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叶韩】红绯-02

我特想问问,上次我没有标注肉的外链,多少人没看到(。

一堆黄喻,掺了点自己的私货,之前没提醒,总之后期有角色死亡注意

—————

干枯的街道,随处可见的垃圾,这是这座城市最混乱的地带。

此时此刻,在这个闷热笼罩的地带,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穿过人群,走进幽深的小巷。所谓与众不同,不仅仅是指他散发的气场,更是指他的着装——那是一身捂的严严实实的西装。尽管被周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待,男人似乎并不怎么介意,也倒显得十分快活自在。

几分钟后,一个到处碰瓷讹钱的混混团体走了过来,为首的杀马特和他擦肩而过,随后倒在了地上。

“我的腿!”躺在地上的杀马特演技浮夸的抱住了腿,后面几个喽啰冲过来摁住男人的肩膀。

“大哥的腿都被你撞断了!赔钱!赔钱!”

男人站在原地,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杀马特,墨镜隐藏了他的眼睛,使得那些混混拿捏不住他的表情。

“行啊,到那边的小巷里谈吧。”他转头朝抓住他肩膀的喽啰们笑了笑,“你们也不想引起骚动,对吧?”

突然,喽啰中有谁吸了吸鼻子,紧接着露出狂喜的表情:“大,大哥!这是个omega!”

一瞬间,一群人看了过来,倒在地上的杀马特笑了笑,踉跄着爬起来:“好啊,既然撞坏了我的腿,那就好好招待一下弟兄们。”

男人依旧保持着微笑:“走吧。”

“哟,还挺上道啊,哈哈。“混混们发出下流的笑声,揽着男人走进了路旁昏暗的小巷。

两分钟后,男人坐在刚才的杀马特身上,揪着他的领子,另一只手捏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马鞭贴在他的脸旁。

“太弱了吧,看来你们还没有让我招待的资格啊。”

“区……区区一个omega……”杀马特挣扎了一下,男人收起马鞭。

“嗯?你的腿不是好好的嘛,要不,我让它真的断一下?”他低头看了眼他的腿。

“不,不,我错了!“杀马特叫唤起来,男人抬手给他一巴掌。

“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了,我就放过你,你如果没回答,我就打断你的腿。如果你撒了谎,别担心,我总会找到你把你的腿打断。这样可以吗?”

“我说,我说。”杀马特连忙点头。

“这条街上有个姓黄的,知道吗?”

“姓黄的那么多……啊!”杀马特说到一半,男人举着马鞭对着他耳边的地面就是一下,辫子带起的风抽的他脸颊生疼。

“那……染了黄头发的?大约20岁的样子,话很多,记得吗?”

“知道知道!就是231号的音像店老板!”

“谢谢啦。”男人一掌拍晕杀马特,把马鞭收在衣服里,走出小巷照着那家音像店走去。


“喂,你还是小孩子吧?来这种店你爸妈知道吗?”刚才男人打听的黄头发的青年正坐在音像店的柜台旁边对着一个少年说教。

“老师……是老师叫我来的。”少年说话有些吞吐。

“哈?这年头老师已经这样教育小孩了吗?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说吧,你要找什么?”青年感慨完毕,把话题拉回正题。

“老师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一个叫黄少天的人。”少年从背包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放在老旧的柜台上。

“黄少天?那谁啊?不好意思啊,你走错地儿了,这没你说的姓黄的人,快回去吧,待在这儿妨碍我营业。”青年把信又塞给他,自己起身一面拉着短袖的衣领扇风,一面往店的后门走,“不过这天气真tm热啊。”

“老板,我老师姓叶,他知道你在这里。”少年看向他的方向突然说。

青年背对他摆了摆手:“得了吧,姓叶的人太多,哪个跟哪个哦。”

“那我给他作证呢?”突然店里响起第三个人的声音,青年一瞬间转过身,一把漆黑的手枪直指站在门口的穿着西装正微笑着的的男人。

店里陷入了死寂,半响,青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文州?你回来了?”

