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叶王】定制恋人-02

手生orz最近会专心把这个填完

————————

叶修被带回到那间为他安排的卧室里以后,机器人就转身离开,消失在昏暗的走廊尽头。叶修并不关心机器人的去向,就目前看来,这个机器人大概是不会对他的生命构成威胁,反而是他调查整艘军舰的良好助力。

他站在房里,点上一根烟,烟雾警报器早就已经损坏,所以无法检测到正在逐渐蔓延至整个房间的烟雾。那封信被叶修放在床旁边的小写字台的固定架里,他叼着烟,从架子里拿出那封信,信封里依旧是那薄薄的一张纸,纸上依旧是那一串二进制的数字。

难道说,数字本身就已经传达了什么讯息吗?叶修想到,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终端,很快将那串数字转化为十进制,然而破译也到此为止,因为他无法再将其转化为别的什么更有用的单词或句子,也就是说,这串数字应该用于电脑,而且应该是什么加密系统的密钥。

密钥?叶修一怔。

他回想起机器人内部的信息加密,或许其密钥应该就是这串数字。

再加上这是最后一任舰长留下的东西,是他要求机器人交给自己的……这个舰长究竟想要做什么?大费周章的把信息加密,却又把破解信息最关键的密钥让机器人交给这个来回收军舰的自己……

每件事其发展必有其原因,然而这一次叶修却始终对于舰长如此的行为摸不着头脑。

总之,明天问问那个机器人好了,他想到,便很爽快的掐灭了香烟,脱了靴子就合着衣躺上了一旁的床。严格来说,那床已经很久没有被打扫过,但这毕竟是宇宙空间,舰内几乎不可能有太多灰尘,所以叶修也不是很介意。正好房内的温度十分舒适,他也倒很快睡了过去。


叶修被导航的电子闹钟吵醒的时候,刚好是早上八点。尽管是早上,但军舰内依然一如既往的被昏暗笼罩,在这里呆久了往往会剥夺人类的时间感,叶修也属于此类,但毕竟从年少时起就一直混迹于这种环境,所以他也不觉得有多难受,很快就洗漱完毕,吃了简易的早餐,抽了一根烟后才慢腾腾的离开房间。

就舰内不为人知的机关来说,即使叶修已经熟知从卧室抵达机器人专用调试室的路程,他也还是选择让机器人带他过去。而机器人也似乎是知道他的作息似的,早早就等在房间外,看叶修出来,就自动带着他往那边走。

进了调试室,叶修看见地上放着几个箱子,箱子上了电子锁,表面印着雷霆的标志,看来应该是机器人接收后搬过来的。不过他已经吃过早餐,所以叶修打开箱子确认物资内容后,也仅仅只是拿出了一瓶水,固定在操作台旁边,自己开始在已经打开的机器上忙碌起来。

当然他没有忘记带上那张薄薄的信纸,在给机器人连好数据线后,叶修很快开始了破解加密信息的工作。

果不其然,那串数字的确是加密算法的密钥,叶修随即让计算机开始自行破译,然后才从旁边空余的机子上开始探索军舰内部残存的其他电子数据。

机器人一直都保持着安静,还不如说它这样的举动是为了节省能源,叶修往它那边看了一眼,突然想起昨晚的打算。

“最后一任舰长为什么让你把那封信交给我?”他问道,却并不期待正在解码中的机器人很快给他答案。

但机器人依旧睁开了刚才还在紧闭着的大小不一的一双眼睛。

“并不是谁来都会给。”他说,声音是人类的语调,“因为是你。”

“我?”叶修有些不解,隐隐的,他觉得心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沉甸甸的。

“舰长他留下来的全部指令有百分之八十是关于你的,除此之外,你希望知道其他不关于你的指令吗?”机器人突然又恢复了那种冷冰冰的机械式语调。

“说来听听?”叶修起了兴致。

“如果除你以外的其他人登舰,必须在第一时间排除。若未排除,其为联盟军队,则销毁资料,进行军舰交还。以上为最初两条。”

“销毁的就是这张纸吗?”叶修叼着烟,扬了扬手里写了密钥的那张信纸。

“那个是其中之一,有必要时,会将整个军舰全部销毁。”

“这个军舰里隐藏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这里并没有优先度过高的物品,只有个别是舰长下令,一旦被发现需要立刻销毁的。”

“比如黑匣子?”

“那个东西被舰长焚毁了。”

“但是你之前不是说舰长把它带走了吗?”

“因为……”机器人指了指自己,“这部分信息加密刚刚被解除了,所以可以提供相应情报。”

“那么,如果我解开所有加密信息,你就会告诉我所有东西吗?”

