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银狼-第一章

注:OOC|个人恶趣味有|私设成山
文中所出现王族和原典一概无关,不要代入谢谢(
可能会坑请用力监督(x
——————————————

皓月当空,金黄的花瓣随风飞舞,广袤的湖面波光粼粼,银色的狼离开了湖边,脚下铺开金色的水花,缓缓走上凸起的石崖。
他从遥远的地方仰望着那番光景,忘记了言语,屏住呼吸。
时间似乎停止,周遭的花瓣定格在虚空之中,天与水交融为双月,银狼高抬头颅,朝着无尽的苍穹发出一声长啸。
啊,多么美丽……
他渴望着,伸出手去。
然而即便是伸出手也绝对无法得到。


第一章

“殿下,鲁特领主求见。”
阿周那从柔软的靠背沙发上清醒过来,布满金色花纹的天花板映入眼帘,他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满是室内漂浮着的淡淡花香。阿周那坐直了身体,对着男仆吩咐道:“叫他进来吧。”
“是。”男仆后退一步,毕恭毕敬的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伴随着房间门的开启,一个身材微胖、穿着领主制服的中年男人握着宝石手杖走入了室内。他跟随着男仆,一路走到阿周那的身前,跪地托起他伸来的手掌,用额头贴了贴阿周那的手背。
“参见殿下。”
“请起。”
等到领主在沙发上坐定,男仆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门口,阿周那暗自打量了领主的装束,简朴内敛,唯独手上那根镶嵌了红宝石的手杖宣扬了他的财富。
“没想到殿下竟会造访这片偏远的领土,”中年男人微微探身,圆润的脸上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微笑,“因事出突然,臣多有怠慢,望殿下恕罪。”
“无妨。本是我冒昧前来有错在先,领主不必自责。”
“莫非是陛下有什么命令?”领主试探道。
“领主希望有什么命令吗?”阿周那露出一丝笑意。
“臣想殿下您应该也有所知,近期宫廷里势力较量变幻莫测,臣一个小小的领主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只是想在这处于偏远的地域的家乡安心养老,为陛下效忠罢了。”
“父王深知你的忠诚。我来别无二意,请把它当作是普通的巡游全国的旅行。还请领主不必顾虑,和平常一样安心工作。”
阿周那知道此时的旅行是不合时宜的,当下皇帝已步入老年,下届王位的竞争愈发激烈,表面上几位王族和睦相处,水面之下却是暗流涌动,已有数番较量。他在帝都明确感受到了众多笑容与褒赏之辞下日渐锋锐的恶意,逐渐心生厌倦,才向父王提议了这次全国的巡游。
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行动在其他王位继承人看来不仅仅是离开国都庇护的自寻死路,更是全国范围内的拉帮结派。但是当踏上旅途领略到壮丽的自然风光之时,阿周那便将这些顾虑统统抛在了脑后。
男仆推着餐车回到房间里,往骨灰瓷茶壶中放入红茶叶和沸水,倒入精致的茶杯之中,放在两人面前。
阿周那和领主一番交谈之后,严肃的话题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殿下可曾了解鲁特地区的一个传说?”领主突然开口道。
“说来听听?”
“在南部的深山之中,有守护黄金的银色之狼。驯服银狼之人……”领主露出神秘的笑,将后半句隐藏在了表情之中。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传说。”
阿周那不动声色的将这不着边际的传说记在了心里,尽管他对于大多数事物了无兴趣,但是这一次他却难得饶有兴致的想要见见传说中的银色之狼。
“第一次吗?看来在帝都也不是什么有名的传说啊。”领主豪迈的笑了起来,“那么鲁特之名和银狼的传说有关想必殿下也不得知吧。”
“是的。”
“有不少人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但是南部的深山十分危险,树林幽深,山势险峻,当地人都很容易迷路,所以追寻传说的人大都有去无回。直到现在,鲁特人也不愿意大肆宣扬这个传说了。”领主放低了声调,“殿下若有想探险之心……还请三思而后行。”
“这点请领主放心,我对此事并无兴趣。”阿周那板起脸,暗地里表了态。
“是吗……那么臣也是时候离开了,祝愿殿下鲁特之行愉快。如有不便请知会微臣,臣会全力解决。”
“有劳。”
“那么臣先告退了。”领主从单人沙发上起身,朝着阿周那行礼,在男仆的跟随之下退出了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红茶和花香,阿周那靠在沙发上,在静谧之中,注视着茶杯中深色的液体。
银色的狼。
方才小憩时的梦境浮现在脑海中,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同样的内容,同样的情况,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断的在梦中上演,每一次阿周那都仰望着银色之狼,即便拼尽全力奔跑,心中的诉求多么强烈,他都无法触碰到狼本身。
在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情况下,让阿周那对于大部分的事物毫无执着,不关乎驯服银狼是否能成就帝业,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追寻梦境中的幻影。
在梦境之中,他似乎一直以来都渴求着银狼,但究竟为何执着于此就连阿周那自己也并不清楚。他将那种渴望称之为梦的大前提,因为有了前提才会执着,所以一直以来他从未在现实中主动追寻过银狼的存在,甚至没有向任何人讲述过自己的这个梦境。
而如今,唯一的线索的蜘蛛丝已经落下,他一边否认蛛丝的存在,一边却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它。

