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十二章

注:OOC|部分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修仙不可避(。
记得以前在lof里发过guda们的设定233333
—————————
第十二章

镇子上的商店街里人来人往,没有都市那般繁华,却也十分喧嚣。
坂仓走在最前面开路,迦尔纳和阿周那跟在他的身后,他们一路从停车场走进商店街的入口,或许是因为塑料顶棚的缘故,街上的空气比起外面多少有些闷热。半开着玻璃门的小吃店里飘出早饭的香味,贩卖水果和蔬菜的商户早早的把店外的货架塞得满满当当,平展整洁的道路两侧时不时有叫卖声和说话声响起,让人有种不知不觉回到了城市的错觉。
“浴衣的话,在这边的超市看看吧。”坂仓说着,带着两个人来到一家店面很大的超市,他回头看看阿周那,“其实这里跟城市也是挺像的吧?”
“的确。”阿周那看见超市门口熟悉的牌子,之前他来的时候还未探索完整个商店街,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这样现代化的地方。
“看上去是这样,但这片区域也就只有这一家而已。”坂仓提起门口的购物篮。
三人从入口走进聚集着人群的卖场之内,坂仓和迦尔纳轻车熟路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虽说这里是大型综合超市,但面积远没有达到城市的标准,在城里需要用两三层的卖场,在这里被压缩到只有一层,三个人没走多久,很快的就来到了买浴衣的地方。
挂满浴衣的货架前两两三三的聚集着人群,大多是带着孩子来的一家三口,大人们站在兴奋的孩子身后,帮他们拿下想要的花样。坂仓从那些人的身后路过,来到没什么人的成人区,回头看了眼不由得放慢脚步的兄弟。
“……你们在干什么?”他大约是猜到了两人的心思,很是有些无奈的问。
“没什么。”迦尔纳快步走了过去,留阿周那一个人在最后。
“这一片的尺寸都应该合适,有看上的样式直接拿就行了。”坂仓核对了一下装着浴衣的透明袋子的标签,对站在后面的两人说道。
“柚李你不买吗?”迦尔纳从最近的地方翻起悬挂着的包装袋。
“我就不用了。”坂仓后退一步,让阿周那也凑过去,“你知道我不太喜欢。”
“这件吧。”阿周那看了看周围的样式,从中间挑了一件深蓝色的浴衣。
“嗯,挺好。喂,迦尔纳,红色的那件真的不行哟。感觉很奇怪。”
“……你这么说我很困扰。”
“不行,真的不行。”

正午时分,除了浴衣以外的其他东西也基本采购完毕。一早上的奔波,三人都感觉到了饥饿。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难得在外面吃吧。”坂仓确认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刚好有家店想去。”
“也好。”迦尔纳点点头,和坂仓一齐看向阿周那。
“我什么都可以。”阿周那说道。
“那就走吧。”坂仓和来时一样在前方开路,“刚刚买的那罐腌菜,一会先放到小屋那边吧,家里有些放不下了。”
他们走到某一家拉面店停下,坂仓掀起红色的门帘,带着两人走进店内。
“欢迎光临!”店里的老爹喊道,看见他们的时候马上露出热情的微笑,“哦,坂仓和迦尔纳啊,后面那位小哥是……”
“阿周那。”阿周那自我介绍。
“迦尔纳的弟弟,暑假过来暂住的。”坂仓说着,走到吧台前坐了下来,“我和之前一样。”
“好的,真是帅气的小哥啊。小哥你和迦尔纳要点什么?”老爹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到台上,大嗓门的叫来自家服务生送给客人。
“我也是,和之前一样。”迦尔纳避开阿周那,在坂仓的右侧坐了下来。
“我比较推荐豚骨拉面。”坂仓对在左边落座的阿周那说道,“虽然看上去很普通,但这家做的很好吃。”
“那就豚骨拉面吧。”阿周那看了看菜单,也没有什么像城里那样新奇的菜色,莫名的有种回到童年了那样朴实简单的感觉。
“哦,三碗豚骨拉面,多谢惠顾。”
“……”
很快,面被端了上来,坂仓很是愉快的从筷子筒里抽出筷子分发给两人,自己挑起细长的面吹了吹,豪爽的吸进嘴里。坐在一旁的迦尔纳也是如此,两人吃面的动作和节奏大概是由于长年共同生活的缘故,惊人的相似。
说不上是嫉妒或是在意,阿周那用筷子伸进面碗,左手拿着木勺舀了点半透明的豚骨汤,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的确如坂仓所说,是城市里寻常拉面店没有的醇厚的口感。筋道的面里是鲜嫩厚实的叉烧,碗边大片海苔的下半部分已经吸足了汤汁,溏心蛋漂浮着,半熟的蛋黄在汤里蘸后更加回味无穷。
这顿午饭很快结束,三人各自放下空碗站起身来,付了钱跟老爹道别,慢悠悠的踏上回程的路。

