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八章

注: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
第八章

由理在二十分钟后开着车抵达了现场。
她推开车门,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焦躁,大概是刚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缘故,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
坂仓大约是察觉到了眼前魔王因为被打扰了休眠的不悦,顿时心神领会的后退了几步,试图离开她的攻击范围。
由理挠了挠头,向树林前走了几步,往里看了两眼,再转头看看一旁的坂仓,脸上十分的不爽。
“你是不是最近运气特别好?”她开口问道。
“没有啊……”坂仓一边陪笑,一边往后退。
“那怎么可能就能一眼看到……”她说了一半,声音戛然而止,飞快的一回头看见迦尔纳和阿周那一脸无辜,手上猛的拉住了想要后退的坂仓。
“你眼力也太好了吧?啊?”
“我也没办法啊,我来的时候都没发现,谁知道就能那么巧……”坂仓举手投降,“我不是故意的啊!”
“哦。”由理松开手,两手抱胸,“Doctor一会就来了,等等吧?反正一会也得做笔录的。”
“你们俩。”她转过身来,脸上秒露出微笑,“没看到吧?”
两人坚定的摇头。
“那就好。”她很是满意的点头,“车上有加热的便当,饿了就去拿吧。”
“我觉得前辈你能在现场吃下饭也是很厉害……”坂仓吐槽。
“这是我的工作啊。”由理拍肩,“你只是因为冷静到变态而已。”
“冷静我是很赞同的,但变态请允许我拒绝。”
“少废话,过来。”
她一把揽过坂仓,两人聚到一边说起了什么。阿周那暂时还不饿,只是多少站的有些久了,腿有些酸,但又不敢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下,便毫不犹豫地拉开由理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开着冷气,比外面的空气要稍冷,身上还有些汗的阿周那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去看迦尔纳。
迦尔纳站在车外,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他若有所思的望向遥远的地平线,有些苍白的脸上划下一滴汗水。
不久后,一辆车顺着公路出现,那辆黑色的车一直开到由理的车前才停了下来,车门在停稳之后就被打开,一个扎着马尾的男人穿着白大褂走下车来。
阿周那回到车外,男人路过时朝他露出微笑,那种事务性的笑容莫名的让他回想起了遥远的城市的日常生活。
“Doctor!”由理朝男人挥了挥手。
“柚李,彼方,晚上好。”男人朝两人打招呼。
“晚上好,Dr.罗曼。”面对熟人,且年龄差距不大的法医,坂仓一如既往的带着标准发音不带敬语的回应。
“不过你还真是……”罗曼习惯性的露出微笑,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摸了摸头,“不做刑侦真的很浪费。”
“不不不,请让我继续做农业。”坂仓显然知道罗曼是在开玩笑,很是上道的接话。
“所以说……”罗曼一转视线,看见远处的两名未成年,“在哪里?”
由理会心的指了指森林。
“在我检查之前,先等达芬奇亲做好现场勘查吧。”罗曼朝着森林望了一眼。
此时,从黑车的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长发女子,和由理的感觉大有不同,她走到车后,打开后备仓,从里面取出一个巨大的手提箱。
“由理亲,帮我一下吧。”被称为达芬奇的女子提着那只现场勘查箱,将它放在地面上打开,“一会有人来的话,公关就交给你啦。”
“交给我吧。”由理拍拍胸脯,“其他前辈也差不多要来了。”
“希望他们能不那么兴师动众。”达芬奇苦笑,“这件事上面为了消息管制也是费了一番功夫。”
“达芬奇亲也要快一点啊。”
坂仓在两位女士亲密交谈的途中来到了阿周那和迦尔纳这一侧,露出很抱歉的表情:“大概今晚没办法准时开饭了。”
“没事。”阿周那摇摇头,“这件事和我来那天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应该很有吧。”坂仓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思考了起来,“看上去不简单啊。”
“一会我们也要去做笔录吗?”迦尔纳问道。
“毫无疑问。”坂仓苦笑,“前辈带的便当,还是趁热吃吧。”
“说的也是。”迦尔纳说着,打开了便当盒。

