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叶王】岁月静流(The Wonderland番外篇、答疑篇)

哎,说好十月就要写完的东西墨迹到了现在,然后刚刚还听见室友嫌我打字声音吵的咂嘴声再见吧小婊砸

就这样,祝使用愉快,lo主感觉这个月已经不用再割腿肉

本篇:http://misakilight.lofter.com/post/3cadcc_5f01424

这个故事的另一支线补完(cp双叶注意):http://misakilight.lofter.com/post/3cadcc_7c3d532

——————

“除去教科书上提及的部分,还可以通过一些规则来创造新的术式……”

王杰希在走廊上突然停下脚步,顺着阶梯教室敞开的后门,他向教室讲台的方向望去。过了几秒,王杰希改变了之前的目的,猫着腰从教室后门进去,坐在了最后一排。

“这些术式结合时有一定规律,但光牢记规律并不代表你就会完全驾驭。”

这节课的学生都坐的很靠前,第一二排的台阶上甚至都有人坐着,反而最后一排没有太多人。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以至于王杰希溜进去也没有引起轰动——说到底他是个老师,偷溜进教室里听课完全不是他会做的事。

十几分钟之后,魔法学院特有的悠长的钟声响起,表示一节课就此结束。一些人慢吞吞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也有些人提上书本就冲出教室,其余的一些人则是拿着各种纸张走到讲台上将老师团团围住,热情的讨论刚才上课的内容。

王杰希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带好自己的教学材料,从容地走下楼梯,等那些学生讨论完毕意犹未尽的离开的时候,穿过人群,修长的手指随意的翻开材料的某一页,塞到低着头的叶修面前。

“老师,这一段能讲讲吗?”

叶修倏地抬起头来,脸上依旧是那种老神在在的神态,他咧嘴:“王老师这点内容都不懂?”

“如果我说不懂的话,怎么办?”

“那我就要找找老冯,看看他选老师的时候是不是没戴眼镜了。”叶修动了动手指,放在讲台上的纸张像是被风吹起一般腾空而起,整齐的落在他的手里。

“即使他不戴眼镜,我想委员会的各位也不至于都同时瞎了眼的。”王杰希带着笑意不动声色的反击。

“虽说是小概率事件,但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发生。”叶修摆了摆手,“既然你不懂的话,到你办公室我们温习一下?”紧接着,叶修又补充了一句,“一年级魔导系课程。”

王杰希笑了笑,对叶修的话不置可否。

叶修走下讲台,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壁钟:“刚好到午饭时间,一起走吧。”

两人离开教室,朝着教师食堂的方向走去。

“最近快要到圣诞节了?”王杰希看了眼周遭的学生拿着的各种小礼物问道。

“还有一周左右,学院下周开始就要放假了,学生都等不及了。”叶修答道。

“你有什么安排吗?”

“我到比较想问问你有什么安排。”叶修看向王杰希,“你好像每年都不回去啊。”他把“每年”这个词念得极重,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啧”,王杰希无语的咂舌,这个人怎么净会关注这些事情,谁知道他圣诞节不回家是因为某人。

“这些事……咳,不重要。”王杰希选择回避问题。

“怎么不重要了?这是咱俩交往以来第一个圣诞节啊。”叶修的语气变的调侃了起来,“值得纪念啊。所以我才要问你圣诞节有什么安排。”

“没有安排。”王杰希果断的说。

“真的吗?”叶修一脸怀疑,“那每年圣诞节你都跑到图书馆写论文是怎……”

“没怎么。”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嫌弃叶修那别有用心的样子,“平时太忙,刚好假期有时间写而已。”

“真的吗?”叶修眨着眼睛,“你平时除了上课以外就呆在研究室,还会很忙吗?”

“……”好玩吗?有意思吗?

“那你今年不用写?”叶修问道,“我倒是记得一月有个重要的魔导学会?你还要出席?”

