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叶王】茶

《恋。》收录

——————————

 琴音绕梁,竹林萧萧,火炉上泉水将开,咕嘟咕嘟的滚着泡。

——待王杰希走近那间独屋时,才完全看清这屋中之景。而他此番前来意欲寻找的人此刻正安坐在暗黑色的琴前,修长的手指娴熟的拨动琴弦,音符如溪流般潺潺而流,为这渺无人烟的竹林添了几分生气。

王杰希站门外凝望了一阵,才脱了鞋悄无声息的走进屋内,正对着屋主在火炉旁坐了下来。

弹琴的屋主似乎没看见他,依旧自顾自的抚琴,一根烟管连同其他烟具一并搁在他的身旁,烟叶在管口安静的燃烧,白色的烟雾悠悠升腾,缭绕了一室的香气。一曲终了,火炉上的水也正好滚至顶点,屋主放松了姿势,拿起旁侧的烟管吸了一口。

“喝茶吗?”

王杰希从火炉前转过头,屋主——叶修正笑眯眯的望着他。

“喝。”

“我这儿有铁观音和碧螺春。”

“铁观音。”

叶修支着地面站起身,端着茶台盘腿坐在了王杰希对面。他把茶台放在二人之间,用开水洗了茶碗和紫砂壶的里外,才拉开火炉旁的竹柜,从里面掏出一个白瓷罐子来。掀开白瓷罐盖的时候,铁观音自身的醇香也随之挥发,消散在稀薄的凉风之中。叶修从茶台上削了一半的竹管里抽出茶勺舀了两勺,几下便倾倒进小紫砂壶,合上茶罐放回原位。

王杰希坐在他对面,许久再未有一语,只是沉默的注视叶修用水烫茶。叶修倒了壶中一泡之水,复泡,二泡之水在公道杯中过滤,才倒入茶碗。不消片刻,王杰希的面前便多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铁观音。

窗外阴了一早的天终于落下几滴雨丝,翠绿的竹叶在微风中相拂,沙沙的摇摆着。叶修放下烟管,抿了口热茶,放下茶碗做洗耳恭听状。

王杰希自知要让叶修听他说话必须得等到这个时候,他捏着茶碗吹了吹,铁观音香气扑鼻。王杰希饮尽了碗中的茶,将茶碗轻放在茶台之上。铁观音刚入嘴时是苦味,但回味却是甜的,故茶水还未完全咽下,其香就已漫尽了口腔。

他放下尚有余温的茶盏,叶修又舀水泡了一壶,两人视线交错,王杰希清嗓,说明来意。

“我来找你的确是有事。”

叶修盖上壶盖,提着公道杯斟满王杰希的茶碗。

“切磋的话免谈。”

“我要找你不只是想和你切磋。”

“给你徒弟当陪练也免谈。”

“……最近出了点事。”

“如果是琴师被毒杀一事,你就不用再详细说了。”叶修喝了一口茶,提杯添满。

“你知道?”王杰希有些难以置信,却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好歹我还是有眼线的,世间的事也略知一二。”叶修说完,手指了指王杰希面前的茶碗。

王杰希知道他意指为何,端起便饮,留一空杯让叶修倒满。一只白鸽突然从开着的纸门中飞入,湿漉漉地,在地板上跳来跳去。叶修撒了一把豆子让它啄着吃,算是把自己的消息来源给王杰希亮了相。

“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王杰希从怀里摸出一叠草纸,摊在叶修面前,“现在凶犯不仅谋害有名的琴师,更是开始掠夺世间流传的名琴。”

“但是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呢?”叶修笑笑,“我弹琴只是兴趣,用的琴也是寻常之琴。”

“那是你不自知。”王杰希喝干已经变温的茶水,“你的琴可是名匠之作。”

“只是个普通朋友罢了。”叶修自己也喝了一杯,又分别斟满二人的茶碗,才向空空如也的公道杯中滤了新的一壶。

“那只是你这么认为。”

“所以呢?你来找我是要让我离开这里?”叶修不再和王杰希来回绕话题,而是直击重点。

“这样比较安全。”

“喂。”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你就这么怀疑我实力?”

“不是怀疑你实力,而是你在这儿难免会有被袭击的危险。”

“那我问你,陶轩他们是不是还通缉我呢?”

“……是。”

“那我为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凶犯,大费周章的去江湖上和他们硬碰硬,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这样值得吗?”

