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Tempest-第二十五章

注:OOC|自设guda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终于完结了!不拖了!其他想的零碎的剧情番外再说!(大部分情况下没有(x
我自己先撒个花,略一估计大概写了快6w?好久没写过这么长的文了,日更感觉身体被掏空
差点又把标题拼错(
———————————
第二十五章

“说的也是。”
头埋在阿周那颈窝间的迦尔纳调整了呼吸,稍微有些脱力的手活动起来,落在阿周那的腰带上。
“你等等……”阿周那拉住他的手腕,“有件事我先说好,我没有打算做全套。”
“全套?”
“呃……”阿周那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用来说明的话语,不由得卡了壳。
“男女之间如何做我是知道的,男性之间原来也是可以的吗?”迦尔纳抬起身,一脸疑惑。
“是这样的……”阿周那叹了口气,放在迦尔纳腰上的手向他的身后下方滑去,隔着内裤压在了臀缝之上,“用这里。”
迦尔纳又脸红起来。
“原、原来如此……”他红着脸低下头去,带着薄汗的手指解开阿周那的皮带扣,姿势笨拙又不得要领。
从布料之间解放出已经膨大的欲望时,阿周那的头偏向一边,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迦尔纳大约也是无所适从,摩擦的动作大抵合格,但是却又像是莫名的在挠着痒,一来二去,让阿周那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邪火,忍不住拉过他的衣领,唇齿相接。
闭上眼睛的确是没有刚才那样令人害羞,没有了视野让听觉跟着变得灵敏起来:对方呼吸的声音,唾液相融的声音,牙齿轻碰的声音,皮肤接触的声音,衣物摩擦的声音,窗外的雨声,屋檐落水的声音,无穷无尽的声音相碰撞,在耳边构造出巨大的封闭世界。
甜美的感觉顺着神经在脑内蔓延,像是在品尝甜食,美妙的味道一点点的在舌尖化开,同样的气息填满鼻腔,在大脑皮层缓缓升腾。
呼出温热的气息,舔舐柔软的嘴唇,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柔软的躯体。不知满足的指尖以毫米为单位移动,就像是要把那身体的感触刻在记忆中那般细细品味。
眼前闪过白光,阿周那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在迦尔纳的手心里释放。
这次呼吸不匀的人换成了他。
“去洗手吧……”阿周那狼狈的起身拿过纸巾,胡乱的揉成一团去擦抹迦尔纳的手,然而对方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流着白色液体的手,尽管有些无奈,但羞耻心占了上风,“你也别一直盯着看啊!”
“抱歉,第一次看到别人的……”
“别说出来啊!”
阿周那穿好裤子,拉着迦尔纳从地上站起来,在他重新穿好裤子的间隙里,快速的帮他系好衬衣的扣子。
好了,这样看上去就安全了,他胡思乱想着捏住迦尔纳的手。
“坂仓也快回来了吧?趁这时候去洗一下。”
“嗯。”迦尔纳任由他拉扯着走下楼梯。

