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Tempest-第三章

注:OOC|后期流血描写有|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私设多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
第三章
和昨天一样,阿周那背着弓箭和运动包抵达车站的时候,迦尔纳已经早早的出现在了那里。
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隔着数排座位乘上巴士,惯例的在道场里的练习。中午午休的时候,卫宫找了阿周那,把一串道场的备用钥匙交给了他。
“毕竟是彼方那边打的招呼,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的。”卫宫一边递给阿周那钥匙,一边叮嘱道,“不过,使用完之后,记得要清理地面,关好门窗。”
“好的。”阿周那点头,“非常感谢。”
“不用谢,去谢彼方吧,我也只是还过去欠她的人情。”卫宫说完,留下一个很有故事的背影,就那么离开了。
阿周那站在原地,带着有些好奇心的视线凝视了一会卫宫的背影,还未撕开手中面包的包装袋,包着布的餐盒已经被塞进了盒里。
是迦尔纳。
“柚李说把这个交给你。”迦尔纳说完,又转身回到了弓道部部员那里。
作为礼貌的感谢之辞没来得及说出口,阿周那低头看向手中的盒子。即使是隔着一层餐布,手掌上也能感觉到饭盒的温度,对于大多是在学校的食堂内解决午饭的阿周那来说,这种感觉十分的新鲜。
解开布扎住的漂亮的结,黑色的方形饭盒摆在中间,掀开盖子,便是再寻常不过的家常菜。淋了芝麻的米饭,形状精致的鸡蛋卷,整齐的盛好的青菜和肉,看上去和以前所见的同校生的便当内容相似,但是实际品尝的时候却大有不同。
“多谢款待。”阿周那把沾了油的筷子放进空荡荡的便当盒,重新用布将盒子包了起来。打结他没怎么做过,但姑且还是在最初打开的时候记住了顺序,再加上天生手巧,虽然成品没有柚李那样漂亮,但多少还是能看的过去。
“吃完了吗?”迦尔纳又来了,“给我吧,我带回去。”
“我来吧。”阿周那起身,“由理说让我晚上过去吃饭。”
“说来也是。”迦尔纳转了视线,“不过一会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有事?”
“嗯,学生会有些工作要处理一下。”迦尔纳没有隐瞒的意思,既然阿周那问了,相应的他也很坦诚的回答。
“是吗。”阿周那想到或许就这样回去倒也不错,在由理的房子里呆一会,还可以有些时间把便当盒清洗了之后再还给柚李。
但不知为何,心里某处却有一种奇异的念头。这种念头在他没察觉的时候就擅自破了土,探出的芽快速生长,最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大概是由于身处这气氛松弛的乡下中的缘故。
“之后还要等一个小时才会有巴士,”思考之间,他就已经开口,“作为消磨时间,能让我参观你们的工作吗?”
“参观?”迦尔纳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很快又回到平时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可以是可以。”
阿周那从他的表情变化上读出迦尔纳大概又是以“这种事也是有的”的理由,来接受他的要求的意思。
“作为他校的学生会长,来参观见习你们的学生会工作而已,别想太多。”姑且还是给了一个有一些说服力的答案。
可说实话,为什么要跟着迦尔纳留下来,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因为太热了吧。
因为太热,心脏在胸膛里也跟着“怦怦”的跳动起来,仿佛刚刚死而复生,生命的力量在身体里重新开始流动,时间的秒针也开始再度启程,朝着无限远的终点一刻不停的转动起来。

这里高中的学生会室并没有多大,大抵占地面积也就是教室的一半,中间是长桌,墙壁四周靠着书柜,文件整整齐齐的塞满了所有空隙,墙壁上挂着历届学生会的照片。阿周那在那些照片前驻足良久,突然发现某一张上站着年轻的坂仓和由理。
那时的由理脸上挂着笑,左拥右抱站在最中间,坂仓也在其中,虽然被卡着的姿势看上去并不舒服,但脸上的笑却是发自内心。那一张照片的下一张里由理的身影已经不见,她比坂仓大一级,所以大概是已经毕业了,坂仓站在人群的边上,面带微笑,和之前的那张被挤在人和人之间的样子不同,而是和别人保持着微妙的疏离感。
“彼方和柚李的照片吗?”迦尔纳不知何时已经靠近了他身后,阿周那瞬间拉回沉浸在过去回忆中的思绪,回身和迦尔纳对视。
“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迦尔纳说道,“好像从那以来,就没怎么见过面的样子,之前是时隔多年第一次见。”
“柚李是这么说的。”迦尔纳又补充了一句。
“是吗?”阿周那回头看着那两张照片,“他们关系那么好,看上去不像是很久没见啊。”
还是说由理本身就过于自来熟?
“不知道。”迦尔纳摇了摇头,“我也是隔了很多年第一次再见她,稍微有些惊讶。”
你惊讶了吗?阿周那回想起那晚迦尔纳理所当然一样的神态和举止,心情复杂。
这时,学生会室的拉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制服的男生走了进来。
“会长好。”他打了招呼之后正准备找个椅子坐下来,突然看见迦尔纳身边的阿周那,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下了动作,“会长,这位是……”
“阿周那。”迦尔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别的学校的学生会长,来参观的。”
“哦……”男生挠了挠头,“请多指教。”
“我也是,请多指教。”阿周那回礼。
“啊!”男生突然跳起来,“我知道了!”
“什么?”迦尔纳问。
“女生今天都很沸腾的原因啊,大家都在说会长这几天带了一个很帅的人去了弓道部练习。”男生激动的说了起来,“诶?不是吧?难不成我撞见真人了?”
他凑了上来:“阿周那,请问你弓道很厉害,是真的吗?”
这么问真的很难接话,没有太多人会愿意这样表扬自己。
“是的。”然而阿周那属于太部分人之外的一小撮。
“呜哇!感觉超厉害!”男生掏出手机,“马上叫其他人来。”
“在这之前,”迦尔纳从包里掏出资料,“之前的活动的事情……”

要处理的学生会的工作只是开会商讨一些问题,然后再把要完成的文件带回家自己搞定,假期里学生会大抵如此运作。
阿周那从柜子里借了本该校的学生会档案,在众人开会的途中,一个人坐在窗边翻看了起来。
夏日,蝉鸣,热气,清风,房间里打开的窗户,操场远远传来的社员训练声,说话声交替之间的沉默,和在那短暂的寂静中响起的墙壁上的钟表声。白色的书页翻开,黑色的字在那之上无限的舒展开来。
尽管在人群之中,却远离人群。
突然的,他想起暑假刚开始的时候母亲说过的话。升学考、偏差值、全国排名、大赛、考试、学生会,种种事情层层堆积,听上去很是可怕,完成却毫不费力。
去乡下放松一下如何?
那时阿周那还不明白那句话的含义,现在倒是稍微的,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尽管生活圈狭小,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但城市里不曾有的广阔天地,只是站着便能感受到的没有喧嚣的寂静空间,这种独特的封闭感甚至连时间的感知都能够抹杀,更不用提一个人所能够拥有的存在于瞬间的空间了。
陌生的人,怀念的土地则加重了这一点。
工作结束之后,迦尔纳和阿周那踏上归程。再次坐上巴士,人零零散散的,却平均的分布在每一排,只剩下车尾的一张椅子,尽管有些微词,两人还是并排坐了下来。
巴士如同来时那样,晃晃悠悠的在公路上行驶起来。

(TBC)

2017-04-08 /  标签 : 周迦 48 3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