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叶王】Blue-Re-Start

感谢大家的投喂www

——————————

王杰希是怔怔的站在路边的。

叶修隔着车窗看见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机场出口站的笔直,平时被颜料掩盖的手垂在身侧,整个人像是同时被抽掉了灵魂和气力,只留下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空壳。

他小心缓慢的转动方向盘,终于踩下了刹车,停在那副躯壳之前。

“走吧?”叶修放下车窗,探出头去,这时的王杰希看上去比两个小时前更加消瘦。

“嗯。”像是为了隐藏起自己的某种心思,王杰希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这样的一声来。

“走吧。”叶修转变了音调,再次重复了一遍。

 

那天是王杰希的女友出国的日子。

他们在一次画展上相互认识,从粉丝和大神,穿过网络的障壁,再到画友、酒友,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开始交往,整个过程看上去循序渐进,却还是他一贯出其不意的风格。

叶修想王杰希本人大概足够深情,至少就他所知,没有人能把别人照顾的那样无微不至。他不止一次见过王杰希若无其事的拿走那女孩手上的大包小包,陪她从清晨一直逛街到后半夜,期间还可以全程陪聊毫不厌烦,最后还把在街边喝得烂醉的她送回家。

那种体贴算是常人难及,而且更是容易让人深陷其中的陷阱,一旦开始习惯,就很难再从中脱离。和他交往过的对象,很少有分别之后不念念不忘的。然而王杰希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真的要分了,就不带一丁点儿的,彻底的斩断两人的联系,连电话号码都会更换——他有个专门用于联络的手机。

大概是他自己也有所察觉,所以会如此干脆彻底。又或许是他给自己的慈悲,不会为此挣扎太久。

这是叶修对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目前的合作伙伴王杰希的个人看法。

他们是从同一间美院出来的,毕业之后一边当老师一边画油画糊口,为了省钱索性租了两室一厅当住处,之后的一切由此开始。

 

叶修是很少和人交往的,即使难得觉得可以试试,不久之后就会无疾而终。对于这点他自己是有自觉的,渐渐的到了后来,即使有了什么想法,也不会主动做些什么,对方有了新欢,对于他而言也仅仅只是收回感情,专心于别的事情罢了。

对于这点,王杰希有次喝酒的时候吐槽过一两句。他是不会说重话的人,更是不爱去指责跟自己无关的问题,在那次难得一语道破关键。

“在那之前,你是根本没有接近她的那个想法吧?”他摇晃着玻璃杯,褐色的眼睛盯着杯子里翻腾的泡沫。

叶修把玩着他那只有些年头的Zippo打火机,笑了笑算是作为默许。

王杰希抬眼看他,眼神里是写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大概在里面掺杂了些许无奈,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就算是发生了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日子还是要接着过,紧接着就是三个月之后的定期画展。叶修和王杰希每年都会做些准备,把一年积累中的几幅画展出去。毕竟是商业性质的画展,所以要展览的画也是可以卖出去的,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笔好处多多的生意。

按照惯例,他们会按照一定情况再多画张新画,大致的内容在之前就已经有了眉目,在外面合办的绘画教室休息的那天他们就会准备各自的作品。在出租屋里,在搬进去的时候,叶修和王杰希就已经腾出了共用的一块空间作为画室,平时一旦有时间大多都会在那里度过。

周一的休息日,叶修在清晨推开画室的门,王杰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眼前是巨大的画板,他以随意的站姿举着蘸了颜料的排笔,另一只手还拿着用来擦笔的旧报纸,工作服的袖子卷到手肘,露出的一截胳膊上蹭了些深蓝的色块。他抬头,修长的手指夹住黑色的细长笔杆,鲜艳的颜色从笔尖绽放,将画布染成燃烧的蓝色。

那是陌生的画面,像是感情爆发的场所,尖锐的笔触似乎是在诉说某种不具名的激烈的感情。

叶修站在门口,没有出声,也没有说话,只是注视这那副光景。从窗外照进令人炫目的日光,将王杰希的背影融入其中,心跳在某个时刻突然加速,又在下个瞬间沉寂于冰蓝的画面。

他想自己大概是睡得太少,但是对那感觉太过于熟悉,说是陷落也毫不为过。

 

画展临近时的某个星期日,叶修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路过厨房,刚好撞见王杰希在喝酒。

叶修本人是不会喝酒的,即使有,也大多是度数极低的果啤和特调酒。王杰希管那些叫做饮料,在平时他是宁可喝啤酒也不会碰的。

而那天破天荒的,王杰希穿着件白色的衬衫坐在餐桌旁,手里捏着他那只专门用途的手机,桌上放着瓶开了盖的特调,玻璃杯里盛着和酒瓶里一样蓝色的液体。他注视着屏幕,一语不发,指尖在屏幕上点了点,之后是很长时间的停顿。

那是叶修第一次看见王杰希那样喝酒,平静而又理智,却做着反常的事情,像是为了压抑某种即将濒临爆发的情感。他向前走了几步,在另一个视角看见屏幕上Skype的界面,大概是试图通话,却毫无回音。

这时他想起来以前每晚王杰希都会出去接电话,但这件事在一个月前开始就已经逐渐减少,后来王杰希整晚都在他那幅蓝色的画前工作,直至夜深人静。

叶修回身走向画室,推开门,昏暗的室内,落地窗垂下的白色窗帘中能看见点点街灯。他摸索着打开电灯的开关,在明亮的灯光中,王杰希的画放在画架上,用过的颜料全部整齐的放在一边的活动架子上。

大概是完成了,叶修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到。

 

