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Lily(8)

窗外响起萧瑟的风声,书房内的窗户随着风来回拍打着窗框,抖动的窗帘将室内弄得更加一团糟。阿周那站在灯光的笼罩中,而迦尔纳则蹲在阴暗的房间正中——他能在那片昏暗中看见他的瞳孔。

“你打算怎么做”,这句话恐怕是在征询他的意见、他的意愿,那么然后呢?

他会愿意按照他的一切想法乖乖照办,成为他的共犯吗?

阿周那咽了一口口水。

“听着迦尔纳,这……”

“即便你不说我也能够知道你的意图,阿周那。”

迦尔纳收回了视线,他惨白枯瘦的双手落在那个人仍然温热的脖颈之上。

陷入死寂的房间中响起骨头被捏碎的声音。

一切辩解都被打破,所有的掩盖成为了虚无。

“要怪就怪我吧。”

迦尔纳将那具名副其实的尸...

2018-11-23 /  标签 : 周迦 14  

【周迦】Lily(7)

早晨醒来时,窗外的天空晴朗无云,一碧如洗。

迦尔纳整理了着装,走出门外去,路过餐厅时阿周那正坐在那里阅读报纸,他经过时头也没有抬,似乎并不在意迦尔纳要在这屋子里做点什么,或者说,他只是在找个借口逃避两个人之间的接触罢了。

“你介意我出去走走吗?”

迦尔纳径直走向阿周那,并停在对方的身侧问道。

阿周那沉默了半响,“啪”的合上了报纸。

“……为什么这么问?”他依旧坐在原地,没有抬头,避开迦尔纳的视线,报纸被白色手套包裹的指尖揉皱,变成一团。

“如果你觉得困扰的话我就不去。”

“的确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立场。”

“我知道。”

“那么……”

“老实说我认为应该出去走走的是你,阿周...

2018-11-22 /  标签 : 周迦 12  

【周迦】Lily(6)

似乎是哨兵的身体素质远超于一般人的缘故,复健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只是自打那个夜晚以来,迦尔纳一次也没有见过阿周那的脸。

唯一能够联系的他们的,似乎只有精神世界中刚刚建成不久的连结——或许说是“共鸣”会更合适,因为迦尔纳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属于阿周那的情感流进来,而是一种随着对方的精神变化而产生的变化。

像是站在镜子的一侧,如同那种虚像般存在的感触。

那之后几日经过,护工和医生露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迦尔纳整理了自己的着装,走出狭小的房间,环形的楼梯笼罩在夕阳的昏暗之中,他走下台阶,透过走廊的窗户眺望外界的天空。似乎是精神的共鸣,一时间迦尔纳看到天空中血红的十字光芒,密厚的云层骤然被狂风撕裂,炽...

2018-11-21 /  标签 : 周迦 9  

【周迦】Lily(5)

这篇的bgm全是ditf的,听得昏昏欲睡,甚至提高了睡眠质量(草

————————————————————

离开那个“玻璃罩”的世界之后是漫长的通路。

阿周那走在迦尔纳前面,黑色的豹子为他们开路,以优雅而缓慢的步态逐渐走下飘着雾气的台阶。

两人没有说话,一直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台阶终于将尽,灰色的迷宫进入他们的视野,阿周那停了下来,黑豹发出低吼,摇着深色的尾巴转过头来看向它的主人。

“是‘它’在阻止我的离开吗?”迦尔纳在他的身后问道。

“不,既然关住‘它’的是你的行为,那么这只是你精神世界的防御机制而已。”

“原来如此,但是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通过它。”

“所以这是我的工作,你...

2018-11-04 /  标签 : 周迦 18 1  

【周迦】Lily(4)

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

——————————————

尽管这件事上理论阐明起来并不复杂,然而实际上做的时候却有着诸多风险。

“听好,为他人重新制作精神世界并非易事,至少那个世界并非属于哨兵自身原本所具备的东西,即便是精神力这种经过时间就会发生融合变异的东西,但原本不同的东西也不会因此完全变化成对方原本拥有的存在。”

“你是说——”

“你必须和他缔结精神连结,否则‘世界’也不会安定。”

阿周那看向病床侧面的窗户。

“精神世界本质上是向导和哨兵的‘器官’,不是自己的就会产生排异反应,如果想缓解这种反应就必须要向导的调控。”

他必须要成为我的软肋。

但是眼下阿周那别无选择。

他不...

