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十九章

注:OOC|私设成山|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因为第十七章之前修改了加了细节上去,建议没看过细节的看一下再回来看这章会更明白一些梗(土下座
私设了母亲,跟原典无关,完完全全的私设

忘了说我周一考试,请个假,所以周一晚上才会开始写二十章(
—————————
第十九章

巨大的烟火在天空中炸裂开来,阿周那两手握拳、眉头紧皱注视着迦尔纳。
“果然,你讨厌我吧?”
迦尔纳的话语并不是轻率之辞,他也有自己的许多考虑。迦尔纳本身对于阿周那来到镇子上的这件事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修复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可具体要修复成什么样、怎么修复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然而这一周多的时间下来,阿周那若即若离的态度,时而隐瞒的谎言,不断回避和他接触的事实迦尔纳还是能察觉到的。他本以为经历了昨天的事会让情况有什么改变,可今天的结果让他觉得并非如此,且不提早上阿周那不惜装睡也要回避他的事,一整天都没有正常的对话已经是再好不过的证据。
他知道这是自己造成的结果,如果不是当初他请求母亲让自己留在柚李身边,或许他和家里的关系也不会这样尴尬。多年之间,母亲很少打电话过来,两家之间唯一的联系只剩下定期的汇款,好不容易阿周那过来,他们的关系也是如此的糟糕,这也由不得母亲和阿周那都不喜欢他了。
甚至就连之前打电话过去询问阿周那究竟喜欢什么食物,母亲也只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味道不坏什么都可以这个说法是很诚实,但仔细一看也并没有值得参考的部分,仅仅只是这样糊弄过去了而已。
倒不是说因此感受到了被弃之不顾的痛苦,而是单纯的察觉到自己被排斥的这个事实罢了。
但至今他也没有因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他也只是顺从事情的发展做了自己觉得应做的事情而已。既然柚李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他自己被排斥倒也无所谓。
与同阿周那的争斗无关,他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只是为了结束这种低迷的气氛而说出这样的话,答案是肯定的,等到阿周那承认,他们也可以如此平静的分道扬镳。
然而事实超出了他的预料。
“哈?”阿周那没有肯定,而是发出一声错愕的惊呼。
“等等,”他说,往前踏了一步,“我何时、在何地说过我讨厌你了?”
“不是吗?”迦尔纳本以为阿周那只是不想那么尖锐的回答,但是他的话语里却毫无一丝回避的意思。
答案已经足够显而易见了不是吗?
“不要随便代替别人下结论好吗?”仿佛要用力否定迦尔纳心中所言一般,阿周那在烟花声中喊道。
“因为你的确是……”
“的确什么?我说过什么吗?我告诉过你我很讨厌你吗?”
这难道不是因为讨厌才会有的态度吗?
“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阿周那继续喊道,满脸怒火。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迦尔纳摇头。
为什么不承认?
“你……”阿周那被这一句话噎住,脸上一时表情变幻,“我也是认真的,迦尔纳,我没有说过我讨厌你。而且,讨厌我们的不该是你才对吗?”
迦尔纳明白阿周那话语中的“我们”指的是谁,但他没有想到会从阿周那的口中听出这样的话来。
“我没有讨厌你们。”他诚实的说道,这种事他从来想都没有想过。
因为被母亲排斥,所以没有联络。
因为被阿周那讨厌,所以很难向他开口。
他怎么可能讨厌别人?
“可为什么你以前没有和母亲一起回来?”
“因为是我请求她留在这里的,她同意了。”迦尔纳一头雾水,“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是因为你讨厌她吗?”
“不可能。”迦尔纳摇头,“我只是觉得应该留在柚李身边而已。”
“那你知道她因为这件事受了多大的打击吗?一脸世界末日的脸回来,跟我说被你讨厌了怎么办,结果你却说是她讨厌你?”
“是吗?”迦尔纳一脸惊讶,很快转变成失落的表情垂下了头,“是吗……是吗,原来……”
阿周那也顾不得他到底有多么震惊和自责,怒火让他继续开口逼问迦尔纳:“不愿意给她打电话,连话都不肯说,这样故意欺负她的难道不是你吗?”
“欺负?”迦尔纳睁大眼睛,“我绝对没有这么做过。”
“但你确实是这样做了不是吗?”阿周那深吸了一口气,一束烟花升上夜空,“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讨厌过你!别自大了!”
伴随着最后一朵烟火燃尽,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夏风吹过,光芒逐渐在空中冷却,阿周那看见迦尔纳脸上失落的表情。
突然之间,在星空之下,他露出了微笑。
“是吗……太好了。”
心脏再一次的猛跳起来。
可恶。
“所以说……”他皱起眉头,发现自己刚才自己说的有点太过了,现在挽回不知道还是否来得及,但是至少误会还是要解开,“不要擅自替人下决定啊,你这笨蛋。”
之后又安静了下来。
“你快说点什么啊……”阿周那无法忍受这种剧烈争吵后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催促着迦尔纳。
“抱歉。”迦尔纳憋了一句,“刚刚听到了太多东西,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令人烦躁。
这份鼓动也是,这份在心中激荡的感情也是,这种萦绕在手边的冲动也是。
一切,都让人这么焦躁。
“哈哈……”他干笑两声,“说来你还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母亲她不仅不讨厌你,还天天都会说到你。”
迦尔纳睁大了眼睛,脸颊上染起一片红晕。
“你哥哥弓道很厉害啊,你哥哥成绩又进步了……”阿周那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打量着迦尔纳的神情,“她没有比较的意思,但是每天都会说到你,听的我都能背下来了。结果你居然以为她讨厌你……”
“唔……”迦尔纳皱起眉头,拉过斜戴着的奇怪面具,挡在了脸上,“不要说了。”
“所以现在你能明白了吗?”
“……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啥?”阿周那被迦尔纳这看似天马行空的一句噎了个结实,但姑且还是诚实的回答,“味道不坏的什么都行。”
“原来如此……”迦尔纳已经转了过去。
“你给我等等,问完别人就转过去是什么意思?看着别人说话不是基本的礼貌吗?”阿周那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
“那是……”
“你真的是……”阿周那抓着他的肩膀,强行让迦尔纳面对自己,看到那奇怪的面具又觉得难以开口,“你先把那个东西给我摘了!”
“不要。”迦尔纳难得直截了当的拒绝别人。
“摘了!”
“不。”
“摘!”
“不!”
“你不摘我给你摘!”
迦尔纳两手护着面具,即便是被阿周那紧紧抓住了肩膀也拼命的向后退了一步。
阿周那怒从心起,但尚存一丝理智,没有直接弄坏面具,而是伸出手拉断了面具的绳子,然后捏着迦尔纳的手用力的从他脸上掰下来。
面具下隐藏的迦尔纳满脸通红。
血液直冲脑门,阿周那立刻松开了手,脸上一阵发烫。过速的心跳令人眩目,甚至让他忘记了刚刚想说的是什么,一时之间只能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过了许久,他小声的,皱起眉头嘟囔。
“什么?”
“所以说我不是讨厌你,也不是不在意你,我……”
阿周那作着自以为合理的推论,深吸一口气,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更加紧张,声音甚至都有些颤抖,手指捏紧单薄的身躯。
“我喜欢你!”
“那是……”迦尔纳移开视线,避开他直率的注视,“普通的兄弟都会喜欢……”
“不是,绝对不是这样。”阿周那打断他,“不要擅自解读我,我比你清楚的多,这是'喜欢',和亲情无关。”
“……是吗,我知道了。”迦尔纳似乎又是惯性一般的把这件事当做了“这种事也会有”来看待。
“你的回答呢?”阿周那继续向前一步,步步紧逼着迦尔纳,“你是怎么想的?”
“你如果喜欢的话……喜欢便是。”迦尔纳的脸上红晕尚未褪去,青色的眼睛不断回避着阿周那的眼神。
“不是那样。”阿周那一阵焦躁。
脸上都快要热的冒烟了结果眼前这迟钝的家伙居然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到底是要说的多直白才能懂?
“怎么样?”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你喜欢我吗?”
“喜欢。”
毫不犹豫的秒答,听的阿周那心跳都漏了一拍,但并不是他最想要的答案。
“……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他自暴自弃般的发出牢骚。
“想要这个答案的不是你吗?”迦尔纳十分疑惑。
为什么即便是自己给出了阿周那想要的回答,阿周那也不会满足?
“我不想听你说的我想要的答案……”阿周那自己觉得这样绕下去自己都有些糊涂,“我想听你内心的答案。”
他想了想,抢在迦尔纳说话之前接着补充:“不是我想要什么你给什么,而是你自己主动想给我的才行。”
“你的要求太多了……”迦尔纳突如其来的一句吐槽让阿周那没了声。
怎么跟这个人告个白就这么难!
麻烦死了!
“但是如果是你想要的话……”迦尔纳继续开口说道。
不是我想要,不,我是想要,但不是因为我想要就……啊啊,麻烦死了!
焦躁感达到了顶点。
既然用语言无法表述,那么就用他们之间最原始、最直接的交流方式来传达。
阿周那一把拉过迦尔纳浴衣的衣领,吻上了他的嘴唇。

