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Tempest-第二章

注:OOC|自设双guda大量出没|后期流血描写有
阅读不适请关闭页面,感谢合作
设定架空,17、18的周迦
guda子:彼方由理
guda君:坂仓柚李
————————————
第二章

“弓道道场?”
一大早,刚刚值完夜班的由理回到家便雷厉风行的冲了个澡,身上套着睡衣就走出了浴室,也不在意家里因为她回来一阵折腾被吵醒的阿周那,自顾自的用毛巾按着还滴水的头发坐在了电视机前。电视正播放着晨间剧,由理吐槽着剧情还是提起遥控器换了台,转成了深夜综艺的重播。
这时阿周那已经穿戴整齐,只是尚未洗漱,借着打招呼的机会,来问问镇上弓道道场的所在。
“是的,新学期会参加新的全国大赛,还是在假期里保持练习的好。”对着由理有些疑惑的眼神,他道出了原因。
“嗯……有是有,”由理翘着二郎腿,端起茶几上的一盘仙贝,“没有私人的,只有高中里的道场可以用,负责人的话我打个电话就好。”
“这样就足够了,多谢。”
“不过,”由理突然露出神神秘秘的笑,“迦尔纳也在,你去吗?”
“……那是当然。”总不可能不练习吧,而且也没有避开的必要。
“别打起来哦。”由理捞过自己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点了起来,“从镇子上的公交车站坐巴士,两站就到了。”
“请你放心。”
“我很放心。”由理拨通了电话,打着招呼,和电话那边的大概是弓道部指导老师的人愉快的聊了起来。

暂时借用弓道道场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第二日清晨,阿周那便背着自己的弓道装备和运动包出了门。由理这天是早班,早早的就没了人影,只是桌上放着的面包和锅里的菜汤以及塞满饭团的饭盒证明了她的存在。
不过汤的味道并不怎么好就是了。
阿周那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些琐事,大脑里突然浮现出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的晚上,在柚李家厨房里所见的那般热闹的景象,自己亲手制作料理的念头在心里冒了出来。
果然还是应该在练习之后去一趟商店街,他在到达车站之前打定了主意,只是对于晚餐的菜色还是稍微有些犹豫,在回忆着过去的由理究竟喜欢吃些什么的时候,眼前在站牌旁等车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修长且瘦削的身材,没有刻意打理过任其生长的白发,身上黑色长裤和上身白色的衬衫大约是学校的夏季校服,衬衫的短袖露出一大截没有多余赘肉但也并不是肌肉感强烈的胳膊,没有血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莫名的有种不真实感。
是迦尔纳,身上还背着跟他一样的弓。
都不知道该说是巧还是不巧了。
说来一切都不可能是巧合,迦尔纳在弓道部的事情由理也确实在之前提醒过了,而且这个时间点,去往学校的巴士也只有一趟而已。毕竟不是大都市,在车站稍微等等就会有车来,这里可是名副其实的乡下。
在想着这些事的中途,迦尔纳像是察觉到有人靠近似的,朝着阿周那的方向转过头来。晨光和微风中,与青色的眼瞳视线相交的一刻,阿周那莫名的有了一种干坏事被抓包的错觉。
“早上好。”迦尔纳先开口打破了在两人之间逐渐扩大开来的这股沉迷而尴尬的气氛。
“早上好。”阿周那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站立着等待巴士的到来。
看了眼手表,距离巴士的到站大致时间还有几分钟,阿周那没有刻意寻找什么话题,和宿敌之间虽然互相了解,但眼下他并不想在清爽的大清早就来个麻烦的对话。
正当阿周那拉回思绪开始思考晚饭的问题之时,站在一旁的迦尔纳默默的投来视线,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周那的装备。
“你这是要去道场吗?”他想了想,姑且还是开口问了。
“是的,有什么事吗?”阿周那没有转过头来,一边望着公路的另一头,一边回答道。
“为了九月份的大赛?”
“那是当然,”阿周那这一次才回过头来和迦尔纳正面对峙,“我是弓道部的主将。”
“是吗。”隐隐的,迦尔纳脸上的表情似乎变得柔和了些许,嘴角似乎些微的改变了角度。
“那么你呢?”阿周那看到那副表情,立马别过脸去。
“和你一样。”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是吗?”迦尔纳关键时刻的问句真的是百发百中。
阿周那强行咳嗽一声掩盖自己无话可接的瞬间,很快的转换角度:“我只是关心你还有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而已,不要误会了。”
“你的样子看上去并不是这么说的。”
完了,好久没见,忘记这家伙最容易看穿别人的谎言和借口了。
内心想法被看穿的感觉,可恶。
正当话题无法继续进行之时,巴士如同及时雨一般的抵达了车站,车门自动拉开,迦尔纳踩上台阶走进车厢,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跟在他身后上车的阿周那才发现车上原本空无一人,本着不想进行方才对话的目的,他在车厢的前方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久,伴随着发动机的声音,前后的车门关闭,巴士晃晃悠悠的,在阳光铺就的乡间公路上缓缓行驶起来。