“不一定。代码现在在破解后已经开始渗透主控制系统,其优先度置顶中,信息的透露会由它来全权处理。”

“果然……”叶修把烟头在携带烟灰缸里捻灭。

“但是你有问题的话可以直接问。”

“问了你就一定会告诉我吗?”叶修无奈的笑道。

“不一定。”机器人回答的十分坦诚。

有什么用吗……叶修转过身去,电脑画面上破解工程已经进行到百分之九十,看来这里的设备即使年代久远,其性能却一点也没有退化。

就好像,这里的时间被停止了似的。


信息解密后,叶修由此开始重新推算之前所谓名为王杰希的代码的内容。他直觉般的觉得那张纸上留下来的密钥不仅仅只是用于破解机器人内部信息,它肯定还有着别的用途。

代码最后在三个小时后被从大量的数据中提取出来,编写它的人是个了不得的人才,把整个代码分成了许多不同的小代码隐藏在其他程序中,小代码之间彼此协作,最终构成了整个庞大的优先度最高的现在这个代码。叶修边感叹着编写者的奇思妙想,边把代码存储在军舰上的电脑里。本来应该把代码记录在终端里会更加方便,但叶修私心不想这么做,毕竟舰长是费了心思想要避开联盟把代码留给他的,想来他如此而为之肯定还有不想让联盟知道的目的,那么如果叶修将代码记录在终端上,反而只会让监视终端的联盟获得信息罢了。

叶修将代码在特定环境下运行后,突然发现其又转化为了一个翻译系统,这让他想到了那张纸上的数字,于是他很快把纸上的内容输了进去。输入完毕开始运行的时候,屏幕闪了一下,然后画面定格了。

叶修刚开始以为是死机了,他正准备重新热启动的时候,屏幕上弹出了一个小窗口,一排文字有序的从空白的画面中跳动出来。

“我是王杰希。”

在看到第一行字的瞬间,叶修伸手去摸烟的手停了下来。

“个人序列号K73310,是微草号的舰长。”

叶修看到第二行字完全弹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他之前暗自猜测这个叫王杰希的人和微草号肯定大有关系,没想到真的就就此言中了。

但是他刚肯定了这点,就很快想起昨天肖时钦说过的话,并没有王杰希这个人。

如果说……他把烟塞进嘴里点着,脑子里很快就有了一个新奇的假设:假如说真的有王杰希这个人,只是联盟没有他的资料。于是他很快又想起另一个和机器人长相相似却不相同的王姓士兵。

莫非是这个舰长真的制作了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叶修被自己的这个荒唐却有理可循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猛地吸了一口烟,从座椅上直起身来,飞快的联通了肖时钦。

“前辈有什么事吗?”肖时钦满脸的疑惑。

“之前你查到的那个姓王的士兵,有其他资料吗?”叶修故作镇定的问。

“没有,我只查到了他的教育经验和士兵履历,以及他的死亡说明。”

“发给我,我想研究一下。”

“这有什么好研究的……”肖时钦说着,但还是很快把资料发了过来。

叶修断了联络,点开肖时钦发来的资料,果然真如他所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婚姻那一栏记录是已婚,但是没有孩子。

他看了几眼,然后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在空旷的室内踱步。零碎的线索挤满了他的大脑,叶修思考着甚至忘了抽掉最后一口烟,任由着香烟烧尽,最后他在一堆盖着布的仪器堆前停下了脚步。

“你在干什么?”机器人看见叶修一把拉开罩着仪器的布。

“找东西,几年前流行过的东西了,我也叫不上来名字,你继续坐着就行。”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今晚干脆通宵吧。”

“那你明天怎么办?”

叶修蹲在地上翻找东西的手停了一下,又很快再度活动起来。

“不怎么办,总之先找到东西,之后是之后的事儿。”

他突然感觉到些微的眩晕。

“你不睡我就不睡。”

“好好好,睡觉。”

叶修停下了动作。

刚才他脑子里闪现出来的声音第一句听上去像是他身后安然坐着的机器人那种富有人类情感的语调,但他可以肯定那声音肯定不是它发出的,比起它,那种声音要更加自然;而第二句,则像是他自己的声音。

怎么回事?难道说他真的在那段恰好记忆空白的时间段里,和这个名叫王杰希的舰长有什么交集?