“那个我已经准备完了。”

“哦。”

“所以没有安排。”

“那就好。”

“所以你就不要再追问了行吗?”王杰希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脸上一定是一脸鄙夷。

“我这不是怕你有什么安排嘛。”叶修摆手,装无辜。

“那你有时间吗?”王杰希学叶修刚才的方式反问道,“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当然没有事啊。”叶修答道,看来早是预料到了王杰希会来这一手。

“那老冯没有给你安排什么课?”

“你放心,课我早备好了。”叶修朝王杰希扬了扬手里的那沓纸,“这不刚刚才讲完的?”

在叶修摇晃手臂的间隙,王杰希粗略的扫了一眼靠外的那张纸,上面是极其简单的大纲和必要的几条东西。

太粗暴了,他想,怪不得刚刚上课叶修基本就没看过讲义。

但是随即他又想起刚刚真正想问但被叶修打岔给忘掉的事情来。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上课了?”他问道,丝毫不在意这句话是否过分突兀。

“因为这门课的老师生病了,学校逼我代课。”叶修耸肩。

王杰希被他这句话引了兴趣,他看着叶修脸上淡然的神情,别有用意的开口说:“哦?居然还能有人逼你?”

“大眼啊,你这话就不对了。”叶修抬眼看他,俨然一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样子,“好歹老冯也是专门大驾光临图书馆来跟我面谈的。”

“你居然会给别人面子?”

“怎么能这么说呢,”叶修带着些打情骂俏的意味睨了王杰希一眼,“你不知道,老冯特意带了委员会来找我,把办公桌围了整整一圈。”

“你没逃?”王杰希一挑眉毛。

“因为他们说,我逃了就不让你跟我见面了。”

王杰希一时无言。

“所以还不快快感谢哥,要是我没有忍辱负重做出这么大牺牲,恐怕现在走在这里和你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叶修说这话时的神情十分严肃。

此时已经懵了的王杰希呆然的点头:“哦,那真是辛苦你了……”

话音未落,叶修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然后快速的闪入食堂的人流之中。站在原地的王杰希回了三秒神,才突然反应过来。

“辛苦个屁!叶修!”他头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喊道,然后也走入人群,紧紧的跟上了叶修的脚步。

他俩的事到现在跟谁都没挑明,冯老头子会知道才怪。

 

学院在圣诞节前一个星期就开始放假,王杰希在研究室结束了假期前的最后一堂课,照惯例给他的得意门生高英杰开了点小灶,五点的钟声一响,高英杰就拿了书匆匆忙忙的跑了。

叶修是在高英杰离开下一秒之后进来的,王杰希猜他大概是用了个隐身的术式,不然以高英杰的性子,绝对会从门外传来一声怯懦的“叶老师好”和一声轻浮的“你好啊”。

不过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王杰希收拾了桌面上散落的瓶瓶罐罐,把它们分门别类的放进玻璃柜里。

叶修灭了烟,晃晃悠悠的走过来给他帮忙。在钟表走动的咔嗒声中,两人沉默的收拾东西,时不时指尖与指尖相碰,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应,毕竟多年以来,他们已经养成了能和对方自然相处的习惯。

最后一次相碰的时候,叶修突然抓住了准备收回的王杰希的手。

“干什么?”王杰希倒是被叶修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紧张了,故作淡定的问道。

“唉,万万没想到,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们就这么多天都没见过了。”叶修一脸的戏,说话的语气让王杰希都有种迫不及待想要吐槽的冲动。

“说什么呢?原来不就这样的吗。”他把手使劲往回拉,可即使是两个人的手就这样拉出了玻璃柜,叶修也依然紧抓着他不放。

“但毕竟原来和现在不一样了,”叶修很认真地说,“原来那是不知道你也喜欢我,所以见不见都没有那么必要,现在我知道了,就把持不住了。”

“……把持不住什么?”王杰希心想自己绝对是被叶修给带坏了,思想什么时候也可变得这么污。

“想见你。”叶修淡然道,眼睛偷瞄着王杰希渐红的耳廓,“有时候好嫉妒你的学生啊,天天都能见你。”