男人点了点头,取下墨镜。

“好久不见。”

“我以为你都忘了我了!一去半年,连个信也没有,我后悔死了,为什么要把你借给那混蛋啊!”青年放下枪,痛哭流涕的诉说。

男人——喻文州抽下领带,拉开衣领走到他跟前:“喏,你咬的地方不还好好留着呢嘛。”

“你你你你!”青年脸红着跳起来,“这种东西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下露出来!!!”

“哈哈。”喻文州笑了笑,拉好衣领后转头看已经快缩到地里的少年,“你叫什么?”

“乔一帆。”少年答道。

“老师叫什么?”

“叶修。”

“对上了,把信给我你就回去吧。”喻文州接过乔一帆递来的东西,紧接着塞到青年手里。

“这……这是什么……”青年怀疑的看了一眼那东西,“我靠不会又是这混蛋找的麻烦事吧,都说了几遍……”

“总之先看看吧,少天。”喻文州打断他的牢骚。

青年,也就是黄少天,闭了嘴嘟嘟囔囔的打开信封,抽出几张白纸:“卧槽什么鬼?!”

喻文州正要凑过去看,突然走出去的乔一帆又退了回来,差点摔倒在放着碟片的柜台上。

“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把纸收好,扔到一个不起眼的缝隙里,手背在身后拿着手枪站起身来。

“老大!我们被人……”几个混混扛着一个已经昏过去的人走了进来,看了眼正坐在黄少天旁边的人,突然沉默了。

“哟。”喻文州愉快的向他们招了招手。

几个混混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向店门旁的角落里靠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黄少天不解,“吃错药了?还是让人揍傻了?”

“就他!他刚把弟兄们打成这样!”一个混混大喊。

“哈?”黄少天看了眼自己的跟班,又看了眼一旁微笑的喻文州,“说,你们做了些什么?”

“他,他在街上把我们拦下来,二话不说就打成这样,大哥都被打昏了!”

黄少天一脸汗颜:“你们肯定又是去碰瓷了是吧?”

“是………”

“文州你好歹手下留点情……”黄少天小声嘟囔。

“我留了啊。”文州小声回答他。

“不把骨头打断的程度上尽情揍?”

“不是吗?”

“………打后不留痕迹就行了。”

“打成内伤吗?有几次就是打到肝脏破裂挂了的。”

“不需要那么牛逼好吗?”

“老大你们在说什么?”混混插了进来。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你们嫂子。”

“卧槽!”

“卧槽?!”

“老大你开玩笑的吧!”

“夫夫都这么能打还让不让人活了!”

“刚说那话的人给我出来店外单挑!”

店内再度陷入沉默,喻文州拿了黄少天的茶杯喝水,即使是闷热的环境里,穿着西服的他依旧是安然自若。

“得,你们几个留下来看店,我先回去。”黄少天把手枪塞进后腰,拿了信,拉着喻文州走出狭小的店面。


张佳乐和肖时钦提着行李,从地铁站里出来,一路来到目的地的警察局,结果被张新杰在门口拦了个正着。

“请问二位来这里有何贵干?”他打量了一下两人的装束后问。

“工作调动,上级命令我们来到这里,组成专案组调查最近这起频发的杀人案。”肖时钦回答他。

“我不记得有接到这样的通知。”张新杰的态度十分强硬。

“诶,冯老爷子应该给队长打过电话了。”张佳乐把行李放在地上,“你们没收到?还是我又被坑了?”

“队长休息了。”

“休息?”肖时钦有些云里雾里,“在这种时间还要休息?”