但是叶修却回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胸口再度钝痛起来,他没有做声,继续翻找设备。

不知是推开了多少个设备的时候,叶修突然在角落里看见了什么,他几乎在第一眼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他所要找的。于是叶修把那个并不是很大的设备拉了出来,坐在地上喘了口气之后,才开始研究起来。

“3D扫描仪。”机器人突然开口说道。

“记得是这么叫的来着。”叶修找到了机器的开关,摁了下去。

机器的屏幕亮了一下,投影出多维显示屏,叶修看了一眼,点击了扫描历史,显示屏上画面动了动,系统读取数据完毕,一张脸瞬间被投影在空中。

是机器人的脸。

果然,叶修看完历史时间后轻声念了一句,然后关掉了扫描仪。

“有什么线索吗?”机器人突然又恢复了人类那般的语调,声音里还带着点笑意。

“知道你为什么不能识别自己的脸了。”叶修说道,然后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合情推理来看,你是最后一任舰长制作出来的机器人,和他拥有一样的脸。你无法识别自己的相貌就是因为你和他一样,为了防止你在和他度过的时间内将他和自己混淆,所以舰长取消了你的自我相貌识别功能。”

“但是你为什么肯定舰长一定和我长得一样呢?”

“由时间来推算的,微草号当时在3月就消失了,但是扫描仪上的日期却是7月的,当然不能排除舰长自己调试整艘军舰时间的可能性,不过我想应该没有。”叶修走回计算机前的旋转椅上,坐了下来,“而且我觉得他特意把你弄的跟他一模一样,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原因我不知道,舰长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资料,或许有留下,但我的系统也无法检测。”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你还记得吗?”

“我不记得了,因为我的数据库存储位置的问题,我只需要定期更换CPU及其他部分的零件即可,但是数据记录显示,在几年前的零件更新以后,舰长就不见了。”机器人说道。

“不见了?有带走什么吗?”

“没有,完全没有变化,只是人不见了而已。”

“先不说舰长失踪一事,有一点很可疑。”叶修把桌旁的水瓶拿出来喝了一口后说道。

“什么?”

“之前有查到一个和王杰希这个舰长长相相似的士兵,他也有妻子,却没有孩子。如果假定他是王杰希的父亲,那么如此说来,难道王杰希这个人是凭空产生的?”

“但也未必就是他父亲,某种程度上不成立。”

“还有另一点,微草号失踪了7年,然而再次发现后,军舰外表却已经破旧不堪,不像是7年该有的磨损程度。而且微草号是凭空失踪的,它在联盟记录的最后一任舰长并不叫王杰希,而是别的其他人,这艘军舰上的资料我大致翻看了一下,第一任舰长与联盟记录符合,但是从王杰希开始,他这个第二任舰长,联盟上却查无此人。”叶修放回水瓶。

“难道说这个王杰希是凭空产生的人吗?”他问道。

机器人没有回答。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从哪里出生,又去到哪里。”叶修喃喃自语,“但是我肯定和他存在某种我不知道或是我已经忘记的关联。”

“但是他也始终没有搞明白自己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机器人突然用人类那般的语调说道。

“来到?”叶修笑了两声,“真是穿越?”

但话刚出口的瞬间,叶修突然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想到过穿越这样的可能性。

难道说微草号的失踪,真的与幽灵船一说有关系?

3042年……叶修想起机器人曾经说过的,军舰上的标准时。他点开手写面板,开始在其上记录起来。

现在是3011年,七年前,也就是3004年,微草号凭空消失,然后在7年后出现。假如这之间真的如幽灵船的其中一种跨越时间的传说相同,那么在7年前,微草号回到了31年前,即2973年。

然而军舰上没有测量标准时的工具,所以即使跨越了时间返回了过去,军舰内部的所有人也都没有发觉。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军舰外壳上那明显不是7年就造成的样子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是还有问题没有解决,舰上除了舰长以外的其他人是怎么回事?而且舰长王杰希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是因为时间悖论吗?叶修突然想到这样的问题。

然而他又很快否定了,因为悖论是在回到某一时间的人和该时间存在的这个人本身同时存在于这个时间所产生的,但王杰希这样的情况却好似是凭空产生的。

等等,悖论也仅仅只是合情的假设而已,并没有人能够证明它的真实存在性,叶修把时间悖论这一先入为主的观点摒弃,将思路引到了别的一条路上。

假如说一时期人的数量是固定的,每过一个时期,数量就会有所变化,但如果某一部分突然提前变化了一些,那么再到数量正式发生改变的时候,这部分还会变吗?不会改变的话,也就是说,如果王杰希真的在这个时代出生,那么他回到过去,这个时代的原本的他会因为这个回到过去的他而不会出生,如此一来,那个和他外表相似的士兵结了婚没有孩子的事情也可以得到解释。

但是仍有地方存在疑点,就是记忆。

既然因为王杰希回到过去从而导致这个时代的他没有出生,按理说叶修应该不会有那些模糊的记忆才对,但叶修却有,而且这点零散的记忆从某种程度上还说明王杰希和叶修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TBC)

2015-06-13 /  标签 : 叶王 50 4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