迦尔纳就读的高中的弓道道场面积十分开阔,内部大概是不久前刚刚翻修,地板光亮整洁,大概是精心打扫的缘故,室内散发着木质的清香。
在他们二人抵达道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两两三三的部员换好了裙裤开始忙活,阿周那问了其中的一个学生,便到指导老师那里去打招呼了。迦尔纳则提着包去了更衣室,不久后也穿着黑白的裙裤出现在道场里。
“这位是别的高中的阿周那,这个暑假借用这边的道场自主练习。”指导老师卫宫一脸严肃的向部员们介绍了阿周那。
“请多指教。”阿周那鞠了一躬表示礼貌。
“接下来就正式开始练习,内容和之前的一样。”卫宫拍拍手,将人群中窃窃私语的杂音打断。“迦尔纳,你还是单独练习。”
“好的。”迦尔纳从人群中离开,从一旁拿过自己的弓和箭,走到道场的边上去,刚好在阿周那在相邻的靶子前停了下来。
这是自然,卫宫给阿周那安排的是最靠边的位置,同样作为个人练习的迦尔纳站在他旁边并不奇怪。
在那边还在讲解的中途,阿周那抬起弓,手指勾住弓弦,丰富的练习让他很轻松的将身体一边舒展一边恰到好处的控制力道。
世界一瞬间变的安静下来,唯有他,和远处的靶心。
深呼吸,在心脏跳动都放缓的一刻,松开手指,弦震动起来,弓箭离开身侧,下一秒伴随着一声悦耳的响声,笔直的停留在了靶心。
“好……好厉害!”卫宫那边的人群里有人喊到,一群人纷纷鼓起掌来。
“除了主将以外第一次见到这么准!”
阿周那确认了靶心的位置,调整了下身体,新的一支箭已经准备妥当。此时,迦尔纳在他身旁已经摆好了架势,射箭的特殊动作在他的身体上显得格外赏心悦目,连带着眼睛里清澈坚定的意志,弓箭笔直的划破了空气,同样的朝着靶心戳了进去。
“哇哦!主将好棒!”人群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卫宫大概是习惯了这种乱糟糟的状态,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纵容了部员们的胡闹,比起大声呵斥,而是简单的挥了挥手制止了更多的喧闹。
阿周那看了眼迦尔纳,他丝毫不为欢呼声所动,仅仅只是再抽出第二根箭,拉开弓。
松手。
再一次停在了靶心。
毫不在意欢呼声的迦尔纳大概是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阿周那也被这番举动所感染,抱着一决高下的心情,拉开弓,射出新的一矢。

练习完全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
年轻的高一留在道场打扫卫生,卫宫也在一旁动手擦起了柜子,迦尔纳向他们道别,大概是很受欢迎,离开弓道部的时候还有其他的学生朝他打招呼。
“会长好!”那些人这么喊道。
“你好。”迦尔纳回应道。
学生会长无疑,这家伙真的很会隐藏啊。
阿周那也就想了那么一瞬间,毕竟他也是学生会长,彼此彼此。
“你一会去哪?”在走出校门之前,迦尔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
“回家。”阿周那避开了话题。
“是吗,那么就在这里道别吧。”迦尔纳的表情再次变得柔和起来。
“哦,再见。”阿周那回想起在弓道场彼此暗暗较劲却没有决出胜负的练习,大概迦尔纳和他一样只是单纯的对于和彼此的竞争感到了乐趣吧。
那样朝着靶心笔直的射出弓箭的行为,仿佛整个世界里只有那一个点一样的,别的什么都无暇思考,无论怎样的事情也变得不重要……
“嗯。”迦尔纳点点头,朝着和车站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首先还是要去一趟商店街。
阿周那想到这里,果断的掏出手机打开gps查询地图。
和车站完全相反的方向。
啧。