“……你离我远点说话行吗。”王杰希对着脸无限接近的叶修说道。

“不,现在又没有别人。”
“不是那个意思……”王杰希无语。

“那是什么?”叶修眯眼笑着问。

“是……”

下一秒,话还没说完,叶修就彻底凑上来,吻住了王杰希的嘴。

紧接着下下一秒,研究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伴随着“老师对不起我笔记本……”的熟悉声音,高英杰从门外冲了进来。

“……”王杰希赶忙推开叶修,眼睁睁的看着高英杰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

“英杰……”他开口道,话还没有说完却又被高英杰打断。

“老师我笔记本忘记拿走了我这就走你们继续!”高英杰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闪身拿到笔记本,又从门口冲了出去,连最后几个字都没有说清楚。

“哦吼。”叶修耸肩,“你没事吧?”

“我没事……”王杰希觉得心好累,“我看英杰有事。”

“你放心,他应该是不会说出去的。”叶修说这话时显得胸有成竹,“他都被吓傻了,哪里还有什么心跟别人分享啊。”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王杰希吐槽。

“所以,你搬来跟我住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叶修摆手。

这之中有什么关联吗?王杰希想到,重重的叹了口气关上柜子门。

“说来,你圣诞节想要怎么过?”叶修搭上他的肩膀问道。

王杰希扫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日历:“没什么事的话,就提前准备下学期开学时的教案了。”

“……你真敬业。”叶修无语,“要是没事干的话,那不如就来我家住吧。”

“所以你为什么突然又提起住你家的事?”

“咱俩的关系也是时候发展到下一步了吧?”叶修侧脸看着王杰希,和他四目相对,脸上是往常那种看上去有点纯良无害的微笑,“我们也都不是十七八岁的清纯少年了,有些事也没必要那么害羞了吧?”

王杰希脑内一时闪过某些个很污的想法,他急忙把这些冲动压了下去,把头转到另一边:“会不会太早了?”

“早吗?怎么说也都一年了……”叶修捏着下巴感叹道。

“……”

“总之先吃饭吧,去我家。”

 

坑蒙拐骗之下,王杰希坚持这么认为,总之就是在叶修的威逼利诱之下,他终究还是去了叶修家。叶修住的地方在学院的外围区域,离王杰希的研究室还是有那么一段距离的。懒得走路的叶修干脆使用了一个瞬间移动的术式,直接把他俩送到了门口。

推门进去,房间里莫名的比外界暖和很多,火焰在壁炉里安静的跳动,就连墙壁上的蜡烛也都燃烧着温暖的火焰。

这间复式的屋子没有安装什么现代电器,王杰希大致猜得出个中缘由的同时,有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屋子也别有一番风味。他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贴着壁纸的墙壁。

走在前面的叶修也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王杰希。

“要是我住到这,我要装电器的话怎么办?”王杰希问他。

“你要用的话就装。”叶修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在之前就装呢?”王杰希看了眼烛光笼罩的室内,“现在灯也不贵。”

叶修扬起嘴角:“那是因为到现在我才想装。”

“你不是……”王杰希欲言又止。

“是什么?”叶修笑着问,“无所谓的。”

“的确是我私自去看你的过去不好。”王杰希叹气,“但是你真的没事了吗?”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倒觉得这样也好,总得有些改变,一昧逃避并不能够解决问题。”

“……嗯。”

“而且,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直接问我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要大费周章的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如果我问你你会说吗?”

“或许会。”

“……”

“但也也只是那时候,现在的话,你要是问,我都会回答的。”

“那好,我想知道你小时候发生过的事,你怎么来的学院?”王杰希问道。

“离家出走啊。”叶修指了指走廊尽头的一扇门,“我把家里的魔法书全部带走,在阁楼上用了个术式就来了。”

“你爸妈不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没有人联络过我,估计是真的没找到我的行踪吧。”叶修耸肩,“好歹我最后还是给他们留下了一丝线索,结果他们完全没有发现。或许也并不怎么关心这些吧。”

“因为他们觉得魔法是异端吗?”

