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十三章

注:OOC|私设成山|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终于写到了这里_(:з」∠)_普天同庆(x

——————————————————

第十三章


如迦尔纳所推测的那般,阿周那的钱包果然是落在了小屋里。尽管天色渐晚,但骑车走个来回还是能赶得及的,如此想定,他便朝田地的方向骑车而去。一直到了小屋,迦尔纳才发现自己忘记带了手机,没有手电筒的辅助,只得蹲在昏暗的狭小地窖里摸索了好一阵,最终摸到了地面上躺着的暗色的皮包。

隔着小屋的墙壁,能听到窗外渐强的风声,他推开拉门,外侧的世界已经变得足够昏暗,来时尚还能看见日落的天空此时乌云密布,空气潮湿而闷热,眼下的平静似乎是在酝酿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

迦尔纳走出门外,天边轰隆一声震响,伴随着一道惊雷,大地也开始颤动。太阳在云层后没入地平线,可视度也开始逐渐降低,带着热度的风朝着大地席卷而来,稻田急促的摇曳着,像是暴风骤雨中的海面。虽然对于这样的暴风雨的前奏已经十分熟悉,迦尔纳还是加快了脚步,自行车停在马路边上,从小屋往那边走尚且还有一大段距离。

雨点落了下来,砸在脚边的土地上,形成了一大滩水洼,云层中再度响起雷鸣,田中的青蛙加大了声音,让一切都变得格外喧嚣。路过水田的时候,迦尔纳突然看见田埂边上裸露出一块洞穴,水田里的水顺着洞口逐渐的流了出去,尽管赶路要紧,他还是在意的停下了脚步,走过去掩盖了那块土地。

忽而暴雨袭来,一片昏暗,偌大的雨点淋的人睁不开眼睛。

身后似乎有什么过来了。


阿周那出门的时候,笔直的道路上已经看不见了迦尔纳的身影。大约是因为快要下雨的缘故,他离开的时候加快了速度,这反倒是给阿周那添了麻烦,刚骑着自行车出门,天边亮起一道剧烈的闪光,大地如同地震一般颤抖起来,他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焦躁和愤怒一并涌上心头。

离开森林,驶上弯曲的公路,暗淡的水田在眼前展开,忽而一阵强烈的气流冲来,阿周那不得不停下自行车抵御强大的气流。他在狂风中被吹得睁不开眼睛,冰冷的雨点砸在身体上,刹那间空白的脑海里浮现出隐藏在灌木中的杀人现场的场景,令人绝望的无力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是在阻挡他到达迦尔纳的身边那般,试图将他推离小屋的方向。

迦尔纳躺在黑暗的森林里一动不动的画面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如同被点燃了引线的炸药包般炸开了他的思绪。

可恶!

他咬紧牙关,在逐渐密集的雨幕中眯起眼睛,努力辨别着方向,用力的踩下脚踏板。

十年前他什么都没有做到,但现在至少他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同样令人悔恨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感觉到身后接近的气息,或许是因为骤雨而跑来的动物,但这一次的感觉却格外不同。在喧嚣的雨声中仔细倾听,田边的蛙声已经泯灭,还有雨点打在橡胶雨衣上的声音。

这并不寻常,迦尔纳没有贸然回头,强压心中的不安,手上埋土的动作没停。雨点砸进水田之中,溅起一片水花,天色昏暗了下去,适应这种环境的迦尔纳还能看得见波动的水面上暗淡的反光——那是黑色的人影。

有什么办法能够逃离现在的局面……大脑飞快的转动起来。

逃跑吗?

能跑的掉吗?

低着头,他看向自行车的方向,然而那里却空无一物。

不行。

天空突然间亮起,在声音传来的短短几秒钟,波纹滚起的水面反光上,模糊的人影举起了铁镐样的物体,笔直的朝他落了下来。

还未来得及思考如何避开这致命的一击,从斜刺里伸出一只手,将他用力的拉了过去。

“你这混蛋!”

黑影挨了用力的一脚,在泥地上踉跄了几步。一道雪亮的光芒穿破黑暗的雨幕,照射在他的脸部,那人抬起手臂遮挡眼睛,但终究迟了一步,暂时失明的眼睛已经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跑起来!”温热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迦尔纳的手腕,拉着他一路飞奔。


阿周那庆幸雨水的声音盖过了自己飞奔的脚步声,他在最关键的一刻抓住了迦尔纳,让他避开了尖锐的铁镐。这一次他可以挽回错误,堆积在心中的若干感情如同洪流一般化为语言,连同踢飞黑影的瞬间一起投掷进密集的雨里。

迦尔纳在他的拖拽下也加快了脚步,毫无反抗的任凭他用力的捏住自己的手腕飞奔。

现在跑回自行车那里大概是来不及了,没有灯光的一片雨中,他实在是无法明确的辨别自己刚才情急之下把自行车扔在了哪里。在这旷野之上唯一可以选择的藏身之处,只有那间小屋。

那是白天他就来过的地方,在没有门锁的小屋里,唯一可以躲避的地方,就是那个狭小的、只可以从里面上锁的地窖。

“去小屋!”他朝迦尔纳喊道,脚底沾满了湿滑的泥土,跑步的姿势也变得狼狈不堪,但是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会有被杀的可能。身后传来雨鞋踏进水洼的声音,恐惧感反而激起了他的反抗心,在这种没有人的地方、这种糟糕透顶的天气、甚至就连垂死挣扎抵抗的手段也都没有,他怎么可以容忍这样任人宰割般的死去!

开什么玩笑!

大雨浇透了全身,全身冰冷,指尖发颤,不能顺畅的呼吸,忍不住张开嘴,雨水却和空气一并流了进去。眼前就是小屋,推开门打开地窖跳进去就好了,快点,再快点,还有十米!