这天中午坂仓没有回来,大约是以为他们在道场逗留。两人拿了早上带的便当在客厅里解决午饭。打开饭盒盖,里面是三角形的饭团,旁边堆着炸好的章鱼香肠、玉子烧和炒青菜,翻开垒的整齐的菜叶,下面还藏了几个炸丸子,因为被裹住的缘故,还保持着相对不错的温度,放进嘴里咸度适宜,不软不硬。
外面仍然下着雨,连绵不断的雨点落入绿色的植物之间,被打湿的花朵摇曳着水珠,即便花瓣被击落也依然恣意的开放。
阿周那随手打开电视,综艺的喧闹声和雨声混杂,充当两人午饭的背景音乐。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对话,或许比起沟通,这种仅仅只是和地方坐在一起的行为就已经足够必要的交流。
两人距离很近,稍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对方的温度。
一时之间阿周那突然想起未来的事,暑假一定会结束,他们也肯定会迎来离别吧。
察觉到苦闷寂寞的心情,他放下了筷子,终于打开了话题。
“你还愿意回去吗?”这件事或许应该更早的问出来,不是现在,而应该是在那个祭典上。那时他们终于解开数年来沉积的误会,彼此思绪化为语言隔空碰撞,汹涌的感情和执念拨云见日,所以比起平淡的现在,那个时候更适合这样的问题。
“暂时不想。”迦尔纳思忖片刻后说道,又很快在阿周那情绪变化的时候加上了说明,“我想等柚李好一点的时候,再离开这里。”
“是吗。”
“所以说现在还不能,但高中毕业后我可以去城里上大学。”迦尔纳和盘托出自己的想法,“至于选什么专业我还没有很明确的目标,希望能听听你的意见。”
阿周那移过视线,和转过来用认真的表情注视着他的迦尔纳相对。
“我模拟考的分可是很高的。”半调侃的,他如此说道。
“是吗?其实我也很高。”迦尔纳点点头,“所以分数方面不用担心,你尽管推荐便是。”
“虽然之前就一直很想纠正你……”阿周那叹了口气,“我不想因为我的选择而影响你。”
“我会努力不受影响的。”迦尔纳露出微笑。
阿周那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突然觉得脸上发热,转过视线草率的拿起筷子。
“所以说,如果你是因为想跟我在一起这样肤浅的理由就和我考一所大学是不行的!”他强调着,把玉子烧放进嘴里。
柔软的鸡蛋在舌尖溶化,醇厚香甜的味道渗入神经。
“我会这么做的。”迦尔纳在旁边说道。
“但我并不觉得想和你一起的心情是肤浅的。”
“唔!”
“怎么了?呛住了吗?”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害臊的话!”
“害臊?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可恶……”
“你不用担心我追不上你。”迦尔纳偏过了头,阿周那看见他发红的耳尖,“很早以前开始,我就一直都把你当做对手来看待,所以我是绝不会输给你的。”
是吗……
他放下筷子,从迦尔纳的背后伸出手去,收紧手臂,贴在他的后背上。
耳朵里传来有节奏的心音,和他的心跳重合。
仿佛偌大的三千世界中独一无二的一对存在那般,尽管他们之间有着诸多互斥的部分,仅仅几件完全相同的事物却将他们紧紧联系。无论是普通的误会还是波折的命运,近在咫尺抑或天涯海角,他们也一定会彼此相连。
雨声渐歇,席卷原野的暴风雨缓慢消失于无形,蔚蓝澄澈的天空自云层的缝隙中露出一角,阳光照耀土地,时间开始重新流动。


(END)


后记


每次都在深夜写这个东西。

日更好累啊!(炸裂

最开始其实是想主要写雨夜杀人案的,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把这个事调整成了一个起承转合的关键点吧,两人在这个时候拉近了距离,所以才会发生后文那些激烈的冲突,破解误会。

毕竟按我以前的尿性一般在追杀那次就能莫名其妙()的亲上小嘴了,这次还是很想打破这种乱七八糟的恋爱方式,不是冲动使然,而是时间的缓慢铺垫,逐渐认清自己的感情。

Tempest作为标题有很多含义,不仅仅是自然现象,我也尽全力的展示了一下阿周那个人的心境变化,两人感情的触发,之中还有柚李过去的伤痛的释然,由理也不用再继续在意他。

当然guda们之间是不会有爱情的hhhhhh

差不多是开始的时候很平静,结尾也很平静的就这么…正是下了雨之后的样子,但本身不想把新的感觉写的过于明显,掩盖掉一点,如此收尾。

写的时候还没怎么看第五章的剧情,只记得寒假里肝日服的时候看过两人交战的对话,剩下都靠对个人台词的推测和设定集说明,我可以的(不

当然迦尔纳是百分百OOC的,毕竟在柚李身边,毒舌和ky这两点也多少能减轻一些吧23333

阿周那在城里所处的环境多少也提到了一些,顺带一提我还是很喜欢这次母亲的私设(x(大家觉得雷的话…关掉就好没问题的

之后是美食。

基本按照自己做过的或者看着别人做过的来写,要么就是吃过的,大半夜的很饿,时不时还得切出去翻食谱,自作孽不可活,但还是满足了一把我写美食文的愿望。以及想吃自己做的饭的想法,画饼lv.max

顺带一提一个没有写的很明显的私设,是柚李发现的他父母,虽然挺冷静,但感性的一面还是会涌上来,一开始没想给他设定这么苦逼来着,诶?

柚李和由理也算是亲儿子亲女儿了(

医生、梅林和达芬奇也出场了,嗯,学妹本来是想写的,没提。

总结一下这次的bgm《夏影》和它的各种演奏版本、《言叶之庭》的ost、《夏恋》、《you》,还有一些零散的其他的,《air》的ost居多。

这边还是比较冷的,一边吹着冷风一边构思着夏天的故事非常刺激(鼓掌

以上,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厚爱😂


2017-04-28 /  标签 : 周迦 74 13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