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Signal(1-20)

非常日式我流搞笑(可能并不好笑(。
————————————
#1
在T市某著名的艺术街区内有个不起眼的艺术工作室。
正蹲在房间内,背对着午后太阳,拿着蘸满了颜料的笔在一幅油画上涂抹的是迦尔纳。
此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裤和松垮的T恤,仔细看衣服上还沾了不少五颜六色的颜料,连同捏着笔杆的修长手指上也是同样的色块,无数色块沿着指尖向画面坠落,留下斑斓的痕迹。

#2
要说仔细看的话还是很符合大众审美的池面……
艺术品商人——阿周那,在推开画室玻璃门的瞬间再度这么想到。
不过他更池面就是了。
这事没什么可以争论的。
“怎么样?难得我来看你,作品进展如何?顾客可是期待很久了。”
蹲在画前的迦尔纳停下了笔,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想你难得来一趟会说什么,果然还是作品的事情啊。什么时候才能变得稍微坦诚一点?直率的说是来看我的也没什么问题吧。”
“我怎么可能想你!!!”

#3
“你说谎。”

#4
阿周那看向房间的深处,其他画画的人“嗖”地一声,消失在了画板之后。
“啧。”
“咂舌可不是个好习惯,会让别人觉得没礼貌的。”
“让谁说都轮不到你说。”
“作为长辈。”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拿出兄弟架子吗,但是我是不会叫你哥的。”

#5
迦尔纳眉毛一抬。
“是吗,但是我也不会叫你弟弟的。”

#6
不,你们说话的时候不是已经叫出来了吗。
来自在场其他人。

#7
“说正事。”
阿周那平复了一下心情,清了清嗓子,重新变成了推门前的那个优秀青年。
“啊,那幅画的话,已经画好了,就挂在墙上,你看一下吧。”
“那现在这幅呢?”
“准备卖给另一个画廊的。”

#8
过了半秒。

#9
“说好的只让我卖你的画呢???!!!”

#10
众人:你们关系好还是不好到底是哪一个啊!!!

#11
“说正事。”
阿周那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画。
“如何?”
“你的上色真是一如既往的糟糕,虽然我并不认同,但是顾客没有意见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是吗。我倒是希望你能够给予一些意见,看来是我想多了。”
“哼,让我指点什么的你还早了一百年。虽说这幅画看上去很不错,但是近看笔触还是那么凌乱粗糙啊,说实话这样的画客人真的能够喜欢吗?”
“我也认为笔触还需要改进,感谢你指出了这点。”
“有自觉的话还问我干什么。”

#12
“既然画的进度也确认了,要回去吗?”
迦尔纳用报纸擦干了笔尖上的颜料,放下调色盘站了起来。
“我之后倒是没什么工作了,反正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只是顺路而已。”
“阿周那,你什么时候才能放弃这种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
“我只是适当地陈述事实。”

#13
“那我们就回去了。”
套上松垮的大衣,迦尔纳向工作室的其他人打了招呼,脸上还带着颜料,转身一路跟着阿周那穿过玻璃门走下台阶。
两人走到地下停车场里。
阿周那一声不吭的掏出一张湿巾。
“?”
“把脸上的颜料擦了。”
“多谢。”
“毕竟不想让你把我的车蹭脏,没想到你的衣服上都是颜料,连工作服都不准备就出门,稍微注意点形象啊。”
“那为什么要开着车来?”
“恰巧顺路,顺路。”阿周那不厌其烦的陈述,“而且客人也到电话过来催,说实话真的希望你动作能快一点,早点交出来也好让我省事。”

#14
阿周那坐进车内。
迦尔纳也拉开门坐了进去。

#15
汽车发动,开上繁华的马路。
“果然还是不喜欢让我把作品委托给别人卖吗。难道是因为觉得嫉妒吗?”
“杀了你哦。”

#16
堵车中。
阿周那百无聊赖的用手指指肚敲打方向盘,迦尔纳坐在另一边一动不动的眺望着窗外,车内的音响里放着上个世纪风靡一时的流行乐,尽管很不想承认,但却是两个人都恰巧喜好的曲风。
“话说之前我在你房间里看到了一幅本应该卖给顾客的我的……”
“闭嘴,你什么都没有看到,那是你搞错了,只是普通的宣传用海报……”
“可那明明是油画的笔触。”迦尔纳打断他。
“你看错了。”
“是吗?”
“你看错了。”
“是吗。”

#17
“所以说迦尔纳先生和阿周那先生是兄弟吗?”
两人走后,画室里新来的一个人小声向另一个人打探道。
“这个问题还是不要深入的好。”

#18
“哈?谁跟这家伙是兄弟了?!”
被好奇的路人询问时的两人瞬间反问道。

#19
“是男朋友对吧。”

“这一点倒是并不否认。”
“要是这么说的话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20
“为什么啊。“

2018-08-09 /  标签 : 周迦 33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