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七章

注:极大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kanata yuri)
guda君:坂仓柚李(sakakura yuri)
提前写完了😂不用熬夜了真好(
——————————
第七章

早饭很快结束,迦尔纳和前夜一样收拾起了碗碟,作为食客的阿周那尽管有些尴尬,但终归还是礼貌占了上风,起身把收好的盘子放进厨房的水槽里。
打开水龙头的开关,清凉的水笔直的落进带着食物残渣的瓷器中,迦尔纳走了过来,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让我来吧。”迦尔纳凑近了伸手去拿阿周那手里的盘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擦过他的手掌。
“不用了,让我来吧。”阿周那挡住了他的手,再度往水池前走了两步,“坂仓那边应该也有事找你。”
“你不知道怎么洗。”迦尔纳说着话,很是强硬的拿走了阿周那手里的盘子,身体不由得往前挤了挤,几乎就要和阿周那贴在一起。
“阿周那,我们一会要去田里,你去吗?”坂仓这时刚巧走进厨房,“前辈说你难得来一次乡下……”
阿周那空着手,回头看见坂仓复杂的表情,急忙后退了一步面向他站好:“不,我还是跟由理一起回去吧。就不在这继续打扰了。”
在他身后,迦尔纳已经默默的把洗涤剂挤在了海绵上,清洗起碗碟来。
由理从坂仓的身后冒了出来:“跟着去看看呗?”
“……”
“怎么了?觉得和你哥抱在一起睡不好意思了?”
“并没有。”阿周那微微皱眉,视线一转,恰巧看见迦尔纳微红的耳尖。
“是吗?那就好,毕竟也都不是小孩子了嘛。”由理点点头,看上去又有什么鬼点子。
“这和那个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你不愿意去田里是因为这个啊。”由理歪头,“反正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可做吧?好不容易来一次却天天宅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很浪费啊。而且我回去还要睡觉,你也不能看电视吧?”
“……”
“怎么样,去看看吧?”由理再一次问他。
阿周那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的包和弓我就带回去了。”由理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有什么要留下来的赶紧去拿。”

自行车在公路上飞驰,一路是绿油油的水田,雨后天晴,万里无云,太阳似乎比以往更加明亮,向万事万物播撒自己的光辉。蝉鸣阵阵,偶有鸟鸣之声响起,在平原上回荡着,阿周那和来时一样,背对着迦尔纳坐在自行车的后座。而坂仓则一个人骑了车,走在迦尔纳的前面不远处。
在时不时的颠簸中,耳边擦过的温暖的风,被汗水濡湿的额发轻轻摇曳,阿周那抬起头看向一望无际的晴空,有种仿佛此时此刻身处蔚蓝深处的感觉,连同自行车的颠簸也变得像是翻腾的上升气流般,让身体摇晃起来。
他们一直到了田边的小屋门口才停了下来。
小屋的占地不大,坂仓甚至没有给小屋上锁,直接一推便进入昏暗的室内。
室内是寻常的和室的设计,走上悬空的地板,房间正中间是残留着余烬的炉子,一侧的墙壁上倚靠着一些农业工具,角落里放着几根圆木。
进门时阿周那感觉到一股违和感,他转过头,玄关处的土地上看上去似乎有些蹊跷。
“嗯?你发现了这个啊。”坂仓注意到了他的样子,走下地板穿上了鞋子,来到他所注视的那个地方,手在地面上略一摸索,土地上的一块顿时被他掀了起来。
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地窖,高度大概是刚好能半蹲着盖上盖子,此时里面空无一物。
“偶尔会在这里放点东西,家里地窖不够用的时候就拿到这边来。”坂仓合上地窖的盖子,“不过因为设计的问题,现在只能从里面上锁。”
“从里面上锁?”
“你可不要怀疑我在干什么坏事啊。” 坂仓站起来一脸苦笑,“虽然因为不想被偷东西而故意弄的隐蔽了点,但只能在里面上锁的话,即使被查到也不能说什么了吧?”
莫名其妙的想法和举动。
“先不管这个了,把雨鞋换上,否则一会下田的时候会弄湿鞋子的。“坂仓脱了鞋回到地板上去,从角落里拿来了一双橡皮靴,“虽说你围观也可以,但还是也想亲自体验一下的吧?”
“嗯。”阿周那点点头,一面道谢,一面接过了坂仓递来的靴子,坐在地板边缘上换下了运动鞋。
“鞋子也好了,工具也够了。”坂仓环顾了一下房里的四周,“走吧。”

