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四章

注:极大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私设超多
guda子:彼方由理,混沌邪恶(。
guda君:坂仓柚李,天然黑(。
17、18的迦尔纳和阿周那
—————————
第四章

回到柚李家已经是下午五点,日落西斜,在云层之间散发出七彩的圆形光辉。在昏黄的日光中,周围的一切在感官上也模糊起来,就连迦尔纳瘦削的身型看上去也柔和了几分。
木门没有锁,迦尔纳推开门,走廊一侧的厨房里柚李探出身来。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没事的话,帮我去收拾一下院子里的桶吧,西红柿已经冰镇好了。”
“好的。”迦尔纳点点头,沿着走廊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放了东西换下制服,穿着短衣短袖穿过客厅,去了院子里。
阿周那已经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柚李从厨房里拿来了麦茶,大概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缘故,麦茶倒进玻璃杯的时候,杯壁上晕起一层水雾,拿起杯子,湿漉漉的冰凉捏在手里十分舒服。
一边,迦尔纳已经端着一盘西红柿回到了客厅,还没等他放到桌上,柚李已经飞快的拿了一个咬了一口。
“好冰。”他一边发出惊呼一边捂住了自己的嘴,“嘶……”
“没事吧?”迦尔纳问道。
“没事没事,夏天吃点冰的也很爽嘛。”柚李说着,从迦尔纳手中又拿了一个西红柿递给阿周那,“尝尝看?今天刚从地里摘下来的,很新鲜。”
“谢谢。”阿周那接过那个还滴着水的红色果实,咬了一口,西红柿特有的酸味又夹杂着甘甜的汁水在口中蔓延开来,除此之外,冰水浸泡使得水果本身十分冰凉,在这样炎热潮湿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爽。
迦尔纳打开了电视,自己也拿了一个西红柿吃了起来。
“对了,今晚想吃点什么?”柚李坐在沙发上,“姑且先煮了汤,再加点别的什么的,凉菜或者炒菜都好。”
“我无所谓,做什么都行。”阿周那表态,毕竟是来蹭饭的,对这种事情多少还是有那么些分寸的。
“……”
马上得到了柚李冷漠的注视。
“昨天摘了茄子,清蒸吧?”迦尔纳在一旁说道。
“OK,我也想吃了。”柚李点点头,“一共三个菜,还有两道。”
“还是告诉柚李你想吃什么比较好。”迦尔纳对阿周那说道,“不然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的。”
“什么叫事情会变得麻烦啊。”柚李反驳,“把自己想吃的东西告诉做饭的人是基本的礼貌。”
是这样吗……?
阿周那想起迦尔纳平时大都无欲无求,刚才还是第一次见他明确表示自己想要什么,大概这一切都是柚李的缘故。
在很多生活的细节上,隐约能感到他的角度发出的、特有的温柔。
“玉子烧。”他说,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只是单纯的觉得中午的便当的味道难以忘怀。
“那个不是中午的便当吗?”柚李一脸失望,“难道你没有吃?!”
“因为吃了觉得很美味,所以想再尝一次。”阿周那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
“那个还是明天早上再做吧。”柚李苦笑,“反正明天你还会来的,不着急。”
“……”阿周那一时无言。
“柚李,不告诉对方有什么现成的食材,对方也很难想到什么吧。”迦尔纳在一旁难得恰到好处的解了围。
“说来也是。”柚李做出抱歉的表情,“说来今天旁边的阿姨给了几条鱼,要不要尝尝看鱼冻?其他的话,还有苦瓜和卷心菜之类的,一般来说不是太复杂的菜色的话都能做出来的,不要介意那么多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嘛。”
“那就鱼冻吧。”阿周那点头。
“既然这样,那最后一个菜就选我想吃的苦瓜吧。”柚李用拳头敲了下手掌。
“……”
“……”
兄弟二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

