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十五章

注:OOC
比上一章还折磨人,写了四遍,想手撕自己
以为想好的剧情够一章了还是too young(
——————————————
第十五章

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树,遍布灌木的曲折小径,他眺望遥远的山脉,扶着粗壮的树干艰难前行。
在被黑暗吞噬的树林中飞奔的途中,阿周那的脑海里闪过陌生而熟悉的光景。
冰冷的血液在周身游走,心被无数情感撕的粉碎。如同过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寝室中突然醒来的夜,没有了平日完美的伪装,绝望感比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强烈。
他是谁?他的感情为何?他的欲求为何?他原本究竟是怎样的人?
所有问题的答案已经全部被时间的洪流吞没,只留下这里一具孤独的空壳。
符文石的幽光再也无法照亮前路,一直在身边守候的温暖气息也消失不见。阿周那一个人在这样的林中骑着马徘徊着,迷茫而空虚,平静而痛苦。
他应该到哪里去才好?
眼前的树枝逐渐变得稀疏起来,皎洁的月光穿透层叠的树叶,不知何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森林的尽头。在眼前平静的大海和深色的天空融为一体,白色的银河将天幕分成两半,一轮上弦月在群星中散发着宁静的光辉。
马逐渐降低速度,在柔软的沙地上停了下来。阿周那眺望着月亮,像是失了魂一般的跳下马,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脚下一个踉跄便摔坐在地。他痛苦的喘着气,深深的低下了头。
他不应该做出这件事。即便已经有了诀别的心理准备,即便他是被逼迫之下的无可奈何,但这些都绝不应该是他动杀手的理由。但阿周那也并不明白自己会为何这番痛苦,除了后悔,这心中还存在着更多难以抑制的复杂的感情。
不明白,大脑随着这句结论的得出而彻底变得空白,他停下了思考,像是灵魂也彻底磨灭一般,茫然的看着地上的白沙。
黑色的脚掌落了上去,地面留下凹陷的脚印。
是迦尔纳。
银狼在他的身边蹲了下来,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不是你的错……”阿周那捂着头喃喃道,“只是我自己……”
有海风吹来,他深吸潮湿的空气,抱着腿蜷缩起冰冷的身体。
银狼无助的张望着四周,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除了残留的血迹以外,他一无所有。
“我是不是做错了?”
阿周那突然间抬起头来,脸上露出面具一般的微笑。
“果然,我不应该随随便便的,就做我想做的事情。”
他深吸一口气,语调也彻底转换成完美的自嘲。
“对吧?”
在声带震动发出话音的瞬间,迦尔纳伸出胳膊用力的抱住了他。被消去“布料”的苍白的手粗鲁的摁上被黑发覆盖的后脑勺,有些尖锐的指甲硌的头皮生疼,迦尔纳将阿周那整个人都推进了自己并不怎么舒服的但却温暖的怀里。
那是迦尔纳唯一能给予他的东西。
“……迦尔纳?”
金色的耳坠在连绵不断的海浪中发出清脆的声响,银狼的呼吸落在耳边,一滴水掉在血色稀薄的皮肤上,突然间迦尔纳松开了手,他强硬的捏着阿周那的肩膀让对方面对着自己。
阿周那没有说话,开口的是迦尔纳。
阿周那。
他第一次呼唤他的名字。
没有声音,迦尔纳只是做出了生疏的口型,因为不熟练,途中还失败了几次。
阿周那望着他,一时间失去了话语,直到迦尔纳再度张开嘴。
“迦尔纳。”他压低声调说道。
白色的手套捂上他的嘴唇。
阿周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似乎意识里存在着另一个过去的自己,然而那个“他”的起源却空空如也。
“空壳”诉说着:
“我不想要忘记。”
迦尔纳的脸上一瞬间显露出惊讶的神情,但又转瞬即逝。
“即使这是错误的,我也不想忘记。”
他说着,松开了手,吻上迦尔纳的嘴唇。

(TBC)

2017-05-29 /  标签 : 周迦 48 1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