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二章

注:OOC|个人恶趣味有|全是私设

不是个愉快的故事

但是开虐也不一定

能接受欢迎阅读,不能接受请自行关闭,感谢合作

———————————————

第二章


他是被脸上温热濡湿的触感弄醒的。

阿周那睁开眼睛,头部被撞到的部分传来剧痛,眼前一阵眩晕,迟钝的神经暂时难以理解自己身处何地。身下是干草的触感,摇晃的视野里能看见符文石光芒下凹凸不平的山洞顶部。

脸上贴着的是肉,带着温度,湿漉漉的,一下一下的舔着干涸的皮肤,不知为何还有些刺痛。

在意识到那是什么的瞬间,阿周那的内心顿时警铃大作,他无暇顾及太多,大脑瞬间清醒,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伸出手掐住了身旁生物的脖子,拔出腰间藏着的匕首,将“它”摁在干草之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想来也归根于他多年来的坏习惯。

此时此刻,完成了这一番行动的当下,形势发生逆转,阿周那按捺住狂跳的心脏,喘着粗气,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生物的真面目。

是一个男人。

或许准确来说不完全算是人。

黄色的干草上铺散开来的银色长发,青和红的异瞳,血色稀薄却肌肉匀称的胸口裸露在外,全身被黑色布料似的东西紧裹,勾勒出他干瘦的身形。要说到以上这些或许还算正常,然而他的脖颈上不知为何却有一只镶嵌了宝石的黄金项圈,苍白的胸口还连结着鸽血红的红宝石和椭圆的金块,凌乱的发丝间隐隐露出一双银色的、属于狼的耳朵,左耳毛茸茸的耳边还挂着金色的圆形耳坠,让这一切景象看上去非同寻常。

除此之外的某种程度上,眼前的事实让阿周那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眼前的“生物”就是他梦中一再出现的银狼。

这并不是指梦中阿周那分辨不清人和狼,而是一并作为他渴求狼这一点的大前提,他同时认为这个有着人形的“生物”就是狼。

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即便是被阿周那蛮力扼住了脖子,尖锐的匕首抵在薄弱的要害,他也十分平静的看着身上因为恐惧死亡而反抗的人类。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冒犯的阿周那一下子松开了手,悻悻的退到了一边。但他不免还有些提防眼前的对象,用力的捏住了手中的匕首。

银狼似乎是知道他的顾虑,没有立刻扑上来还击,也没有选择在原地和他继续对峙,而是起身从洞穴的角落里捧起一堆东西,来到阿周那的身前。

被黑色“布料”所包裹、看上去并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的手臂一下子张开,阿周那这看见他的手腕上还各自箍着两个金环。伴随着银狼摊开手掌,十几个新鲜的野果滚落于干草之上,跳动着聚集在阿周那的腿边,银狼收回了手,安静的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请问这是?”阿周那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身边的果子,一边抬起头来观察银狼的表情。

狼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他。

阿周那转念一想,换了问题的方向:“你会说话吗?”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狼的沉默。

说来也是,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即便是已经习得人类的语言,恐怕在数年的独居之中也会一忘皆空。

而事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阿周那选择相信自己梦境的指引。他收起匕首在干草堆上坐了下来,脱下身上的斗篷兜起果子,从中随手拿起一个,擦了擦沾了泥土的表皮,便放在嘴边咬下一口。

山中的果子没有农民专门种植的那般甜美多汁,却倒也并不是令人难以接受的那样又酸又涩,此时此刻用来充饥是个不错的选择。狼注视着阿周那吃着果子,把果核整齐的摆在干草堆旁的地面上,他银色的耳朵抖了抖,金色的耳坠在符文石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发出清脆的声响。

等到大部分野果下肚,阿周那的饥饿感已经有所缓解,活动身体也没有之前那样费劲。他兜着其他果子准备放在别处,突然之间狼又悄无声息的凑了过来,和身体的动作相反,他的眼里毫无攻击性,一时间阿周那自身开始迷惑起来,就连基本的防身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等到狼完全靠上来为时已晚,阿周那虽然惯例心中警铃大作,心脏直跳,奈何摸腰间匕首的动作已经来不及。心里顿时一沉,森森的寒气沿着后背冒了上来,皮肤上渗出薄汗。

怎么了?

他心中满是疑惑。

莫非是特意喂饱了再杀?

这种事可能吗?

那为什么从一开始要救他?

身体……动不了。

恐怕动的瞬间就会被杀。

怎么办?

难道要死在这里吗?

银狼已经凑近,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空气,阿周那捏紧了满是汗水的拳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柔软的发丝戳着脸颊,潮湿的吐息挠着脖颈的皮肤,脸上却传来和醒来时同样的触感。

什么……?

阿周那睁开眼睛,狼坐在自己身前,舔舐着他的脸颊。被唾液濡湿的皮肤隐隐传来刺痛,他才突然意识到那里在他落下山崖的时候被划破了口。

心脏逐渐从狂跳趋于平息,阿周那却一动不敢动的承受着狼的舔舐,他不知道拒绝会迎来怎样的后果,更不清楚独居的狼究竟把他看作了什么。

那夜阿周那在山洞里度过,靠近洞口,能看见满天的星光,壮丽的景象像雨点般坠落眼底,将人淋了个湿透。幽深的天空像是无限的深渊,亿万年前留下的光芒点缀其间,吸引着地面仰望的生命归于虚无。

银狼蜷缩在干草的另一侧上入睡,黑色的“布料”像是有意识般变成了毯子的形状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干草正中柔软的一块被留给了阿周那,尽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但阿周那决定还是不做抵抗,同时也是不辜负对方的好意,从洞壁找到的自己的行囊中取出毯子,躺在了干草之上。

这夜比起前一夜来说或许有些不同,耳边传来活物的呼吸声,洞外偶有风声呜咽。

不远处马的响鼻声让阿周那确信爱马在洞口停留。他在符文石淡淡的荧光中闭上眼睛,陷入黑色的梦境。


月色皎洁,春风拂面,黄色的花瓣飞舞着,升上无穷的月空。

石崖上坐着银狼,耳坠随着耳朵的抖动晃荡,金链碰撞发出清脆悠长的声响,银色的发丝随着风轻轻摇曳。

那是阿周那第一次可以平视他。

即便如此,梦中的他依然渴求着狼。

朝着石崖的所在迈出脚步,不知为何,在梦中作为一切的前提,他知晓了银色之狼的名字。

“迦尔纳。”不需要更多的思考和顾虑,阿周那就那样将挤入意识之海的词汇转化为声音和语言,宛如在此之前他已经成千上百次呼唤过那个词汇那样脱口而出。

银狼从石崖之上垂下目光,注视着他。

“迦尔纳。”他无法抑制心中澎湃的情感,用力的呼唤着,一步步前行,到石崖之间的路却未见变短。

心脏仿佛被割裂,透明的眼泪落了下来。

“迦尔纳,迦尔纳,迦尔纳……”

迦尔纳。

脑海里一声轰鸣,从意识之海的最深处炸开巨大的火花,阿周那猛的睁开了眼睛。

(TBC)

2017-05-03 /  标签 : 周迦 69 2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