画展展厅,几十个人围在一幅画前一动也不动。

白色的墙面,方形的蓝色的突兀的一块,旁边贴着白色卡片的说明。

像是热带潜水时所见的海底的蓝色,又像是远洋中所见一望无际波光粼粼的蓝色。初见是平静而压抑的蓝色,只是被静止的封存在方寸的世界中,稍有凝视,透明的、厚重的色块就会开始依次排列重叠,在狭小的世界里汹涌,被赋予生命蓝色似乎带着不容触碰的刀刃,却又近乎温柔的将一切包裹其中,将观者卷入温暖而冰冷的暗流。

《冰蓝》 王杰希

画展结束的时候,那幅画的价格快要被炒上了天,展方特意派了工作人员来询问王杰希想要什么价位。叶修本想调侃他这回战果丰硕,却在窥得王杰希平静的脸上隐藏着的些许严肃之后闭了嘴。

“抱歉,我没有卖的打算。”王杰希说道,“目前还没有。”

“是吗……”工作人员的脸上明显露出失望的神情,随即他又换上一副笑脸,“那什么时候您改变主意了,请务必联系我们。”

“好的。”王杰希点点头,算是对话结束。

 

“为什么突然不想卖了?”回去的路上,叶修问道。

“只是不想罢了。”王杰希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他们走到路口,绿灯亮起,于是两人停下脚步,等待下个红灯亮起。

“当个念想也好……”王杰希突然开口说道。

叶修把两手放进口袋,注视着来往穿梭的车辆。

“……我大概是恋爱了。”他突然笑了一声,一边无力的甩了甩头。

“不是件好事吗?”王杰希答话,“还是说你还是要重蹈覆辙,保持消极态度?”

“我想大概不是。”叶修笑了笑,“但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确认他的想法。”

“谁?”王杰希大概是想都没想,只是随口一问。

“王杰希。”叶修比他更加直率、坦诚。

“……”一瞬间王杰希没了话。

叶修突然后悔起来,趁着绿灯变红的瞬间,他加快脚步,穿过马路,将王杰希远远地甩在身后。

那天晚上叶修一夜未归。

 

画展结束的第二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凌晨四点,太阳快要冒出地平线的时刻,坐了一夜火车的叶修背着便携画架和画具在海滩上前行。鞋子早就脱掉装进了袋子,在海浪连续的涛声中,赤裸的脚踩进松软细腻的海沙,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去往目的地的路线早已烂熟于心,即使不是每年都来也会记忆犹新,只是往年他大多会打着外出短期写生的名义来到这里,而今年还来不及打什么招呼,就已经匆匆提上行装来访。或许比起来这里重游故地,更像是告白之后不顾后果的仓皇逃离。

但至少目前对于会得到什么答案,叶修是不想去设想的。

恋爱和告白于他大概都会来的突然,离去时却难以消散,这里也是。

翻过一个沙丘,在一块岩石附近,叶修停下了脚步。海风吹在身上还有些暖意,他支起画架和画板,坐了下来。

记忆中的光景和眼前不变的景色重叠,白色的亚麻布上,16岁的少年坐在岩石上眺望日出,翘起的褐色发梢、飞起的白色衣角、卷起的袖口被太阳晒成小麦色的胳膊,连同周身的轮廓一起,熔进金色的光芒之中。

那的确是久远的回忆,还在他的心底没有伤痕之前。

并不是每年都会来这里画相同内容的画,落笔的瞬间叶修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大概今年他再来的意义和往年有所不同。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叶修头也不抬的继续自己的作业,至少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他想要完成相当部分的铺色。

来人走近,停在他的身后。

海风徐徐,跃出地平线的太阳明亮的难以直视,却莫名散发着温柔的光辉。遥远的天空逐渐亮起,被红色和黄色侵蚀的天空与平时看上去分外不同。

偌大的世界除了风与浪,一切寂静。

思念与回忆开始重叠,在方寸的另一个世界缓缓道来。

 

那天晚上王杰希才突然想起前几天叶修借过他的笔记本电脑。

他查找了历史记录,叶修大概是故意留下了线索,所有浏览过的记录无一被删,像是藏宝图一般的标注了他的目的地。意识到这点的王杰希买了凌晨的快车,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Skype依旧没有联通的迹象,他捏着发热的手机在车厢里倚靠着座椅,透过玻璃眺望远方沉睡的村庄。

此夜无月,澄澈的夜空星光斑斓,像是不曾断绝的静谧的黑河。

 

回程时一路无话,王杰希再次打开手机,长时间盘踞菜单首页的蓝色方形标志已经消失不见,他闭上眼睛,关机。

 

(End)

 

  

Form 扑热息痛

灵感来源大野智《Take Me Faraway》

算是一个关于疗伤的故事,依旧清水,全是模糊的描写。

很久不写已经手生了sad

写的不好恩

感谢你的观看。



之后的FT:

讲下BRS那些没写的设定
叶王都是画家,属于双性恋恩…
老叶过去有喜欢过的人,没错就是XXX(被拉走),然后他的设定是喜欢潜水,在那个最后的场景因为事故溺水身亡,老叶画的是那时候的回忆的画面
老王女友故意失联,最后老王删了skype表示对这段感情的斩断,作为念想的画最后也卖掉了恩
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自己脑补下就好,其实暗示也是蛮多的hhhh(揍
最后到底接受了没有,感情都斩断了你们说呢(x
关于标题,Blue指画,也有悲伤的意思,而且算是一条暗线,ReStart再开始,所以你们懂得(doge
好了我估计没人能看到我隐藏的这些部分😂😂😂
其实没写卖画是因为我偷懒了(x

2016-06-11 /  标签 : 叶王 63 9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