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九章

注:OOC|私设成山
放飞自我(不
——————————————
第九章

傍晚时分,帐篷外传来喧闹的音乐,古老乐器被拨动琴弦,悠长的曲调颤动着空气。似乎有人在晃动沙锤,树林摇曳的声响在草原上回荡,独特的女声缭绕着着,升上无尽的天空。
昏黄的油灯之下,银狼坐在帐篷边缘侧耳倾听,毛茸茸的耳朵前倾着,时不时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动,金色的耳坠发出响声,他似乎是对正在举行的祭祀颇有兴趣。
“要出去看看吗?”阿周那走到他身旁问道。
银狼抬头看着他。
在沉默中度过了片刻,阿周那站起身来:“那就去看看吧。”
他拉着迦尔纳,给他披上便于活动的短斗篷,系好衣襟上的绳子,再戴上兜帽。确认穿戴完毕,他才掀开帐篷的门帘,拉着银狼来到室外。
今夜是部落的祭祀,男人和女人们穿着古朴的衣服,身上和脸上画着神秘的图腾,围着巨大的篝火跳着舞,其他人坐在一边摆弄着乐器,演奏出异族的曲调。阿周那和银狼在人群的外围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前不久才刚刚见过的老太太提着篮子走来给他们分发食物。
“尝尝罢,这是天神赐予我们的恩惠,会带来好运的。”
她说着,从篮子里掏出两块黄色的方形的小点心,放在阿周那的手里。
“多谢。”等到她离开,阿周那把其中一块递给一旁的迦尔纳。
迦尔纳从斗篷里伸出手来,尽管阿周那给他穿了人类的衣服,原本黑色的“布料”却还裹在身上,此时由于衣袖的衬托,让他看上去像是戴了手套,意外的没有过多的违和感。
银狼坐在原地用舌尖舔了舔点心的表面,才张开嘴咬了下去。
阿周那尝了一口,点心里没有任何东西,大概是用某种油脂来调味,面里还裹着独特的味道。
篝火里的木头噼啪的燃烧着,人群共舞,手腕和脖颈上金属的饰物不断相撞,发出喧闹清脆的声响,巫师在一旁用悠长的语调念着祷词,和少女的歌曲混合在一起,火光摇曳,无数火星升上暗色的天空。
银狼凑了过来,在阿周那的身后暗自观察着众多的人群。
莫名的阿周那也平静下来,此时眼前所见的民俗风情让他觉得比带着随从旅行时更为生动具体。没有了王族的身份,仅仅作为一介平民造访古老的部落,周遭的种种也都卸下了伪装和奉承,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呼吸着夜晚清凉的空气,乐声之中,阿周那抬头看向天空。群星闪耀,一轮半月掩在薄云之中,朦胧而安详。
他保持着仰望苍穹的姿势,沉默着伸出手去,指尖触碰到迦尔纳的手背,银狼消去了手上的“布料”,温暖的感觉立刻传来。
心情舒畅,阿周那呼出一口气,尚未注意到这是自己已经许久未有过的感情。
一旁部落的青年从烧烤架上摘下已经烤熟的肥羊,用割肉的刀子熟练的将肉分成大小均匀的形状,老太太带着人把一盘冒着热气的肉分给了阿周那,又递给他一把锋利的小刀。
“烤全羊!”为首的青年露出淳朴的微笑,当着他的面从盘中拿起一块带骨头的肉,用小刀熟练的割成小块,手抓着肉塞进嘴里,“你们也还没吃晚饭吧?尝尝!”
尽管这样的热情让阿周那稍微有些不适应,但他倒也能欣然接受,毫无架子的脱下手套,模仿着青年的姿势割起肉来。
大概祭祀的最后一步是族人分享仪式使用的美食。围在火边的人们一起唱着歌,把肥美的肉吞下肚,有人举起了酒袋,清澈透明的液体落进装奶茶的大杯,就举着杯子一仰脖灌进嘴里,也不在意漏出了多少,飞快的用袖子一抹嘴角,快意的跟他人讲起了当年勇。
喧闹之中,阿周那把放着肉的盘子往里挪了挪,银狼凑近,没有“布料”的手拿起一块,就退回阿周那的身边坐下。
不远处的人群已经一齐鼓起了掌,两个小伙脸红脖子粗的站在正中比拼酒量。在阿周那和银狼默默围观这番的光景的时候,突然朝他们走来几个人,为首的青年手里端着装了酒和酒杯的托盘。
“客人远道而来,赶上我们的祭祀也是个缘分,事不宜迟,请尝尝我们部落密藏的好酒!”
迦尔纳咬着肉,在青年停下脚步之前就已经飞快的缩到了他身后。
不等阿周那说话,托盘里两个大杯已经被倒满,围着篝火的人群注意到这边的声响,拍着手转过头来,嘴里还唱着歌。
呃。
一个长得颇有灵气的姑娘从托盘里端起酒杯,略一鞠躬:“请!”
这下是不得不喝了。
阿周那心里颇有些拒绝,但还是不得不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虽然不像平时在帝都喝到的酒那样辛辣,但比那更猛烈的一股酒味骤然涌上鼻腔,升腾着直达头顶。
“喝完!喝完!”青年们愉快的嚷嚷着。
阿周那放弃了挣扎,眼下这里过于淳朴的民风看来是不会接受敷衍的礼节,至少这一杯要先解决,之后的再想办法。
他抬起杯子,一次性喝了个精光。
姑娘接过那只空杯,笑眯眯的拿起了第二个杯子。
等等?
“他不能喝酒。”阿周那呼着酒气,将银狼挡在身后。
“嗯?”送酒的姑娘睁大了眼睛,“这杯是请客人您喝的。”
……
篝火边上的人的歌声大了起来,就连乐师也开始弹奏乐器。
阿周那伸出手接过那只酒满的都要溢出来的杯子,在万众瞩目下,将酒尽数喝了下去。
这酒虽然不辣,但酒劲却也来得快,两杯下来阿周那已经感到有些头昏脑胀,身体发热。银狼缩在身后的当下,让他有种不得不坚持的想法,然而他自己也开始搞不清楚这没来由的思绪。
被倒满的酒杯又递到身前,方向大概是朝着迦尔纳。
“请您喝……”
“我替他吧。”阿周那将不断后退的银狼用胳膊挡住,另一只手夺过了满满当当的酒杯,不等敬酒人发话,便倒进了嘴里。
接下来的记忆就有些模糊起来,大概是不知不觉又被灌了不少酒。人群一片骚动,酒足饭饱的男女在空地上跳起了舞,金银的挂饰在月夜闪动。似乎他也身处其中,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沸腾的血液在身体中游走,音乐撩拨着耳膜,鼓动澎湃的心情。
银狼青红的异瞳留在脑海深处,夜深人静时昏暗的油灯被彻底熄灭,滚烫的皮肤环抱着微凉的身体,他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陷入了难得的沉睡。

(TBC)

2017-05-10 /  标签 : 周迦 50 9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