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六章

注:极大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一边刷土方超难本一边写文真刺激

——————————————

第六章


睡不着并不是因为天气炎热或者是毫无睡意,而是作为在他人眼中无限完美的阿周那不为人知的唯一的怪癖:他相当的认床。

这倒也不是一个特别困扰他的事实,相对而言,阿周那对床的依赖性远没有对枕头那么高,而且他对环境的适应也比较快,所以只会在离开原本用惯了的床的第一个夜晚难以入睡而已,当然这是在枕头不变的场合下,床和枕头都是新的还要另当别论。

是的,也就是眼下的这种状况,尤其旁边还躺着他的宿敌。

窗外的雨仍然下个不停,时不时有雨滴砸在房檐上,发出间歇性的巨响。在睡眠和清醒的朦胧之中,他半睁着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无意识的侧耳倾听迦尔纳的呼吸声。

雨声、滴答滴答的钟表声,电风扇转动的咯吱声,房间里满是迦尔纳的味道,透过窗户的缝隙,雨季特有的气味也挤了进来。气温开始逐渐降低,盖着毛巾被的感觉刚刚好,空气潮湿,连鼻腔深处都是水的感觉,就好像身体也开始融化,和周围的水汽融为一体。

但还是睡不着,就这么躺着,直到开始觉得灼烧起来,掀开毛巾被,身上还是渗出一层薄汗。

阿周那翻了个身,在睡觉之前他们各自背对而躺,眼下他保持着平躺的姿势,再度尝试入眠。

雨夜格外的漫长,笼罩周身的黑暗让时间感也变得错乱,不知过了多久,阿周那顺势再度翻身,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刚好和迦尔纳的脸撞了个正着,一下子清醒过来。

不管怎么说,太近了!

迦尔纳的半个身体已经探出了自己的床铺之外,和阿周那几乎变成脸贴脸的距离也不难理解。想避免过近接触的阿周那急急忙忙的翻了回去,但是刚才平躺着的地方已经变热,再翻一个身就会从另一边接触到地板,这点他多少还是有点想避免。

等到想翻回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迦尔纳的手都落在了他的这一边。

这一来一去,阿周那精神上已经毫无睡意,但是大脑还是能感觉到摇摇晃晃的疲劳感,他有些焦躁的叫了迦尔纳。

“喂,你往那边一点。”他说着话,一边试图将迦尔纳推回去。

“嗯……?”迦尔纳发出含混的声音,黑暗中响起布料摩擦的声音,大概是翻了一下。

这样应该能回他自己的那边了吧,阿周那想着,松了一口气,脖子却突然被强硬的围住,推到一个有些温暖的怀里。

什么!

“迦尔纳……”他伸出手试图推开把自己抱住的人,小声的朝他发火,“睡迷糊也该有个限度!”

“划了很大的口子……”

这时,柚李晚上聊天时的话突然闯进脑海,阿周那摁在迦尔纳胸膛上的手停了下来。

尽管柚李和迦尔纳都说了不必在意,但如果是自己造成的那道伤口的话……

迦尔纳的头靠了过来,隔着额发,能感觉到他潮湿的气息。

“迦尔纳……”阿周那放弃了手上的挣扎,叫他的名字。

回答他的只有萦绕在耳边的呼吸声和迦尔纳心脏的跳动声。

困意冷不丁的袭上头来,还未思考明天面对这幅样子该作何解释,他已经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翌日清晨,果不其然,现场一度十分尴尬。

首先是来叫两人起床的彼方由理同志目睹了这样的画面。

“早上好……”站在由理身后穿着围裙向房内张望的坂仓话说了半截,剩下就被主人活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

阿周那和迦尔纳都被这一声从睡梦中叫醒,迦尔纳还是因为早上的低血压,睁着迷茫的眼睛呆呆的看着阿周那的脸,而阿周那已经彻底清醒,目瞪口呆的和他视线相对。

“关系真好。”由理站在一边“噗嗤”笑出了声,柚李趁着这个机会“磅”的关上了房门,强硬的拉走了旁边刚刚值夜班归来的魔王。

“你什么时候松手……”阿周那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烫,皱着眉,难得的垂下眼帘避开了迦尔纳的注视。

“抱歉。”迦尔纳干脆利落的松开了手,从被褥上坐起身来,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在窗户外照射进来的日光里,阿周那看见了迦尔纳有些发红的耳尖。

