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十一章

记得剧情记不得基础设定的专有名词

本来是要写成番外篇的想了想时间点也没有偏离太多,就这样吧x

————————————————

“呀吼——!”

伴随着一声充满愉悦热情高涨的女音,随之而来的是冲上沙滩海浪,白色的泡沫在空中四溅,穿着白色防晒外套的阿周那拿着饮料后退了一步,本以为自己躲开了被淋湿的下场,却唐突地撞上了看着风景发愣的迦尔纳。

“啊?!抱歉。”

阿周那被他吓了一跳,满是水珠的玻璃杯差点脱手,等到他终于捏紧了手中的东西,迦尔纳却只是摇了摇头,伸手从他的身前拿走了那危险的东西,转身向他们休息的遮阳伞下走去。

“好冷————!”

阿周那注视着迦尔纳离去的身影,后方的海水中又响起喧闹声,柚李半死不活的爬上沙滩,狼狈的在沙子上跳起来。

“至少让我做个准备再入水啊啊啊啊啊啊,抽筋了抽筋了!!!”他以奇怪的姿势倒地,扭动起来。

目睹了这一幕的阿周那叹了口气,走到柚李的面前向他伸出手:“还好吗?去那边休息一下吧?”

“哈哈……”柚李神秘莫测的笑了两声,“多谢你的好意,不过男人的话还是算了。”

“都这个时候还计较这个的你也是算了。”阿周那转身要走。

“等等!”柚李抓住他衣角的绳子,“我改变主意了!还是扶我起来吧!”

“哈?”阿周那转过头来,斜刺里看见某个橙色的、正在向岸边冲来的身影。

“再见坂仓柚李,永别了,我会为你祈祷的。”

“不!!!!!!!!!!!!!!!!!!!!!”

嚎叫着的柚李很快被拉进了海水中。

阿周那在原地作双手合十状。

“让坂仓被由理拖走真的没事吗?”不知是什么时候迦尔纳来到他的附近,两人眺望着蓝色的地平线,一阵阵温暖的海风从海面上吹来。

“肯定有事的吧。”阿周那移开视线。

“不去救他可以吗?”

“别看由理那样,做事也算是有分寸的人,放着不要管吧。”

“是吗。”迦尔纳看了他一眼,自己向前走了两步。

“慢着。”阿周那一把拉住他的手腕,“难道你想让她放弃柚李,从我们这里找些乐子吗?”

“回去吧。”


春季的结束,充满了阳光和炎热气息的夏季随之而来,关于遗产调查的事从阿周那一行人造访财团的别邸时就再也没有什么进展,连同迦尔纳回想起来的支离破碎的些小片段也并没有提供更多有力的线索。时间很快迁移到七月,趁着炎炎夏日的集体员工旅行,阿周那索性邀请了正处于闲暇期的三人,一起到某个南国小岛上旅行。

“不过话说回来啊,为什么你不跟你的员工一起玩?不显得有些寂寞吗?”

“废话。”阿周那把吸管插进椰子,“社长在场的话,谁都没办法玩的开心吧。”

“是吗?”由理仍然看热闹不嫌事大,“难道不是因为没有要好的人所以才只能跑到我们这里来吗?”

“这是顾及别人感受好吗?!”

“不过这么说来,这是社长第一次主动参加员工旅行呢……以前都是闷在房间里来着。”小司机在一旁抱着椰子说道。

“哇……这让我都觉得有些可怜了。”

“阿周那,你难道没有什么朋友吗?”

“迦尔纳你给我闭嘴。”

“喂——!”柚李一边吆喝着一边从远方走近,“酒店的人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过去。”

“哦哦!终于开饭啦!”小司机从沙滩上跳起来。

“我一会再去。”阿周那晃了晃手里的椰子。

“我先走啦——”由理倒是很爽快的站起身来,“刚从飞机上下来就玩到现在,我已经饿了。”

“迦尔纳你不走吗?”

“嗯。”迦尔纳在躺椅上坐起身来,“我再呆一会就过去。”

三人离开。

阿周那坐在午餐垫上伸展了双腿,靠在背包上眯着眼睛吹风。

周围平静下来,人烟稀少的海滩上只有海风和浪花的声音。

“之前的记忆——”

“什么?”