七米!

三米!

他默数着距离,用力的伸出手拉开满是水的木门,把迦尔纳甩进房中。迦尔纳也明白他的想法,在阿周那回身用力关上拉门的瞬间掀开地窖跳了进去,随后阿周那也跟着冲下去,顺手合上地窖的盖子。

耳边的喧嚣一下子变得清净起来,在雨声之中能够辨明的脚步声逐渐逼近,阿周那喘着气,迦尔纳喘着气,在黑暗中突然靠近他的头部,两只手绕过他的身体,伴随着头顶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地窖的入口被彻底的反锁了。

木门一下子被拉开,隔着一层盖子也能听见雨鞋踩踏着地面的声音,阿周那捂住自己的口鼻,试图掩盖自己紊乱的气息,迦尔纳似乎也是如此,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去哪儿了?”上面传来含混的方言叫骂声。

那人似乎也是有所防备,并没有贸然穿着雨鞋走上地板,他在玄关走了两步,在踏上地窖前停了下来,后退着离开了小屋。

拉门撞击门框的声音响起,阿周那急忙从已经湿透的裤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然而因为手机不防水,无论他怎么在黑暗中按动开关,屏幕都没有亮起,这时他想起临出门时还装了迦尔纳的手机,有些不听使唤的手指再度伸进裤兜里摸索,在濡湿的布料中,他拽出那个长方体,摁下开关,手机的屏幕发出亮光。

此时此刻,借着手机屏幕的荧光,阿周那才发现因为刚刚跳进来的太急,迦尔纳张着腿窝着后背靠坐在地窖的墙上,自己则是双腿跪地伏在他的身体上方。但此时他也顾不上这姿势让人有多么尴尬,径直点开坂仓发来的短信。

“我们马上过去,现在没事吧?”

他在裤子上蹭了蹭手上的水,颤抖的指尖在屏幕上打起字。

沾了水的屏幕和潮湿的手让打字变得格外艰难,阿周那心如乱麻,因为对刚才一瞬对于死的恐惧感,让手指也变得冰冷无力。连续摁错几次让短信迟迟无法回复,他几乎想要放弃的时候,迦尔纳突然伸出手,握住了他垂在一边的手。

“冷静点。”他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声调也变得平静下来,然而握住阿周那的手冰凉的温度和同样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的不安,“不要慌。”

“这话该你说吗?”阿周那在惯例顶嘴的话语中冷静下来,把现状通过短信传达给了坂仓。

“抱歉。”迦尔纳小声说道,“如果不是我擅作主张……”

“先不说这个。”阿周那皱眉,“坂仓来短信说在这里呆着,怎么办?”

“你来决定吧。”

阿周那深呼吸了一口地窖中冰冷的空气,心脏在胸膛中怦怦直跳,他明白自己心里突然之间冒出的念头实在冒险,一大部分还有年轻人的意气用事。这样违背了母亲的期望,违背了由理和坂仓的期望,但是却是他在当下、完完全全发自内心的想法和冲动,这样完全的违背他人的期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这对于他来说实在罕见。

“如果我们在这里呆着等待救援,或许这样更加安全,但是凶手会逃掉。”阿周那语气一沉,他直觉迦尔纳比他更能明白自己话中的含义。

“你想抓住他吗?”迦尔纳看着他,比平时都要直率的眼神试探着他的觉悟。

“这的确是我个人的任性。”阿周那迎着迦尔纳锐利的视线,在青色的眼瞳中倒映着他认真的表情,“但我不能就这样乖乖的等待救援,过去发生的案子又再一次重演,作为能随时潜伏下来度过日常生活的杀人魔,那个人这一次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脸,不论他是激情杀人还是什么,我们肯定都已经逃不掉了。与其耗费力气和他再一次周旋,不如就在这里让它结束掉吧。”

他说完,看着迦尔纳没有什么变化的脸,忽然之间迦尔纳垂下眼睛,嘴角不甚明显的挑起弧度。

“就这么做吧。”

“……谢谢你陪我。”

“不用谢,本身我也想帮柚李。”迦尔纳握住阿周那的手的力道加大,“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柚李说他们已经坐上车出发了,想必杀人犯看到车灯很快就会想办法脱身,我们还是要从这里出去,想办法牵制他,一直等到由理他们赶过来。”阿周那思考一番说道。

“那么激怒他是最好的办法。”迦尔纳说道,“让他追过来,等到车来了想必他也没办法逃掉了。”

“嗯,攻击的话可能还力不从心,那么用语言的攻击大概会行之有效。”

“雨已经小了。”迦尔纳听着外界的声音,“这是雷阵雨,稍等一下,雨停了再出去,他要走应该也是那个时候再走。”

此时此刻,阿周那已经能冷静下来看待事情的全部局面。他突然回想起坂仓曾经说过地窖做的非常隐蔽,再回想起他每次打开地窖都会关上小屋的房门,而地窖也只可以从内侧上锁……手机仍然亮着,能看见旁边被照亮的墙壁上露出一个位置隐蔽的方形通风口。

这个人究竟是想到了哪一步……

细思恐极。

“雨停了,走吧。”迦尔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嗯。”阿周那收回思绪,全身的肌肉绷紧,“他可能会在门外埋伏,开门的时候小心点。”

“我要开锁了。”迦尔纳说着,重新凑近阿周那,两手摸上了地窖的顶盖。

冰冷的空气涌了进来,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脏用力收缩,将血液送向全身。

远方的天边响起雷鸣,他们的战斗才要刚刚开始。

“走吧。”


(TBC)

2017-04-17 /  标签 : 周迦 47 7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