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二十四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打完第五章了来干点正事,开个小车
可能会被ping,那样估计就只能先甩个链接等一会上电脑弄了😂
—————————
第二十四章

唐突的,一滴水滴落在了室内的榻榻米上。
迦尔纳睁大了眼睛,不由得松开握着阿周那的手,摸上他的脸庞。
“阿周那?”
胸口传来钝痛,在感到无力的瞬间眼眶就变得潮湿起来,跟着纷杂的雨点,阿周那忍不住流了眼泪。
“不要看。”他用嘶哑的声音说着,伸手捂住了迦尔纳的带着担忧的眼睛。
“……你没事吗?”迦尔纳惊慌失措的问道。
“别管我。”
“可是你哭了。怎么了吗?还是说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阿周那用力的擦干了眼角,鼻腔被堵塞让他的声音将感情完全暴露。
他明白这股突如其来的感情的真面目,只是不想让其他人获知他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而流泪罢了。
“抱歉。”
“为什么你要道歉?”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不过这大概和我有关系,所以……”
阿周那突然松开捂着迦尔纳眼睛的手。
“如果你觉得和你有关系的话,比起道歉还有更加重要的事需要做不是吗?”话语里带着责备,尽管非他本意,但是无处可去的情感还是随着话语倾泻。
“的确是这样。”迦尔纳垂下眼睑,脸上被失落所笼罩。
阿周那叹了口气,从墙壁边退开,提起一边的背包。
“果然我还是先回去了。”
话音未落,迦尔纳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松开。”阿周那拉扯了几次,两人僵持不下。
“不。”迦尔纳拒绝,“……我觉得不能就让你这样回去。”
“可是你得出结论了吗?”阿周那避开他的视线,“我已经等不了了。”
“为什么你这么着急?”迦尔纳皱着眉头,手上的力道没有减轻半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为什么还不明白?”
“因为我重视你,”迦尔纳突然拉高了音量,但又很快弱了下去,“所以我才会慎重。我不想搞错自己的想法,也不希望到头来还是不明不白的随波逐流。”
或许蒙蔽自己就这样跟上阿周那的步调顺着他的心意就好,但既然他本人明确表示不希望这样的结果,那么他也会有相应的行动。
在阿周那转身的一刻,迦尔纳的的确确的察觉到了失去的预感,因为注意到这一点,让他第一次伸出手去握紧即将消逝的某种事物。
背包落在了地上,手上突然之间被一股力道猛拉,迦尔纳回过神来,阿周那已经把他甩到了地面上,他也俯下身来,一只手落在了迦尔纳的耳侧。
阿周那发觉自己忽略的一点。
跟迦尔纳完全用语言来沟通是行不通的,大部分情况下需要行动和语言并用。
交流行不通的情况下,就应该用行动来突破,相反地,行动行不通的时候,反而应该用语言来突破。
他只是因为情绪的变化带走了理智的思考,忽略了语言之外的方式,而迦尔纳紧握着他手腕的动作提醒了阿周那这一点。
“什么?”
阿周那无视迦尔纳的疑问,解开他的制服领口,在柔软的脖颈上落下一个吻。
“阿周那?”迦尔纳躲了一下,两手抵着阿周那的身体,“……你要做什么?”
“我喜欢你。”他抬起头来,注视着迦尔纳的青色双目,一字一顿的说道。
迦尔纳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他伸出手挡在自己的脸上。
“我喜欢你。”他重复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迦尔纳的喉结。
“唔……”
一个一个的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指尖触摸纤瘦的腰侧,阿周那再度在迦尔纳起伏的脖子上留下一连串的吻。
“我喜欢……”
“你不要再说了。”
“我……”
迦尔纳突然之间伸出手捂住了阿周那的嘴。
他满脸通红,眼睛里含着水雾,眉头紧锁,贴在阿周那嘴上的手还残留着汗。
阿周那的舌头挤出唇缝,舔了舔迦尔纳的掌心。
眼前的人立刻像触了电似的收回了手。
“你讨厌这样吗?”阿周那捏住了迦尔纳的手问道。
“不讨厌,但是……”
“但是?”
“被你触碰的时候,就变得很奇怪。”
“奇怪?”
“大脑就像是要融化了一样,不能思考……”
“这就是'喜欢'啊,迦尔纳。”
“……怎么可能?”
“因为没有人会因为同性的触摸有这样的感觉,不是吗?而且你把它看得太复杂了,‘喜欢’原本就是很单纯的东西。”
“是吗……”沉默良久,迦尔纳突然开口,语气里带着某种释然,“原来,这就是'喜欢'吗?”
他闭上眼睛,不久后再睁开,已满是坚定的神色。
“现在可以给我答案了吗?”
迦尔纳点了点头。
“阿周那,我喜欢你。”
一直以来缠绕在胸口无法消散的钝痛倏然间烟消云散,阿周那俯下身,亲吻迦尔纳的嘴唇。

