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十一章

注: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统一回答一下,不算是美食番,只是这篇的一个要素出现,毕竟柚李的设定就是会做饭()另一个要素是我不断提及的杀人案😂比较有意思的要素不仅这两个,其他的也有一些
每当到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剧情的时候就全是伏笔(
————————————
第十一章

去庙会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晚饭后迦尔纳收了桌子去厨房洗碗,阿周那本想帮忙,中途却被坂仓叫住了。
“给你找浴衣,过来帮我搬下东西吧。”坂仓说着,走到客厅的边上,推开紧闭的拉门,露出门内的储藏室。
由理坐在一边抱着自己的银耳羹全程围观。
阿周那跟着坂仓走进储藏室,室内靠向院落的一侧是和客厅一样的玻璃门,地上铺着满是豆子的报纸——大约是坂仓晾在这里的。另一侧靠墙是一面柜子,地上整齐的放着几个大纸箱。
坂仓按着顺序打开纸箱检查里面的东西,他和迦尔纳的身材本身有很大的差异,阿周那在他寻找目标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就分辨出了迦尔纳过去的衣服。
“找到了。”不久后,坂仓合上箱子站起身来,“一起把它抬出去吧,在这里找也有点不方便。”
他示意了下旁边摊在报纸上还在晒的豆子。
“好的。”阿周那弯下腰,手指抬起箱子的边缘。
“一、二——”坂仓也弯下腰,两人一起使劲将箱子抬到了客厅。
“嗯?”由理也凑了过来,坂仓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打衣服。
“我的浴衣是以前的,现在再没有买过新的了。”坂仓把衣服陆续的取出箱子。
“这是什么?”由理放下碗,手伸进箱子中,从衣服之间抽出了一根棍状的木制品,“木刀?”
“原来在这吗?”坂仓接过那把木刀,“这个是高中休学旅行的时候买的,之前找不到了还奇怪是不是不小心扔掉了。”
“这么说来,你以前是剑道部的来着。”正说着话的由理看了一眼阿周那。
“嗯,也参加过全国大赛,虽然名次不怎么样就是了。”坂仓举起木刀,在空中挥了两下。
“真的不怎么样吗?我记得学校里可是挂过你优胜的横幅啊。”由理一脸坏笑。
“那只是碰巧而已。”
“真的吗?”由理笑呵呵的坐回原位,端起自己的碗。
阿周那看看两个互相打哈哈的大人,一语不发的整理着坂仓拿出来的衣服。
“找到了。”坂仓从箱子里抽出一件深色的浴衣,他站起身将衣服抖开,举着衣服上下打量,“阿周那,你先套一下试试?”
“好的。”阿周那也站起来,手伸进袖子,坂仓把衣服穿在他身上,如此妥当,他站在原地收好衣襟。
“有点短了吧?”由理坐在一边发言。
“的确是。”柚李蹲下来,把浴衣的下摆拉平,“果然还是买件新的吧?”
“不必,我还是和之前一样穿普通的就好……”
“阿姨说了OK。”由理打断他的话,“你和迦尔纳一人一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你们在说什么?”此时,洗完碗的迦尔纳端着托盘回到客厅,听见自己的名字一阵疑惑。
“庙会。”坂仓起身说道。
阿周那脱下了浴衣,在一旁折好放进了纸箱里。
“因为坂仓的衣服也不合身,阿姨说给你们俩索性都买一件新的。”由理说着,拿起自己的空碗回到厨房里去。
“母亲她?”迦尔纳有些意外。
“明明下午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坂仓无奈的笑了起来,“真是个随性的人。”
“下午?”阿周那在一旁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没事,只是难得的通了个话而已。”坂仓先解释道。
“因为想问点事情。”迦尔纳把托盘放在茶几上,自己拿过作业本坐了下来,“不用担心,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干涉你和她沟通的权力。”阿周那的话带着有点不冷静的味道,迦尔纳抬起头,两人之前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这样的话,明天还是去一趟商店街吧。”坂仓不动声色的解围。
“这么急吗?”迦尔纳问道。
“买回来多少还是洗一下再穿,而且庙会也差不多就这几天的事情了,早点准备也好。”坂仓把衣服塞进箱子,木刀被放在了一边。
“嗯?”由理从厨房回来,似乎刚刚是顺带洗干净了自己的碗,没擦干净的手上还带着水,她看了看阿周那微妙的脸色,瞬间就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还有工作就不去了,你们去转转吧。”
“……”阿周那看着她一语不发。
“买衣服也是庙会前宝贵的体验啊。”由理无视他的目光,事不关己般的坐在沙发上翘起腿,“年轻人还是要多经历各种事情才好。”
“坐巴士也很麻烦,我开车去吧。”坂仓合上箱子,“阿周那,帮我一下。”
“嗯。”阿周那和刚才一样,与坂仓合力把箱子抬了回去。
迦尔纳从书本上移开视线,注视着阿周那的背影。
坐在他对面的由理看了看迦尔纳的小动作,心领神会般的加深了笑意。