“想起来了吗?”

两人在伞下对视,迦尔纳苍白的脸因为蓝色的伞面而染上淡淡的颜色,海风吹得他的刘海一片凌乱,于是迦尔纳索性把它们都别在了耳后,露出被晒得有些发红的额头。

“偶尔会。”

“偶尔?”

“不过应该不会提供些什么线索就是了……关于你的父亲,我依然是完全没有想起来什么事情。”

“剩下的呢?”

“只是在那个家里生活的一些片段罢了。”

“比如说想起一些具体的事情?”阿周那料想单方面的听迦尔纳自己的判断很有可能漏掉一些什么真正重要的事,不免向他深入的追问道。

“嗯……”迦尔纳皱起眉头,“我想起来过一位老妇人的脸。”

“老妇人?”

“基本是在那幢房子里的事,她看上去四十多岁,一直穿着和服,坐在大屋的垫子上。”

“你是说……”阿周那从包里掏出手机,却发现它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阿周那?”

“没什么,本来想给你看一下照片的,既然手机已经没电了我们也回去吧。希望不要错过什么重要的电话。”阿周那拉上背包的拉链,把已经空了的椰子拿在手里,“回去吧?”

“现在吗?”

“嗯?”阿周那感到有些违和,“这里有什么让你在意的事吗?”

迦尔纳摇了摇头。

“那回去吃晚饭吧?中午才刚刚到这里,玩了一下午你也累了吧?”

“的确是这样。”然而这样表示了赞同的迦尔纳却依然一动不动。

“那为什么你一直坐着不走?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迦尔纳难得地移开了视线。

“喂……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啊。”阿周那被他一言不发的态度搞得稍微有些不耐烦,又重新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地上。

而对方却皱起了眉头,甚至脸上还有些泛红。

这是搞什么啊?

在心里吐槽着的间隙,他想起之前在那幢大屋里发生过的事,如果童年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天晚上“袭击”他的“白色妖怪”就是迦尔纳。

不甘心的心情涌了上来。

转过头时,迦尔纳仍然表情复杂的坐在沙滩椅上。

阿周那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旅行途中有什么令你不愉快的事吗?”

想也应该没有吧。

“没有那样的事,我很开心。”

虽说意料之中,不过说着“开心”的迦尔纳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让人分辨不出他究竟是客套还是发自内心。

“之前扭伤的地方好了吗?”

“咕。”

唐突的被戳了痛处让阿周那只能发出狼狈的一声,他别过头去:“托你的福已经没有大碍了。”

“今天你没有和由理他们一起下去玩,我以为是之前的伤没好,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所以呢?问了这些,你不想回去的理由是什么?”过了几分钟,阿周那重整了心情,再度向迦尔纳发问。

“就是莫名的想在这里呆一会。”

“莫名?”

“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

“不,完全没有。”

阿周那重新向迦尔纳投去视线,白色的发丝在风里轻轻摇摆,裸露着的耳朵莫名的发红。

为什么。

“现在要玩一下吗?”他放下背包带子和椰子壳,硬着头皮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玩?”

“玩……玩水什么的……”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阿周那就后悔了,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倒不如说希望迦尔纳根本就没听见他说什么,然后两人无事发生过就此结束。

“你不介意吗?”

噫。

阿周那脱下防晒服从地上站了起来,把潮湿的刘海从前额捋到后面,他转过身去看着仍然在椅子上坐着,满脸写着“跃跃欲试”的迦尔纳。

“走吧?”

这个时间段也没什么人在,玩一下也无所谓吧。


吧。


阿周那看着七扭八歪的三个人。

“没想到你们俩特意单独留下是为了打水仗吗,噗。”

“就算是我也没想到……抱歉,我们不是故意去叫你们吃饭的,噗嗤,抱歉,但是我们也没有……噗……想到……”

“要笑的话就直接笑出声啊!你们是要怎样!”

“社长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请不要开除我。”

“不,你还是回去吃饭吧,不要在这个场合增加更多槽点了。”

阿周那转过头去,一旁的迦尔纳脸朝向一边,耳尖上已经能看到浮起的蒸汽了。

“…………………………………………”

“迦尔纳你也是,想玩的话就直说啊!”


(TBC)

2018-08-06 /  标签 : 周迦 14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