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十五章

注:OOC|私设成山|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还是没有吃!!!(x
但也不能为了吃赶剧情加上我又突然发车,车速不高,但是更新够字数了所以就酱(
—————————————
第十五章

等到做完笔录,三人一起回到坂仓家时已是深夜,由理因为需要连夜审问犯人,留在了警察局。
进了门,远离了外面冰凉的夜风,迦尔纳抬起头停滞了两秒,打了一个喷嚏。
大概除了哈欠以外,喷嚏也是可以传染的,在后面跟着走进门的阿周那也感到鼻腔一阵瘙痒,跟着打了一个喷嚏。
“你们俩给我洗澡去。”
两人各自捂着嘴一抬头,看见坂仓难得板着脸,话里带着命令的口气,莫名有种不能抵抗的意味。
“阿周那你先去吧。”迦尔纳揉了揉鼻子,脱下还有些湿的鞋子,放在一边,光脚踩上了走廊的地板。
“不行,”还没等阿周那发话,坂仓已经先行开口,“你们俩,现在、立刻、马上,都给我去洗澡。”
他在“现在”“立刻”和“马上”这两个词上特别的加重了读音,听上去是相当的心情不好。
“反正身上都干了……”迦尔纳看了看沾满了泥土的衣服。
“那一会就喝坂仓家特制的浓缩姜汤吧。”
坂仓说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平常的微笑。
“阿周那,我们走。”迦尔纳二话不说,拉起阿周那的手就往卫生间的方向拉去。
“哈?你先洗吧?”阿周那急忙脱下鞋,被他拖着走了两步,“为什么要一起洗?”
“你们俩都是男的,一起洗也不会怎么样吧?”坂仓吐槽,“不愿意的话就喝凝缩姜汤。”
“快走。”迦尔纳的手上加重了力道,捏的阿周那都觉得有点痛,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他。
“等……”就这样,一头雾水的阿周那被迦尔纳拉进了浴室。
“换洗的衣服我一会拿过来———”坂仓的声音在浴室门外响起,站在洗手池前的迦尔纳脱下脏兮兮的上衣,露出瘦削的身体,白色的胸口上狭长的红色疤痕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
“你在干什么?”他转过头看向一旁尴尬的站着不动的阿周那,“快点脱,柚李一会来了就不妙了。”
“不妙?为什么?”阿周那还没反应过来,迦尔纳的手就已经拉住了他的衣角,“你干什么,给我松手……”
“给你脱衣服。”迦尔纳用力的往上拉了拉阿周那的衣服,卡在他的腋下。
“我自己能脱,你先松手。”阿周那拿掉他的手,很是无奈的脱掉上衣。
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迦尔纳已经脱下了裤子和内裤,扔在一旁的洗衣篮里,全身赤裸的推开浴室的门,走到木制浴缸前开始放热水。
看着这一幕的阿周那莫名的感到羞耻,脸上一阵发烫,他这个念头用力的掐死在脑海里,匆匆脱掉剩下的衣服,走进尚未被蒸汽所笼罩的浴室。
迦尔纳打开一旁花洒的开关,调试流出来的水的温度,等到水温合适,便开始冲洗身体。阿周那在他之后,此时迦尔纳已经抹上了洗发水,坐在一旁的木凳上揉着蓬松的头发,白色的泡沫顺着头发从他的皮肤上流了下来,落在米色的地砖上。
浴缸里的热水已经倒好,水龙头被关上,刚才还很冷清的浴室里此时蒸汽氤氲,两人背对着抹上香波,洗去沾到的已经干了的泥土。偶尔回过身拿东西的时候,视线正撞上迦尔纳白色的身体,平时翘起的一头长发乖乖的贴在头上,粘在脖颈上的发尾流下几缕水痕,湿漉漉的脊背上骨骼的模样清晰可见。看上去瘦削的身体和突出的线条,远不到肌肉发达的程度,却比例协调,毫无病态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温度的缘故,从后看去,他的耳尖染上了淡淡的红色。胸口瞬间一紧,阿周那感到难以呼吸,趁着迦尔纳还没发现,他急忙转过头去。
等一下,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
心里乱糟糟的,浴室里也很热,身后传来水声,被疲劳萦绕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刚刚看到的画面,手指抵上鼻尖,黑色头发掉下一串水珠,滴落在地砖上,溅起一小片水花。
“嘭”的,发出声响。
他转过身,飞快的拿过迦尔纳那一侧的花洒,冲掉身上的泡沫,水温没有调合适,落在温热的皮肤上倒有些凉,正好用来浇灭心中突然燃起的火苗。
“阿周那……?”迦尔纳似乎是注意到了阿周那的异常,“水温是不是有点凉?”
“不,刚刚好。”他匆匆说完,关上花洒,转身走到浴缸前坐了进去。
“是吗……?”这回变成了迦尔纳一头雾水,但他还是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及时的给予了嘱咐,“小心感冒。”
“……”阿周那背对着他,从温水中伸出手抚上了脸。
两人之间没有再说话,浴室的门外响起脚步声,大约是坂仓拿来了换洗衣服。
“阿周那?”他在外面叫了一声,“因为没有别的衣服,迦尔纳的大概不合尺寸,你先凑合我的穿一下吧?”
“好的,谢谢。”阿周那应道。
“那你们的衣服我先拿去洗了。”坂仓说完,便离开了。