这天的工作很简单,水田杂草的定时清理,虽然用工具能推掉一些生长在水稻中间的部分,但是其他地方的杂草则需要手动清理。
迦尔纳轻车熟路的沿着一边走进了水田,他弯着腰,沾着泥水的手把拔下来的植物扔进腰上挂着的筐子。坂仓给阿周那讲了一下大致如何操作,两人并排一起在田里忙活了起来。
早上的时间很快过去,阿周那也变得熟练了起来,坂仓去了一趟小屋,把之前放在屋里的便当盒拿了出来。三个人洗了手,直接坐在田地之间的缓坡上,坂仓打开便当盒,里面是裹着海苔的饭团和手握寿司。
“这些是鸡肉的,这些是鸡蛋……”他在饭盒里比划了一下,让各自坐在自己两侧的迦尔纳和阿周那分别拿了一个,又举起手里的保温杯,“还有惯例的麦茶。”
阿周那看了看手中三角形的饭团,咬了一口,海苔的咸鲜味混杂着柔软的鸡肉和蛋黄酱的口感在嘴里蔓延开来。
偶尔吹过一阵风,水田的表面如同水波纹一般摇曳起来。
“喂———”一个男人扛着锄头路过,朝这边招了招手。
“中午好。”坂仓朝他挥了挥手,不等阿周那问便向他解释道,“他是这儿的居民,他的田在前面。”
“嗯。”阿周那点点头,跟着旁边的两个人一起朝那人挥了挥手。
“村上的会议,别忘记参加啊。”男人露出很朴实的笑容,说着一口泥土气息的本地方言。
“好的,谢谢你。”坂仓用标准发音朝他喊道。
“你怎么还说着普通话……我就先回去啦!”男人笑了笑,寒暄着转身离开了。
“拜拜。”坂仓对他的背影喊道。

很快下午的工作也早早结束,日落西斜,空旷的平野上远远近近的响起鸟叫声,蝉鸣的余韵还漂浮在温热的空气中,坂仓和迦尔纳一前一后,悠闲地推着自行车在路上走着,阿周那跟在他们身后,和来时一样张望着周围的风景。
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或许也是坂仓和迦尔纳一贯以来的做法,从田地出发后他们就很有默契的没有立即骑上自行车匆匆离去,在太阳逐渐落进地平线的过程中一步一步的走过平坦的公路。
远离田地,逐渐靠近山脚,群鸟从茂密的丛林里飞腾而出。自行车“吱呀”一声,迦尔纳停下了脚步,就像是一直以来的习惯那般理所当然的向空气伸出手,小小的鸟儿停落在他的指尖。
在骤停的蝉鸣中,夏风不着痕迹的流动起来,阿周那在后面看见迦尔纳被夕阳染了金边的发梢游动。鸟儿在他的手上转了转头,终于舒展了翅膀重新翱翔。
“迦尔纳?”听见声音的坂仓从远处转过身来。
“刚刚鸟飞过来了。”迦尔纳收回手,重新握住车把,“骑车回去吧。”
“等等。”坂仓抬手,声音十分严肃,“你们俩都站在那里别动。”
“怎么了吗?”阿周那不由得想向前走去。
“别过来!”坂仓的表情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我可没有让你们看见了这种景象还能平静接受的自信。”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似乎是在给什么人打电话。
“喂?前辈?又出现了。”他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嗯,他们俩也在……别说那么多,快点过来吧。”
坂仓挂断电话,看了看远处站着的迦尔纳和阿周那,苦笑了一下:“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是什么。抱歉,还是在那边稍微等一下吧。前辈应该很快就来了。”
他说完,回头重新望向灌木深处,在凌乱的枝叶之间,隐隐能看到一摊深色的血迹,和上次的脚不同,这次是一只淋湿了的、毫无血色的手。


(TBC)

2017-04-11 /  标签 : 周迦 41 8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