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十四章

注:OOC|流血描写有

可能有惊天巨雷的剧情,觉得雷请直接关,谢谢合作
—————————————
第十四章

离开时,阿周那决定带走那些人的一部分箭囊。
不是为了掩盖什么,而是他专用的弓箭在这种情况下只会变成证明他行踪的证物,眼下,虽然这些刺客使用的弓箭并没有他的那般昂贵和结实,却也足以应付一时。
银狼帮着他从地上捡起散落的弓箭,阿周那提醒他小心抹了毒的箭头。兜帽之下,那双青红的异瞳注视着他,黑色“布料”所包裹的干瘪的手掌中,捧着几根毒箭。
阳光穿透森林缓慢降落,周围的灌木中传来骚动,血腥味引来了野兽,此地不宜久留,阿周那装好箭囊,和银狼一起回到马车上去。
银狼没有坐进马车黑暗的车厢,而是选择了和阿周那一起坐在马夫座上,阿周那没有阻止他的行为,只是伸出手去整理了一下他身上略显凌乱的斗篷,然后扬起马鞭,催促着马匹前进。
大概是迦尔纳在身边的缘故,阿周那异常冷静的在脑内分析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首先,他们受到了袭击。
袭击者从攻击方式来看应该是训练有素的刺客,而且他们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阿周那知道这有可能是被发现单独行动之后计划的抹杀,而且银狼的存在应该还未被他人所知。但这背后的幕后主使是谁?
眼下,宫廷之中不出意外第二王子的派系正在急剧的瓦解,那些官员自保都难以做到,更不可能来专门调查他的行踪并且排出刺客。公主倒不至于做出这样可以称之为狠毒的事情,剩下也就只有第一王子和第四王子了。
他无法排除两方任何一人的可能性,眼下也只有做两手准备来应付未来的袭击。
如果是第四王子的话,那个急躁且目光短浅的家伙恐怕会在袭击者没有归还的同时就会亲自动手,他也没有那么多耍心思和手段的耐心,对付他只需要毫不犹豫的走大道即可,对方自会不请自来。
如果是第一王子的话,这件事得另当别论,袭击者没有归还对他意味着更多的东西:银狼的存在。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十分麻烦。阿周那思索着第一王子大概会做出的举动,那是个喜欢耍手段的人。他不会气势汹汹的直奔这里,反而应该会在路上设下重重阻碍,在他回到帝都之前,就悄无声息的在半道上被了结性命。至于银狼,可以再稍微搁置一下,至少他是跟着阿周那的。
阿周那意识到无法避免这些事情,或许他可以考虑绕道到莫伦地区旁边自己的领地去,但想必这些行动也被一一考虑到。
袭击会在他离开莫伦的时候再度发生,而且一定会在他们抵达最近的城镇之前就发生。
既然无路可逃,那么阿周那也不用再特意想些什么手段,堂堂正正的正面迎击便是,他不想在惊慌失措的逃亡中毫无尊严的死去,更不希望被任何人夺走迦尔纳。
尽管阿周那深知驯服银狼就可以成就帝业,但他不愿意因此而利用迦尔纳。
或许被驯服的是他才对。

距离最近的城镇少说也有五六天的路程,银狼这几天中一直固执的坐在车夫座上不愿离去。大约是他也察觉到了周围不同寻常的气氛,变得戒备起来。
第四天时,嘈杂的马蹄声随着狂风席卷山林,晴朗的天空顷刻间乌云密布,黑色的弓箭穿透颤栗的大气呼啸而来,一直以来都安静的坐在他身旁的银狼突然转过身来,如那天一样伸出手捂住了阿周那的耳朵。
在变得安静的世界中,阿周那看见他张开紧抿的嘴唇,那不是呼吸,他的声带振动着,未知的音节从嘴间漏出。
他听不见银狼发出了怎样的声音。
周围的景色骤然扭曲,无数弓箭毫无预兆的坠落地面,周围的从林中十几个弓箭手像是失了魂一样的空手出现在路上,被疾驰而过的马群踏了个稀碎。
阿周那寻找着那双青红的异瞳,银狼抬起头来,和他双目相对,眼睛里只留下了坚定的意志。
奔驰的人群中为首之人着磨的发亮的高级铠甲,从外观上看毫无疑问那就是第四王子,没想到他真的亲自前来,这一手也是做的够狠。
阿周那取下身后的爱弓和箭囊,起身扣弦发箭,涂了毒的箭矢朝着人群而去。
一阵狂风刮过,天色也变得十分的阴沉起来,空气急剧潮湿,弦响也不如之前那般清脆。
银狼的兜帽冷不丁的被吹落,两只白色的耳朵毫无遮拦的被暴露在空中,大约因为阴沉的天气的缘故他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人群中显而易见的爆发出一阵喧闹。
“那是银狼!!!”有人隔着头盔大喊道。
阿周那顿时心底一凉。
“黄金!”
在满盈欲望的惊呼发出的瞬间,银狼消失了身影。
血液在空中飞溅,坚硬的铠甲也无力抵抗躯体被撕裂的攻势,马群鸣叫着,甩下残破的尸体飞奔而出,场面一阵混乱,第四王子被几名有力部下保护着,似乎是想要暂时撤离。
“不!!!那是银狼!!!”第四王子疯狂的大叫着,挥舞着长矛划开阻拦的部下,他拉下碍事的头盔,脸上还挂着疯狂的笑容,驾着马冲着在空中划过血痕的黑色疾风而去。
“我要得到它!!!你们跟我来!!!”
银色的锁链凌空抛出,迦尔纳停滞了一瞬,急忙从铁链的攻击范围里退出。
不能让别人知道。
阿周那抽出最后的毒箭,架在爱弓之上。
如果在这里他放走了第四王子,那么之后必然会牵连第一王子。
更何况他如果不在这里解决他,那么极有可能会落得被夺走迦尔纳的结局。
他不愿意被夺走他仅有的东西。
尽管他会因此陷入深深的自责,坠入难以逃离的深渊,但阿周那已经看见了迦尔纳也会一同前往的未来。
心之畏惧已然消失,箭之迷茫也不复存在。
既然争斗无法避免,诀别的一刻也必将来临。
他松开紧绷的手指,任凭毒箭穿透厚密的空气,迦尔纳离开了他的射程,那支箭稳稳的,没入了第四王子的眉心。
“殿下!!!”
同父异母的兄弟的身躯倒下的瞬间,阿周那翻下车砍断马身上束缚的绳索。
“迦尔纳!”他骑上马拉住银狼的手,即便满手都是滑腻腻的触感,即使白色的手套被染上红色的鲜血。银狼在他的身后坐了下来,他拉起缰绳,两匹马在遍地的肉块上飞奔。
冰凉的空气穿过身体,腥味充斥着鼻腔,阿周那拔出长剑,击飞那些部下的攻击,带着迦尔纳离去。


(TBC)

2017-05-24 /  标签 : 周迦 49 4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