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二十二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写完追杀和告白之后突然感觉身体被抽空,后面还有一截剧情我要振作23333333
花嫁迦尔纳真的太美(深吸一口
———————————————
第二十二章

坂仓回来时已是下午五点,拎着一大堆东西,用身体推开拉门,满身大汗的走进了厨房。
阿周那坐在客厅听见了响动,从习题之中回过神来。一抬头,对面坐着的迦尔纳已经侧着头趴在了桌上,他细长的眼睛闭了起来,长长的刘海在干瘦的胳膊打了个弯,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弓起的后背和蜷缩的姿势莫名的像是在打盹的猫。
阿周那蹑手蹑脚的站起身来,离开客厅去往厨房,坂仓已经洗了手,从袋子里提出一盒东西和一包肉来。
“想吃点什么?”见阿周那出现,他转过头来随口问道,“迦尔纳呢?”
“他在睡。”阿周那看了一眼工作台上堆积的蔬菜,“油麦菜?”
“好啊。”坂仓把那捆菜放到了水池边上,“笋子吃吗?”
“嗯。”阿周那点点头。
“那就先做这两个吧。”坂仓开始剥下油麦菜的菜叶,“迦尔纳醒了的话再问他想吃什么吧。”
“好。”阿周那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坂仓把绿色的狭长的菜叶泡在水里,又从冰箱里掏出几个西红柿扔了进去。
“嗯?还有什么事吗?”注意到阿周那的视线,坂仓一脸疑惑的转过头来,手上还拿着刚从袋子里取出的新鲜肉块。
“没什么,我先去学习了。”阿周那摇摇头,离开了厨房。
坂仓看了一眼已经没了人影的厨房门,尽管他没有由理那般敏锐的嗅觉,但作为创作者的敏感,他还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变化。然而他却又装作没有发现一样的,解开塑料袋,把牛肉掏出来放在水龙头下清洗一番,泡在另一个盆里。
厨房的窗外,太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十字的光辉在云层之间闪闪发亮,世界笼罩在暖黄的颜色之中,光与影的交界也变得模糊,事物的轮廓也柔和起来。
蝉鸣在温度的缓慢下降中渐弱,热风也暂时平息,傍晚悄无声息的降临,为小镇平静的一天拉下帷幕。
捞完沸腾的锅里的肉沫,坂仓盖上锅盖,一旁平底锅里的油已经炸了几滴,他倒进切好的蘑菇,室内立刻飘起一股清香,再依次把洋葱、土豆和胡萝卜放进锅里翻炒。在盖盖焖煮的间隙里,从锅里捞出煮好的牛肉,切成块丢进炒锅里,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关了火,然后把炒好的食材倒进了空的煮锅。
加足了水,坂仓把事先买好的红烩块扔进去,打开炉盘的火,红烩牛肉的工序至此先告一段落。
清洗了炒锅,重新倒油加热,在油达到沸点的时候把事先切好的蒜末和姜末放进去,红烩的味道中立刻冒出一股蒜香,清洗好的油麦菜被倒进了锅里,因为叶片上还有些滴着水,进锅的瞬间溅了一片油花。
厨房在锅铲敲击铁锅和加热的红烩声中变得热闹起来,深吸一口气,身体里满是食物的香味。
玄关传来拉门的声音,由理已经结束了工作,开着车跑来蹭饭。阿周那一个人到走廊上去迎接她,手里被塞了一个拆了包装的手机盒子。
“你的手机已经完全坏了。”由理抓了抓马尾,“进水太严重了里面全烧掉了,阿姨说给你买个新的。本来想问你要什么型号,不过她说还是这个品牌的,姑且买了最新款,能用吗?”
“能用。”阿周那看了眼手里的包装盒,“谢谢。”
“没事没事,我也只是顺路,你先看看能不能用。之前的手机的数据也没办法恢复,现在只剩下里面的电话卡了。”
由理说了一连串之后,脱了鞋沿着走廊钻进了厨房。阿周那在原地打开包装盒,里面躺着一只黑色的手机。打开锁屏,桌面上果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打开网络登陆自己的账号,自动下载了云端的手机备份。
回到客厅,迦尔纳还趴在桌上,柔软的发梢随着电风扇的转动一摇一摇,阿周那从他的身侧伸出手去,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肩膀。
“喂。”
迦尔纳动了动,眼睛睁开一个缝,很快又闭上。
“快吃饭了。”
“嗯……”迦尔纳这一次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梦呓。
“起来了。”阿周那再度戳了戳他。
迦尔纳半睁着眼睛,眼神茫然的坐了起来,缓缓的舒展身体,打了一个哈欠。
“你睡了好久了……”阿周那无可奈何的在对面坐了下来,抬起头时正对上迦尔纳的目光,心里一紧,余光看见他潮湿的嘴角,不由得眉头一皱,从另一边扯过卫生纸塞了过去,“先把口水擦了。”
“嗯……”迦尔纳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只是木然的拿着纸巾机械的擦着嘴角,发麻的手指轻轻的将纸巾揉成一团捏在手里。
“你怎么了?”阿周那放下手里的笔,“想睡觉的话去房间里吧?”
“昨晚没睡着而已……”迦尔纳喃喃道。
“没睡着?”
“因为在想你的事……喜欢的事我还是明白的……”
客厅外侧传来脚步声。
迦尔纳看着阿周那,用含混不清的声音继续说着:“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你的告……”
“啊啊啊啊啊啊!”
阿周那探身捂住他的嘴,由理从拉门后冒出头来。
“告?”她微笑着眨了眨眼睛。
“什么都没有,是你听错了。”阿周那揪着迦尔纳的衣领,一手捂住他的嘴。
“是吗?”由理看了看他俩,“不要太欺负你哥啊。”
“我并没有……”阿周那说着,捂着迦尔纳的那只手被拉开。
“没有欺负,我想他只是有点害羞而已。”迦尔纳清醒了过来,适时的想帮忙圆场。
“迦尔纳!!!”阿周那就要拍案而起,“我没有害羞!”
“是吗?”迦尔纳看着他,“可你脸红了?”
“闭嘴!”
被晾在一旁的由理举着酸梅汤,笑呵呵的掏出手机看起来。
原来如此~