天气仍然十分炎热,特别是到了中午,正是太阳直射大地之时,眼前的一切也都变得有些眩目。
坂仓拉下了驾驶座前的挡光板,车里播放着过时的流行乐,他似乎在喜欢老土的东西的这一点上和由理有着共通之处。
迦尔纳靠着窗边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打午饭后的小盹,随着车的行驶,他时不时低下头,又迷迷糊糊的坐直身体。阿周那拿出自己的手机翻看起来,难得离开城市,所以假期之间也没法去学校,学生会的工作暂时停摆,学校发来的消息也少了很多,这对于想让他离开人群呼吸新鲜空气的母亲来说,或许也是不错的结果,对于阿周那,他本身觉得并没有什么不便,更不如说是本身就没有什么感想。
“一会先把菜放到地窖那边去,”坂仓抬起头来看了眼后视镜,迦尔纳听见声音半睁着眼,一脸茫然的看着前面,目睹这番景象的坂仓不由得苦笑,“阿周那,能帮我搬一下吗?”
“可以,让我来吧。”阿周那表示同意。
车从公路上拐上一个缓坡,停稳之后迦尔纳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迦尔纳你在这里等等吧。”坂仓从驾驶座上扭过头,“车我就不锁了,你看一下。”
“嗯……”他迷迷糊糊的答道。
坂仓推开车门,和一起下车的阿周那来到车后,打开后备箱,里面放着刚刚买好的咸菜。装咸菜的罐子不大,阿周那一个人就能抬起来,他跟着坂仓沿着坡走到小屋里。两人进了屋,坂仓回身关上门,打开了地窖的盖子。
此时,屋里因为没开窗户的缘故,一片昏暗,阿周那也没有管那么多,走进齐胯高的方形地窖里,按照坂仓所说把罐子放在了角落。
“嗯,这样就好了。”坂仓把阿周那拉上来,合上了地窖的盖子,“之后我先送你们回去,我还有点事,你们就在家里等等吧。”
“由理今晚过来吗?”阿周那想起来上一次晚上留宿的事情,不免提高了警惕。
“不用担心,她要来的。”坂仓当然明白他的顾虑,十分坦诚的道出他想要的答案。
两人走出小屋,回到车前,偶遇之前的中年男人。
“哟,下午好。”男人朝他们打招呼。
“下午好。”
“看你们这样,是出去玩了吧?”男人笑了笑,跟坂仓唠嗑。
“嗯,去了趟商店街,庙会快到了,就给他俩买件浴衣。”
“浴衣啊……我要不要也换件新的啊?”
“商店街降价了,趁着机会买件也不错嘛。”
“这么说来,最近村子上也不安定,庙会说不办最终还是办了啊……”
“毕竟警察局都打了保票说没事,村长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了吧?更何况每年都这个时候办啊。”
“说的也是,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男人带着当地的方言,阿周那听的半懂,还是放弃了站在一边,自己回到了开着冷气的车上。
迦尔纳在他关闭车门的时候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很快又闭上继续休息。
隔着玻璃能听见蝉鸣,这会还听不见蛙声,柏油路上的阳光十分耀眼,抬起头来,遥远的天空上漂浮着几大块云层。他也开始感觉到困意,斜靠车门,一只手撑着下巴,垂下眼睑,呼吸逐渐变得悠长而平稳。
等到坂仓回到车上,他系好安全带,才发现原来一直保持沉默的两人都已经陷入了睡眠,不禁失笑。
这下不得不开得平稳一些了。
提档,踩下油门,车轮缓缓的转动起来,阳光的道路上,汽车向家的方向驶去。
把睡眼朦胧的两人送回家后,坂仓在厨房里喝了口水,又匆忙的坐上车离开了。
迦尔纳摇摇晃晃的从楼梯走上二楼,大概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继续未完的午觉。阿周那也没怎么清醒,一个人拿了垫子躺在了客厅外侧的廊下。太阳的光芒落在身上十分温暖,时不时有带着温度的风穿过,倒是不用担心会不会着凉,他闭上眼睛,顺着朦胧的睡意,再度陷入梦乡。

