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五章

注:极大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成山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tip:周迦各自对彼方和坂仓的称呼不同_(:з」∠)_今天的更新任务clear

——————————

第五章

尽管多少有些无奈,但在柚李家过夜的事情还是就这么决定了。

切好的西瓜放在盘子里,屋里一角的电风扇安定的转动着吹出清凉潮湿的风,一旁的电视机播放着综艺,偶像团体精神充沛的解说,时不时响起的观众席上的欢笑,窗外还下着大雨,种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刺耳,而更倾向于是错落有致的某支曲目。

“坂仓,你在干什么?”阿周那起了一个话头。

饭后,柚李就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笔记本,拿了坐垫坐在桌前后就一直在键盘上噼噼啪啪的敲动键盘。

“写小说,”柚李在打字的中途拿过旁边的麦茶喝了一口,继续奋笔疾书,“算是副业吧,还能挣些现金回来。”

“原来如此。”阿周那没有继续打探更多的事情,至于笔名是什么在写什么样的小说之类的,他也不是很感兴趣,不干涉别人做事也是他的原则之一。

迦尔纳在这场对话中始终一语不发,一个人坐在一边啃着西瓜,毫无情绪波动的看着综艺节目。

这时,柚李停了下来,看看他们两个。

“总觉得这样的场景好怀念啊。”他笑了起来,伸手拿过一牙西瓜。

“怀念?”

“估计你们可能记不清了,”柚李解释,“你们小的时候,我放学后经常看见你们坐在客厅来着。”

“是……是吗?”

“当时因为拒绝跟对方看一样的频道,还经常打架来着。”

好幼稚……

“我们经常打架吗……?”阿周那问道,说实话,儿时的记忆已经变得有些暧昧,大抵当年在这里度过的暑假的种种事情只有坂仓和由理还能回忆起细节了。

“经常经常,有一次迦尔纳还从山坡上掉下去了,撞到下面树的枝丫上,划了很大的口子,”柚李在自己的胸口比划,“当时吓死我了,流了那么多血。”

“……”莫名的罪恶感。

“现在还能看到痕迹来着,虽说小孩子的恢复力很强,不过那样深的伤口多少还是有点勉强吧……”

“你不必感到抱歉。”迦尔纳突然转过来对阿周那说道,“摔下去是我个人的原因。”

“诶?”柚李露出抱歉的表情,“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必要再追究谁对谁错。而且等到迦尔纳又能活动的时候,你们就又开始打架了。”

“是吗……”阿周那完全不记得自己儿时还这么有攻击力。

“前辈那时候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还说你们超好办,零食只要买蘑菇山和竹笋村就够了。”柚李笑起来,“一边说着‘简单简单’一边坏笑着挑东西。”

柚李的话颇有画面感,阿周那马上就想到还是高中生的由理,挑着嘴角在零食货架上挑零食的模样。

“嗯?真好对付啊。”在找寻只有不同口味的零食的时候,还能发出些漫不经心的感叹。

只能说真不愧是当年的一方恶霸吗……

“不过多少还是想让你们俩尝尝一些单独种类的东西的。”柚李点点头,“坑蒙拐骗多少还是起了作用,只不过那时候你们都还太小,就不明白大人的事情了。”

“……”

“是吗。”迦尔纳在一片沉默之中开口说道,“是吗……是吗。”

“为什么要重复三遍……?”柚李汗颜。

“因为实在是很难以置信,不由得就……”

“被耍这件事会让你们这么震惊吗?”柚李看了看一语不发的阿周那,“如果前辈知道了,大概会愉悦吧。”

“能想到……”

在场所有人都想到了彼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很是愉快的大笑的场景。

“什么?竟然没有发现吗?”一边笑还能一边说出更过分的话。

“呃,”柚李生硬的转开话题,“阿周那,觉得无聊的话,去书房看看如何?”

