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六章

注:OOC|私设成山|周迦有魔改|流血描写有

推奖bgm:《光ある場所へ》may'n
——————————————
第六章

再次醒来时已是黄昏,森林里十分寂静,银狼已经不知去向,阿周那怅然所失的起身寻找他的身影。不知饥饿,不知干渴,他茫然的走出洞口,两匹马走过来祈求主人的抚摸,阿周那用手蹭蹭它们的身躯,眼神仍然游离着眺望森林。
某种程度上他恍然自己似乎是超乎寻常的沉迷其中,而且颇有些无可挽回的趋势,理智还在垂死挣扎,不断的告诫他适时放手,然而欲望的触角却摧毁了自制力的最后一道防线。
此时此刻,他第一次开始考虑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不是自己应该要什么的问题。
要收手吗?
脑海的一隅浮现出银狼舔舐手指的记忆,感触过于鲜明,现实中的指尖像是要溶化一般颤动着神经。
不想收手。
他在心里如此回答道。
不行。
你不应该这样做,这是自甘堕落的行为,阿周那必须时刻完美。
礼仪周正,克制欲望,清正廉洁,仁慈公平……
胸口传来急促的疼痛,呼吸停滞,突如其来地生理上的厌恶感涌上心头。
两匹马察觉到主人急剧的情感变化,主动贴上他的手臂安抚阿周那。
然而他移开了脚步,怔怔的朝着湖水的方向前进,将马匹甩在身后,森林越来越黑,前路变得模糊不清,夜风吹过,无数树叶摇曳着,发出巨大的声响,一片喧嚣。
从远方的已经能看见黑暗中的湖水,没有光的反射如同深渊的入口,在林海的包围之中突兀的凹进去一块。数以千计的群鸟鸣叫着在湖面盘旋,自天空坠落地面,伸展着巨大的翅膀滑翔,在平静的水面挑起巨大的水花,顷刻间便腾空而起。
他望着群鸟远去的湛蓝色天空,不禁屏住了呼吸,没有星辰的夜幕只剩下一味的深邃,向大地的生命发出死亡的邀请,比起无光的湖水更有致命的诱惑力。
身后的森林中传来响声,阿周那回过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低矮的树枝被干瘦的手抬起,金色的耳坠在暗夜里一闪而过,银狼叼着一只兔子从灌木之中钻了出来。
在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痛苦和失落的感觉烟消云散,眼前仿佛被照亮,无缘无故的,一股勇气涌上心头。
不论后果如何,之后会遇上多么辛苦的事情,阿周那已经在心里下了决定。
他一定要把迦尔纳带在身边。

银狼吃食猎物的方式十分的野蛮,没有人类生火烹饪的过程,而是直接用尖牙撕裂动物的喉咙,剥下长着毛的皮肤,就那样把带着血和余温的肉吞下。阿周那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放下手中的木柴,朝银狼走了过来。迦尔纳的两手和脸上满是溅出的鲜红血液,斑斓的银色湖光中,深色的液体顺着肌肉紧实的小臂流淌而下,滴落在土地上。
“给我一点。”他朝银狼伸出了双手。
在被青红的异瞳注视片刻后,迦尔纳松开了嘴,就那样两只手将被咬得凌乱的肉块一并递了过来。阿周那抽出腰间的匕首,抓住还裹着皮毛的兔腿,将它切了下来。
“好了。”他把迦尔纳的手推了回去。
银狼衔着肉,看着阿周那熟练的处理那只并不算得上是肥美的兔腿,他在平地上升起一小团火,将穿上了木棍的兔肉靠近火苗烤着。潮湿的空气中立刻冒起一股熟肉的香味,阿周那翻转着木棍,让兔肉的每一面都被均匀的烤好,在银狼吃完手中的肉时,他也完成了手中的作业。
然而阿周那并没有自己要吃的意思,只是检查了一下是否已经熟透,就把手中冒着热气的肉递给了迦尔纳。
“吃一下这个。”对着似乎是在疑惑的眼神,他说道。
大约是银狼并不明白该如何品尝加热过的食物,阿周那用手指撕下一条,自己吹了吹,放在他的嘴边。
银狼注视着那块变了颜色的不同寻常的肉,没有怀疑的就张开嘴咬了下去。 感受到指尖被舌头掠过的触感,阿周那匆匆忙忙的收回了手,胸口一阵悸动,他把整条兔腿塞进迦尔纳的手里,自己起身去湖边洗手。
此时月亮已在天边亮起,无数的繁星闪烁其间,银狼捧着兔腿在火边抬头仰望天空,阿周那回到他的对面坐下。偶尔有风吹过,树叶摇曳着发出声响,从遥远的林海里发出图腾的光芒,天与地连为一体,星星点点的光芒交相辉映。
“迦尔纳,我想带你走。”在近乎永恒的静谧之中,阿周那开了口。
银狼低下头望着他。
阿周那一时间忘记了言语,他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想法,事实上这还是他第一次向他人陈述自己的愿望,吐露心迹。
该用怎样的话语来说明?又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
他没有主意,没有了他人话语的推动,一切也都变得陌生起来,虚伪的太多,真实的心情反而变得难以传达。
“我已经要离开这里了……但我不想和你分开,”阿周那皱眉斟酌话语,“所以我想带你一起走,你愿意一起来吗?”
银狼离开了原位,凑了过来,沾着血液的嘴角贴上阿周那的脸庞,湿润的舌尖舔舐着他的皮肤,空气里染上淡淡的血腥味,阿周那伸出手去,落在银狼的腰间,轻轻的收拢双臂,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那仿佛就是答案。
躁动不安的心停歇了下来,身上是温暖的躯体,湿热的呼吸拂过脸庞,柔软的发丝摩擦着脖颈,耳坠清脆的响声传入耳里,阿周那靠着迦尔纳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便决定出发,阿周那脱下自己的蓝色斗篷披在迦尔纳的身上,为他遮挡大部分的阳光。迦尔纳抓着斗篷,将黑色“布料”无法包裹的部分隐藏在白色的内衬之中。
离开了马不能行走的区域,阿周那骑上马,让迦尔纳坐在自己身后。腰上传来手的触感,迦尔纳裹着布的头抵上他的肩胛骨,阿周那一抖缰绳,马在山道之上行走起来。
金色的光芒洒落在林间,太阳逐渐升起,前路从眼前铺开。
他清楚自己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一旦被人得知自己从鲁特带出了银狼,想必其他势力定会群起而攻之,而这样的结果是阿周那所想要避免的。
当下城镇里眼线众多,他寻找银狼时特地避免了穿行过多的居住地,直接从野道上拐进了森林。阿周那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和之前一样,先避开不必要的城镇,带迦尔纳直达国境线附近属于自己名下的一所别居,之后再想办法和其他的随从汇合商讨之后的路线。
迦尔纳的伪装是有必要的,更何况阿周那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或许应该将一切事务交给男仆打理,他也好自己一人带着迦尔纳回到帝都郊外隐秘的行宫里去。
此事已定,暂时让部下继续在全国进行所谓的“旅行”,阿周那一人回到帝都。
尽管王子在无数眼线中消失踪迹会在本就汹涌的暗流之中激起千层浪,然而想必父王就算是知道他的去向也会三缄其口,帝都的形势也一定会因为皇帝漠不关己的态度而有所变化,但眼下,阿周那并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未来的事情。
骑着马大约走了五六天的路程,两人终于抵达了阿周那的别居。

(TBC)

2017-05-07 /  标签 : 周迦 57 2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