“队长是omega,休息是必须的。”张新杰看了眼手表,“二位还是请回吧。”

“唉我就知道,所以把调动令带来了。”张佳乐翻了翻搁在地上的包,抽出一张盖了公章得纸,递给张新杰,“看看吧。”

张新杰看了眼手中的纸,又看了看肖时钦和张佳乐,最后叹了口气。

“没有队长命令,我不会允许你们进入局里,等我确认之后再说。”

“我去,那我们住哪儿?”张佳乐问。

“宾馆,费用由你们所在的省厅报销。”

“………”张佳乐和肖时钦一块无语,半响,张佳乐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走吧,找个宾馆我想睡觉。”


喻文州裹了浴巾,擦着头发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叶修这又是要搞什么鬼?”他一看喻文州出来,马上开口问道。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我回来后和你独处的时候再听到别人的名字——”喻文州在他旁边坐下来,“组织那边要来抓人了,仅此而已。”

“抓人?被发现了吗?”黄少天拿过一旁的杯子。

“差不多,你也知道最近闹的满城风雨的连环杀人案吧?”喻文州问道。

“所以叶修才要把你从我这里拐走半年?”

“毕竟要准备和调查不少事情。”

“你没和他怎样吧……?”黄少天冷不丁问道。

“怎样?”喻文州明知故问。

“我靠……就是那个啊!”

“哪个?”

黄少天突然凑过来把喻文州摁倒在床上。

“这么心急?”喻文州笑。

“就……就是这个啊!你知道还问个毛线啊!”黄少天面红耳赤。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发情期……”喻文州环住他的脖子,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

“卧槽你……”黄少天后退一些,“总之明天得去找大眼了是吧?我知道了。”


找到王杰希的时候,他正站在人群中央,把一副扑克牌变成一把鲜花。一个小孩拿着个盒子,在围观的人群中转悠,收集小费。

不久后,这场街头的魔术表演结束,王杰希正准备收拾东西和小孩离去,黄少天和喻文州一前一后的冲了过去,堵住了前后路。

“最近怎么样?过得好吗?”黄少天朝面色不善的王杰希搭话。

“不好。”王杰希看了眼身后的喻文州,“特别是遇到你们。”

“我也不是很想来。”喻文州耸耸肩,“不过很遗憾,现在是不得不了。”

王杰希眯眼:“叶修出事了?”

“不算,不过差不多吧。”黄少天回答道,“新闻上已经闹起来了。”

“我没有看新闻的习惯。”王杰希拉住小孩的手,让他缩在自己腿边。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去照顾小孩了啊。”喻文州弯下腰去逗小孩。

“只是收养的罢了。”王杰希不耐烦的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要走了。”

“那个小孩,你不会没道理就收。”喻文州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组织上来人了,最后一战。”

“说不上是最后吧?叶修在哪儿?”

喻文州走过来,把一张纸条塞进他的手里,朝他挥挥手后,和黄少天一起离开了。

小孩从王杰希的身后走出来,抬头看着他:“刚刚那两个叔叔是什么人?像是在警戒着周围一样。”

“以前的朋友。”

“现在是吗?”

“现在……不知道。”


韩文清从床上坐起来,床头柜上放着的电子钟显示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公寓里没有别人,干净的茶几上放着一张便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韩文清揉着酸痛的腰勉强辨认了半天,才看懂叶修晚上才能回来的意思。

手机在客厅里响了起来,韩文清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

“喂?韩队你可终于接了。”冯宪君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什么事?”

“上面调来两个省厅的人,来你队里组成专案组协助破案。”

“谁?”

“一个是张佳乐,还有一个是肖时钦。”

“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就先挂了。”韩文清挂断,再度拨通张新杰的电话。

“喂?队长,什么事?”

“省厅来了两个人,要组成专案组,你知道吗?”

“知道。”

“那就先给他们安排一下,我结束休假回来再详细指示。”韩文清知道就算他现在想回局里,恐怕张新杰也不会同意,索性换了迂回的方式处理问题。

“我知道了。队长也请好好休息。”张新杰说完就挂断了。


(TBC)


2015-07-15 /  标签 : 叶韩黄喻 23 3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