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叶王】Calling(上)

短篇系列·二(tag:http://www.lofter.com/tag/红茶与猫与咖啡

明天有课,写了一下午没补觉,晚上还有面试……心累(。

最近没什么时间,尽量更吧

——————

清晨六点的波市十分宁静。

整个城市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蒙里安街古老的街道上还残留着马车经过的痕迹,人流稀疏,大部分是早起劳作的人们。王杰希站在研究室的窗户跟前,拨开玫瑰红天鹅绒窗帘,顶着两个刚刚因为彻夜的观察实验熬出来的黑眼圈,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静静的观察着窗外的一切。

老宅的大门“吱呀”一声,穿着黑色大衣的叶修顶着一身夜凉气走进屋里。一只猫从后院跳进屋里,灰毛白爪,睁着一双幽绿的眼睛,摇着尾巴优雅地随着叶修的脚步跃上楼梯。

叶修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上楼脱了大衣就又下来,罕有的郑重其事的敲了敲王杰希研究室的那扇紧闭着的大门。

但无人应门,叶修不管不顾的继续敲,还不断的加快频率和力道。过了大约一分钟,门开了一条缝,缝里露出王杰希的一只眼睛,眼神里除了困意还带着能把人逼退的杀气。

“什么事?”王杰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我这里有个委托,想跟你谈谈。”叶修似乎没有感觉到王杰希腾腾的杀气,像平常那样露出不正经的笑问道。

“不谈。”王杰希正要关门,叶修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门缝,脚刚好卡住门角。

“……”王杰希停下动作,抬眼看着叶修。

“这里有个委托,想请你跟我一块去个地方。”

“干什么?”

“一个实地调查,短期的,酬金丰厚。”

“不去。”王杰希拉门。

“哎,等等,考虑考虑嘛。”叶修使劲拉。

“不考虑。”王杰希用力拉门,叶修在被门夹到之前的瞬间迅速收了手。

门重重的关上了。

叶修特无奈的站在原地笑了笑,猫来到他的脚边,绕着他转圈。

“我带了罐头回来,等着。”叶修附身摸了摸它的头,返身上楼了。

猫注视着叶修的背影,坐在原地,尾巴轻轻地拍打着木质的地面。

 

“为什么要拒绝?”王杰希这边,实验室里唯一的活物——一只猫头鹰正在用奇怪的强调说道。

“因为麻烦。”王杰希从盆里拿出湿透的毛巾拧干,闭着眼睛擦脸。

“为什么麻烦?你了解过委托的内容吗?了解过或许你就不这么觉得了。”猫头鹰尖着嗓子继续说道,语速极快。

“我不感兴趣。”王杰希把毛巾挂在水盆旁边的架子上,然后转过身,半睁着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着猫头鹰,“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能说些什么?”猫头鹰站在架子上抖了抖翅膀,“只是,这是个赚研究经费的好方法。”

“没那个必要。”王杰希双手抱胸,半靠在木制办公桌旁。

“为什么没有?学院那边现在也没有寄来费用对吧?现在这个实验不仅仅耗材多,失败率也很高,难道最后你要用生活费来当经费用吗?这不行,绝对不行,你用了生活费我就没有粮食了,我没有粮食就会饿死,啊!我要死了吗!”

“……”王杰希很无语的捏了捏眉心,任凭猫头鹰在那里自顾自的大叫。

门又响了起来,王杰希没有理会,而是随手从身旁抽出了一份资料翻看起来。

“不去开吗?老叶在敲门。”猫头鹰看了一眼门说。

王杰希没抬头,继续专心研究资料。

“真的不开吗?经费马上就要用完了吧?昨天用了多少材料来着?我想想啊,羽毛十一根,奇奇古药水三十瓶,地狱花五十盆……”猫头鹰继续说道。

王杰希继续看着资料。

“啊,昨天还剩3500金币,昨晚的材料费就已经超过1000金币了,这样下去大概明天就会用完的吧,不对,明天的经费应该会用掉更多吧?毕竟明天的试验更加复杂呢?加上今早得出的结论……”

王杰希继续低头看着资料,无视背后的敲门声,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坚果,一个响指打到喋喋不休的猫头鹰的身边。猫头鹰反射性的一接,咽下了肚子。

“消音果。”王杰希抬起头看着猫头鹰笑笑,“继续。”

“……”猫头鹰看着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紧接着,门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来送经费了!”

