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八章

注:OOC|私设成山|流血描写有

——————————————

第八章


蒸汽氤氲的浴室,银狼抱着膝盖坐在浴桶里。阿周那脱下上衣,用手试了试盆中的水温,才把热水朝着银狼裸露的后背倒了下去,凝结的血块从苍白的身体上融化,缓缓流入清澈的水中,木桶中立刻弥漫起淡淡的红色。

“把眼睛闭上。”

冲掉身上的血液,阿周那开始清洗银狼粘连的头发,他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抱着腿一动不动,清水从头上一点点的倒下,更多的血水顺着发丝流淌而出,在他的脸颊和脖颈张开红色的纹路。

整个木桶的水被彻底染上颜色,银狼的周围升腾着白色的蒸汽,仿佛他就正坐在一桶还带着温度的血液之中。

阿周那拉起他清空了木桶,这次换上煮过皂角的水,银狼再度闭着眼睛,任由他把深色的液体浇到头上,用粗糙的手指揉搓头皮。

耳坠发出连续的声响,湿漉漉的耳朵尖滴着水,指尖擦过内部的软膜时,银狼的身体抖了抖,像是本能一般的甩了头,阿周那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身水。

“抱歉。”

没有生气或是不满,反而阿周那先道了歉,银狼听见声响转过头来,用青红的异瞳看着他。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阿周那问道。

银狼从浴桶中抬起身体,凑过来用鼻尖磨蹭他的脸颊。

阿周那叹了一口气,摸了摸满是水的后脑勺。

“刚才是我不小心,你不用在意。”

大概是放下心来,迦尔纳安静的坐回桶里,阿周那清洗了他的头发,手指滑进脖颈上项圈内部的皮肤,冲洗流进去的液体。

“把手给我。”他让银狼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坐下,接住了那双指甲缝里还带着红色的手。银狼的手上不仅是余存的血块,还裹着黏黏糊糊的脂肪,像是市场上的屠夫的手掌,又因为料理过牲畜的身体,所以除去令人不快的触感还有着浓重的腥味。

或许人也是如此,活着的时候好像和其他动物相比大有不同,但死亡之后却是一样的东西:皮、脂肪、肉和骨头……这样一看,人甚至和牲畜没有任何区别,就连学者一向宣扬的人类和其他生物的最大不同在于劳动也是如此,因为这仅仅只是活人限定,死了的话,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么对于银狼来说,人和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吗?

但阿周那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如此想到,他一向认定自己只是表面看上去关心他人而已,实际上内心深处他对于无关的事物都十分冷漠,再加上在此之前他本身就没有什么在意的东西,所以大部分情况下,他只是作为阿周那去回应他人的期待罢了。

他无意识的叹了口气,银狼听见声音抬起头来,阿周那露出安慰他的微笑,握着他的手浸泡在温水里,洗去最后一点油脂。

浴室之外是漂浮着血腥的房间,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幢屋子,唯独浴室里氤氲的蒸汽让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尘不染的净土。银狼在浴桶里蜷曲着身体,阿周那垂着眼睑,将他的苍白的指尖贴上嘴唇。

时间缓慢流逝,日落时分,阿周那给银狼重新换上了一身长袖长裤,又给他套上了黑色的斗篷,银狼缩在红色衬布的兜帽里摇着头观察周围的环境。阿周那从树林里牵出两匹马,收拾好东西,趁着逐渐吞没太阳的夜色,和迦尔纳一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片被血浸染的土地。


回到帝都最快的方式是穿越科洛和莫伦地区,以往阿周那征战边境时常常走的就是这条线路,对于路上的种种多少有些熟悉。虽然返回鲁特也算是捷径之一,但毕竟皇兄之死发生在前,直接去那里还是太过于冒险,所以不再考虑。

阿周那盘算着皇帝正式下达命令,召集王族回归帝都举行葬礼的时间,在男仆带着随从一边旅行一边朝返回帝都的方向前进的同时,他则径直的赶往位于帝都郊外的一处从不知名王族那里继承的,在皇宫中不为人知的已经荒废的庭院。

一路上银狼显然还不适应骑马,同时随着他们不断移动,日光的照射也愈加强烈,阿周那无法放心的让他单独驾驭马匹,索性让迦尔纳坐在自己身后。两人一段时间便换上另一匹马,然而因为负重原因,他们也走不了太快。

如此一来,阿周那反而不那么着急,带着银狼赶路的同时,像是共同旅行一样和他享受起了路旁的风景。

科洛地区比不上鲁特历史悠久,本身又地处内陆,也没有什么矿产资源,生活和隔壁沿海的莫伦地区相比还要匮乏不少。虽然沿着河水流域有个别码头城市,但总体而言足够繁华的大城镇还是寥寥无几,偌大的地区内更多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和连绵起伏的积雪山脉。

这样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没有什么荫蔽的结果,阳光的照射十分的猛烈,一路上银狼十分辛苦,经常是蜷缩着身体躲在阿周那的背后。尽管心疼,但阿周那也无可奈何,在抵达最近的都市买到马车之前,都只能由着他白天睡觉晚上兴奋的作息,这也刚好可以两人可以换着班提防周围的情况。

几天后他们遇到古老的部落,便借用了帐篷休息。银狼在没有日光的帐篷里抖着耳朵脱下了斗篷,金色的耳坠响动着,他似乎心情十分好,刚在房间里走了两圈活动活动身体,就又立刻凑到了阿周那的身边。

“怎么了?”阿周那收拾着行囊,轻柔的问道。

帐篷的门帘突然被掀开,迦尔纳“嗖”的窜进他的身后捂住了耳朵,他大概是也清楚自己的处境,同时又惧怕草原上刺眼的阳光,一路以来比阿周那都更为小心。

来的人是部落里的老太太。

“怎么样?还有什么不便的吗?”她笑了一下,露出没有牙的嘴,民族传统的衣服上,数串宝石项链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晃动。

“现在还没有,谢谢您。”阿周那也挑起嘴角露出礼节性的微笑,手伸到后面挡住了迦尔纳的身体。

“嗯?他不舒服吗?”老太太奇怪的眯起眼睛。

“只是有些认生罢了,请您谅解。”

“是吗?算了。”老太太放弃了深究,“好好休息吧。晚上有祭祀,有兴趣的话来看看也行。”

“多谢您的好意,我们会考虑的。”

“对了,差点忘了这个。”老太太提起手中的水壶,“刚才熬好的茶,你们走了一路也渴了吧?把这个拿去喝。”

“多谢。”阿周那走上前提住水壶的提手,迦尔纳拉着他的衣服也跟了过去,水壶惊人的重量让阿周那在老太太松手的瞬间差点踉跄了一下,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打量了一眼她干瘪的身体,让老太太不禁笑了出来。

“这样的重量习惯就好了。”她边笑边叨念着,走出了帐篷,留下站在原地两手提着水壶的阿周那。

门帘落下,阳光也从室内消失,银狼从阿周那的身后走了出来,两手握住了那只水壶的把手。

“你要拿吗?”阿周那疑惑的问他,在得到银狼的注视之后还是小心的松开了手。

银狼低着头看向手中的水壶,松开了一只手,仅仅只用了另一只手就毫不费力的将它放在了帐篷正中的没有生火的铁炉之上。

阿周那叹了一口气,继续转身收拾起东西。


(TBC)


没想到我有第二次在同人文里探讨人生的机会

2017-05-09 /  标签 : 周迦 62 3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