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十六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

第十六章


要说来,事情发展过程中因为两个人是背对而坐,所以相对而言倒还不那么尴尬,等到彼此都释放了欲望喘着气回归贤者状态之后,面对地上的白浊液体和浴室上空漂浮的特殊气味,阿周那怀着破罐破摔的心情,拿过墙壁上挂着的花洒冲洗地面。

迦尔纳似乎在低头看着掺杂白色的水流,然而阿周那也顾不上那么多,草草清理完毕,他把身上刚才起的薄汗和下身沾到的液体洗干净,有些粗暴的把花洒塞进迦尔纳的怀里,头也不回的推开浴室门走了。

门关上的瞬间,迦尔纳似乎回头看向他的背影,眉毛落了下来,脸上隐约是困惑的表情,但阿周那也无法从那没有明显变化的脸上读出迦尔纳的更多想法,他关上浴室的毛玻璃拉门,用柚李准备的毛巾草草擦干身体,将迦尔纳一个人留在了浴室里。

回到走廊,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变的凉爽起来,带着疲劳还有些潮湿的身体感到十分舒适,阿周那深呼吸了一口气,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路来到客厅。

“迦尔纳呢?”柚李正坐在沙发前看电视,一抬头没见到迦尔纳便顺口问道。

“他还在洗。”阿周那在茶几前坐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画面。

“是吗。”柚李说着站起身来,“我想那个东西也该煮好了,我去看看,等迦尔纳来了,你们一起喝吧。”

“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坐着吧。”

大抵过去五六分钟,电视上的插播广告结束,迦尔纳顶着湿漉漉的一头乱发来到了客厅。两人一看到对方,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视线相对,迦尔纳在茶几边上坐了下来,柚李端着两个碗走了进来。

“酒酿圆子。”他把冒着热气的碗放在两人身前,黑色的瓷碗中,丝状的鸡蛋、白色的醪糟和小小的糯米团子漂浮在粘稠的汤汁中,黄色的花瓣掺杂其中。随着热气的升腾,空气中漂浮着花朵和米酒的香味,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吸鼻子。

“花瓣?”阿周那用勺子舀了舀热汤。

“那个是糖桂花。”柚李向他说明,“熟人腌的,给我分了一些。尝尝看?”

“嗯。”他吹了吹发烫的勺子,放在唇边抿了一点,酒的香味伴随着砂糖和花的甘甜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尽管之前在警察局吃了快餐果腹,但此时此刻,当把柚李的料理放在嘴里细细品尝的时候,他才有饥饿被满足的感觉,甚至有了一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那场逃亡中存活下来的实感。

鼻腔里满是桂花的芬芳,仿佛重新睁开眼的瞬间就会伫立在桂树之间,阳光明媚,黄色的花朵随着微风摇曳,他的心境也因此变得平静下来。

大概是醪糟里面残留的酒精渗透了血液,抵达周身,困意像是水流一般涌了上来,在意识的容器里不断累积。糯米圆子大概是煮的火候恰到好处,柔软却带着弹性,夹杂着鸡蛋,在舌尖和糖一起融化。

迦尔纳坐在旁边打了一个哈欠,拿起自己已经变空的碗走去厨房。

“我来洗。”柚李叫住他,“累了就去睡吧。”

“好。”迦尔纳果然回到厨房放下碗就去了卫生间刷牙。

“跟之前一样,你还是去迦尔纳房间里睡。”柚李对着阿周那露出抱歉的表情,“他也知道,被褥会给你提前铺好的。”

“没事……”阿周那想起了之前那个糟糕的夜晚,真希望身体的疲劳和酒酿圆子能够让他在陌生的枕头上度过一个安稳的夜晚。

吃过东西,阿周那从桌前起身把碗放回了厨房,自己转身去卫生间洗漱。回来时走廊上响起洗衣机运转的声音,上楼需要路过客厅,坂仓一个人坐在打开的电视机前,客厅里回荡着综艺节目的欢声笑语,干净的桌上放着一罐打开了的啤酒,冰冷的水珠从罐体上滑落。

他似乎并没有真正的在看电视,若有所思的脸上,电视的灯光明明暗暗,啤酒的泡沫在易拉罐中裂开,仿佛什么东西正在逐渐破碎。

远方的天空星光满盈,在他本该最高兴的时刻,坂仓却丝毫没有喜悦的样子,宴会的主角远离了狂欢的人群,在夜下独饮一杯酒,生活的苦涩顺着液体进入喉咙,抚平岁月没能愈合的伤口。

阿周那什么也没能说出来,他甚至连说句晚安的力气也一并失去,轻轻的穿过走廊,顺着楼梯上到二楼。

推开拉门,房间里没有开灯,迦尔纳已经盖着毛巾被,缩成一团沉沉睡去。另一边,属于阿周那的被子已经铺好,感到疲倦的阿周那也没有了一定要拉开两人床铺距离的坚持,关上门在黑暗中摸索着躺了下来。

终于得到休息的身体缓缓舒展,他望着木制的天花板闭上眼睛,耳边是另一侧迦尔纳的呼吸声,开了小缝的窗户偶尔吹进带着温度的风,连绵不绝的蝉鸣和遥远的蛙声混杂成特别的声响,平静的夜晚即将要开始。

这一次,事情的结果终于让他如愿以偿,尽管还未熟悉枕头的感觉,但困意已经打败了怪癖,意识朦胧,阿周那陷入了梦境之中。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奔跑起来,剧烈跳动着的心脏仿佛要冲出胸口,恐惧和死亡紧紧追随。铁镐的尖端就要落在眼前———

这是梦,他知道,但却无法抑制自己不断喷涌的黑色情感。

要被杀了。

要被杀了!

沉重的身体陷入泥潭,周遭的光芒开始泯灭,杀人魔已经来到身前。

就在那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吞没他的沼泽和黑影被太阳的光辉瞬间撕破,梦境迎来结局。

阿周那喘着气醒来,心跳乱了节奏,全身都是冷汗,在大片虚无的黑暗中,只有手腕传来的触感和梦中一样令人安心。

“呼……”耳畔响起熟悉的呼吸声,阿周那瞬间就理解了当下的状况。

迦尔纳的手松开他的手腕,像是哄着小孩一样的抚摸着阿周那的头。很快,他自己也凑了过来,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就那样用湿漉漉的鼻尖贴上他的额头。

方才恐怖的心境一扫而空,阿周那还是第一次意识到做噩梦时身边能有人陪伴是多大的幸运。

尽管意识上想要推开迦尔纳,但身体一动不动的,甚至还渴求着更多的皮肤的温暖。阿周那放弃了心理的挣扎,也不过是两人再度尴尬、或者是沦为由理的调侃罢了。困意涌了上来,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令人难受的怪癖不再发作,暂且维持现状,在迦尔纳的怀里,阿周那闭上了眼睛。

再度睡去之前,他想起过去迦尔纳执意留在坂仓身边的事,大概这样的动作对于他而言是那个时候留下的习惯,无论身边是怎样的人,敏锐如他能察觉到他人的软弱,便会不由自主的安抚对方。

大抵那对于突然变成孤身一人的坂仓来说,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所以尽管由理有些在意,但也不会到担心的地步,因为她很清楚迦尔纳一直陪伴在坂仓的身边。

那是阿周那所未知的、只能道听途说的岁月,在这片风和日丽的乡下,这间小屋里迦尔纳所度过的,他所不知道的往事。


(TBC)

2017-04-20 /  标签 : 周迦 53 9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