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二十一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
第二十一章

下午回到坂仓家时,坂仓正蹲在厨房的冰箱前收拾东西。
“我回来了。”迦尔纳路过时打了招呼。
“冰箱里还有根雪糕,记得一会拿出来吃了。因为放的时间有点久了,阿周那你等明天尝新的吧?我要去一趟田里。”坂仓合上冰箱门,“一会会买奶油回来,把之前的雪糕吃了再做新的。”
“好。”迦尔纳应了声,回到楼上放下自己的东西,换上便服出现在客厅里。
阿周那已经有了准备,早上临走时顺手带上了自己的习题册,他没有玩一个暑假的打算,第一周是过的松弛了一些,但毕竟升学考试在前,不去上补习班是一个方面,自己的复习是绝对不能落下的。
迦尔纳把空的便当盒放在了厨房,自己拿着作业本和笔袋在客厅坐定,不一会儿坂仓提着裹着水雾的玻璃壶和两个杯子走了过来,放在两人面前,用壶注满了冰凉的深棕色液体。
“尝尝看?”他放下玻璃壶,一脸期待的在茶几的另一端坐了下来。
迦尔纳和阿周那拿起杯子,迦尔纳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大口,一边说着好喝的感想一边忍不住喝了个精光。与此相反,阿周那怀疑的看了一眼杯中的液体,虽然他对于坂仓的手艺很有自信,但还是多少对于闻上去有些酸的液体有些戒备。
先不论这些顾虑,他姑且还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甜味挟裹着酸味在嘴里弥漫,酸味并不突出,反而跟甜味结合的恰到好处,冰凉的液体滑进喉咙,让刚从闷热的外面回来的身体感到一阵舒爽。
“好喝。”他看了眼杯中透明澄澈的液体,“这是什么?”
“酸梅汤。”坂仓脸上一阵高兴,“中午熬的。”
“做得很成功。”一边迦尔纳已经倒了第二杯。
“看来我也技艺娴熟了不少。”坂仓打趣似的自我表扬,得到迦尔纳配合的点头。他坐了一会,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那我就先出去一趟,你们俩就在这里学习吧。”他说着,摆摆手离开了。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阿周那的注意力回到空白的习题册上,从自己的笔盒里拿出惯用的中性笔,在纸上刷刷的写起了公式。
另一边迦尔纳翻着笔记本,用红色的笔勾勾画画。
伴随着夏风,阳台那一侧时不时传来风铃的声音,清脆悦耳,在连续不断的蝉鸣声中成为锦上添花的点缀。

一个小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决定暂时休息。
迦尔纳从冰箱里取出刚才坂仓提及的雪糕,两人从茶几边离开,在朝着院落的走廊边上坐定。跟着去了趟厨房的阿周那往酸梅汤里加了些冰块,隔着杯垫把玻璃杯放在地板上,他自己走下了走廊,穿上台阶上的备用拖鞋,在种植了花卉的院落里转着看起来。
满眼的绿色之中,不同颜色的花朵如数开放,他一直没有注意到院子里原来还漂浮着淡淡的花香。绕着房子走到另一侧,阿周那发现那里居然还种了一些蔬菜。
他转悠了一遭,感觉眼睛已经得到了充分的缓解,便又按原路返回。迦尔纳还坐在走廊上,手里坂仓自制的牛奶雪糕只剩下一小口。他似乎是吃的时候在出神的想着别的事,又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不知何时雪糕开始融化,白色掺杂着奥利奥碎末的液体流到了手上也不自知,阿周那站在原地,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这家伙真的是毫无防备,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无意识的……
“怎么了?”大概是注意到阿周那的视线,迦尔纳抬起头来望着他,“你想吃吗?抱歉,等明天……”
思维突然之间断了线。
“咚”
玻璃杯中的冰块坠落至杯底,发出截然不同的清脆声响,下午的阳光令人眩目,紧贴着肌肤的闷热之中,阿周那握住了迦尔纳的手腕。他伸出舌头,从液体的最末梢开始,细致的、一点一点的舔舐着迦尔纳的手。
骨节凸起的手腕、能看得见血管的手背,然后是粗糙的手掌和指尖,雪糕醇厚的香味在嘴里逐渐扩散,甘甜而苦涩。
他的眼睛低垂着俯瞰躺在地板上的迦尔纳,迦尔纳微微睁大了青色的眼睛,平日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血色,沾着糖霜的嘴唇张着,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阿周那……?”他开口试探道。
粗糙的指尖从阿周那的嘴唇掠过,柔软的舌尖挑逗般的舔弄着无名指,吸吮,拔出,心跳和呼吸有些乱了步调,大脑像是要融化在这种感觉中一般,也开始变的奇怪起来。
算不上想要拒绝,只是单纯的感到了隐约的恐惧。
“阿周那……”迦尔纳扭曲了脸,试图想要收回自己的手,然而阿周那箍着他的力气十分之大,怎样都挣脱不了。
“放开我。”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想吃雪糕的话,柚李会做的。”
阿周那沉默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的欲望毫无掩饰,迦尔纳已经敏锐的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收回垂在下面的腿,想要试图先从被推倒的这个姿势坐起身,然而蜷起腿的瞬间就被阿周那的另一只手抓住了脚踝。
尽管如此,阿周那也没有更进一步,只是俯身亲了亲迦尔纳的嘴唇,将他嘴里的雪糕也一并品尝。
然后他直起身,等待着迦尔纳撑着地板坐起来,手里还抓着他的脚踝。虽然迦尔纳的脚踝仅仅只有皮肤包着骨头的手感,但对他而言感觉却莫名的很好,甚至有种想要一直抓着的奇怪念头。
迦尔纳用手挡着自己的嘴,脸上的红晕尚未散去,他垂下眼睑,避开阿周那的视线。
“放开我。”没有生气,没有责备,只是平静的陈述。
阿周那有点犹豫起来,如果就这样松手的话,迦尔纳会马上在眼前消失不见吗?
他想拒绝这样的结果。
两人僵持着,迦尔纳突然叹了一口气,嘴角一弯,露出一个不甚明显且有些笨拙的安抚性微笑。
“我不会跑的,你先放开。”
“你保证?”
“我发誓。”
阿周那松开了手,迦尔纳收回被抓的通红的腿,在原地盘腿坐好。
“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反常?”迦尔纳略一思考,还是按照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开门见山。
“没什么。”阿周那心神一动,避开了话题站起身来,“学习吧。”
“姑且还是告诉你,”迦尔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告白的回应我会考虑的,你不必担心我是不是想要蒙混过关。”
“谁担心了!”被踩到痛处的阿周那转过身喊道。
他的确是不担心迦尔纳会不会回避问题,但多少还是会有些不安,会这样担心再正常不过,没有别的,这只是因为太过在意。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患得患失。
“你不必着急,慢慢来就好。”
“难道你考虑的就不能再快一点吗?”
“我会努力的。”迦尔纳看着他露出肯定的微笑。
察觉到突然加速的心跳,阿周那皱着眉转过身去,负气一般的用力翻开习题册。
“你的杯子。”迦尔纳也走了过来,把阿周那的玻璃杯放在他面前,随后他看了眼沾上玻璃杯上的水汽的那只被舔舐过的右手,决定还是先去洗个手。

(TBC)

2017-04-25 /  标签 : 周迦 57 5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