2018-11-04 /  标签 : 周迦 21  

【周迦】Lily(3)

越写越困也是绝了(喂

——————————————————————

调来一台专用的生命维持装置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比在那个人来人往、耳目众多的军方医院要好得多。

对于阿周那而言,眼下他所要确保的是这个秘密不被泄露,因此迦尔纳必须被完全隔离,更不能有任何向导靠近他。如此一来,原本他安静独立的住所被迫腾空了一个房间,私人医生花了点时间让装置持续运作,并且每天有护士在特定的时间专程过来观察情况,阿周那的贴身仆从们带领这些人出入他的宅邸,而他则在最上层的书房中处理之前堆积的公务。

包围这座宅邸的是暗绿的原野,这天的天气一如既往,厚重的云层在上空翻腾,骤然而至的疾风强硬的撕开它的表面,朱红色的阳...

2018-11-02 /  标签 : 周迦 19 2  

【周迦】Lily(2)

掐指一算好久没更了

——————————————————————

长满了青苔的木桨剥开晦涩的水面,黑色的舟随之前行,无数弧形的涟漪沿着它的轮廓扩散,交叉,然后发生共鸣,最终消失在绿荫深处,惊起的飞鸟在湖面掠过,留下褪色的残影。

阿周那站在船舱眺望那片被乌云掩盖的天空,划船人在船尾持续着单调重复的动作,船头昏黄的油灯随着水波轻轻摇曳,照亮远方陈旧的建筑。

这个国家的房屋是白色的圆柱体,它们在平坦的地面上彼此簇拥,或时而分散,但都笔直的朝向天空,像是散落在土地中的星辰。

船只在黑色的码头上停了下来,阿周那走上被湿气腐蚀的木质路面,前方的大门虚掩,他推开门,立刻被昏暗所笼罩。

房间里的情...

2018-10-30 /  标签 : 周迦 25  

【周迦】Lily(1)

最近忙的我要自闭了……熬夜写点东西冷静一下(等等

是哨向,没错,我惦记了很久的一个不怎么会写的梗(喂

天国的吸血鬼篇,反正还在鸽

更新随缘,长度随缘

——————————————————

阿周那曾经见过同样灰色的天空。

他戴着接待牌在医院那条又黑又长的长廊上走过时,来时还沉甸甸的积云被狂风打散,阴冷的大楼发出了轰鸣,噪音中廉价消毒水的味道在鼻尖掠过,这让他感到刺痛,尽管微小,但还是让他关紧了自己的精神领域,绷紧神经向目的地移动。

抵达房间时不早不晚,正好是约定的两点整,房间里的医生显然已经等候多时,在阿周那进来时举止都有些僵硬。

“阿周那……大人……”他似乎是开了口才想起应该有...

2018-10-18 /  标签 : 周迦 47  

【周迦】Signal(1-20)

非常日式我流搞笑(可能并不好笑(。
————————————
#1
在T市某著名的艺术街区内有个不起眼的艺术工作室。
正蹲在房间内,背对着午后太阳,拿着蘸满了颜料的笔在一幅油画上涂抹的是迦尔纳。
此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裤和松垮的T恤,仔细看衣服上还沾了不少五颜六色的颜料,连同捏着笔杆的修长手指上也是同样的色块,无数色块沿着指尖向画面坠落,留下斑斓的痕迹。

#2
要说仔细看的话还是很符合大众审美的池面……
艺术品商人——阿周那,在推开画室玻璃门的瞬间再度这么想到。
不过他更池面就是了。
这事没什么可以争论的。
“怎么样?难得我来看你,作品进展如何?顾客可是期待很久了。”
蹲在画前的迦尔纳停下了笔,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

2018-08-09 /  标签 : 周迦 33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十一章

记得剧情记不得基础设定的专有名词

本来是要写成番外篇的想了想时间点也没有偏离太多,就这样吧x

————————————————

“呀吼——!”

伴随着一声充满愉悦热情高涨的女音,随之而来的是冲上沙滩海浪,白色的泡沫在空中四溅,穿着白色防晒外套的阿周那拿着饮料后退了一步,本以为自己躲开了被淋湿的下场,却唐突地撞上了看着风景发愣的迦尔纳。

“啊?!抱歉。”

阿周那被他吓了一跳,满是水珠的玻璃杯差点脱手,等到他终于捏紧了手中的东西,迦尔纳却只是摇了摇头,伸手从他的身前拿走了那危险的东西,转身向他们休息的遮阳伞下走去。

“好冷————!”

阿周那注视着迦尔纳离去的身影,后方的海水中又响...

2018-08-06 /  标签 : 周迦 14  
上一页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