等到一切全部处理完,已经是深夜,三人走出警察局,院落里站着刚刚开完搜查会议的由理。
“哟!”她很有精神头的朝他们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开车送你们,我也要回去补觉。”
四个人坐进由理的车,空调已经打开,车内的温度清凉舒适,由理和坂仓坐在前排,汽车发动后,由理转着方向盘开出院子,沿着路朝坂仓家直去。
一路上四个人都一语不发,坂仓和由理似乎想聊点什么,但都欲言又止,谁都没有主动起一个话头。
“想说什么就说吧?”迦尔纳坐在后面一句话打破了低迷的气氛,“不用介意我们的。”
“抱歉。”由理看了眼后视镜,嘴角扬起,“作为大人的你,也说些什么吧?”
“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坂仓尴尬的坐在一边。
“不就是想问现场情况吗?”由理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现场勘查判断是激情杀人,用了铁镐一击致命。”她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部。
“是吗……”坂仓很是无力的笑了一下。
“应该是昨晚的事情吧,否则你们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放出来的。”由理继续说道,“因为下雨现场也被破坏了一些,痕迹也变少了,就连唯一的痕迹脚印也因为镇上的统一标配,没办法作为搜查线索。”
“应该有关联吧……”由理仿佛自言自语了一句。
坂仓仿佛没听到那句话似的,一只手撑着头看向窗外。

送走了两个人,车上也变得冷清起来。阿周那跟着由理回去,自然没有下车。
“刚才的有关联是指?”在车行驶的中途,他坐在后排问道。
“啊,是这个事啊。”由理坐在前排随口答道,“别看那家伙那样悠闲的样子,以前家里还是出了点事的。”
“出了什么事?”
“可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哦?”由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排阿周那严肃的脸。
“我跟他是同校同学,你去过迦尔纳的学校应该也是知道的,我们都是学生会的,他自己大概还参加了剑道部吧?”由理用问句表达了自己的不确定,“总之那是十年前,你还没来镇上的时候。”
她一边说话一边转动方向盘,车拐上山坡,窗外完全黑了下来,只有车灯照亮的一片。
“你见过坂仓的父母吗?”由理突然问道。
“他的父母?”阿周那回想了一下,“好像没有,完全没有印象。”
“因为在你来之前,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了。以前镇子上也出过杀人案,我想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了吧?”由理的语气平缓,没有多余的同情,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那案子和现在一模一样,都是激情杀人,所以证据也很少,最后连凶手也没能抓到。”
“的确不是怎么愉快的话题……”阿周那隐约觉得大概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沉默了下来。
“迦尔纳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来的,别看他那样什么都不说,但应该还是知道不少的。你想知道的话,找他问问我想应该会告诉你的。”由理笑了一下,“别打架就成。”
“怎么可能……”阿周那无可奈何,“不管怎么说也都快要成人了。”
“是吗?那就好。”由理点点头,“有个兄弟的话,很多时候还是多少有个依靠的不是吗?”
“我自己能解决问题,依靠就不必了。”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由理拧了拧车上收音机的音量,“年轻人还是要多体验体验生活才好。”
并没有褒奖,也没有贬低,只是放任其生长,大概这是由理的一贯作风。
阿周那看向窗外黑暗的景色,车里响起爵士乐轻佻的旋律,由理突然一语不发,安安静静地开着车。
“这么说来,我来的那天,你是和他好久没见了?”他突然想起来过去的事,有点好奇的顺势打听。
“嗯,葬礼结束,他还是老样子,嘻嘻哈哈的跟人打招呼过日子。因为跟通常情况太过于相反,所以对他多少还是不放心吧……”由理撩了撩刘海,突然像个大叔一样的发起火来,猛的一拍方向盘,“对事件表现的漠不关心,却又旁敲侧击的跟人打听案件,那家伙想干什么啊?”
“由理呢?你为什么要当刑警?”阿周那转移话题。
“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由理马上转移了集火对象,但又很快泄了气,“不是因为那家伙,你不要误会了。”
“我没有想到那里去。”
“要说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可是我的镇子。”
哈?这次内心发出惊呼的是阿周那。“我的镇子”这个说法是怎么回事啊?
“敢对我的镇子出手的人———”由理扬起嘴角,“不可原谅。”
完完全全的女魔王。

2017-04-12 /  标签 : 周迦 41 8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