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银狼-第十五章 后

注:OOC
上一次写的太短了,补一下
———————————————
第十五章 后

皎洁的月光之下,海浪拍打着金黄的沙滩,银狼赤脚站在沙地上,时而白色的泡沫随着海水包裹住他的脚踝,又很快从他的身边尽数退去。
阿周那坐在不远处望着他白色的脚跟,方才冰凉而彻骨的痛苦仍在心头盘踞,而他此时已经稍微平静了下来,只是全身的无力尚未消失,没有了亲近许久未见的大海的兴致。
耳边是连续不断的海浪声,潮湿温暖的海风吹拂着额发,蓝色的水光之中,银狼朝着大海迈出了脚步。
“等等。”阿周那站起身走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腕,“海水不能洗澡。”
他拉着银狼后退几步,离开了湿漉漉的沙地,阿周那蹲下身,捏着银狼的手伸进冰冷的海水里。
“干了之后盐会析出来,”等到两个人的手上的水分逐渐被连续不断的风吹干时,干涩的沙粒般的触感便随之显现,阿周那举起银狼的手,伸到他眼前,“你看。”
银狼用青红的异瞳和他四目相对,才低下头去看满是盐粒的手掌。
阿周那莫名的泄了气,垂着头两手捏着银狼的双手,尖锐的指甲在月光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我是不是不应该把你从鲁特带走?”沉吟片刻,他紧皱着眉头如同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虽然这些事我都想到过,而且也的确是做好了觉悟。
“……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是我的'任性',显而易见,我的'任性'已经拖累了你。如果我没有带你离开,你也不用过现在这样的生活。”
他挣扎着,吐出一连串的话语。
“我的行为已经激化了王位的斗争,现在只剩下三个人了,回到帝都之后的局面一定会变得更加复杂。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难以组成完整的话语,逻辑也变得支离破碎,他的矛盾在内心横冲直撞。面具戴的太久已经变成了独立的人格,和原本的他决斗着,将意志撕成两半。
痛苦从心之缝隙溢出,大脑颤栗,冰凉的触感随着血液缓缓渗进五脏六腑,他在窒息之中用力的呼吸,心脏似乎就要停止跳动。
“我应该跟你分开,或许就这样选择孤独的迎来终结是件好事,应该是这样的,但是———
“我停不下来。
“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控制不了我的欲望。这还是第一次,迦尔纳。我和其他王族一样都渴求着你。但这和王位无关,我只是想要你,不是作为银狼的你,而是你。”
话语之间他抬起头来,逐渐被疯狂所浸染的眼瞳注视着青红的异瞳。
银狼笔直的眼神如同利剑一般将他的全身贯穿,红色的血液在虚无之中喷射,沿着荆棘的葛藤和坚硬的铁链缓缓流下,留下可怖的伤痕。
他所紧握的温热的双手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银狼挣脱了阿周那的禁锢,他抬起小臂,尖锐的指甲落在不堪一击的布料上,划过柔软的脖颈。
阿周那望着他,狂喜而冷静,超乎寻常的失去了对死亡本能的恐惧。
他的内心已经得出了答案,只是生来被灌输的观念一直束缚着他的脚步,令他挣扎,让他痛苦。
从各种方面上来说,离开银狼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阿周那并不愿意放手,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手。
他在过去压抑了太多的欲望,直到这一次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和迦尔纳度过越久的时间,阿周那便越能认识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的事实。
那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真正拥有的存在,众多谎言之中仅存的真实。
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欲望吧。
他第一次做出这样的选择。
银狼的手划过脖颈,突然抱住阿周那的脸,迦尔纳凑了过来,月光下苍白的皮肤似乎染上了血的颜色,青红的异瞳骤然消失,只留下嘴唇上柔软的触感。
莫名的,一滴眼泪掉了下来,迦尔纳慌忙的松开了手,在阿周那脸上留下了白色的盐粒,阿周那茫然的看着掌见不断落下的透明液体,周围的世界似乎一瞬间失去了光芒,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迦尔纳的手落在了他潮湿的掌心。

(TBC)

2017-05-31 /  标签 : 周迦 54 1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