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二十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阿周那:没有什么是一个(消音)不能解决的,如果一个不够,那就再来一个(x
————————————
第二十章

与其说这是个吻,倒不如用撞上去来形容更为恰当。牙齿和牙齿隔着皮肤贴在一起,等到阿周那离开,迦尔纳的上嘴唇已经变得通红。
夜风吹过,迦尔纳呆愣着用指尖触碰撞红的嘴唇。
“原来如此,”他垂下眼睑,“这就是柚李说过的亲吻吗?没有想到是这么疼的行为。”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阿周那的内心发出一声哀嚎。
然而在等他开口之前,迦尔纳又接着说了下去:“所以你的'喜欢'……我明白了。意思传达到了这件事还是应该告诉你。”
“你真的明白了?”阿周那难以相信迦尔纳不会误解这之中的意思,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已经对迦尔纳的这个问题深有体会。
“柚李以前说过,只有恋人之间才会这样做。”迦尔纳移开视线,“刚刚真是抱歉。”
“没事。”阿周那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捏着他的衣襟的手,“但是,亲吻不是会疼痛的行为,刚才只是出了点意外。”
“是吗。”迦尔纳的手指仍然在唇边游离着,看着阿周那一阵心痒。
“那就再来一遍,这一次不会疼了。”
“什么?”
“亲吻。刚刚只是撞到了,再来一次。”
阿周那不等迦尔纳说话,拉开他的手又凑了上去。
“唔……”迦尔纳的话语被阿周那生生的堵了回去,毫无防备的嘴唇被舌头撬开,侵入口腔。
唾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舌尖掠过柔软的皮肤,和不断退避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牙齿轻轻相撞,温热的吐息在两人之间散开。分开时唇边还沾着一丝唾液,两人都气息不匀,嘴唇通红。
阿周那喘着气看向迦尔纳,迦尔纳已是满脸通红。
倏然之间,他皱起眉头,似乎有些苦恼。
“我不知道。”迦尔纳用手挡住嘴唇,蒙着一层水雾的眼睛游离,“我不知道我……”
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消散在温热的夏风中。
“等以后再想也不迟。”阿周那移开视线,掩盖住自己也脸红的事实,“反正,暑假还很长。”
“是吗……我会考虑的。”迦尔纳抬起头注视着阿周那,脸上似乎是欣喜的神色,看得阿周那一阵心神荡漾,突然想起过去见到过的大型犬,乍一看上去凶猛可怕,有时候却异常的可爱。
就像现在。
心跳的速度还没有慢下去,现在又有了加快的趋势,阿周那转过身背对着迦尔纳。
“走了。”他喊道。
“什么?”
“烟花也看完了,该回去了。”他微微侧身,抓住了迦尔纳的手腕。

翌日一大早,阿周那便收拾了弓道的装备,从由理家出发走去公交车站。昨晚他没有跟迦尔纳回去,他可没有在告白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跟对方睡在一起的勇气,更不用说迦尔纳还有半夜察觉到旁边人躁动不安就会无意识的抱过来的习惯了。
如此一来,两个人别别扭扭的在路口道别,各回各家,第二天要去道场的事没有提及却是别有默契,没有一定要谁躲着谁的意思。而且迦尔纳说了他会考虑那就一定会这么做,所以阿周那也没有他这样蒙混过关的担忧。坦诚虽然有时候很麻烦,但在恋爱关系中通常是有用的。
到了车站,迦尔纳果然已经站在了那里。早晨的阳光十分明媚,穿着白色衬衣的迦尔纳站在光里甚至有些白的耀眼,线条匀称的手臂垂在身侧,脊背挺得笔直,长发的发梢在风中轻轻抖动,青色的眼瞳似乎注视着远方的地平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早上好。”走到迦尔纳身边的时候,阿周那打了招呼。
“嗯?早上好。”迦尔纳大约是刚回过神来,难得露出没有防备的样子。
“怎么了?”察觉到阿周那的视线,他转过头问道。
“没什么。”阿周那避开迦尔纳的脸,他并不想承认自己刚才的恍神。
“巴士来了。”迦尔纳说道。
随着发动机和轮胎碾压地面石子的声音,一辆巴士摇摇晃晃的沿着公路驶来,迦尔纳先上了车,阿周那跟在他后面,一路跟到迦尔纳在车尾的车窗旁坐下,他在对面车窗旁的位置坐定,巴士发动起来。
有风从窗户缝之间灌入车厢,外面的阳光在车内的阴影之中看上去格外眩目,偶尔传来蛙声,蝉鸣响彻,鼻腔里是泥土和水田的味道。沉寂的心跳不经意间在胸膛里变得活跃,像是从漫长的梦境里刚刚醒来,两侧的风景逐渐远去,新的旅程已经开始。

来到道场换好裙裤,其他的部员也陆续到齐,卫宫也准时出现,弓道部的暑假定期活动正式开始。
阿周那在他的箭靶前站定,戴着手套的手指拉开弓弦,训练有素的身体熟练的舒展肌肉,让弓箭笔直的没入靶心。迦尔纳在旁边也是如此,一矢接着一矢,时间过的飞快,等到卫宫一声大喝宣告开始休息,阿周那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中午。
这期间他杂乱的想了许多事,尽管放出的箭全部命中了靶心,但是杂念本身并没有清除,所以他自知自己状态不好,就连那状态不好的理由也很清楚。
仿佛只有自己被打乱了步调一样,可恶,好歹也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了,不至于因为一个没有得到回应的告白就被影响到这样的地步吧?
可是想来他这方面的事情还算经验丰富,却从没有跟人告白的经验,也就是说迦尔纳还是第一个让他辛苦到这般地步的对象。
但这也并不是他的问题,阿周那过去也只是回应了跟自己告白的女生的期望,试着交往看看,至于自己会不会喜欢上对方这件事先放在一边,如果对方期待接吻那么就接吻,期待拥抱那么就拥抱,用世间的眼光看上去或许毫无节操,但事实上他只是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没有拒绝罢了。
所以说过去无法喜欢上别人是因为在尚未察觉之时心里已经有人了吗?
此时此刻,阿周那开始有些能够理解提出分手的女生给出的理由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一旁卫宫走到了迦尔纳面前:“迦尔纳,今天状态不好吗?”
“的确。”迦尔纳点点头,对自己的问题毫不回避。
“你的话我确实不用担心,自己调整吧。”卫宫简洁的说完,便回身去办公室了。
“阿周那?”目送卫宫离去的迦尔纳转过身来,看向捏着弓箭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阿周那,“怎么了?不吃饭吗?”
“没什么……”阿周那猛的心脏一跳,“说来坂仓又做了便当吗?”
“嗯,你的份也有。”迦尔纳说完取来两个便当盒,看了眼阿周那一脸奇怪,“弓不放下吗?”
阿周那这时才发现自己还没用放下手里的东西,看来想的事情太多让他甚至有点不问世事沉溺其中了。
“你等会。”他走去放下自己的弓,脱下手上的装备,回到迦尔纳面前。
迦尔纳已经跪坐在地板上打开了便当盒,盒里是摆得整齐的米饭和炒菜,跟之前不一样并没有玉子烧。
“你的。”他举起旁边的便当盒和筷子,塞进阿周那的手里。
“谢谢。”阿周那拿着自己的便当也坐了下来,“不和他们一起吃吗?”
“没事。”迦尔纳夹起菜放进嘴里,无意识的给阿周那补了一刀,“而且你今天发呆的样子我也放心不下。”
“闭嘴。”

(TBC)

2017-04-24 /  标签 : 周迦 59 11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