“难道不是吗?”叶修笑了笑,“学院没有礼拜堂,没有人是教徒,但为什么还要放圣诞节的假呢?不就是为了嘲讽吗?”

“不,多少还是会有学生……”王杰希说着,连自己都有些迷糊了。

“事实上,并没有。”叶修接他的话茬,“而且,即便学院暗地里和不同国家都有利益关系,但在这方面都是始终有冲突的。特别是在那个闭塞的地方,人们根本不相信魔法的存在,就算真的有像我这样的人,也会被认为是巫师,尽快加以火刑。”

“而我还活着,只不过是因为我比较厉害。”叶修笑笑。

“……”

“但是他们找不到你,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你留下的线索吗?”

“不会。”叶修摇摇头,“因为那本书是来的时候必须要用到的,所以没办法带走,估计应该是在我离开时掉在我画的术式上了。”

“你留下的线索是书?”

“对啊。”

“……应该是他们真的不想了解这些东西吧。”王杰希无语的说道。

“但其实,那些书是我祖母留下来的。”叶修说道,“奇怪的是他们会对魔法有深深的避讳。”

“你想回去吗?”王杰希突然问道。

“回去?干什么?”

“和家人重逢。”王杰希说。

“我想并不会出现什么热泪盈眶的感动景象。”叶修吐槽,“对他们而言,我才是真正的叛逆者,是令他们尴尬的存在。”

“这倒应该不至于,毕竟他们是你的父母。”

“身为坚定的教徒的父母?”叶修问道。

“教徒?”王杰希十分诧异,“怪不得……”

“不过回去看看倒还是可以的。”叶修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只要不跟他们见面的话。”

“你要怎么去?”王杰希问,“现在火车站应该已经没有车票了。”

“那个回来的时候再说,现在有更简单的方法。”叶修说,“还记得我说过我是怎么来学院的吗?”

 

抵达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叶修特意选的时间。

术式暗淡的磷光消散在黑暗之中,叶修和王杰希站在一间低矮的阁楼里。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一扇紧闭着的天窗,小小的灰尘漂浮在虚空中,反射出颗粒状的星光。叶修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走了两步,抬头看着那扇窗户。

“他们是真的不喜欢这地方啊。”他感叹着,抬手用术式抹去玻璃上的污迹,黑暗的房间里顿时变得比刚才更加明亮。顺着光的路径,王杰希看见地面上白色的术式,那大概是当年的叶修离开时遗留的产物,但不知为何,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有人来清理。他站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繁复的线条,一步一步的走到叶修的身边,学着他的样子抬头看向天窗。有些破碎的玻璃外,暗色的天空里游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无数星辰隐藏在月光的笼罩之下。

“看来会发生好事。”他说道。

“占星术吗?”叶修问。

“不过大多数是经验和直觉罢了。”王杰希回答他。

“你这算是在怂恿我下去和家人相认吗?”叶修笑着调侃。

“相认倒也不坏,至少他们可以知道这么多年你活得不错。”

“我想被上膛的猎枪指着脑袋的可能性会更大。”

“你不是会防护术式吗?怕什么。”

“怕我再也见不到你啊。”

“叶修。”

“嗯?”

“下次说这种话的时候,打个招呼行吗?”

“为什么?”

