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Lily(4)

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

——————————————

尽管这件事上理论阐明起来并不复杂,然而实际上做的时候却有着诸多风险。

“听好,为他人重新制作精神世界并非易事,至少那个世界并非属于哨兵自身原本所具备的东西,即便是精神力这种经过时间就会发生融合变异的东西,但原本不同的东西也不会因此完全变化成对方原本拥有的存在。”

“你是说——”

“你必须和他缔结精神连结,否则‘世界’也不会安定。”

阿周那看向病床侧面的窗户。

“精神世界本质上是向导和哨兵的‘器官’,不是自己的就会产生排异反应,如果想缓解这种反应就必须要向导的调控。”

他必须要成为我的软肋。

但是眼下阿周那别无选择。

他不可能让别的任何一个向导来完成这件事,他不能保证对方不会背叛他的信念,而一旦被背叛,秘密被暴露,那么他将会被置于不利之地,一直以来所付出的努力和计划要完成的事情也会全部化为泡影。

杀了他吗?

不,这也不是最完美的策略,现在给予他除了衰竭而死以外的任何死亡也会引起他的对手的怀疑,这种怀疑也会形成对阿周那的不利。

更何况他无法判断那个“存在”所持有的是怎样的力量,贸然杀死迦尔纳可能意味着精神力的暴走,这种情况要更加严重。

保险的手段只剩下一种:先剥离“它”的存在,再根据情况进行判断。

无论是杀了他也好,还是……


要彻底对方的精神领域并不是仅仅坐在旁边就可以完成,向导和向导之间尚且还可以隔空进行,向导与哨兵时则完全不同,精神的接触同时也需要物理上身体的接触。

尽管阿周那多少还是对于与他人的过多接触有所避讳,但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事归一事,在这里因为一点无聊的心情而踌躇根本毫无意义。即便如此他还是叫了护工给迦尔纳洗了澡,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走进他的房间里坐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这幢屋子,外界依然吹着孤独冰冷的风,摇曳着不牢靠的玻璃,笔直的朝向天空矗立的房屋中发出沉重的轰鸣,空荡荡的输液瓶在吊杆上晃动,卷起的塑料软管冷不丁的掉落在地,打破了室内沉闷的气氛。

阿周那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从那把长椅上站起身来,他有不得不做的道理,时间也不允许他继续固执的坚持自己的原则。他走到床前,摘掉了迦尔纳脸上的呼吸面罩,那玩意现在毫无用途,于是它被丢向了一边。阿周那脱下自己的外套,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是衬衫,一直到他裸着上身,在床边落座,这时他掀开迦尔纳身上的被单,为了不让护工发觉他没有阻止他们给他换上衣服,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得自己剥掉对方的睡衣,自己则以一个膝盖跪在床上的姿势向着沉睡的哨兵俯下身去。

微凉的温度,稳定起伏的胸膛,阿周那意识到这是他许久以来第一次这样与他人接触,自从那件事发生以来,他一直这样回避着,直到现在。

推开精神领域的门扉,他的力量如同涟漪般向四周扩散,在触碰到必要的存在时它们返回,露出对方的形状。

精神力开始融解,但是阿周那知道这样还不够,他抱住对方的身体,心跳和心跳隔着皮肤重叠,共振开始,融合的速度被加快,但是依然无法打破真正的屏障。粘膜的接触远比皮肤的接触更有效率,阿周那抬起迦尔纳的头,向他干涸的嘴唇低下了头。

世界的大门被他强硬的打开了。


那是干涸的土地,以及灰色的天空。

孤独的云层漂浮着,被持续吹来的风撕裂成无数的碎片,红色的残阳灼烧着瞳孔,像是宣告着最后的黄昏与终结,却又向他的身体注入平静的温暖。

阿周那移开在脸前挡住风的手臂,迦尔纳就站在他的不远处,“那个”东西并不在这,而他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甚至于眼瞳中还流露着一丝惊讶的神情。

这里的确如同阿周那所看到的那般,是与往常不同的精神世界。因为即便是实力强悍的向导也未必能够拥有如此丰富的精神世界,他的也只是一片毫无内容的海,而或许如果是迦尔纳的话,恐怕那片海里也会游着鱼与其他生物吧。

“阿周那……”迦尔纳发出了声音,“你果然来到这里了。”

“是的,那又怎么样。”阿周那向他走去,“原本我应该就那样放着你不管,让你在医院中逐渐衰竭而死去的,但我的确是来到这儿了,还是说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你应该看到了吧。”

“我看到了。”

“那么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么我倒是想先问问你,你是怎么和这玩意扯上关系的。”

迦尔纳听完他的问题后转过身,在他抬起头的同时,残阳笼罩着的天空中浮现出“那个”存在来。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也就没有让它继续隐藏着的必要,让我们回到正题吧。”迦尔纳看向阿周那,“我想你应该知道边境一直发生着战争。”

“我知道。”阿周那的眼神变得阴沉,对于这件事他知道更深沉的原因,却也对此无可奈何。

“我想它大概是某个人的精神体,或者说是更多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为了这样混沌的形态,是‘它’向我搭了话,所以我才决定把‘它’关在这里。”

“……什么意思?”

“我是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就离开的人,所以我想大概‘它’向我搭话的意义也是这样。”

“那么外部的你要如何处置?”

“本来的话,我已经在等待衰弱而死的时刻、但是看来直到你来到这里之前它都没有发生。”

阿周那挑起眉毛。

“我想你似乎搞错了什么,迦尔纳。”

“什么?”

“精神世界里混入异物并不意味外部肉体的死亡就能够让这个异物消失,相反,它会成为混乱,脱离了人的控制的精神力会发生暴走,最糟的情况下几乎等同于一颗投向地面的导弹,军方里的训练难道没有教给你这样简单的知识吗?”

“的确,但在那个情况之下,我没有比关着它更好的办法,实际上我也并没有能够消灭它的手段,作为哨兵我的能力不过如此。我能做的,仅仅是拖延时间罢了。”

阿周那捏紧了拳头。

“所以你向我发出了呼救吗?”

“我向每一个向导都发出了呼救,但是回应的只有你。”

迦尔纳说着转过头去,“那个”仍然漂浮在空中,看上去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们对话的内容那样毫无反应。

“所以你是让我来解决这个庞然大物吗?”

“是的,没有任何人比你更加可靠了。”

阿周那眯起眼睛。

“开什么玩笑,你对他人的盲目信赖也该有个限度。“

“至少我是如此相信你的。”

“不,你根本就不明白。”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闭嘴。”

这并非他们或是任何人的夸大,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够明白,那个“东西”绝非以往以来的存在,至少阿周那很清楚的明白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发出最强力的攻击,也会被“它“吞噬吸收,不会有任何形式上的伤害,无谋的攻击只会增加“它”的力量,因为“它”就是那样混沌的存在,越是纯粹的东西就越是无法摧毁的东西。

正所谓无愧于传说之名,某一天会降临于世界的黄昏。

“够了,你的理由多一句我都不想听。迦尔纳,现在开始你跟着我走,从这个世界里出去。”

“不,我离开的话‘它’也会从这里出去的。”

“有我在就不会,刚才说相信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迦尔纳闭上了眼睛,之前平坦的嘴角抬起非常小的弧度。

“我知道了。”

2018-11-04 /  标签 : 周迦 19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