“我和药派会避免你和他们碰面的。”

“怎么保证?”叶修一手托着下巴,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看着王杰希。

“你和陶轩的事也总该有个了断,难道你要在这深山待一辈子吗?”王杰希再度绕圈子。

“了断自然会有,不断说明时机未到。”叶修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

“时机到了呢?他们成群结队的来和你车轮战吗?”

“是不是车轮战还很难说,想要到我这里来,哪有那么容易?”叶修喝完自己茶碗中的茶,又倒上新的,“所以你其实并不是来找我提供保护,而是想请我下山,引出凶犯。”

“……”被看穿的王杰希一时无言,索性干脆承认,“当然我也是有这样的打算。”

“好大个儿坑。”叶修笑呵呵的感叹。

“你也知道自己有名啊。”王杰希反击。

“不,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这么一想还真挺有名的。”叶修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化解。

“……走不走?”

“不走。”叶修笑的一脸没心没肺。

“就算有大批的琴师因之而死?”

“嗯。”叶修一本正经地点头。

“就算有传世之琴就此消失?”王杰希继续问。

“嗯。”叶修端着茶碗点头。

“就算那凶犯一直寻找的琴是你友人所斫?”

“嗯……啥?”叶修把茶喷了出来,“你再说一遍?”

“丢失的琴,除了一些是真品,其余均有是你友人所斫的流言。”王杰希端着茶盏心中一喜,想着总算是摸到了这家伙的弱点,差点也把自己呛着。

“你这分明是逼我。”叶修唉声叹气。

“我这分明是请你。”

“编,接着编。这不是逼我是什么?”

“……你赢了。”

“不,是在下输了。”

“走不走?”

“让我收拾下东西,等明儿一早就走。”

 

王杰希本以为叶修的行李应该不少,没想到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叶修提着个竹编的箱子,背上背着他那琴,打把黑色的油布伞就准备上路了。不过王杰希也没说什么,拿上自己的佩剑和包袱跟上就走。

竹林里没有什么动物,除了风吹动竹叶的声音外,很少有什么杂音。叶王二人这一路走的并非是直线,多是拐弯抹角,这是因为叶修在这林中设了不少机关的缘故。行至中途,王杰希忽然记起两年前叶修和陶轩闹翻,被迫退隐于世,自己才介绍他来了这片世外桃源。可实际上,他还是希望这位老友能够继续如往日般在江湖上逍遥快活,所以不自禁的将事情有所转机的希望寄于此次之行。

但王杰希随即又想起过去被叶修搅和得鸡飞狗跳的江湖,还有大把让自己头疼的烂摊子,不免有些踌躇——这样算不算是引狼入室?

然而叶修移动的速度容不得王杰希多想,他们于正午时分赶至竹林边境。这竹林紧挨着一面大湖,而湖又与河相连,也算是解决了接下来的路程问题。做竹筏没用多少时间,王杰希挑着砍了些竹子,叶修帮着他把竹子扎到一起,总算是在傍晚来临之前走上了水路。

那是个不眠之夜,竹筏做的小,勉强载住两人和行李的重量。他们在清凉的夏风中啃完随身的干粮,便轮换着撑篙。叶修不知从哪摸出两个打火石点着了烟,烟雾随风吹了王杰希一脸一身。王杰希顺着包袱摸出个酒瓶来表示要和叶修战个痛,果不其然被干脆的拒绝了。

“大侠怎不会喝酒呢?”他扬着酒瓶朝撑篙的叶修吆喝。

“喝酒的大侠不俗?”叶修站在那里反问他。

“你就喝不喝吧?”

“不喝。”

“真不喝?”

“现任的掌门怎不会抽烟呢?”叶修冷不丁换了进攻方向。

“不抽烟的掌门都是好掌门。”

“那偷跑出来的掌门还是好掌门吗?”

“跑出来找人救世的掌门难道就不是好掌门?”