“……”王杰希捂着心口认输。

“这里和我走的时候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叶修打量着四周,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笑。

“或许是他们不愿收拾呢?”王杰希尽量想找到些好的说法。

“没有那么简单。”叶修摇摇头,“很久以前,他们就不喜欢这里,因为这是祖母生活过的地方。”

“那……”

“是她教会了我最初的魔法。”叶修晃了晃手腕,一星亮光凭空出现,像是有生命般浮游而上,四散成斑斓的颜色。

王杰希认识那个术式,那是新生入学时术式系的预备生被要求展示的第一个术式。

“那之后呢?”他问。

“之后她就去世了。”叶修耸肩,“但是她的死因没有那么简单。”

“你是说,被人……”王杰希欲言又止。

“或许吧。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已经既不太清楚了,更何况,死一两个会魔法的人对这个小镇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挂念的事。”叶修俯身捡起地上翻倒的一个脏兮兮的匣子。

“这是第二个魔法。”叶修将匣子抛到空中,匣子翻转了一圈,脱离重力的枷锁,在上空徘徊。

“飞行魔法……?”王杰希有些难以置信的问。

叶修脸上还带着怀念的笑,朝他点了点头。

“或许不应该带你来这里的。”叶修叹气,匣子像是失去了活力一般,急坠入他的掌心。

“为什么?”

“老实说,这里没有什么太好的回忆,净是些沉重的事。我可不想把和你共处的时间花在这种事情上啊。”

王杰希难得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吸了一口气,鼻腔里满是阁楼里老旧的味道:“那战争的时候也是吗?”

“为什么又说起这个?”叶修站在月光里望着他,光粒在他的周身飞舞,安静的落在深色的地面上,和世界融为一体。

“你说过你会说的,但我总找不到机会开口。”王杰希答道,“只是找到了能够问得机会罢了。”

“或许你说的没错,大部分的人始终不会把我们当作是人来看待。”

“人会本能的害怕拥有自己没有的力量的存在。”

“战争的事情,我想也该和你坦白了,”叶修摘下手上的手套,“不过首先,我们还是从这里出去吧?”

“等等。”王杰希叫住他,“我想看看。”

“看什么?”叶修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操纵术式的手。

王杰希再一次仔细的观察着这间矮小的阁楼。月光只能照亮一部分的地板,那里有一半的转移术式被隐藏在黑暗里。房间一侧放着巨大的书架,但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以前大概堆满了魔法书。另一侧放着没有被褥的床铺,床铺附近是几个箱子和一张木头桌子,一切都能看出明显的老旧。他想象着,那个演绎世界里出现在他眼前的童年时期的叶修,站在房间的中央,在唯一的天窗下,挥手展开无数个术式。

时光流逝,月光在木制的地面上游走,无声的滑过虫蛀的桌面,照亮满当当的书架,将广阔的世界笼罩在仅仅一方米的虚空。

那是至高的孤独,不曾分享的秘密。

王杰希无意识地,叹了一口气。

一丝热度透过布织的手套传入神经,紧接着是不轻不重的力道,和一只手。

他们在黑暗中紧紧相拥。

 

“其实,我所在的年级,那一年都去了那个国家,所有人被编入部队,给了特别的番号。”早间六点的河岸上,叶修和王杰希缓缓的走着。

“番号?”
“这个不是很重要,但后来间接的造成了一些事。”叶修掏出一根烟,用火魔法点燃,“总之引起了别的普通人部队的不满。”

“然后呢?”

“然后才是重点,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和刘皓他们之间的不合了吧?”

王杰希点点头。

“后来好死不死的,我们被编成了一个小队,出去执行任务。但实际上并非这么简单,不知何时,他们算计好了要对我下狠手。”

“你别着急,我还活着呢。”叶修一把抓住王杰希紧握的拳头,“让我说完,不然让你激动的事还更多。”

“总之如你所见,他们没有成功,但我并没有反过来弄死他们的意思,仅仅只是把他们打昏了。不过我知道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只要他们稍微串一下词,就可以诬陷是我蓄意要谋杀他们,但最后没有成功。”叶修抽了一口烟,“然后我就决定开始逃亡,因为战前被下了不能离开战场的术式,所以就只能在战场上找生存了。”

“所以在演绎世界里……”王杰希说出自己的推测,却被叶修打断。

“不是,演绎的那个时间段,我已经归队了。后来是因为他们的逃跑计划败露了,最后上面查出来我这件事另有隐情。有朋友给我作证,我才得以回去。但是也因为这样,有一些怎么也改不掉的习惯。”