“也好,谢谢。”

“迦尔纳,带他去看看吧,我还有工作,就拜托你了。”柚李带笑,对着迦尔纳双手合十。

“嗯。”迦尔纳放下手中的西瓜皮,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在屋内白炽灯的灯光下,短裤的裤腿里露出的小腿还有方才压着产生的红印,他抬起腿,白色的脚踩在深色的木地板上,两者的色调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周那也站了起来,刚才坐着所目睹的那一幕在脑海里鲜明的复苏过来,就快要从那里移不开视线。

他们离开客厅,沿着走廊踏上楼梯,迦尔纳摸着黑打开二楼的电灯,径直的朝着房子最深处走去。目的地是紧闭的木门,推开门,昏暗的室内陈列着一排排书架。

微黄的灯亮了起来,同样铺着木地板的室内中央放着一张长桌,上面放着各式各类的书。围着桌子,靠墙竖着一排排书架,有些是在房屋建造之初就提前围好,然后在中间钉上木板而成。

各式各样的书籍整齐的放在书架上,偶有些斜靠在松散的空隙中。

“随便看吧。”迦尔纳说道,紧接着指了下不远处的书架,“那些是柚李的样书,小心一点不要弄坏,他会生气的。”

交代完这一切,还没有等阿周那说些什么,迦尔纳便很快转身离去,消失在楼梯上。

阿周那一个人在雨声沁染的房内走了一圈,大概是书籍按照坂仓的想法分了类,一边是大量的画集和文史类的书目,另一边有一整个书架则塞满了犯罪学、法学的书,在那旁边,还有半个柜子里全部是各种漫画单行本,也不知道是谁在看。

这时他想起迦尔纳提到的坂仓的样书,带着些许隐秘的好奇来到书架前,素雅的书籍上印着的笔名很是眼熟。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本,果然是在城市书店里所见到过的,甚至在阿周那的中学里都很流行一时的推理小说,以至于刚刚在旁边书架上看到那么多的犯罪学和法学的书籍也变得毫不奇怪。

难不成坂仓所说的副业其实超级赚钱……

阿周那看着封面,陷入沉思。

无论是坂仓还是由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似乎都太过于深不可测了。


十点的钟声响起,迦尔纳打了个哈欠从电视前站了起来,柚李还在和电脑奋战。

“我洗好了。”阿周那穿着睡衣回到了客厅,没擦干的头发上还带着湿气。

“你们先睡吧,我还要等好一会儿。”柚李加快了手下的速度,看上去是相当的好状态,一写颇有种停不下来的气势。

迦尔纳的房间在二楼,和柚李的书房不同,是横拉的纸门。室内的摆放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乏味无趣,相反的则是靠着窗养了形形色色的绿色植物。迦尔纳轻车熟路的拉开壁橱门,拉出两床被子铺在榻榻米上,阿周那在门外不动声色的张望屋内的环境。

木制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方形的灯,紧挨着壁橱的巨大的窗户,还有一窗台的一小盆一小盆的绿色植物和盛了一半水的玻璃杯,他平时使用的书桌正对壁橱挨着窗户放着,桌上是摊开的笔记本和课本,拉开的笔袋里露出一截黑笔的笔身。书桌左边是一个低矮的柜子,柜子上零散的放着相框和书包,一本漫画摞在几本文库本的最上面,看上去格外显眼。走进室内,房间的最左侧放着矮桌,还插着电源线的笔记本放在那里,正对着地面上还有一张扁平的坐垫。

房间的些许杂乱让迦尔纳这个人顿时充满了生活气息,用玻璃杯给植物的花盆里倒水,从书房拿来漫画,放学后把书包随意的放在柜子上,抑或是使用电脑之后没有拔掉电源就那样放着不管,眼前的这些弥补了阿周那所不了解的、但是迦尔纳确确实实经历过的生活。

被子相邻着铺好,出于某种程度的敌意还是拉开了一定距离,不同颜色的毛巾被,和一样是方形的枕头,柚李也从客厅搬了电脑回到自己的卧室里。

灯暗了下去,雨声阵阵,阿周那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隐隐能感觉到迦尔纳的呼吸声敲打着耳膜。

睡不着。


(TBC)

2017-04-09 /  标签 : 周迦 42 11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