鲁特地区历史悠久,明面上在领主提供的行宫停留的几日里,阿周那只是象征性的带着下人转了转周围所谓历史遗留的名胜古迹。
银狼的传说暂且搁置在一边,唯独在造访当地的图书馆时,他装作漫不经心的翻看了些许当地的史料。
所谓银狼,是当地对于南部深山的一个传说。传说的源头可认为是因为南部地势险峻,怪石嶙峋,多悬崖峭壁,古时便有千年之前帝国泯灭,最后的人王在该地藏下复国的黄金珍宝之说,慕名而来的众多探险家有去无回,埋葬深山,因而在黄金的传说之上,又生出在深山之中存在守护黄金的银狼的说法。
图书馆中关于银狼的古籍不多,阿周那翻了几本便已了然了传说的大概,留下某本书的书页上一张孤狼望月的图像。戴着手套的指尖抚摸着泛黄的纸张,阿周那站在书架的阴影之下,回想着梦中的光景。
之后的几天他们打算动身离开,阿周那特意绕开繁华的大都市,往南部的村镇行进,决定从那里靠近国境线,再越过鲁特地区的山脉,抵达下一个地区。
在到达某个村落的当日,他命令随行的人员自行休息,自己动身以独自打猎的名义离开了队伍,随从的士兵们一向相信王子的勇猛善战,对阿周那一人出行的事也没有过多的关心,倒让他也落得个清静。
当太阳探出地平线,天空蒙蒙亮之时,阿周那独自骑着马,带上充足的口粮和往日行军的地图,走进了鲁特南部的深山之中。
如当地人所说,此处的森林之中净是二十多米高的巨木,阳光穿透一层树叶,很快被另一层树叶所隔断。树下大多被阴暗所笼罩,地上满是青苔和蘑菇,灌木在树木之间丛生,偶有鸟鸣从天穹之上传来,循着声音抬头却无法见其踪影,低头便是幽深的森林,所以即便是在白昼,也需要光源照明。
不过所幸阿周那有所准备,随身带了符文石,这种石头有能够在暗处发光的特性,在帝国之中是除了火以外最好的光源。
他把符文石挂在马鞍上,一路走过湍急的溪流,穿过狭长的一线天,两旁的山崖上红色的泥土和锋利的石块交缠,巨大的石壁之上用不知名的颜料涂抹了奇异的图腾。周围十分寂静,山林之间没有风,却连自己的呼吸都听不见。
莫名的,阿周那觉得这样的环境令人舒畅。

之后太阳从东边升上正中的位置,他下马稍作休息,找到一处泉眼补充了水源,吃过干粮,再重新上路。
约莫银狼只会在月夜现身,阿周那倒也不急,何况山间石块上偶有出现的图腾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图腾的形状十分奇特,似乎是一幅画,但细看却又像是神秘的某种文字,虽说生来他一直被学识渊博之人所包围,但这样的文字阿周那还是第一次见。毫无疑问地,他想到这些东西可能和银狼的传说有什么关系。
在一路研究图腾之下,时间过得飞快。阿周那沿途寻了晚上用的柴火,找了避风的石壁堆好。伴随着太阳落入地平线,蔚蓝的天空之上漂浮着紫色的云彩,像是宫廷画家随手在油画布上铺开的色块,他把玩着符文石凝望苍穹,在周围彻底变黑之前生起了一团火。
山林的夜很静,耳边只有马打响鼻和木头燃烧的声音,草草用干粮填饱了肚子,阿周那围在火边,裹着毯子靠着石壁睡去。
有花瓣飞过,金黄色的,从遥远的山脉之上乘风而来。这光景或许是梦,或许自己已经清醒,阿周那也分不清。皎洁的月光笼罩着森林,漫天星河隐藏在黑夜之下,不远处的图腾在月光之中泛着微光,像是符文石的荧光,漫山遍野的,众多的图腾如同大地之上的星辰般亮起。
再次醒来已是天明,空气寒冷,火堆已经熄灭,留下一片灰烬。阿周那收起毯子活动活动手脚,解决了早饭,牵着马继续前行。
昨夜所见的光景是否为实不得而知,然而究竟要如何寻找银狼的方法也没有头绪。阿周那反思自己这看似有计划有预谋却实际是一头热的做法,在回去和继续之间拿定了主意,重新上马寻找着画了图腾的石块前进。
图腾是一方面,他尤其想寻找自己梦中所见的景象,因而湖水的所在是必不可少的,恰好手中的地图上标注了湖水的方向,阿周那决定至少要到那里去看看,再考虑回程的问题。
走上高耸陡峭的山坡,他的爱马也终于难免有些吃力,幸而在山顶之上,阿周那已经能够眺望远处茂密森林环抱下,如同自然的银镜般的广袤湖面。
眼下大约还有两三日的行程,不知他的随从们是否会担忧王子的行踪,而他最信赖的男仆应该能将一切事务都安置妥当。
阿周那想到这里,尽管多少有些顾虑,但还是头也不回的朝着湖的方向前进。
这座山下时比上时更为险峻,他一不小心,脚下踩了个空,身体失去平衡,不由自主的从山坡上滚落了下去。爱马跟从主人寻找着道路追来,阿周那却也顾不上那么多,在两侧飞快闪过的无数树木之间伸出手想要稳住身形,忽然身体一滞,掉进了一个满是落叶的深坑。
大约是摔下来时磕到了头和身体,剧痛袭来,阿周那躺在落叶之间视线一阵摇曳,眼前是幽深的丛林,即便抬起头也望不见天空。意识开始模糊,耳边传来树叶被踩踏的声音,是马吗,还是别的什么,混沌的大脑也无法顺利的运转。
在坠入黑暗之前,余光里闪过一抹银色。
阿周那闭上了眼睛。

2017-05-02 /  标签 : 周迦 92 4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