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三章

注:OOC|私设成山|有魔改|王族和原典无关
顺带一提周迦的设定虽然跟卡面有一定关系,但不是完全照搬卡面设计
阿周那会用剑和弓,且一般情况下的主武器就是剑😂
我怎么又开始日更了,我要住手(
——————————
第三章

眼前不是奢华的床顶,也不是布满花纹的天花板,而是普通不过的山洞凹凸不平的洞顶,昨夜的记忆涌了上来,阿周那缓缓的从干草堆上坐直了身体,才发现银狼从刚才开始就坐在他的身旁。
“……迦尔纳?”犹豫片刻,他将梦中所得知的名字说出口。
狼眨了眨眼睛,把怀里的一大堆野果堆在了阿周那的身前。
没有回应,用语言沟通的路径或许已经失效,但阿周那姑且先道了谢,再次用这些果子作了早饭。身上捆着的水袋里还有些水,他解开喝了几口,冰凉的水刺激着神经,驱散了身体的睡意,阿周那离开了干草堆,走向洞口寻找自己的爱马。
洞口之上遮挡着一块巨大的树枝,夜晚看不到,但是白天在太阳的照射下,树的阴影刚好将山洞口遮了个严严实实。
雄健的白马在灌木边啃食着植物,一见主人出现,便打着响鼻靠近,阿周那抚摸马的身体,安抚自己这位最忠实的朋友。再一转头,银狼已在洞口出现,在树荫之中,青和红的异瞳仰望着晴空中的太阳。
“迦尔纳。”隔着一段距离,阿周那再次尝试呼唤他。
银狼收回视线,看向阿周那。
刹那之间心脏突然用力的跳动了起来,阿周那睁大了眼睛,一旁的白马低着头去寻找地面上的植物。
或许是长久以来的梦突然成真,或许是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事情得到了肯定,阿周那自己也迷惑起来。
他想起梦中的湖泊。
于圆月之夜,天与地相连,月亮一分为二,银狼在其中发出悲凉的长啸。

当天阿周那便决定前往湖边,不论迦尔纳是否能听懂他的话,临走前,他还是将自己的去向告知了对方。
银狼在听后还是像之前那样注视着他,大约两三秒后,他抖了抖耳朵,伴随着耳坠的声音,狼转过身走出了洞穴。阿周那一头雾水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牵起老朋友的缰绳,向着湖水的方向走去。银狼在走了几步后回过头寻找阿周那的身影,见他走到了其他的方向,又跃到他的面前,从黑色的布料之中伸出苍白的手扯住他的斗篷。
“怎么了?”阿周那回过身,迦尔纳拉着他的斗篷角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看着他。
他明白过来,这大概是银狼在为自己带路。
“谢谢你。”他转过身,牵着爱马跟随在银狼的身后。
树林幽深,似乎还有不少天然的陷阱混杂其中,迦尔纳在前清除了路上的障碍。阿周那跟在他的身后,想起刚才那只抓着自己斗篷的手掌,皮肤没有什么血色,手指骨节分明,指甲微长,比起人类更像是狼才会有的尖锐的形状。
走了许久还算平坦的道路,空气逐渐变的潮湿起来,隐隐能听见群鸟飞鸣,水波荡漾,走上丘陵,穿过漫长的山坡,透过重重密林,阿周那看见湖面的波光。
他们终于来到了湖边。
正如同阿周那梦境中所见的那般,湖边上有一块凸出的石崖,现在他所处的位置和梦中的基本一致,但此时此刻,他却有一种银狼的所在触手可得的错觉。
阿周那回身寻找现实中银狼的身影,迦尔纳站在茂密阴暗的林中望着这一侧,他似乎一直以来都避开阳光活动,原因为何阿周那心中已有眉目。
“我要走了。”他来到银狼的身前,向他道别。
狼站在原地,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衣袖。