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迦尔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客厅,沉默的坐在桌前和昨天一样做着作业。
阿周那发现自己身上多了条薄单子,只是盖的角度有点不好,一半遮着脸,不用想就知道是某人的所作所为。他索性把脸藏在单子下,半睁着眼,窥视坐在远处的迦尔纳。
客厅里电风扇转动,迦尔纳的笔在纸上飞舞,桌上装着麦茶的玻璃杯上落下水痕,耳边是自己绵长安定的呼吸,零零散散的困意再次涌了上来,大脑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不清,仿佛像是要把从来时开始积攒的许多疲劳一口气发泄掉一般,将他拉入黑色的梦境。
恰好醒来也无事可做,出门时没看完的小说被撂在了屋里,他只剩下一个没有什么用的手机,或许在坂仓的书房里继续探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眼下,比起其他的地方,他更想在这里呆着,这之中的理由却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半梦半醒之间,彻底清醒过来已是五点刚过,云层变得厚密,太阳在缝隙之间缓缓西沉。
“嗯?”阿周那起身后感到一阵违和感,他试探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果然一直装在那里的东西不见了。
“怎么了?”坐在一旁的迦尔纳听见他翻东西的声音,不禁转过头来问道。
“钱包没了……”阿周那回想起白天的行程,“应该不是在商店街里弄丢的。”
“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吗?”
“我的银行卡在里面。”
“这就有点麻烦了,找找吧。”迦尔纳放下笔站起身来,“你先看看是不是放在身上的别处了。”
他走出客厅,阿周那掀开刚刚盖过的薄单和垫子,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大脑仍然有些迷糊,他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舒展身体,走去洗手间抹了把脸才彻底清醒过来。回到走廊,阿周那想起睡前还去过厨房,便去那里找了找,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来到客厅,室内空无一人。
从商店街回来之后,做了什么来着……对了,还去了趟田边的小屋。
小屋。
小屋?!
“日落之前”由理是这样说过的,那个魔王说的话从来不会有错,虽然对事件的判断没有过于明确的证据和足够的样本,但是她的直觉往往又准确的吓人。
阿周那突然回过神来,他冲出房间,走廊上没有迦尔纳的身影。
“迦尔纳?你在吗?”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他喊了出来,但是并没有得到回音。
不会是上楼了吧?
阿周那跑上楼梯,睡了一下午的身体有点使不上力,很快就感到上气不接下气。拉开迦尔纳房间的门,里面同样空无一人,书房里也没有人影,坂仓的房间门关闭着,但他不至于跑到那里去。
阿周那回到客厅,拿起放在地上的手机,摁下他熟记于心却从未拨打过的号码,听筒里刚响起“嘟”的拨号声,客厅角落里孤零零的红色手机震动一下,响起了电话铃声。
这个混蛋。
他急躁的挂断电话,拿起迦尔纳的手机扔进兜里,此时从门外吹进的热风开始变得急促,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云层密布,夕阳的余晖也被逐渐掩盖,外界一点点的暗淡了下来。他合上阳台的拉门,一面快步向玄关走去,一面打开手机的电话簿给由理打电话。
大概是由理正在忙,手机无法接通。
他也没有坂仓的号码,这下是没办法了。阿周那整理着说辞,尽可能的在语音邮箱中留下自己的去向和行动时间,拿过玄关上放着的雨衣和手电筒,穿上鞋走出门外。
院子里的自行车也少了一个,只剩下坂仓的那一辆。阿周那在心里感谢他不锁车的习惯,挂断了电话,匆匆往田地的方向骑去。
一定要赶上。

(TBC)

2017-04-16 /  标签 : 周迦 41 11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