阿周那“唰”的一下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留迦尔纳一个人在房间里。

他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楼下传来由理和坂仓的说话声,脖子被迦尔纳胳膊触碰到的地方隐隐发烫,他伸出手去,覆上了那片带着薄汗的皮肤。

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连呼吸的节奏都被带乱,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阿周那用力的把带着温度的水拍到了脸上。


果然早饭的时候也十分的尴尬。

坂仓一大早做了阿周那昨晚提到的玉子烧,又煮了白米粥,桌子中央分别是白萝卜、黄瓜和海带丝,以及一碟刚出锅的面饼。白萝卜是用盐和醋临时腌好的,萝卜的辛辣和醋的酸味刚好中和,再加上表面不均匀的咸味,在夏天闷热的早上吃起来十分的清爽。黄瓜也是腌好的,在醋和盐入味的时候撒上切成丝的干辣椒,再浇上一层热油,让辣椒的味道在黄瓜之上炸裂开来,但并没有辣的不能入口,相反,辣椒的香味反而成为了主人,和盐醋混在在一起,表面的油腻全然被黄瓜抵消,变得十分容易入口,也不同于寻常的拌黄瓜那样单调乏味。海带丝则是迦尔纳从商店街上买回来的咸菜,坂仓家的常备咸菜。

在阿周那和迦尔纳陆续来到桌边的时候,由理已经坐在那里狼吞虎咽,坂仓在电饼锅前举着面粉和葱段的混合液,将它们倾倒在涂好了油的锅底上,马上油的沸腾声和葱段的味道传来。

阿周那在由理的对面坐了下来,说了一声“我开动了”便从盘子里夹了一张饼。

“怎么样?”坂仓合上锅盖,等待着饼加热,一边就近的坐在了由理的身旁。

“很美味。”阿周那尝了一口之后,回答了自己的真实感想。

“那就好。”坂仓很是高兴的点头,看来他很喜欢被别人夸奖自己的料理。

这时,迦尔纳终于来了,他一边说着早上好,一边坐在了阿周那的旁边。

的确是会变成这样……阿周那在心里感叹道。

本来是想避开他的,但是往往事情总是不能如他所愿。

“嗯?”由理比谁都能哪壶不开提哪壶,注意到眼前莫名尴尬的气氛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就因为值了夜班困个半死,就连笑点也变得低了不少。

“你们哪里关系不好了?”她顶着黑眼圈,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那只是个事故。”阿周那僵硬的反驳,他多少也是对于昨夜迦尔纳的睡相感到了恼火,如果不是因为他不好好的在自己的那边睡的话,这种事也不会发生。

“是吗?”由理一手撑着脸看着阿周那和迦尔纳,脸上满是玩味。

“前辈,欺负人也该适可而止啊。”坂仓在一旁无奈的解围。

“只是想起来几年前还是小学生的时候,经常打架,阿姨还时不时打电话过来跟我商量,你们兄弟俩关系这么差要怎么办啊……”由理说着,夹了一筷子萝卜放进嘴里。

“是吗?”坂仓露出欣慰的表情,“我还以为她没有关心过这些。”

“不,阿姨还是挺上心的,总是叫我打电话给她汇报来着。”由理跟坂仓聊了起来,“那个时候不是迦尔纳摔到坡下划破了胸口吗?她也挺担心的。”

“有吗?她完全没给我打过电话啊?”坂仓很是惊讶。

“你那会应该是换号码了,阿姨打不通,不过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我们在家里赶学生会的材料,阿周那一脸世界末日的表情冲进来二话不说就拖上你往森林那边跑……”由理对坂仓比划着,“说着‘迦尔纳那家伙要死了’,吓得你也急急忙忙的跑过去。”

“那个倒是很印象深刻……”坂仓点头,“伤口那么深。”

“是吗?”迦尔纳在一边问道,“我以为并没有多严重的。”

“你摔晕了所以不觉得。”坂仓苦笑,“都抱到医院缝了好多针,医生都把我骂了一顿。”

“结果好了之后还是打起了架。”由理耸肩,“后来阿姨打电话过来听说了之后反而毫不惊奇,还跟我讲这是兄弟俩特有的相处方式什么的,从那以后就很放心的没怎么打电话过来谈人生了。”

“阿姨也挺厉害的啊……”坂仓感叹道。

“阿周那,脸很红哟。”

“你看错了。”阿周那毫不犹豫的否认道。

“是吗?”由理咬着筷子尖,看看他,再看看埋头专注于凉菜的迦尔纳,露出仿佛心知肚明的微笑来。


(TBC)

2017-04-10 /  标签 : 周迦 58 4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