从进山到离开足足用了五六天时间,阿周那离开时没有忘记射下林中的一头鹿作为“打猎”的战利品。
回到随从聚集的城镇,男仆在路口守候,一见阿周那骑马而来,急忙便迎了上来。
“殿下打猎可曾开心?”
收拾战利品时,男仆一如既往的、不知是真的关切还是客套寒暄的问道。
“很开心。”
阿周那漫不经心的给他一如既往的答案。
“那可真是太好了。”
男仆露出毕恭毕敬的微笑,放下干净的毛巾和换洗衣服。
“我自己来,你先下去吧。”
“那么我就告辞了。”
浴室的门被轻轻的关上,阿周那脱下剩下的衣物,把温水浇在了身上。
清洗完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顿时浑身神清气爽。等到他走出浴室时,餐桌上已摆好丰盛的晚餐,银制的刀叉闪闪发亮,阿周那在桌边坐下,男仆端上前菜,在玻璃高脚杯中注上红酒。
用过晚餐,又停留一夜,第二天他们一大早便启程前往国境线。
阿周那在马上回望了一眼绿色幽深的森林,带着随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南部地区。

他一路上回想着那片森林里银狼的事情,简单应付着下属们的闲聊。
曲折的山路上突然传来一阵马车的声音,众人纷纷引马回避,不久后,一辆镶了金边的马车疾驰而至,停在了阿周那的身侧。
“好久不见,阿周那!”
阿周那透过马车的车窗辨认出打招呼的人,他在马上右手抚胸,微微弓腰,行了一个简礼。
“好久不见,皇兄。”
“想来父王命你出来旅行也快一年了,听说你去了鲁特?”
“正是。”
“那么传说的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了?”
“传说?”阿周那一转眼睛,露出微笑,“关于银狼的传说确实有所耳闻。”
“怎么样?”
“皇兄一向知道我对这些亦真亦假的事情没有兴趣。”
“是吗?”
阿周那装作没有察觉到马车里投来的怀疑的视线,神态自若的接着说了下去:“如此说来,皇兄这是要去鲁特吗?”
“毕竟和外出旅行的你不同,我还有公务在身,接下来得跟鲁特的领主商讨边境线的防御事务。”
“邻国最近又有什么动向吗?”
“每几年都会有的那个,没什么问题,但必要的防御工事还是需要的。”
“是吗,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尽管说。”
“你还是享受旅行吧,”车里的人笑了起来,“弄完这些事,我也想要休息休息了啊。”
“那么我还要赶路,就先告辞了,皇兄,一路顺风。”
“啊。”
坐在车顶的车夫一挥鞭子,马车重新加快了速度,消失在道路尽头。
“殿下?”见阿周那望着马车的去向陷入沉思,男仆在一旁小声的问道。
“没事,我们走吧。”阿周那抖抖缰绳,从人群中驾着马奔跑出去。
他莫名的心如乱麻,刚才皇兄的一番话背后的试探之意显露无疑,而想必平时懒于朝政的他前往鲁特也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公务”。
银狼,驯服他就能成就帝业。
领主的暗示已经足够清楚,从不站队的他没有打银狼的主意,但他却对各个王子亲自前来或派遣部下的行为毫不拒绝,甚至于主动出击,将传说的存在告知不知情的对方。
想必图书馆之中的藏书也是故意而为之,阿周那几经周折却还是上了他的试探之钩。
然而他没有争夺王位的打算,只可惜情势所趋,不得不在混乱的时局中掩盖自己的真心。表面阿周那与众兄弟争夺权势,暗地里他却清心寡欲,主动向年迈的皇帝提出旅行一事。
阿周那清楚自己在其他兄弟眼中是怎样的存在,或许眼下这样的好日子已经不长,等到新的皇帝继位,他的死期或许就会到来。
但是此时此刻,除去自己生死存亡的问题,他开始隐隐的担心密林之中的迦尔纳。阿周那了解自己的皇兄,他能用到的手段甚至不需要多加思考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出答案,那是个在各种意义上都不择手段的男人。
遥远的梦境浮现在脑海之中,似乎在眼前就能看见迦尔纳金色的耳坠。
想见他。

(TBC)

2017-05-04 /  标签 : 周迦 59 8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