(TBC)

注2:
简单而言母亲是个貌美的充满少女心的女人,不会直接在文章里出现请放心
不是贡蒂,请不要问名字(x
因为自己还是多少花了些功夫做这个设定的所以会多说一点
觉得雷叉掉就好,谢谢合作

母亲有一点《天堂餐馆》里女主母亲的感觉,工作比较忙,精神自由奔放的职场女性,迦尔纳是和前夫的孩子,阿周那是后来结识的男友的()
觉得孩子是爱过的男人的证明,但这不代表把孩子当作物品或是毫无责任感,总结一下就是爱的结晶,看着孩子就能想起过去恋情的美好
因为觉得人流(就这么现实)对身体有伤害,所以会直接生下来,之后避孕措施做得好,加上身体健康情况没有年轻时那么好而且工作很忙也就(ry
但是不论工作有多忙,都对孩子很好,阿周那就是事实
迦尔纳是因为种种原因(当时的男友)就寄养在坂仓家了,跟夫妇俩是很好的朋友,时常通话视频什么的
差不多就是因为男友不喜欢迦尔纳所以多少有点无可奈何,特别惦记迦尔纳,抽空就去乡下看他,本来想在葬礼之后把他接回去,结果被迦尔纳拒绝了深受打击,自责又后悔难过,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让阿周那对没直接见过面的哥哥产生了误解2333333
本来是想澄清的,但是阿周那一直固执的认为是大人安慰小孩子的借口
阿周那有个日常打卡叫做“今天母亲又说了迦尔纳(1/1)”
但说这个却从不比较两个孩子,认为两人都很好、很可爱(
因为觉得被迦尔纳讨厌了,所以不敢打电话过去,经常拜托由理偷拍或暗中观察()
在柚李和由理没怎么见过面的那几年中一直如此
由理:“好麻烦……”(偷拍
时间线差不多就捋顺了…

2017-04-23 /  标签 : 周迦 70 13  
评论(1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