天黑透了,叶修似乎站在黑暗里笑。

“王大眼你幼稚死了。”他说。

“你不也幼稚死了?”王杰希也笑了。

他含了一口掺了水的烧酒抬起头,璀璨的银河一瞬落入眼底,巨大的北斗七星坚定的指向遥远的北方。此夜为新月,无数星辰明明灭灭,于隐约蝉鸣中,于水声潺潺中,琴的旋律如涟漪般震荡开来。

——那是叶修的杰作。

王杰希含着笑意从筏上起身,趁着琴弦颤动,撑起第一竿。

 

抵达京城已是半月之后,叶修一路之上和王杰希商量了大致的计策,京城的人多而杂,流言来得快去得也快,有助于他们勾出凶犯。不过这样倒也是增加了不少风险,消息是传到凶犯耳里去了,但也免不了同时会传到陶轩耳里。

王杰希心里有愧,主动提出要让门下弟子来京负责警戒,结果都被叶修回绝了。

“凶犯既不瞎,也不傻,整天看见我身边转悠着一群凶神恶煞的练家子,这不就等于不打自招吗?”叶修叼着烟管一脸鄙夷。

“……你这是干啥?”王杰希看叶修说完,自个儿蹲洗脸盆跟前拿个斗笠各种比划。

“装瞎。”叶修把下巴上的绳一系,“大功告成,我先走了,你半个时辰后去南边的福满楼喝茶。”他说完,背着琴拿上那把看上去没什么卵用的油布伞就从客栈跑没影儿了。

“……”王杰希虽然和叶修商量过大致的方案,此时却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老老实实在半个时辰后造访了叶修指定的茶楼。

茶楼今个儿人特别多,不过多不是来喝茶而是来看热闹的。王杰希拣了个能看到全楼的位置坐下,跟小二点了极品铁观音后,就嗑着瓜子东张西望。人群混杂,茶馆里有人抽着烟,所以空气就有那么些浑浊。一台戏唱罢,十几个人叫好鼓掌,一个胖墩墩的老头儿堆笑着走上台,说来了个弹琴的瞎子,大伙儿不妨听听评评好坏。

王杰希差点儿没摔地上去,他扶着藤椅坐正,小二提着壶和杯子搁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王杰希趁机一把抓住小二:“这弹琴的瞎子……是怎么回事?”

小二忙着去收拾东西,答的又快又急:“哎呀,这瞎子跑到这儿来,说弹一首曲子献个艺,我家老板呐,人心善,又喜欢这琴曲,就许了,但这老板娘不喜欢这些,这不,两个人就吵上了,最后就让瞎子上去弹一首,大家评评呗。”

王杰希听着一愣,小二急急忙忙的跑了,他提着茶壶倒了杯茶,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却总觉得这茶不够味儿,具体怎么不够他说不上,只能说是怎么品都品不出他喜欢的那股味儿来。王杰希暗自估摸着叶修回去准会跟他邀功说自己舍身取义,大场面大手笔,在京城一炮而红,琴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如何如何。

之前来凑热闹看戏的人散了,等着听琴的茶客们坐在桌前,王杰希再环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目标。再一回头叶修戴着走时的那顶斗笠已经上了台,楼里安静了下来,王杰希突然看见叶修身侧仍搁着那把伞,究竟有什么用吗?

一时间,坐在台上的叶修抬手一抹琴弦,厚重的音符就已自指尖飞出,开始音调平缓,弦音厚重,音节停顿的静态被音律丰富的变化所弥补,使两相平衡。茶客们屏气凝神,侧耳倾听,一曲弹罢又是一曲,这曲没有上曲那样,而是多了不少轻快的音节,听的人心中一片畅快。王杰希没有放弃喝茶的念头,又斟满一杯喝下,茶的清香这才自舌根处炸开,不用片刻就已驱散了初饮的苦——这回似乎是对了味儿。

品到好东西的王杰希心满意足,捏着杯子似是也要捏出了感情,叶修仍在演奏,一双好看的手在琴弦上来回游走,音符愈快人心愈快,情感于将发而未发之际,一根筷子朝着叶修直冲冲的飞上舞台。然而琴声却未戛然而止,余音中只有劈成两半的竹筷悄然落地。

王杰希瞬间用视线就找到了筷子飞来的角落,那里站着的人既不是陶轩也不是刘皓。但这不妨碍他抓住这无理的毛头小子,那之后叶修背着琴拿着伞晃到他绑人的小巷里去,两个心脏耍的小年轻不要不要的,最后愣是套出了陶轩在找叶修而并非毒害琴师或是偷盗名琴的情报。

放了小孩后,王杰希看了眼身边叼着烟管没事人儿一样的的叶修:“怎么办?要不我还是让英杰他们过来吧?”

“不用不用。”叶修摆手,“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来京城的另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叶修有些无语:“天子脚下,这么明目张胆追杀人的,是想进大牢还是被处个极刑啊?”