这天早上起来气温便格外闷热,昨夜临睡没有打开空调,阿周那醒来时已是满身大汗。这样糟糕的醒来方式多少还是会影响心情,他走出自己的房间,汗水从额发遮盖的地方渗出,沿着脸滑了下来。
由理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大早便消失了人影,阿周那没有看到她也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自己拿了换洗衣服径直的走进卫生间。
打开花洒,落在身上的水的水温并不高,但在夏天却莫名的刚好。阿周那站在狭小的浴缸里冲掉身上的汗水,这里和坂仓家不同,由理并没有什么时间像他一样享受生活,更不用提浴室的环境了。
坂仓家的浴室很大,木板搭建的墙壁和宽阔的浴缸,那是看上去就十分闲适的古朴设计。如果用一个例子来形容由理家的感觉,城市里的公寓实在是再适合不过。
但他绝无贬低任何一方的意思,只是人本能的去选择环境罢了。
冲澡结束的时候,门外响起汽车喇叭的声音,很快前门响起电铃。
“阿周那?你在吗?”坂仓的声音。
“打扰了。”迦尔纳在一旁说道。
“可能是还在睡觉吧?”坂仓在和迦尔纳说话,“无论如何,先把早饭做了。”
“说的也是,我也饿了。”迦尔纳语气里满是赞同。
在这个间隙里,阿周那已经擦干了身上的水,顶着湿漉漉的黑发,穿好衣服出现在房间里。
“早上好。”他向坂仓打招呼。
“你起了啊,早上好。”坂仓提着一个包,很快找到了厨房的入口,走了进去。
“早上好。”迦尔纳和阿周那对视一眼,他似乎在用手机看着什么,自己主动的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阿周那错过了回礼的时间,他重新回到卫生间开始洗漱。
等到洗漱完毕,早饭也已经上桌,似乎是坂仓在家里事先做好了一部分,来时只需要简单处理就可以吃。此时此刻,由理家一向被便当盒和速冻食品占据的餐桌上,终于出现了一顿算得上是丰盛的早餐。
大概是方便携带的原因,坂仓做了三明治,一整片的生菜包裹着切了片的西红柿和黄瓜,最中间的肉大概是早晨现炸的,爽脆的口感还残留着表皮。沙拉酱和千岛酱是按照个人口味添加的,在迦尔纳拿了沙拉酱的瓶子挤进三明治的时候,阿周那果断的选择了千岛酱。
除了三明治,大概是坂仓个人觉得单纯吃一种类过于乏味的缘故,他用保温瓶还带了温热的绿豆汤来。等到三明治吃完,绿豆汤刚好凉到最舒服的温度,煮软了的豆子和尚且还有些硬的豆皮在砂糖甜味的应和下令人欲罢不能,还未多加品尝便忍不住一饮而尽。
这顿早饭没有什么对话,吃完后阿周那强硬的洗了碗,把本想帮忙的迦尔纳晾在一边。坂仓在一旁把保温杯和饭盒放进包里,围观着兄弟俩奇妙的较劲。
之后,他们坐上车,朝着商店街前进。

2017-04-15 /  标签 : 周迦 36 9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