天空却空无一物,只剩下一种深邃的黑。

在无意识的走了很久之后他终于停下脚步回身,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站立着另一个孤零零的身影。从刚才开始他们都在望着黑色天空,而现在他才终于发现了对方的存在。

能为他做点什么……

溅起的水花闪烁着宝石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坠落绚烂的水面,头顶是没有边际的黑色宇宙,他在水中狼狈的前行,身体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不堪,呼吸紊乱,心脏在千疮百孔的胸口跳动,折磨着他的神经。

但是自己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即便赶过去了,又能有什么用吗?

骤然间头顶有火红的花火盛开,闪耀着星空的水面里生出凭空的黑色树干,阿周那停下了脚步。

是枫叶。

九月,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是九月,但他希望是这样的时间。

那个人在树干的尽头也转过身来,眺望着被延伸而上的红叶填满的天空。

嗯,就这么做吧。

阿周那在醒来的瞬间捂住了眼睛。


“时间到了,你休息好了吗?”

即将抵达第三个时刻的整点时分,生物系统里响起彼方由理简练的声音,阿周那活动了几下身体,钻进战机的机舱。

“说明一下作战计划,发射完毕之后不用特意配合队形,你可以调整系统让其他战机为你掩护,一旦实验体一号出现就全力牵制住他。”

“明白。”

“时间越久越好,如果你想要救他的话,直接把他引到穿梭机那里也行,只是要注意别让他一不留神就把穿梭机炸了。”由理难得开了玩笑。

“这种事不会发生的,尽管放心。”

“那就好,不然地面给你收拾烂摊子也很麻烦。”

“那你呢?你不回去吗?”阿周那再次问道。

“我的任务就是杀了坂仓柚李。”由理的回答十分的果断,然而她话里的暗示听上去却并不是那么的轻飘飘。

“你要送死吗?”

“怎么可能,别小看了我。”由理冷笑,“尽管到达不了你们的那种关系,但我和他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缘分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这就是我的最终目的。”

“你在恨他吗?”

“不。”由理毫不犹豫的否定道,“你没有知道这些的必要,实验体一号才应该是你应该关注的目标吧?”

“只是多余的好奇心罢了。”

“好奇心迟早会害死你,你的队友就是活生生的写照。”

“最后还能让我再问一个问题吗?”

“即便你的好奇心不会害死你,你接下来也不会太好,看在你帮我牵制实验体一号的份上,这次就特别允许你再问一个。”

阿周那调整气息,注视着生物系统中逐渐亮起的驾驶辅助界面。

“你为什么要监视坂仓柚李?这应该不只是地面的任务吧?”

“的确,我承认不只是这点。”由理的声音夹杂着一股疯狂的笑意,“我只是想杀了他而已,不能是被设计好的陷阱,不能是万千分之一的偶然,不能是别人,不能是机器,更不能是任何武器。我要亲手绞住他的脖子,让他挣扎却不能呼吸,然后他独一无二的心脏停止跳动,终于血液无法向那颗过于聪明疯狂的大脑提供新鲜的氧气,让他彻彻底底的,在我的手里丧命——

“别误会这是什么深仇大恨,抑或是无聊至极的人间爱情,我想他一定也是同样的想法,这是我们之间的执念,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TBC)

2017-10-14 /  标签 : 周迦 33 6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