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二十三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发现没有状态是因为bgm不对(喂
不说了我去肝国服了(咸鱼突然有了梦想(x
—————————————
第二十三章

早晨醒来时已是满天白云,厚密起伏的团块挤在天空之上,太阳的光芒完全被隐蔽,空旷的田野一片黯淡。少了些日照,空气的温度也变得多少有些宜人,风也停下了脚步,隐约的蝉鸣在消散的热的余韵里缭绕着,这实在是一个要下雨的天气。
阿周那和迦尔纳抵达道场的时候,卫宫已经在那里指挥着低年级生打扫卫生。
“早上好。”他朝他们挥了挥手,以示招呼。
“早上好。”迦尔纳和阿周那各自鞠了一躬,走到指定的位置上,准备开始练习。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天边亮起一道闪光,伴随着几秒后巨大的轰鸣,密集的雨点倾泻而下。道场里响起喧闹,迦尔纳望着滴水的屋檐停下了手中的箭矢。
“下雨了啊。”卫宫看了看周围交头接耳的部员,“今天的练习就到此为止吧,大家回家时注意不要淋湿了。”
“辛苦了。”
伴随着高年级部员的离开,低年级飞快的用抹布擦过光洁的地面,阿周那和迦尔纳换了衣服撑伞离开道场。
纷杂的雨势有减弱的倾向,两人一路朝着公交站走去,雨滴打落在雨伞之上,发出连续不断的响声。
直到乘上公交车,他们都没有交谈,或许是因为雨声过于喧嚣,或许是因为各自怀有心事,练习的状态似乎是调整了过来,但是在意的事情并没有减少。
一路眺望风景,雨中的水田更像是片绿的海洋,稻叶在雨点拍击下晃动着,辐散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巴士上没有什么人,车厢也笼罩在寂静的雨声之中。
下了车,他们不约而同的沿着公路朝坂仓家的方向走去。
迦尔纳像是终于酝酿好一番发言似的,几度犹豫之后还是开了口。
“我想过了。”
他以这样唐突的发言作为话题的开头,对于阿周那会不会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带有某种程度上的确信,直白但却模糊了主体的重点。
“结果呢?”果然阿周那明白他在说什么,很快就投来了紧张的视线。
“我不明白。”迦尔纳抬起雨伞的伞缘,望着不断落下雨点的暗色天空。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话说回来,'喜欢'又是什么意思?
“在意一个人就应该称之为喜欢吗?和一个人长久的相处就应该称之为喜欢吗?愿意和一个人说话就应该称之为喜欢吗?”迦尔纳垂下眼睑,前路是拨不开的雨帘和迷雾。
“坂仓没有告诉过你吗?”阿周那想起之前的事,随口问道。
“他说是想要跟对方在一起的心情。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和柚李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知为何,阿周那感到胸口瞬间一痛,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心跳重重的砸在胸腔,握着伞柄的手加重了力道。
“那你觉得我们是一样的吗?”似乎声音有些颤抖,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反正雨声也会掩盖掉多余的紧张和失落。
然而迦尔纳没有让他的失落更进一步。
“不一样。”他直白简单的说出了三个字,又加以不擅长的说明,“虽然想在一起,但是不一样。”
隐约雷鸣,阿周那全神贯注的从杂音中分辨着迦尔纳的话语。
“同样是遇到了会觉得高兴,可高兴的原因是不同的。”迦尔纳努力组织着语言,“或许这样说你很难听懂,但我是这样感觉到的。”
“我大概明白。”阿周那打消他的顾虑。
“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奇怪……”迦尔纳停了脚步,撑着伞侧过身去,“和你一起睡的时候……”
“你说什么?”阿周那凑了过去,差点撞上湿漉漉的伞面,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你应该觉得很讨厌。”迦尔纳在伞后背着他说道,“但我觉得很高兴。”
“喂。”阿周那试图绕到迦尔纳的正面去,却被他的伞挡了个严实,一时间僵持不下。
“我没有讨厌。”他捏着眉心说道,脸上逐渐变热,“只是被撞见之后觉得不好意思而已,跟讨厌是两码事。”
“是吗?”迦尔纳突然转过身来,盯着阿周那游离的眼睛。
“毕竟都这个岁数了多少会觉得难为情吧!”阿周那又羞又气,迦尔纳是故意在这个时候转过来的吗!
“嗯。”迦尔纳看着他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给的说辞。
“而且……”阿周那破罐破摔的发出攻势,“我相当的认床,你自己可能不信,但只有跟你睡的时候我才能睡着!”
“原来如此。”迦尔纳继续点了点头,倏然露出微笑,“那可真是太好了。”
“所以呢?你想了这么久到底什么结果?”阿周那的气势瞬间弱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只是见到就会觉得高兴还不够,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这么说的话,有时候看着你会觉得心跳加快呢?”迦尔纳抛出了不确定的疑问,“但也并不是书上讲的那样一见到就会小鹿乱撞,所以我也没有很在意……”
伞尖和伞尖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雨点的环抱之中,无人的公路上唯二的两把相贴的雨伞,阿周那闭上了眼睛。
心跳就快要和雨点落地的频率重合,手掌里渗出薄汗,发丝带着潮气,柔软的贴在脸上。
偶有雷鸣,穿透密集的雨帘,自远方而至。

