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叶王】Drop

总之我写了,deep的后续

夜半神智不清,弱智+999999999

—————————

两个没有什么交集的人重逢大概是件概率极小的偶然事件。

当王杰希戴着面罩扛着受伤助手持枪走进那家位于富人区的私人医院时,他还没有想到这件事。

坐在收银窗口的护士露出惊恐的神情,整个人还保持着把账单递给病人家属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僵在那里。原本站着刚刚将钱包塞进包里的家属已经吓软了腿,靠着墙坐到地面上。

“医生在哪?”王杰希压低了嗓音问道。

护士看着他,抹了唇膏的嘴紧紧的抿起来,似乎是不打算告诉他,然而她不自觉朝诊室瞄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思。王杰希飞快的确认了那里的情况,保持着持枪的姿势,向里走去。

“快逃!”护士突然大叫了一句,随即她身边的东西四散开来,不远处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弹孔。

“闭嘴。”王杰希耐心的给消音手枪上膛,刚刚他的子弹穿过了玻璃上递东西的窗口,他无意杀人,比起恐吓普通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突然,从诊室的方向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

王杰希的反应极快,他另一只空着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另一把个头略小的消音手枪,两把枪各自朝向不同的地方。这时他的视线转到诊室门口,那里站着一个戴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男人抬着手,戴着手套的手上夹着一根没点的香烟。

王杰希感到一阵恶寒,仿佛半夜因为噩梦惊醒,作为杀手他很少体会到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被他抛弃所遗忘的记忆在脑海里逐渐复苏,像是深渊里的恶魔一样朝他挥着手。

这个人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对他而言,已经足够具有震慑力。

下一秒,杀手的本能占了上风,王杰希一改动摇,手里的枪口纹丝不动。

“给他治疗,出了差错就杀了你。”他平静的说道。

医生仿佛笑了起来,他推开诊室的门,一面对一边的两人说:“你们继续。”之后的也瞬间压低了嗓音,“不许报警,没有原因。”


叶修用手术剪剪开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人的衣服,被切开的伤口淌着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怎么?”他一边用酒精消毒一边问道,“你打算一直举着那把手枪吗?”

“在你处理完伤口之前一直会的。”王杰希说道,“我并没有相信你的打算。”

“就算我救了你一命?”医生平静的声音里突然多了点戏谑的味道,王杰希捏着枪的手指顿时加大了力道。

心脏重重的跳动起来,一股无力感却从手臂涌起,仿佛在提醒他那件令他不愿回想起的过去。

那几天,他连眼前这人叫什么都一无所知,直到被丢在爱情旅馆醒过来,他也不明白在那段时间里自己究竟身在何处。这种感觉,对于一直以来被别人视为无所不能的他来说,是可怕的。

“想起来了?”沉浸在回忆中的王杰希被叶修的一句话拉回神,不知何时叶修已经停下了手中的作业,沾着血液的橡胶手套还捏着一把银色的镊子。

“你究竟是谁?”感觉到被玩弄的王杰希再一次猛烈的动摇起来,他忍不住问道。

“既然在这里遇见了,不用我特地说明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为什么要救我?”

“突发奇想吧?”医生发出笑声,“谁知道呢。”


“之后让他静养就没事了。”叶修把脏了的医疗器具收拾到一起,“该你了。”

“不需要,我要带他走了。”王杰希冷冰冰的拒绝了医生看上去好心的邀请。

“也不是想来就随便来,只是作为救了你的医生顺便检查一下……”话音未落,叶修的身影闪了两下,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甚至还没看清他的动作,肚子上就挨了一拳,手枪瞬间走火,旁边的活动架的轮子碎了一个,架子朝地上一倒,刚刚用过的器具散了一地,而王杰希被一个背摔落在地上。

“唉,又得花钱了。”王杰希在被摁在地上之前听见医生在耳边嘟囔道。

他用力转过身,这么多年当杀手的经验让他不至于因为肚子挨了一拳就能被制服。果不其然,医生没有压住他,但是下一个瞬间,他的手被死死的别到身后,一根丝质的东西缠了上来。

仿佛跟那个黑暗的雨夜一样,柔软却灼热的触感。

“好好坐着不行吗……”医生继续嘟囔着,手上却毫不卸劲,把王杰希从地上拉起来扔到角落的椅子上。

“放开我。”王杰希背在身后的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他的身上藏了刀片和枪,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

然而医生只是站在那里,原本被领带固定的衬衣领口此时敞开着,他仿佛在笑,眼睛眯得很细,就那样看着他,修长的手指隔着手套捏着一支充满了透明液体的针管。

“把裤子脱了。”医生平静地说道,连气息都很匀,仿佛刚刚两人之间的决斗没有发生过一样。

“……”

“绳子……我的领带应该已经坏了吧?”他问道。

王杰希从椅子上站起来,手已经从背后抽回来,一把新的银色左轮指着眼前的人。

“治疗已经结束了。”他说道。

“接下来是复诊。”

“你也不想让自己被暴露吧?”医生问道。

“虽说事关病人的隐私问题,但是我还是要考虑下我的安全问题。”

王杰希的目光落到医生身后的一体机上,进门的时候他因为动摇所以并没有想到那里会藏着摄像头。

他第一次涌起强烈的杀意。

的确他过去有少数的失败,但唯独那一次是他最想抹去的,三年之间,他一直都活在那件事的阴影之下。对于组织而言,被人控制就意味着死亡,而他现在不得不向上爬,愈是前进,这件事的阴影就愈重,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道的话,就意味着他会失去现有的一切。

所以他才想尽办法想要杀人灭口,然而现在他再一次中了陷阱。

“让我看看伤口。”医生再一次说道。

王杰希只得解开皮带,露出腿上狰狞的那一片来。

“你擅自拆线了吧?”医生凑近看了看说道,“亏我还尽力避免落疤。”

“没事了吗?没事我就走了。”王杰希站起来飞快的拉起裤子,穿戴完毕。他走到床侧,把还在药物作用下的助手拉起来扛在肩上,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后门人少。”医生站在原地说道。

“你关心的那件事,暂时不用担心。”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跟别人八卦的癖好,但是……”

王杰希转过身,和他四目相对。

“大概之后还会再见的。”

说话的时候,医生仿佛笑了起来。

2016-09-26 /  标签 : 叶王 69 3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