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Lily(2)

掐指一算好久没更了

——————————————————————

长满了青苔的木桨剥开晦涩的水面,黑色的舟随之前行,无数弧形的涟漪沿着它的轮廓扩散,交叉,然后发生共鸣,最终消失在绿荫深处,惊起的飞鸟在湖面掠过,留下褪色的残影。

阿周那站在船舱眺望那片被乌云掩盖的天空,划船人在船尾持续着单调重复的动作,船头昏黄的油灯随着水波轻轻摇曳,照亮远方陈旧的建筑。

这个国家的房屋是白色的圆柱体,它们在平坦的地面上彼此簇拥,或时而分散,但都笔直的朝向天空,像是散落在土地中的星辰。

船只在黑色的码头上停了下来,阿周那走上被湿气腐蚀的木质路面,前方的大门虚掩,他推开门,立刻被昏暗所笼罩。

房间里的情形与外界的冷清截然不同,所有的人都在昏黄的灯光中埋头于自己的工作。阿周那站在玄关处幻视一周,来到最近的受理柜台敲了敲桌子。

“什么事?没有重要的事的话就不要随便叫我。”一个老成的声音从柜台后面传来,一个少年模样、穿着白色大褂的人蹬着梯子爬了上来,阿周那看见他时,他正满脸的不耐烦。

“我昨天预约过了。”他说道。

“预约?”少年用独特的老成音反问道,他从身后乱七八糟的桌面上翻出一本已经被翻皱了的厚厚的本子,快速的把它翻到尽可能后面的地方。

“的确是有预约过。”他嘟囔了一句,拉开抽屉掏出一副手套和钥匙,又因为看见阿周那放在桌上的手,极其不耐烦的把手套又重新收了回去,“进去吧。”

在阿周那准备离开前他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他。

“不要招惹里面的别的东西,看了你想看的就立刻离开。

“还有,不要让书直接接触手指,要说来你们这些贵族根本就不能理解书的价值,才会进去趾高气扬的乱翻,国家图书馆不是为了让你们糟蹋而建立……”

阿周那听了半截,在对方的说教还没变成更长的篇幅的时候便走出了大厅。


过去曾经有着这样的传说——

“那个”会毫无预兆的从天空降临。

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也没有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会出现。

即便是最伟大的占星者也不能预知它的“降临”。

然而它的出现,则预告着世界的终结。


当两名哨兵准备抬起病床上的人时,医生夹着记录板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床头的警报因为生命维持装置的粗暴拆除而发出刺耳的鸣叫,两个哨兵各自带着深色护目镜,面无表情的看向愤怒的医生。

“都给我住手,你们要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哨兵们只是暂时停顿了动作,随即又重新开始作业。

“都给我住手!”医生厉声喝道,他绷紧了身体,在质问的瞬时推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然而就在那无形的强攻即将击中它的目标时,却被一道同样无形的屏障挡下。

病房的门再次推开,阿周那悠闲的走了进来。

“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我还没有收到上层转移伤患的许可。”

“那个不重要,迦尔纳在你们军方已经是我名下管理的人,那么我要怎么处置也应该跟你们无关吧。”阿周那眯细了眼睛,看着站在原地的医生。

“我倒不这么认为,他对军方而言是有用的存在。”

冲向哨兵的攻击转移了方向,来自精神领域释放出的能量一瞬间全部改变了目标,疯狂的向着空中漂浮着的阿周那的精神防壁而去,或许是攻其不备,他将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墙壁砸开了一道裂隙——

阿周那轻轻咂舌,精神领域被攻破的感觉多少还是令人难以习惯。

对方残忍的笑了起来。

不愧是在后方的温室里娇生惯养的贵族,面对身经百战的军队向导,火候还是稍微差了些,你看,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能突破他的领域——

他在那个陌生的精神领域看到的是平静的海面,而他则不知何时站在海面的正中央。

什么?

冲破了贵族的精神领域令向导一阵得意,但他也不敢因此就放松警惕。

他在海水中向前走了几步,试图寻找进一步的攻击目标,然而映入眼帘的只有平静的海面以及遥远的地平线,看上去这里什么都没有隐藏,向导不由得感到有些蹊跷,因为这是“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从精神的链接处传来奇怪的声响,像是什么被切断了一样。

向导下意识的低下头去。

海水和刚才一样,都只是在他的腰部以下,并没有越来越深的迹象。然而不知为何,那片应该澄澈的海面此时却显得有些浑浊,并非是有什么东西搅浑了它,而是水中似乎是黑色的带状物体漂浮着。

它像是有生命似的在水中蠕动,向四周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直觉让向导感到非常不妙,他向后退了几步,试图离那个“存在”更远一些,链接精神的入口像是被堵塞了一般,他想收回自己的意识,本能驱使着向导逃离这片海面,什么要来了,他如此感觉到,有什么马上就要来了——

“你看到了吗?”

耳边响起的低沉声音使他毛骨悚然。

“我什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惊惶的发出叫声,拼尽全力的试图回到自己的意识领域去,然而这个精神体却一点也不听他使唤,就像是冻结在原地一般,任由身后伸来的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摩挲他的咽喉。

一声轻笑响起。

他的脚下一空,身体立刻坠入深色的海水,没有窒息的痛苦,也没有失温的恐惧,像儿时在母亲怀中沉沉睡去那般安稳,以及,意识被吞没的预感。他无法感知到自己的精神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无法对即将迎来的任何变化做出丝毫的反抗,什么都来不及想,大脑里唯独留下脑髓融化般的甘美与绝望。

向导沉入昏暗的水底,在外界世界的他的身体轰然倒下,像是断了线的人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阿周那绕开他如空壳般的躯体,理了理自己的手套走出病房,两个哨兵跟在他后面,带走了仍沉睡着的迦尔纳。

2018-10-30 /  标签 : 周迦 24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