也是,王杰希认同了叶修的言论。

“那反过来说,利用这点让他们自己闹点事被关进大牢岂不更好?”他寻思一番后问。

“杰希啊,”叶修咬着烟管一脸悲痛,“你什么时候学坏了?”

“……”那看来刚刚俩心脏强强联手耍小年轻是我做梦喽。

王杰希捏了捏眉头:“可现在毒害琴师的凶犯还是个谜啊。”

“着什么急,”叶修摆手,“总该要来的。”

 

偷琴的人迟迟不现身,而叶修也因为那次演奏而出名,整得京城文艺界一片轰动,大堆的名流慕名来听琴。王杰希也装模作样的在其中乱套情报,才知道后来那些非叶修友人之作的琴悉数被还了回去,唯有真品仍隐匿于世,下落不明。

铁观音二泡苦中带甜,三泡四泡苦尽而甜。

王杰希端着茶盏和台下一帮文人坐在一起听叶修弹琴,突然想起这句来。他记起十几年前,他和叶修尚且还都是青葱少年,二人初遇在苏杭的武林大会,流派不同斗法不同,叶修是有名的野路子高手,他是正派掌门的关门弟子,叶修此去为接受武林的挑战,建立属于自己的门派,而他去则是为报已故老师傅的仇。

只可惜最后正派输给了野路子,而王杰希在那之后便和叶修结下了缘,两人武斗有过不少,一来二去便成为了彼此切磋的对象。他们的交情越久弥深,王杰希渐渐明白老师傅绝非因当年叶修赢了自己含恨而逝,而是恨韶华易逝行将就木,不能再继续钻研武艺。

之后叶修正式创立自己的门派,在江湖上行走,而王杰希则继承掌门之位,带着弟子在世间生存。他本以为他们会就此保持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直到后来叶修终于和陶轩决裂,就此归隐山林。

在相遇与别离之间,他们是十几年的朋友,十几年的茶友,和十几年的对手。叶修归隐前,王杰希请他喝了一次茶,王杰希去找归隐的叶修时,叶修请他喝茶。

他们礼尚往来,兜兜转转,好像谁也不欠谁,好像谁都和谁不熟,却又比谁都记挂着谁。

叶修结束了演奏,闭着眼睛站起身来,打算把琴一包就走。这天听曲的人里坐了个胖子,穿的衣服是上好的绸缎,他突然站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中行至叶修桌前。

“先生,这琴,卖不卖?”

包琴的叶修停下了动作,嘴角一扬:“公子不先看看这琴是谁所做就来问?”

“听这声音,想必是名家所作。”

“过奖,给公子看看罢。”叶修把琴一竖,琴底朝外,王杰希屏住呼吸定睛一看,暗黑色的琴身上赫然刻着一个“苏”字。

一时之间,先前有所骚动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叶修闭著眼睛笑了两声,抓着布把琴一包:“所以,公子对不住了啊,这琴不卖。”

王杰希终于呼出一口气来。

“希望您无论如何能卖给我。”那人突然抓住叶修包琴的手,“算我求您了。”

“嗯……”叶修露出有些犯难的表情,“这琴原是一高人赠我之物,我这要卖了,怕是不怎么好吧?”

“那我去跟这高人求情!您告诉我他住哪里姓什名谁便是!”

“不,不用,那人今天来了。”叶修抬头,脸朝着王杰希,“说你呢,上来吧。”

王杰希一时无语,他搁下茶杯,在众目睽睽和窃窃私语中走到桌前,无视买琴人炽热的目光,一把拍上叶修的肩膀,凑他耳朵跟前。

“哟,今儿这么热情?”叶修闭着眼睛笑着调侃他。

“……你这又是要做什么?”王杰希小声的皱着眉头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叶修捏了捏他王杰希放在肩膀上的手,王杰希登时心头一颤,脸上有点烫,别扭的抽走了手,只见叶修笑着对那人说:“这位高人说了,五日后,在城南郊外摆擂,和他比武赢了就能把琴拿走,不要钱了。”

王杰希眼神死,敢情自己被叶修给卖了。

之后他俩到街边摊上买面吃,王杰希前思后想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轻易接受被叶修拿去卖的现实,坐在对面的叶修看他脸上一时间表情变幻,随手从筷筒里拿了筷子伸进王杰希的碗里,夹了两根面条递到他嘴边。