不久之后,晚饭就摆上了桌,米饭和汤分别装在不同的木碗里,桌上是三盘刚刚一起决定的菜:清蒸蒜蓉茄子、鱼冻和苦瓜炒鸡蛋。与寻常不同,柚李并没有把菜分成小盘,而是用了大盘放在一起。
长茄子整个切成了两半,浇上了蒜蓉和酱汁蒸熟,出锅之后趁热浇上特制酱汁,在上桌的时候已经冷却到最好的温度。放入嘴中的感觉用入口即化来形容最适合不过,入味的地方稍微有些咸,和没有被酱汁淋过的部分完美结合,味道有轻有重,别有一番风味。
鱼冻也是凉菜,把油炸过的鱼炖熟,和茄子一样静置冷却,等到浓郁的汤汁变成半透明的果冻状,鱼肉因为没有在冰箱里降温而保持着柔软。周围的鱼冻虽然很容易用筷子夹碎,用勺子舀起放入嘴中的瞬间就已经变成了清凉的鱼汤,即使不直接品尝而是放在碗里,和温热的白米饭也能搭配的恰到好处。
至于苦瓜炒鸡蛋,柚李自称特殊加工过,所以苦瓜的苦味并不那么明显,再加上鸡蛋本身的甜味,让这一道只在高年龄人群中流行的夏季必备菜色,对于年轻人来说也变得稍微平易近人了。
晚饭在轻松的氛围下进行,隔着客厅的玻璃门能听见街道上喧嚣的蝉鸣。
“今天天气真热,”柚李随口展开了话题,“下午有人在田里热的中暑了。”
“这样闷热的话,应该是要下雨了吧?”迦尔纳在一旁说道。
看来,他们常常在吃饭的时候聊天。
“昨天看预报上说会下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柚李拿过遥控器调台,刚好是播放天气预报的时间,男性主播站在一群孩子们中间,精神充沛的播报着全国气温。
“那我还是一会早点回去比较好。”阿周那看了眼窗外的云层,稍微有些担心。
“不用那么着急,”柚李放下碗,“邻居给了半个西瓜,吃了再走也不急。”
迦尔纳打开旁边的电饭锅默默的盛饭。
这么说来……注意到这一点的阿周那发觉其实迦尔纳并不是吃得很少的类型,不知为何,顺着这样的思路,一个疑问油然而生:为什么他还是这么瘦?
或许是因为平时农活干的太多,消耗掉了吗?
然而阿周那想到柚李那种关怀的方式,这种问题大概他早就在很久以前就想到了,目前结果如此,某种程度上也只能说明:应该是这种状态。
在这种已经不是进行时而是完成时的生活状态里,他姗姗来迟,观察比改变更多,抑或是只能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
可他也没有一定要深入其中的必要,为何又要思考这样无谓的事情呢?

果不其然,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天边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邻家的狗叫声,几滴硕大的雨点砸落在院中,伴随着空气中的闷热和泥土的气息,一场倾盆大雨开始了它对地面的洗礼。
“啊……下的好大。”柚李已经吃完,走到客厅外通向院里的门前,隔着玻璃向外张望,“明天又是一番忙活啊。”
“不好意思,回去的时候,能借我把伞吗?”阿周那端着碗碟起身,朝柚李询问。
“诶?住下吧?”柚李回答道。
“哈?”
“前辈也说了,太晚了就住下。”柚李换上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回到沙发坐下,“这么大的雨一把伞是没什么用的,而且你的弓被雨淋湿了的话也会比较麻烦吧?”
“这倒不是问题……”
“且不说这个,最近发生的杀人案,尽管因为镇子上信息管制的缘故不为人知,但还是提醒了居民要减少夜间单独外出,你要辜负前辈的工作吗?”
“打电话和由理一起回去也没什么问题……”
“啊哈,”柚李打断他的话,一侧身从沙发边提起一个纸袋,“前辈下午拿了你的换洗用的东西来,她今天值夜班就不来了。”
被卖了。
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
“以前你也是这样被耍的团团转来着。”迦尔纳不合时宜的发言。
“闭嘴。”阿周那扶额。
“毕竟前辈就是这样的人。”柚李从厨房里拿来了麦茶,满脸微笑,“西瓜等半个小时再说,因为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今晚去你哥屋里睡吧?”

(TBC)

2017-04-09 /  标签 : 周迦 43 12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