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叶王】定制恋人-03

旅游归来又忙着报志愿,更晚了,手比以前更生,卡的不能自已orz

———————

只可惜从那以后叶修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便索性去休息,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才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继续之前未完的工作。

机器人和之前一样,在叶修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守在了门口,叶修啃着压缩饼干跟着他再次去了调试室——叶修打算从机器人内部已经破解的那些数据开始着手调查。

刚走了没多久,叶修突然在某一处墙壁一侧停下了脚步——穿过舷窗照射进来的星云的光辉恰好照亮了那里,有些老旧的墙壁上修补上去的特殊材料的板材显得格外突兀。

“这艘船修补过吗?”他问道。

“无相关数据。”机器人回答他道。

叶修思忖了一下,他点起一根烟,盯着那片墙壁看了一会儿。

“还是去调试室吧。”他说,“我有些东西想要检查一下。”

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后,叶修依然和之前一样给机器人连接了数据线,自己回到电脑前开始调阅内部的资料。第一道防火墙突破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叶修找到了一个文件夹,他打开它,发现里面是机器人的运行日志。日志虽然很重要,但是却不完全,叶修暂时先把它搁置,开始突破第二道防火墙,然而这一回他没有成功,似乎是那个代码阻止了他的访问。

“防火墙是按照时间逐个降低破解难度的吗?”他转头去问机器人。

“如果你觉得是这样的话,或许就是这样的。”机器人看着他说道。

“……"叶修没有在意这点,他又看向屏幕,日志已经被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不同时间的程序运作状况。他又操作电脑打开了军舰的房门出入记录,将两份文件放在一起进行比对,然后打开投影板,在上面投影出的他当初持有的平面图上写写画画。

三个小时后,叶修从电脑前站了起来,拔掉了机器人身上的数据线,同时把投影板拿给它看。

“带我去这些地方看看。”叶修说,一面从装着物资的箱子里掏出一个盒子。

“去那里干什么?”机器人问他。

“我想你几年前的那次零件更换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老实说,我的数据库在当时丢失了一部分。”机器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似乎刚才它是在决断究竟是否应该公开这部分的情报。

“你主人删掉的吗?”

“不知道。”

果然问了也是白问,叶修感叹,随后又很快开始一路观察起军舰内走廊和房门的状况。他隐约觉得王杰希的失踪也并不简单,这么一个人从来到过去后,一直在微草号上生活,却直到最后几年才消失不见,除非是遇见了舰队或是有人居住的星球,否则就太奇怪了。尤其是遇见舰队或是星球也会让他留下某种程度的资料,所以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他想起机器人说过的没有什么变化。

莫非……叶修没有仔细去想,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接近了真相,剩下的只需要去证实。

机器人很快带他来到了第一个位置,叶修打开战术手电,手电白色的光顿时照亮了昏暗的走廊。走廊的墙壁上,有和刚才有些类似的材料修补的痕迹,叶修顺着痕迹观察,随后是下一个地点。

途中的路有些比较难走,有些地方更是氧气不足,叶修索性带着面罩持续着相当无聊的工作。

“你在找些什么吗?”机器人说。

“嗯。”叶修烟瘾来了,他在面罩里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

“我猜想,这艘军舰在之前应该发生过一起比较严重的事故,从而导致部分舰体破裂,氧气泄漏。”叶修说着,视线突然落在一道看上去已经坏死的门上。

一般来说,军舰内部能够使用的门上都会有相应的指示灯光,而眼前的这扇防护门上却是暗淡一片。叶修把手贴在门板上,用力的推了推。

但这样并没有什么用,舱门是上下滑动的,也就是说除了这样的方法以外,其他的方法都不能完好无损的打开门。更何况叶修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要打开它,他只是想到了一些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在与之前他所见的事实逐个比对后,被一一排除,最后剩下来几个结论。

“王杰希。”叶修心情复杂的叫了机器人。

“什么?”

“如果要知道你内部的所有数据的话,有什么特殊条件吗?”

“嗯?”机器人的声音变的如人类那般,“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只是问问。”

机器人沉默了一会儿。

“有的。”它回答道。

“告诉我。”叶修说。

“只要你告诉我的主人的来历和消失的原因即可。”

“你难道不知道吗?还是说,这是他所下达的指令?”

“不,这仅仅只是我的自作主张。”机器人说,“因为我一直在寻找他。”

叶修摘了面罩,将烟点燃。

“你的主人,大概就在这里。”他说。

机器人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门前,手变成枪的样子,作势要打开门。

然而叶修把它拦了下来。

“我劝你放弃这么做。”叶修说,“这种门除了加农炮以上的武器,都是打不开的。”

“那么这根本不能算是答案。”机器人说。

“不,从你的运行日志来看,你在更新零件后一直在执行舰长留下的修理舰体的指令,只是你没有察觉到,更准确来说,是指令本身就没有让你将其记录在可读记忆中。”叶修说道。

“什么意思?”