王杰希正想的出神,忽然觉得唇上一烫,本能的立刻向后一仰,两眼在叶修伸过去的筷尖上聚了焦。

“你这是……干什么?”王杰希这时都还没回过神,说话也吞吐了许多。

叶修则带着玩味的微笑:“看你饿呆了,喂口饭。”

“去去去,一边儿去。”王杰希皱眉推开他的手,带着一股子异样的感觉重新坐正,“吃你的饭。”

“呵呵。”叶修笑着收回筷子,把那两根面条塞进自己嘴里。

“……”王杰希有点不太好,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原本朋友之间正常行为的含义想多了。

不过……普通的朋友之间会喂对方东西吃吗?!

这都什么玩意儿,决意要清除杂念专心于食物的王杰希恶狠狠的从筷筒里抽出筷子,扎进面碗。

不久后两人酒足饭饱,慢悠悠的踏着步子回客栈休息,叶修解释说比起目前被动等待凶犯出现,不如就此机会主动出击,让凶犯现身。王杰希虽然高兴叶修承认他的实力,但却又觉得自己到底还是被叶修卖了,而且还卖的心服口服帮着数钱的那种。

 

王杰希想起以前自己跟过的老师傅,这老师傅啥都看得开,偏生跟女人过不去,一把年纪还和青楼纠缠不清,最后家财散尽,在武林大会上与叶修一战败北几日后,便捏着心上人的发簪含泪带笑离开人世。王杰希还小不怎么懂事的时候,老师傅喝醉了便会笑呵呵的揽他讲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只要一眼,之后那就是天雷勾动地火的事儿。后来王杰希长大了,懂了,心里一面寒碜这老师傅怎么净讲些少儿不宜的东西的同时,一面又希望自己一直是个黄段子小白,好维持老师傅在心中的光辉形象。

然而不论怎么说,绕不开的主题有一,那就是王杰希从叶修宣布比武赠琴那天开始,就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看他都有种新奇的感觉。

这种感觉以一词概括为心跳加速,搞得王杰希疑心着屡屡给自个儿摸脉,摸的他日思夜思,直接梦到自己摸了个喜脉出来,吓得他半夜坐起,最后发现是虚惊一场,自己没有怀上谁的,也没怀上叶修的。

这怎么又跟叶修扯上关系了?!

王杰希在黑暗中看了眼靠叶修那屋的墙面,叶修似乎是察觉到他突然坐起,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跑来砰砰的敲门。王杰希下床给他把门开开,叶修睁着一双死鱼眼,满脸胡茬,提着油布伞穿着睡衣赤脚站在门口,活脱脱一个神经病。

“你提个雨伞是要干什么?”王杰希有些无语的问道。

“你半夜坐起来搞这么大动静是干什么?”叶修挑起嘴角问他。

“……你别想歪。”王杰希思考了一下大致的可能性,有些尴尬的加了一句。

“我没想歪,但是你想了些啥?”叶修扛着伞饶有兴致的问。

这还能愉快玩耍吗?王杰希想,大半夜的就不要搞这种黄段子分享大会好吗?

不过他没有说,叶修也没有追着问,或许真的另有原因,但说与不说的权利属于王杰希,叶修也不能真逼着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可惜还没从梦的惊吓中缓过来的王杰希脑子一抽忘记了自己还有这等权利,等到话出了口,才发现收回已太迟,他懊恼的一手捂上眼睛,不愿去看叶修的表情——他一定会笑。

叶修没笑,他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开始思考王杰希话中的含义,然后一把把他推进了房门。

真的是天雷勾动地火了。

早上王杰希爬起来的时候还是一种懵逼的状态,他捂着饱经风霜的腰从床铺上坐起来,正对上坐在屋中央抿着烟管抚摸琴弦的叶修。这天阳光很好,令人眩目的光线从窗口洒进客栈的房间,落在叶修的身上。叶修垂着眼,难得的满脸认真,修长的手指跳跃着拨动琴弦,指尖几乎要融化到光里。

“醒啦。”察觉到王杰希投来的视线,叶修抬头朝他打了个招呼。

这回王杰希不懵逼了,他把了把自己的脉,不是喜脉,幸好……

叶修被他这番举动逗乐了:“哟,是不是喜脉?”