拉门是锁着的,坂仓不在家,脱了鞋走上玄关,踏上楼梯,推开纸门,放下肩上的背包,阿周那拉过迦尔纳抵在墙壁上落下亲吻。
窗外仍是密集的雨声,他伸手合上房间门,阻绝了和外界的最后一丝通道,气息不匀的注视着对方。
“你不要这么着急……”迦尔纳堵住阿周那的攻势,侧开了脸,“我还是不明白,这就是'喜欢'吗?”
“这就是喜欢。”阿周那用力的说道,每个字咬的很重,“想和对方在一起,看见对方很高兴,有时候会觉得心跳加速,说明的证据已经足够,为什么就不能够得出结论呢?”
“是吗?”迦尔纳皱眉,“但感情真的能够用这样简单的逻辑来推断吗?”
“那么我问你,你觉得一般的兄弟会对着对方心动吗?”
“……应该不会。”
“见到对方会觉得高兴这个姑且不谈,想要跟对方在一起的心情,你自己也说了和对坂仓是不同的,那不就证明了它不属于亲情的范畴吗?”
“是吗?”
“你的感情已经暴露无遗了,为什么要想去混淆它的存在呢?”
“我没有这么做。”迦尔纳否定他。
“先当作是这么一回事吧。”阿周那深吸了一口气,“你以前难道没有试着和人交往过吗?”
“没有。”
不是吧。
迦尔纳沉思片刻,追加了几句:“被告白是有过,但是这么紧追不舍,让我思考到这般地步的,只有你一个。”
阿周那怔怔的看着迦尔纳发言,不由得咽下口水。
“我知道了。”他用一句话掩盖自己的惊讶,“那之前吻你也是……”
“初吻。”迦尔纳垂下眼睑,脸上隐隐泛起了红晕。
噫。
心脏狂跳不止。
“那么你……现在觉得心跳加快吗?”试探般的,阿周那如此说道。
无言的,迦尔纳握住了阿周那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隔着衣服,能触摸到快节奏的心跳,和他的频率几乎一样,温热、有力。
这怎能不应该称之为“喜欢”呢?
到底还要说多少才能够理解?
雨声嘈杂起来,乱七八糟的砸落在屋檐和玻璃之上,阿周那一时间被感情的洪流所包围,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也变的七零八落。
心情变得无助起来,仿佛为了探索前路伸出手掌,却只触碰到一堵透明的墙壁。
眼眶突然热了起来。

(TBC)

2017-04-26 /  标签 : 周迦 54 17  
评论(1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