“什么?”王杰希回想,叶修有这样的习惯吗……

“每次睡觉不会超过三小时,醒了就换地方。”叶修耸肩。

“所以我才找不到你?”王杰希瞬间明白过来。

“恐怕连我都找不到我自己。”叶修笑,“哎,当时满脑子想着一定要活着回来见你。”

 

那是地狱。

直到今天,王杰希都能回想起来,那几天所见的一切。脚下黑色的浸着血液的焦土,挥之不去浓厚的血腥味,还有一望无际的碧蓝的苍穹。抬起头的时候,能感到人存在之渺小,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触及那纯净一分一毫;而当绝望无力地垂下头颅,眼前是暗无天日的硝烟与遍地散落的尸骸,地面干涸而又泥泞,植物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些被踩的稀烂的灰烬。

人们哀号着、哭泣着、呐喊着、挣扎着、狂乱着,将一切最黑暗的感情宣泄而下,污染着污浊的土地。

而天空依然晴朗,白云漂浮,风息流动。

而他,焦灼的迈出脚步,无论是被脚边炸开的炮弹阻挡,无论是被迎面击来的子弹阻挡,他毅然前行。

 

“后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王杰希问。

“嗯……去你所在的那个世界倒是更加麻烦。”叶修灭了烟,随手抛进垃圾桶,“在世界转换的时候用了点术式,去了中间世界。”

“两个演绎世界中的夹缝吗?”王杰希想起最后他们经过的那个,只有海和沙滩的世界。

“嗯,毕竟那里是必经之地。不过有趣的是,匣子的意志是你的样子。”叶修比划了一下,“躺在水里,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你。”

王杰希决定不吐槽叶修的话:“之后呢?”

“之后我就反应过来这毕竟是匣子根据你的碎片制造出来的存在。光叫一定是不会搭理我的,所以我就背上它,往海水深处走。”

“你不怕死吗?”王杰希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就不怕吗?”叶修斜眼,“我们彼此彼此吧。”

“……”

“后来它果然醒了,还在水里制造了台阶,应该是想让我踩上去活命吧。不过我一绕开的时候,它就急了。”叶修摊手,一服“哥就是这么厉害”的样子,“之后我就过去了。”

“的确是挺波折的……”王杰希停下脚步,侧头看了眼已经结冰的河面。

“怎么了吗?”叶修凑上去问。

“没有,只是突然发现这里的天空满是积云。”

“的确。”叶修抬起头,“那就,送你点什么吧。”

“嗯?”王杰希看向叶修,他正伸出一只手,好像要施展什么术式,“你要干什么?”

“圣诞节嘛,虽说不是咱们能庆祝的什么日子,不过送点礼物还是可以的。”一星光点从叶修的手里飘摇着,缓缓升上天空。

“什么?”王杰希一时迷惑,走上前去,抓住叶修的那只手想看看那究竟是什么术式。

但是那里什么术式都没有,只有一枚小小的、老旧的徽章。

“还给你的。”叶修把它丢进王杰希的口袋,“多谢它陪我,给我来见你的勇气。”

“不……”王杰希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天空中落下的什么东西闯入了他的视线。他抬起头,只见从灰暗的天空中,有无数的白色的雪花飘摇而下。

“送你了。”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等……”王杰希抓住他的手,“这是……”

“看不出来吗?雪啊。”叶修满脸的笑意。

“我知道,但……”

“我想清楚了。”叶修突然说道,语气没有刚才那般戏谑,反而是一种沉稳的认真。

“我还是得面对过去发生的事,尽管魔法于我而言,不是那么美好的东西。”叶修反抓住王杰希的手,轻轻地吻了吻他的指尖,黑色的眼睛定定的盯着王杰希发烫的脸,“所以,你什么时候和我一起住?”

 

(END)


评论(4)
热度(67)
  1. 葉青葵銀扑热息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