“你一边儿去。”王杰希嫌弃他。

叶修笑了两声把琴收好:“吃啥我给你拿去。”

“山珍海味。”王杰希敷衍他。

“还真是喜脉啊。”叶修笑着走了。

王杰希坐在床上红透了一把老脸,拉过被子索性又躺了下去。

 

擂台是叶修准备的,等到王杰希在约定之日来到这里,他才发现这真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粗暴——土地上随便画的框,框旁边随便摆的武器架,还有旁边随便放着的牌子,以及牌子上随便写的字。

那字有些歪歪扭扭,王杰希凑近睁大眼睛研究了半天,才终于发现上面写了:高人高仁比武赠琴。

叶修太简单粗暴了,连给他的假名都这么简单粗暴,高仁。

王杰希看了半天,以良好的定力压住了一刀砍碎牌子的邪念。他看了眼坐在不远处抽烟乘凉的叶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比武在辰时开始,王杰希把随身的佩剑给了叶修,自己拿了一把武器架上准备好的剑和人比武。

看热闹和慕名来比武得琴的人很多,里三层外三层地把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评委是群众,而叶修则在武器架旁的小土包上的树旁抱琴盘腿而坐,闭着眼睛继续演瞎子。

正午时分,王杰希气都不带喘的,还没和他比武的人排成了队,估摸着下午还得继续。一些小摊小贩趁机卖起午饭,两人买了馄饨填饱肚子,再稍作一休息,后半场比武就开始了。

这回上场的人的武器是两个铁锤,头上戴了个斗笠,白纱蒙脸,看上去神神秘秘的。王杰希和他相互一作揖,锣响便开始了对决。来人身材虽然娇小,一对大锤却用的得心应手,而且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王杰希一向欣赏武艺精湛之人,眼下,和他对战的人就深得他心,但是这人终究还是没有达到能和他一战的水平。所以几招之后,王杰希的刀就已经穿破空气,砍飞斗笠,停在此人的脖颈处。

那人停下动作,把铁锤放在地面上,作出服输的动作,然后一手拉开脸上蒙着的白纱。

王杰希心里一惊,收刀后退。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姑娘,还是他认识的姑娘。

是苏沐橙。

人群开始骚动,坐在土包树荫里的叶修突然携琴起身,一手握住身侧那把油布伞的伞把,瞬间抽出一把明亮亮的雪刃,劈断了从自己背后飞来的暗箭。

“怎么回事?”王杰希下意识的挡在苏沐橙的身前,飞快的寻找放箭的罪魁祸首。

“刚才怎么了?”苏沐橙站在他背后,踮起脚尖拼命往叶修那边看。

叶修背着琴,手里还提着那把细剑,王杰希突然明白那晚上叶修来找他为何要背着伞的原因。混乱的人群之中,一个蒙脸人突然跃起,朝叶修劈头就是一刀。但叶修不是好惹的主,如此刀法,他稍一侧身便躲过,细剑登时化为无形,从斜刺里冒头,于虚空中开拓一平面,划破来人胸前的衣物。

而叶修并不恋战,一刀以后,便已后跳落至王杰希身旁。

“叶修哥,好久不见!”苏沐橙站在伸手举着大锤朝他挥舞。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叶修把细剑插回伞里,脸上露出些欣喜之情。

“我从门派里跑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找你,万不得已想出窃琴的点子,想让你主动来找我。”苏沐橙说。

叶修有点愣:“你杀了琴师?”

“啊?”苏沐橙一脸惊讶,“我为什么要杀人?”

“拜托你们先看看周围什么情况再聊。”王杰希举着剑清了清嗓子。

“哦。”叶修把王杰希的佩剑交给他,自己和他背对而立,两人将苏沐橙护在中间。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群蒙面人,个个都举着一把尖刀。

“这不是五年前灭门的邪教吗?”叶修捏着油布伞,随意的看了眼他们身上挂着的木牌,“怎么?还带死灰复燃的啊?”

“谁知道。”王杰希抽出佩剑,摆好战斗的姿势。

“怎么跑?”

“北边吧。”

“我也来帮忙吧。”苏沐橙突然插了进来。

叶修知道阻止她也没用:“小心。”

“没问题!”

“那就准备,3……”

“等等,大眼我突然想起一事儿。”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邪教平时修习御魂之术,而他们教义中,要复活人必须要用音律来为灵魂引路。”

“所以他们并不是想杀害琴师,而是为了复活五年前被你杀掉的教主?”

“这应该没这么简单。”叶修否定,“这样的话,又何必真的杀害琴师呢?”