吃过晚饭,阿周那坐由理的车一起回去,晚饭的红烩牛肉令人印象深刻,看着窗外黑透的景物,嘴里还残留着食物的味道。
红色的浓稠汤汁,香菇将肉的鲜味完美引出,煮的柔软的洋葱和胡萝卜里渗透着红烩的甜味,土豆块一半化在了锅里,尽管坂仓放了西红柿,却没有一点酸味,配上柔软多汁的牛肉,甜而不腻。尽管过去阿周那有过在西餐厅里品尝的机会,但是吃到自制的红烩还是第一次。
青笋经过凉拌,醋和咸已经融在了柔软的半透明绿色菜丝里,配着冒着热气的米饭下口刚刚好,甚至接触了一部分肉带来的油腻。不仅是青笋,清炒的油麦菜也是如此,菜叶里裹着蒜和姜的清香,中间和两侧不同的口感让咀嚼本身也变成了享受。
晚饭之后的间隙,坂仓在厨房里打好了奶油,和其他的材料混合倒进了雪糕的模具,由理在一边饶有兴趣的围观:她一向对于甜食有特殊的喜好。
临走时手机已经更新完毕,因为由理顺口提起,阿周那第一次得到了坂仓和迦尔纳的手机号。
“你居然连你哥的手机号都不知道。”由理无奈的吐槽,强硬的夺过阿周那的手机往里面输入了迦尔纳的号码。
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阿周那对这点放弃深究,手指抚摸着没有壳的手机背面,望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
“昨晚没睡着而已”
迦尔纳说过的话还在脑子里回荡,阿周那垂下眼睑,表情也柔和了几分。

(TBC)

2017-04-26 /  标签 : 周迦 58 3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