“言下之意是,大概他虽然在但是又已经不在了。”

机器人皱眉:“我并不喜欢玩文字游戏。”

“只是不想说的太直白罢了,不过我想你的第二道防火墙之后也应该不是什么有价值的资料。”叶修把烟捻灭,“恐怕是他想要传达给我的某种东西。”

“……你说的没错,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还不能告诉你。”

“你也倒是挺会卖关子。”叶修笑了笑,开始沿着路往回走。

机器人跟在他后面,一语不发。

叶修拉上面罩,伸了个懒腰:“看来今天应该是不会再有什么新的结果了,不如你干脆把我送回卧室那边吧。”


那是个陌生的梦。

叶修站在以前乘坐过的一艘军舰里,眼前是人来人往的指挥室,他开着地图,盯着上面的行星运行轨道发呆。

“要不要去吃饭?”突然,有个耳熟的声音飘了过来,叶修抬起头,正对上一双一大一小的眼睛。

“哟,大眼儿。”他笑着调侃对方。

“去不去?”但对方并不为之所动,继续问着刚才的问题。

“去。”他站起身来,揽上那人的肩,“走吧。”

那人似乎挣扎了一下,却还是没能够推开叶修的手。

“你这是干嘛?”

“行使上司权力。”他笑道。

“……”

然后场景又再次飞快的变幻,等到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身处于一间双人宿舍中。那个人站在房间中央,湿漉漉的头发上还滴着水,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从我床上起来。”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我没紧张,只是好奇你把我调到你的房间里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为了追你?”

“……我可以告你性骚扰吗?”

“指挥官和司令住一个房间方便讨论作战策略有什么不对?”

“……”

场景又一次变化起来,叶修突然回想起这个一直在和他说话的人的身份。而事实上,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有追过人这回事,梦中所呈现的一切一切,都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事。

另一个世界?

王杰希存在的世界?和他不存在的世界?

叶修一瞬间惊醒,他坐起身来,发现机器人正抱膝蜷坐在床边。

“带我去控制室。”他穿上鞋,对着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机器人说道。

“你想起来了吗?”机器人突然用极富人类情感的语调问道。

叶修点了根烟,看了它一眼后往门口走。

“有那么一点,但我觉得那不是我的记忆。”


很快,他们抵达了控制室,室内仪器都在正常运作着,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叶修径直走到正中央的仪器前坐了下来,很快调出了军舰的行进历史。

“你看这个看什么?”机器人问道。

“只是觉得这军舰来历不简单。”叶修抽了一口烟,让计算机合成了轨迹图。

果不其然,轨迹图上显示军舰本身并没有在机舱停泊消失,而是在更早以前,就已经持续在宇宙中航行。

“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机器人突然说。

“最后的情报吗?”叶修理清了全部思绪,如释重负。

机器人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去放在了操作盘上,突然,控制室内有一些指示灯亮了起来,风扇旋转的声音一瞬间大了几倍。叶修坐在原地,换上一支新点着的烟抽了起来。一瞬间,原本空无一物的空中,透明的投影屏幕显现,画面跳动了几下,最后定格为一篇黑暗。

“叶修?”有声音传来,叶修夹着烟,仰头看向那一片黑暗。

“我想你可能不会知道我是谁。”那声音听上去与机器人的声音别无二致,却更加贴近人类。

“不过,这大概已经无所谓了吧,既然你能听到这个,就说明我们是不会有见面的希望了。

“我是王杰希,是微草号最后一任舰长。我想我应该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因为3004年的集团战争中的一起事故。这些年我都在试图从那个地方回到原本的世界,但很可惜,我没有找到它的位置。”那个声音十分的冷静,语调平缓,却不知为何有种说不出的苦闷。

叶修坐直了身体,他觉得从某处涌上了一股炽烈的情感,属于他,却不属于他。他看了眼仍然在眼前的轨迹图,顿时明白了王杰希留下的录音中所要传达的消息。

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录音里响了起来,王杰希的声音被其所掩盖,随之,录音结束了。叶修愣了一下,抹了抹脸,然后飞快的在眼前的键盘上敲打起来。

“你……”机器人说了一个字之后,又戛然而止。

宇宙中,微草号一改原本的漂流,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开始缓缓的加速,向前行进。叶修的导航叫了起来,肖时钦强行联通了他们之间的频道。

“前辈?!你要做什么?”他叫道。

“修正一下航道。”叶修敷衍他。

“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看不出来!”