阿周那坐在浴缸里发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逃亡似乎是一场梦,但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疲劳却又是如此真实具体,已经萌生睡意的大脑多少一些不受控制,不着边际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也因此难得的放下了戒备,深深的呼吸着浴室里潮湿温热的空气。
酸痛的身体被温暖的水所包裹着,十分惬意,阿周那坐了一会,迦尔纳也洗完了。他趟进宽敞的浴缸,热水沿着木头的边界溢出,隔着些距离,迦尔纳在另一侧坐了下来。
屋外响起蛙声和蝉鸣,透过浴室的窗户,越过升腾的蒸汽,远方的星空清晰可见。那是在城市里从未见到的、可以照亮大地般的灿烂星河,过去只能在教科书上看到的景象,此时此刻如此鲜活的呈现在眼前。群星闪耀,汇聚成没有边界的图画,一轮弯月点缀其中,一不留神仿佛就要将仰望天空的人吸入其中。
过了许久,阿周那才从那片景色中拉回思绪,转过头,一直保持沉默的迦尔纳靠着浴缸,白皙的肩头被热水裹上了粉色,低垂着快要扎进水面的脸上泛起红晕,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喂,”他伸出手去摇了摇旁边的人,“不要在泡澡的时候睡觉啊。”
“嗯?”迦尔纳含糊的应了一声,睁开迷茫的青色眼瞳,很快又重新闭上。
“醒一醒。”阿周那继续摇了摇他,“不要再睡了。”
胸中的骚动再度造访,从触摸那白色皮肤的指尖开始,一点一点的染上热量,心跳乱了节奏,某种突如其来的情感扼住喉咙,让他难以呼吸。
“……嗯。”迦尔纳再次睁开眼睛,大概是因为太困,他打了一个哈欠,抬起头时眼里裹上了一层水雾。
大概是难以从短暂的浅眠彻底清醒,两人对视了将近30多秒,阿周那脸上发烫,即将抵达爆发的边缘,迦尔纳才终于像是明白了眼下的状况那样,突然睁大了眼睛,满脸通红的想要移开视线,却突然又在水面上看到什么似的用力转过头去。
感觉到异样的阿周那一低头,立即就想冲出浴室。
种种纷杂的念头冒出之后,他选择用经历生死后的生物本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接受眼下的这个状况。
“我还是出去好了……”他说完,刚想站起身,就被迦尔纳在水下拉住了手。
“我不介意……只是稍微有点吃惊而已。”
可我很介意啊!
阿周那死死的盯着拉着他背过头的迦尔纳,突然之间,他转过头来,两人视线相对。
“我也是……同样。”红着脸的迦尔纳似乎是想安慰他,但是很明显的搞错了方向。
这不就更尴尬了吗!
“总之……”他用丧失了一大半思考能力的脑子寻找起解决当下尴尬的局面的出路,“先出去吧……”
“嗯。”迦尔纳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你把头转过去。”阿周那心情复杂。
“转过去?”迦尔纳满脸疑惑。
“你这么看着我很难站起来啊!”阿周那忍不住叫出了声,在几秒后飞快的意识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双关的下流笑话,尽管迦尔纳可能不会明白,但是羞耻感还是占据了他的大脑,举起泡在温水里的手盖上快要冒烟的脸庞,他感觉身体一阵无力。
“怎么了?泡久了头晕吗?”迦尔纳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先照我说的做。”阿周那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既然连死亡的试炼都已经越过,那么眼下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统统放马过来吧!
迦尔纳转过头,背对着他的方向:“这样就好了吗?”
“嗯,在我说好了之前绝对不可以转过来。”
阿周那站起身,抬腿走出浴缸,在浴室里的木凳上背对着迦尔纳坐了下来。
“可以了。”他说道。
“之后要怎么办?”迦尔纳问他,“洗的太久,柚李肯定会因为担心过来的。”
这还能怎么办……在阿周那一筹莫展之际,迦尔纳突然也走出浴缸,背靠着他坐在同一张凳子上,两个人的皮肤贴在了一起。
后背就像是瞬间融化了一般,大脑深处浮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受到刺激的阿周那立刻往前挪了一点,拉开两人的距离,但稍微直起腰时,还是会蹭上迦尔纳的后腰。
男性的生理反应也在这番刺激中,愈发的变得明显起来,阿周那倒也不是处男,过去也有交往过的对象,此时此刻却像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般手足无措。
身后传来些许压抑着的呼吸声,像是猫的尾巴一样挠着耳膜,心脏在胸膛里砰砰直跳,胸口像是要裂开一样的疼痛起来,因为长年累月练习弓道而长了茧的指尖摸上脆弱的尖端,透明粘稠的液体沿着柱体滴落。
哈……
张开的唇边吐出甜美的吐息。

(TBC)

2017-04-19 /  标签 : 周迦 52 17  
评论(1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