王杰希听罢,抬起头搁下文件,快步走到门前,拉开研究室的门。

门外站着一个比他矮一个头的陌生女人,长得格外漂亮,穿的却是男装。

“……”王杰希无语。

“呃……哈哈,你好。”女人朝他尴尬的笑了笑,声音和刚才听到的完全不同。

王杰希抬起视线,叶修坐在客厅里,手里还夹着一根香烟,面带微笑朝他挥了挥手,那神态好像在说:刚刚的变声魔法就是我放的。

“……”王杰希后退一步,重新关门。

叶修望着这边出声前,猫头鹰从架子上飞下,穿越乱糟糟的摆着各种实验器材的研究室,飞到客厅里,在三个人的注视下用力的扇动起翅膀来,带起一阵微弱的风。

叶修挥了挥手,王杰希挑眉,一个暗夜斗篷魔法还没放出去就被叶修拦下了。

“别急,听它说些什么。”叶修满脸无害的微笑。

“……&%&¥”猫头鹰发出断续的声音,“啊!终于能说话了!老王你好坏!你怎么可以利用我的本能给我吃消音果!你这是谋杀你知道吗!”

“说重点。”叶修淡淡道。

“咳咳!”猫头鹰一连串的话语戛然而止,然后它颇为正式的清了清嗓,“真相就是!老王的研究经费马上就不够了!所以想要动用生活费要继续研究!但是生活费一旦动用,就意味着老王会断我粮食!我会被饿死的!所以!为了生存!我现在要站出来大声的说一句!这个委托我们接了!”

王杰希站在书房门口,眼神冰冷的看着猫头鹰。

“!”猫头鹰飞到叶修身后的沙发背上站好,藏在叶修的脑袋后面,小心翼翼的伸出一个头窥视王杰希。

“呵呵,既然都这么说了。”叶修微笑着说,夹着烟站起身来,“那我更得邀请你来了。”

“请您一定要接下这个委托。”旁边的陌生女人也说道,同时还鞠了一躬。

“……我不缺钱。”王杰希说了半天,最后只吐出一句话,“还有,你是……”

“您好,我叫陈果。”女人站直身体,露出爽朗的笑,“是叶修的上司。”

“在拒绝之前先听听委托内容如何?”叶修朝准备开口的王杰希俏皮的眨眨眼睛,“内容简单,酬金优厚,只赚不赔哦。”

“叶修说的是真的,要不您先听听再做决断?”陈果赶紧说道。

难以拒绝女士的请求的王杰希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说吧。”

 

“内容是这样的,”陈果从带来的手包里掏出一张图纸在桌面上铺开,“这里是温特镇子上有名的富豪家族的一处房产,最近家族想将其转卖,所以雇佣了人去打扫,但是第二天却发现所有雇佣的人全部失踪了,行李都在,房间里也有生活迹象,却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实在不像是离开的样子。”

“因为他们说那里晚上会变成另外一个地方。”叶修接道。

“是的。”陈果点头。

“所以呢?你们非委托我不可的原因是什么?”王杰希问道。

“因为我们做了些后续调查。”叶修说。

“那里有一个定时结界,只会在晚上启动,整个房子,连带其周边的土地在内的所有空间,都会变成另一个空间。”陈果说道。

“恶魔结界吗?”王杰希不假思索的问。

“Bingo.”叶修回答他。

“所以你们委托我的原因就是因为需要我来解开结界?”

“没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叶修点头。

“……我不做。”王杰希起身往卧室的方向移动。

“诶?您不再考虑一下吗?!酬金可是一万金币啊!”陈果在他身后说道。

“没事,别管他。”叶修叼着烟笑道,“他是没睡清醒。”

 

“你为什么觉得我是没睡清醒?”坐在火车包厢里,王杰希穿着一身做工考究的外套向和他面对面坐着的叶修问道。

“看你的两个黑眼圈,不耐烦但是又很忍耐的样子。”叶修半睁着眼睛拿着纸卷烟。

“……”

“不过我觉得你实际上还是为了研究。”叶修笑笑,“临时抬价啊,大眼。”

王杰希在寻思要不要把叶修赶出去算了。

……如果是为了研究的话,其实这样还是挺划算的。只不过会暂时耽误一下进度罢了。

不过没钱同样耽误进度。

好像没差。

火车席卷着滚滚的白烟,穿过堆满积雪的山岭,驶向前方。在车身的摇晃中,他们脚边的布罩的东西摇了摇,传出几声翅膀拍动和撞击金属的声音。一只鸟喙从布罩底部钻出,将布抬起一些——

“喂!裹得这么严实干什么!快要把我闷死了!闷死我的问题是很严重的你们知道么!听到了还不快快把布去掉!”