“难道说,是教内分裂,派系之间互相牵制,不想让对方先于自己复活教主?”

“还有另一种可能,是江湖上有谁注意到了这事儿,故意扮成其同伙,杀害他们盯上的琴师,以阻止他们复活教主。”叶修说。

“真要照你这么说,那这人做的究竟是善事还是恶事呢?”苏沐橙感叹。

“不一定吧。”王杰希接过话茬。

“怪当年灭门死的人太多。”叶修突然转了话题,“后果太惨重,导致人们都无比不想重来啊。”

“……嗯。”苏沐橙脸色一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就打算这么一直聊到他们杀过来吗?”王杰希一句话结束了逐渐凝重的气氛。

站在他身后的叶修看了看飞腾的烟尘,突然叹了一口气:“赶紧上赶紧打完,官府来抓人了。”

眼见包围圈逐渐缩小,下个瞬间,数人提刀冲上,叶修开伞挡刀,趁势一推,掀翻了好些个人。他再合,瞬间细剑出鞘,剑过血飞,硬生生的开出一条路。

“走!”王杰希大喝一声,手中的剑突然伸长,捅上几个已经近身的喽啰。

叶修左右各一剑,在破开的路中飞奔,苏沐橙闪躲过挥舞的刀锋紧随其后,王杰希也跟着他们冲出了包围圈。

 

这之后的局势如王杰希当初所希望的那般发生了转变,叶修当年建的门派四分五裂,陶轩也不知去了哪里,叶修算是不用再回到那片人迹罕至的竹林生活了。而那时在擂台上出现的邪教也统统被关进了大牢,从此民间不再有琴师被毒杀的流言。

事情就此告一段落,苏沐橙去了苏杭经营她哥哥留下的斫琴作坊,而叶修则收拾了东西,打算回他竹林的那小屋里去。

王杰希虽有不舍,但念及还有机会再见,终归还是买了船送叶修去。

叶修在船上生了火,给他泡了一壶铁观音。王杰希捏着茶碗百感交集,最后无数思绪化作苦涩甘甜的茶水顺喉而下。

“你真的要隐居吗?”他把茶碗搁在茶台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啊。”叶修没动自己的那杯,而是拿起公道杯斟满了王杰希的茶碗。

“不打算重回江湖了吗?”

“差不多。”叶修把烟叶塞进烟管点上,抽了一口。

“那我怎么办?”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问。

叶修没说话,突然探身拉着他的衣领亲了亲他的嘴唇。

“你真以为我会抛下你不管?”他贴着王杰希的脸笑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我已经移交派内权力,心生退意了?”

“……”王杰希别扭的移开视线,果然瞒不过叶修。

“不走也罢,我等你就是。”叶修坐了回去,脸上带笑,一口气喝干自己的茶碗,放在茶台之上,“我还想要你一辈子和我一块儿弹琴喝茶呢。”

 

(END)




《恋。》特典小册子收录:

06《茶》

未公开作品,之前做的《世界》收录,不过本子销量不怎么好23333我也习惯了……少量做(10本封顶)多次刷(5本封顶)是我的风格……

是听着古琴曲开的脑洞,暑假热的睡不着的时候写出来的玩意儿,因为字数限制,所以故事不是很丰满,按理说还是功力不够吧,可我觉得我这个人几乎不适合写5000限制的东西,段子我都能攒1万啊……

全文由武林高手、被逼隐退的会弹琴的叶神和武林高手、某帮派帮主王杰希担纲,苏沐橙友情出演。有插图但是……排版君不知道出了啥差错……虽说是不怎么高清……

隐藏人物苏沐秋,叶修的已故好友,在武林联手讨伐邪教的时候成为了众多牺牲者的一员,苏沐秋是斫琴师,天才级的那种,很多名琴出自他手,叶修手里的是白送的233333

文中叶修弹琴的那段其实是听着李祥霆老师的《流水》写的,全文的bgm大抵是《离骚》《流水》这两首曲子。

这次的恋爱风格还是逗比+快节奏,说实话我这个喜欢描写心理的写短篇真的很心累,而且这篇里面有大量的场景描写,怎么说呢……算是对自己的一个锻炼吧。

因为我不会写景啊。(笑

PS:老叶弹的古琴,古琴,古琴!重要的话说三遍。


2016-08-06 /  标签 : 叶王 80 2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