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七章

注:OOC|私设成山|流血描写有,不适者请直接关闭页面,谢谢合作

————————————————

第七章


这幢别居平时没有什么人居住,只有遇上边境打仗,阿周那赶来率兵作战的时候偶尔才会到这里放松身体。眼下,他不免有些庆幸起来这里没有人的事实,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把迦尔纳暂时藏匿在这里。

除此之外,联系自己的随从也是当务之急。幸而这里离他们居住的地点并不遥远,阿周那找出房间里备用的衣物留给迦尔纳,把剩下大部分的干粮放在他的身边,嘱托了自己的去向和归期,不论迦尔纳有没有听懂,阿周那还是不得不急匆匆的重新上路。

抵达国境线的居处已是深夜,男仆一如既往静默的守侯在哨站门口,远远的看见阿周那骑马归来,便飞快的赶到他身前。

“殿下。”他鞠了个躬,恭敬的接过阿周那递来的行囊和弓箭。

“我想变更一下计划。”阿周那下了马说道。

“?”

“你带着他们先走。”阿周那看着男仆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拉了拉手套,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我有些事情,所以暂时不打算继续旅行了。”

“殿下是想掩人耳目吗?”男仆压低了声音问道。

“正是。我要一个人去办点事,之后的联络用鹰吧。你只需要跟我汇报旅途上发生的事情便是。还有,”他停顿了一下,“关于皇兄的事,要多加注意。”

“是,我这就去准备,殿下如果还需要什么请尽管说。”

“应该没有什么了,一会准备些热水,我想洗澡。”

“是。”

阿周那回到点着蜡烛的室内,床铺干净整洁,他脱下沾上泥土和灰尘的斗篷,有些恋恋不舍的将白色的内衬贴上鼻尖,隐约能闻到迦尔纳的味道。他冷静的回想这一个月间的种种事情,无数的挣扎,隐瞒和谎言,他还是决定了让迦尔纳留在自己身边的结局。

前途未卜,但心之渴望无法抑制,这一次他很难扼杀“自我”的存在,最终还是选择遵从自己的欲望。

举行过告别的晚宴,疲倦感也涌上心头,阿周那带着悲伤的表情远离了人群,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窗外一轮弯月,天幕之上无数星尘闪烁,他换好衣服回到床上。油灯熄灭,室内陷入黑暗,阿周那靠着枕头闭上眼睛,脑海里便浮现出银狼的异瞳。

深吸一口微凉的空气,然后将温热的气体吐出,身体并非躺在干草堆上,他却第一次感到柔软的床垫竟是如此令人难以入睡。


之后他们各自按照安排好的计划上路,天还未大亮,阿周那就已经要出发,男仆准备好了行李和新的马匹,阿周那的爱马因为太过于明显,所以暂时跟着随从们继续旅行。确认携带了足够的钱币,阿周那便上马往别居的方向赶去。

一路上他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来时平整的道路上出现了杂乱的马蹄印,空气中漂浮着隐约的血腥味,阿周那顿时心里一紧,握着缰绳的手加大了力道,不由得催马加鞭,额前的发丝被风吹的杂乱,寒冷的汗滴渗出皮肤,远远的能看见树林中别居的屋顶。阿周那这才发现自己第一次如此的方阵大乱,他在心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飞驰的马上观察周围的环境,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存在的迹象。

到了门前,他跳下马,让两匹马在森林中藏好,又拔出腰间的长剑,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别居的一楼笼罩在昏暗之中,漂浮着灰尘的空中能闻见火把燃烧过的味道。除此之外,房间内就是浓重的血腥,然而干净的地面却说明可能是在二楼发生了交战。阿周那不敢想象事情的结果,蓝色的斗篷拂过覆盖着脚印的地板,他摆好随时防御进攻的姿势,缓缓走上楼梯。

安静的空气中传来地板踩踏的声音,他条件反射的抬起剑往上看去,然而楼梯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东西。死寂之中,一滴深色的液体从楼梯上滴落,砸在阿周那的脚边。楼梯拐了个弯,周围两边的墙壁上是数道划痕,壁纸已经变的稀烂,白色的墙壁裸露在外,他走上第二段台阶,脚下的地毯已经被红色所浸泡。

味道令人反胃。

然而阿周那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在他出门旅行前,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不少,兄弟派来的暗杀者,或是其他权贵为了讨好而抹杀掉和他接近的臣子。

以往他都是做出沉痛的样子,出席葬礼,抚慰幸存者,讨伐凶手,此时此刻,他却第一次主动的心生怒火。

权力之争,彼此监视,彼此杀戮,生长出新的犄角,拔出对手的羽翼。逢场作戏,哪有什么收揽民心,自己的欲望都已经是如此的露骨。

踏上二楼的地板,他贴着破烂不堪的墙壁顺时针拐进第一个房间:木门已经被劈砍为两半,原本整洁的房间里喷溅着大片的血点,精致的家具也四分五裂,无头的尸首躺在地毯上,伤口中涌出的血液已经凝固,阿周那确认了房间里并无他人后,便开始检查第二个房间。

“来访者”大约有八人,就他所见已经全部死亡。

大部分人的身体被撕裂成碎块,裸露的皮肤上残留着指甲抓挠的伤痕,不知为何阿周那却冷静了下来,他提着剑毫不犹豫的向走廊最深处的房间前进。

血腥味愈加的浓重起来,房间门已经从门框上掉了下来,变成了门口散落着的七零八落的碎片。阿周那听见房间中的呼吸声,以及金属相碰发出的清脆声响。他快步走到门前,地板和墙壁上甩着四分五裂的肉块,一旁插着数把满是血污的长剑,远比阿周那在其他房间看到的更为残酷。房间里的窗户敞开着,正午的阳光笔直的洒在地板上,让眼前毫无生机的景象变得触目惊心。房间靠墙的一侧里,银狼贴着唯一能够遮挡阳光的书柜旁,身旁的墙壁上满是斑驳的血迹,黑色的“布料”包裹着的身体裸露出红色的双手,阿周那临走时给他套好的衣服却已经消失不见。

银狼一见阿周那进来,就已经飞快的抬起了头。

呼。

阿周那心中的一块石头彻底落地,他小心的穿过地上的狼藉关上了窗户,拉上湿漉漉的窗帘,将阳光遮蔽在房间之外,才收好剑回到银狼的身侧。

“你没事吧?”昏暗之中,阿周那脱下手套拉起银狼被鲜血浸染的手,他瘦削的脸上也溅了不少血点,柔软的头发被粘稠的液体粘连成块,苍白的皮肤和暗红的血液对比鲜明,不知为何,他这幅模样却丝毫没有嗜血的感觉。

银狼抬着眼看着他,很快又低下头去,像是在为被损坏的衣服道歉,他白色的睫毛随着眨眼微微颤动,冰凉的血液顺着脸滑下来,像是泪痕一样,掉落在地板上。

阿周那在昏暗中看见他没有被“布料”包裹的小臂上一尺长的伤口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愈合,最终消失于无形。他松了口气,把银狼从地上拉起来。

“你没事就好,衣服之后再换新的。我们先离开吧。”他看了眼狼藉的屋里,露出无可奈何的微笑,“在此之前,得把你身上的血洗掉才行。”

答案是笔直的注视他的异瞳。


(TBC)

2017-05-08 /  标签 : 周迦 64 5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