叶修把头扭到一边,假装没听到。

王杰希向后一靠,环胸翘起二郎腿,闭目养神。

“喂!快放我出去!听到了吗!放!我!出!去!老叶你也这样吗!明明这次因为我你才可以委托成功的!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联合起来欺负我!心脏!不要脸!”

叶修用魔法变出一杯热水,搁在鸟喙旁边。

“我靠靠靠!老叶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叫我多喝热水少说话吗!你知道吗!我们猫头鹰不喝水也可以的!不,重点不是这里!重点是我现在生气了!是男人就别把我关在笼子里拿布罩上!有本事来和我PK!堂堂正正的比一比!我要报仇!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要去动物保护协会举报你们虐待动物!”

“哦。”叶修也翘着腿,打开上车前买的报纸。

王杰希顺手掏出一包消音果,搁在鸟喙旁边。

“王大眼!你够了!我不会再上当了!以前欺负我就算了!学什么心脏叶!人性呢!你的善良都让狗吃了吗!啊,我好心痛,明明是因为才促成了这场旅行,然而我帮助的人却不感谢我,我的主人还助纣为虐!不行,我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要寻找我的新家园!”

“嗯,去吧。”叶修翻了下一页,在报纸上搜寻一些有用的信息。

“卧槽!人性呢!说真的,你们的人性呢!竟然真的叫我走?!还是主人吗?!还是房客吗!”

王杰希睁开眼睛,附身,戴着黑手套的修长手指抓住鸟喙,拿起一颗消音果塞了进去。

……

世界安静了。

除了撞击笼子的声音。

 

夜晚十点,云层在天空中游动,月亮露出一丝皎洁,用微弱的光芒照亮漆黑的森林。寂静被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和车轮碾压泥土的喧嚣所打破,林中休眠的鸟儿惊叫着飞起,树叶摇摆,临海波涛。

此夜为新月,提着箱子站在泥土上的王杰希压低了礼帽,遮住了在月光下略微发红的眼睛。

“好冷。”拉着衣领的叶修从他身后的车厢里走出来,没带手套的手里提着一只皮包。他身上穿着的黑色大衣虽然整齐,但看上去莫名发旧,两个人站在一起,有种有钱绅士带着家仆出门拜访的感觉。

“这里确实有些什么。”王杰希说道,伸手从衣服里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结界启动的时间是?”

“十二点整。”叶修把包背在肩上,马车在他身后调头,很快离开了,只剩下原地站着的叶王二人。

“什么时候自动关闭?”

“这里是一直开启的。”叶修说,“进去的人不自己解开结界是没办法出去的,新来的人如果一直停留到子夜,也会被带入结界。”

“真是麻烦。”王杰希把怀表收好,回头看了眼黑暗中的叶修,“走吧,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你干嘛突然这么积极?”叶修跟上他的脚步,打趣道。

“因为我发现这里有些极度不好的东西,必须要尽快处理掉,否则……”

“否则?”

“它迟早会冲破结界,出来祸害的。”王杰希沉吟一声说道。

两个人又走了一阵,叶修摸出一根烟塞进嘴里点燃。

“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王杰希动了动手指,猫头鹰冲破马车的窗户,飞翔着穿过漫漫黑夜,从他的后背俯身冲刺。

王杰希稍一侧身,叶修夹着烟吞云吐雾,顺带看着猫头鹰一头扎进土地里。

“¥……&¥#……”扎在土里的猫头鹰还在说话。

“走吧。”王杰希提着箱子踏进了用铁栏杆围着的大屋院落。

走在他后面的叶修抬起头,看着掩埋在阴影之中的老宅,然后走上了通往大门的石子路。

 

(TBC)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