窗外仍飘着大雨,昏暗的室内,阿周那坐起身来。
“你不做吗?”迦尔纳敞着制服起身问道。
“那样也太快了吧……”阿周那无语的说道,告白完马上就发生关系未免也太过了。
“看你刚才应该是很想做的样子。”
“我是很想。”阿周那被噎得难得坦承自己的想法,“但是你呢?”
“你如果想做的话,就做。”
“不是那个意思。”阿周那凑了过来,跪在地上,两手撑在迦尔纳的两侧,“是你想做吗?”
迦尔纳沉默了半响,红晕重新爬上脸颊。
“想做。”
“……”
“而且因为你刚才那样弄了……”迦尔纳指了指自己的身体,阿周那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黑色的裤子已经撑起一个小帐篷。
不是吧……
他在心底发出惊叹,阿周那自认刚才只有抚摸和亲吻,远不到真正摩擦下面的地步,然而没想到的是迦尔纳比他想象中的要敏感的多,仅凭这些刺激就已经足够引起了欲望。
放弃思考更多的事情,敏感这一点先当作是一个发现记录在记忆里,阿周那探身,贴上迦尔纳微红的嘴唇。
绵密的亲吻,手指解开裤子上的皮带,已经解开了扣子的衬衣彻底的敞开来,露出白皙的皮肤。
迦尔纳的胸口上还是那道熟悉的伤痕,阿周那捏着他的腰从嘴角一路亲吻和舔舐,怀里的身体微微颤抖,但主人一言不发的承受着他的挑逗。
他在伤痕上停下,用舌头触碰着裹着薄汗凹凸不平的皮肤。
“阿……阿周那……”迦尔纳两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呼吸变的凌乱不堪,“不要舔……”
阿周那停了下来,手上略一用力,迦尔纳躺在了地上,重新转变为刚才的姿势。粗糙的指尖摸过柔软的皮肤,在一起一伏的小腹上画着圈,他俯身啃咬迦尔纳胸口已经变硬的樱粒。
松开抓着阿周那小臂的手,迦尔纳眯起盛了水的眼睛,蹙起眉头。
“阿周那……我已经……”他喘着气想褪下裤子,阿周那的吻落在唇角,快到到达顶峰的昂扬一瞬间暴露在空气中,却又被一块布料裹住。
来不及呼吸,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绷直,大脑被一股轻飘飘的感觉填满,迦尔纳释放了出来。
不久后迦尔纳蜷缩着腿躺在地上喘气,阿周那松开裹在下面的手帕,把他拉起来扔进自己怀里。
意识到阿周那刚才的行为的迦尔纳的脸又红了起来。
“我一会去洗……”
在阿周那的耳边,他低低的说道。
“先解决我的问题再说吧。”阿周那无奈的叹了口气。


(TBC)

2017-04-27 /  标签 : 周迦 59 8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