想到自己此前抛出的回家的话题,阿周那虽然多少觉得有些打脸,但是换个角度又一想,这么说倒也没有什么错误。只是遇上迦尔纳大概还是会多少有那么些尴尬,所以他一边小心的注意着周围,一边在蔬菜区转了起来。
大概因为这几年大棚农业发展的缘故,除了当季的蔬菜以外,也有不少的其他季节才出产的。阿周那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从简单的意大利面做起会比较好,过去在城市里的时候他也偶尔会做那么一两次,所以大概出现失误的几率没有那么高。
面很快就买到了,剩下只要解决面里放什么菜的问题。
姑且转了两三圈,前方的人群里就突然出现了迦尔纳的身影,阿周那急急忙忙的走进旁边的店铺,混杂在购物的主妇里,透过商店的橱窗偷偷观察迦尔纳。
迦尔纳大概是在跟调料店的老板娘说些什么,尽管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老板娘却很是高兴的,一边把一箱子货物塞进他手里,一边还从店里拿了一个装了什么的饭盒强行给了迦尔纳。
在阿周那以为迦尔纳要离开的时候,人群中,迦尔纳像是感觉到了视线一样,突然朝阿周那所在的商店抬起头凝视了半响,什么都没有发现后才转身离开。
阿周那站在橱窗旁边的展示柜后,眼前是各式饼干和蛋糕的模型,他叹了口气,确认迦尔纳的身影已经消失之后,才走出店门。
“阿周那?”走了两步,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迦尔纳……你这人是幽灵吗?”阿周那皱着眉转身,和站在身后看上去有些惊奇的迦尔纳面面相觑。
“你不是要回去吗?“迦尔纳不合时宜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是顺路买点东西。”
“顺路?“
“你闭嘴。”
“是吗。”良久,迦尔纳突然说道,“自己想要做饭也是一件好事。”
“……”总是这样,还没怎么样就被从头到脚看穿了,站在迦尔纳的面前,就像是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一样,阿周那一直以来都对这一点感到不爽,但是迦尔纳本人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毕竟由理的工作很忙。”阿周那转身,“我要回去了。”
“只买面的话,是没办法做饭的吧?”迦尔纳在身后问道,“现在回去真的没事吗?”
“……”
“柚李之前拜托了我,带你转转商店街。”
“……”
“还要买什么吗?”
“番茄。”

最终,靠着迦尔纳在商店街的高人气,阿周那回到彼方家的时候,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各类蔬菜,而这些大多是以便宜的价格或者老板赠送所得。
小镇的人过于热情某种层面上让习惯了都市的冷漠的人有那么些许吃不消,但是多年来优越的环境天生养成了待人接物的良好习惯,多少还是让阿周那进退自如,毫无障碍。
由理还没有回来,把弓道的装备放在自己的房间里,阿周那回到厨房,选择了能做一次意面的材料,开始尝试做一顿晚饭。

失败和成功大概在料理这件事上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嗯,普通的难吃。“回到家里,连职业装都懒得换就坐在了饭桌前的由理品尝了一口意面之后如是说。
尽管评价难吃,由理还是用叉子卷起一大勺面,放进嘴里。
“不好吃的话还是不要勉强……”阿周那从桌前起身,准备收掉由理的盘子,“叫外卖来吧。”
“你给我住手。”由理飞快的把叉子捅进面里,“不要夺我的面。”
“难吃的话还是……”
“这个跟那个是两码事,好了,坐下来,sit down please。”由理拿过旁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又把一大叉子面塞进嘴里,“我决定了,嗯。”
“决定什么?”阿周那问道。
“从明天开始,去坂仓那里蹭饭。”
“哈?”
“'哈'什么'哈'啊,那家伙刚好欠我人情,这次的事情为了给他证明清白就花了我不少工夫,蹭一假期的饭也没什么吧?伙食费我也会出嘛。”由理笑了起来,大概是对自己的计划很是满意,“因为我太忙了,也没办法照顾到你的伙食,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去那边吃了饭再回来,天天跟着我吃便当阿姨也会不高兴嘛。”
由理口中的阿姨指的是阿周那的母亲,尽管阿周那单方面觉得那人并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就生由理的气,但眼下,这件事却被由理拿出来当作借口。
“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干什么?难不成是不喜欢迦尔纳?”由理也是个敏锐的不省油的灯,“好歹是你哥,就算几年没有见面了,但也不至于连个饭都不能一起吃吧?”
“那你呢?”阿周那被由理顺理成章的理由憋的没了话,索性改变了问题。
“我?没事没事,你没来之前也都活的好好的,再说你如果去坂仓那里蹭饭的话,我也能有机会享享口福啊。一举多得,好事情一桩。”由理摊手。
“坂仓那里呢?他会同意吗?”
“他?”由理露出计划通的表情,“这么说你愿意去咯?”
这副样子,儿时相处的记忆突然复苏,绝对有诈。
但他也不可能不答应,必经反驳的理由已经没有了,看来今天制作料理的决定完完全全就是个错误。
“他已经同意啦!”由理掏出手机,将剩下的面条塞进嘴里,飞快的给柚李发了短信。
莫名的,阿周那想起早上锅里的汤,感觉确实像是把调料放多了才能有的味道。这个人不会是为了引诱他做饭而故意……
细思恐极。

(TBC)

2017-04-07 /  标签 : 周迦 54 2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