肖时钦话音刚落,一发炮弹就打到了军舰上,叶修撇撇嘴。

“别乌鸦嘴。”他说。

“我刚有说什么吗?!”肖时钦十分无语,“那是蓝雨发出的炮击警告。”

“哦,这个啊,文州他开心就好,但我也有我想要做的事情。”叶修笑了笑,打开舰体上的所有雷达,操纵它穿过枪林弹雨。

“叶神。”肖时钦的通讯被冷不丁掐断,转而是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脸,“你这是要做什么?背叛联盟吗?”

“只是作个死而已,你们就这么多人要围观啊?”叶修笑道,手下动作不停。

“我想这不会是作死这么简单吧?”

“差不多?”

“卖关子并不好玩啊。”

“呵呵。”叶修突然让军舰以最大速度行驶,角度刁钻的突破了蓝雨慌忙之间张开的包围网。

“我也想知道。”机器人插了进来。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可以把我的想法公开一下了。”叶修一面修正轨道,一面说。

画面上喻文州的表情严肃了一下,然后他命令让房间里的其他人全部出去。

“我想我不记得七年前的事情并不是所谓的战争后遗症,王杰希所说也并不完全对。”叶修把烟捻灭。

喻文州没有说话,显然他了解过叶修和肖时钦的聊天内容。

“七年前,微草号失踪不是巧合,也更不是什么所谓的幽灵船。而且,王杰希这个人应该确实是存在的,只是因为他回到过去,所以这个时代的他被因此覆盖抹杀了。”

“覆盖?”喻文州提出了疑问。

“这跟电脑不能在同一个文件夹同时保存两份一模一样的文件是一样的。由此可以推论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王杰希是微草号的舰长,同时我与他熟识。但在七年前集团之间爆发的战争之中,他因为某种事故回到过去,然后这个世界的历史就发生了改变。”

喻文州没有说话,显然他正在结合叶修所说的内容,思考整件事情的细枝末节。

“所以那个王姓士兵,本来是他的父亲吗?”喻文州问。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叶修肯定了他的疑问,“同时,王杰希在回到过去之后,他被转移到了原本离事故发生的位置非常遥远的地带,之后的数年中,他开始想办法回到原来的地点。我想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就可以回到原本的历史中。”

“那么微草号失踪要怎么解释呢?”

“他发生事故的时候,一定是在微草号上。而历史也恰巧在这里发生了错乱,微草号失踪了。”

“错乱?”

“不光是那个王姓士兵,我的记忆也是,微草号失踪更是,历史因为他回到过去变的一团糟。”

“叶神难道是想回到事故发生的那里将一切都还原吗?”

“何乐而不为?”

“你真是………不怕失败吗?”

“不,天助我也。我看了微草号在这几年中的漂流轨迹,都是朝着那个地方前进的。但是宇宙可并非如此,如此有目的性的漂流发生的几率一般都是几乎为零。或许是本来世界就有恢复历史的意愿呢?”

“……那我也只能无话可说了。”喻文州叹气,“但是,叶神你有想过怎么活着回来吗?那里可都是黑洞群。”

“尽人事,听天命。”叶修说完,掰碎了导航手环。

“这样好吗?”在发动机的轰鸣中,机器人问道。

“怎么样都好吧。”叶修靠在椅背上。

“没有想着活着回去吗?”

“你觉得可能吗?”

“……”机器人沉默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我会在这艘军舰回去前就离开它。“叶修说,“现在要做的,只是让一切都回到它原本该回到的地方。”

“这样就能修复历史吗?”

“本来就应该这样修复的。”叶修说着,闭上了眼睛。

机器人静静的站在他的旁边,眼睛望着远方的星河。


(第一部完)


王杰希睁开了眼睛。

他踉跄着从指挥座旁站起身来,眼前的景象顿时让他大吃了一惊——整个指挥室里没有一个人,战场的指示图也全部静止着,而刚才还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也全部都消失不见。整个军舰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他冷静下来,走出了控制室,然而走廊上也没有人,平坦的地面上,好像放了什么东西,在昏暗的灯光中看不清轮廓。王杰希走过去,发现那里躺着一副机器人的基本骨架。一瞬间,他觉得那大概是刘小别他们的东西,出于不堵塞道路的考虑,他还是抱起了那幅骨架,让它靠着墙坐好,自己继续沿着路前行,寻找消失的船员。

王杰希一路检查房间,他记得就在几分钟前,他还身处于集团之间爆发的战争的战场上,叶修下达的指令刚刚抵达,微草号就被敌方的炮火击中,贴近了不远处的一个黑洞。

然而,当他检查完所有的房间,都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就好像除了他,这艘舰上的人们凭空消失了一样。王杰希隐隐觉得不对劲,他重新返回控制室,室内地图上的画面已经变了,变成了他没有去过的一片宙域。


TBC


2015-06-24 /  标签 : 叶王 63 4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