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纯白如雪——もしもの話と君との世界

纯白如雪的IF线,如果之后重新遇到彼此的结局
一发混更的短打,刚好玩完2.1感触良多……
即便如此也对口味不重的人并不推荐的本篇的番外()
———————————
那天刚好是停雪的日子,连日阴沉的天空总算放晴,早上起床时阿周那推开窗户,外界冰冷却新鲜的空气挤进昏暗的房间。半夜才回来躺下的迦尔纳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只有一个圆圆的白色脑袋埋在枕头和被子的包围中,稍微大意的话就会忍不住伸出手去感受白色发丝的柔软。
经历了诸多伤害,彼此折磨,再度相遇,现在他们的生活或许也如同窗外的景象一般,终于迎来了明日的阳光。
关上窗户,又重新拉上窗帘,阿周那换了衣服,离开房间时迦尔纳仍然低头埋在被褥之中,虽然憔悴的神态依然残存,但是从哪里透露着一股安稳,看上去睡的格外沉,以至于阿周那发现自己在亲他的额头时,他都一动不动。
尽管是休息日也有事要做,平时因为工作太忙而堆积起来的东西正到了收拾的时候。阿周那刷牙时看了眼浴室门口装着脏衣服的篮子,将它放在了后续事项里,毕竟洗衣机的声音太响而他们住的只不过是间普通的2DK公寓。这间公寓是他们决定要同居的时候选择的,一间屋子留作书房,另一间则是他们共同的卧室,而平时各自也都没有邀请朋友到家里做客的习惯,所以一切的家具都是以舒适为目的添置,就连墙纸也贴成了卡通的图案。
眼前的布置乍看上去并不像是两个成年男人居住的房间,有时候阿周那也会思考这样的环境是否是因为他们仍然在无意识追逐童年关系的结果,但回想起那个晦暗的冬季时,他又忍不住收起这样的想法,仅限在当下,无视这些东西,他只是想紧紧的握住迦尔纳的手罢了,除此之外,无论产生的是怎样的东西,都不重要。
不重蹈覆辙,时刻谨慎自己的行动,对心爱之人怀着珍视之情,无论时光怎样流逝,始终陪伴在对方身边,这是他一直惦记在心中的事。
而现在他们已经能够把过去的那些错误和伤害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半开玩笑似的说出口,手指和手指忍不住交缠,直到紧紧的握住对方为止。

下午阿周那回到房间准备拿衣服的时候迦尔纳才睁开眼睛。
“你要去哪吗?”
他半睁着眼睛,看着阿周那换上出门的衣服。
“去超市买点东西,家里的纸和香皂什么的。”
“那么我也一起去吧。”迦尔纳说着,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多少东西,我开车一个来回也用不了多久,你继续休息也没关系的,之前的特辑一周都呆在出版社吧?”
“啊啊,”迦尔纳含混不清的应答,“但是你要去的话,我还是一起去比较好。”
阿周那系好了针织衫的纽扣,哭笑不得的在床前蹲下身来,逆着光仰视坐在床边的迦尔纳。
“你真的有在听我说话吗?这样起来也会觉得头晕走不了路吧?”
“没事。”迦尔纳闭着眼睛摇头,“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你做,出门买东西的话至少还是要去一下。”
“我心领了,作为交换下次你做。”
“这样的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结果我还是因为忙没能完成不是吗?”
“是这样的吗……”阿周那苦笑,虽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迦尔纳有时候的确很好哄,但有时候的确又有他无法被欺骗的地方。
对方则两手撑起身体,从床上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因为半睁着眼睛脚下一绊,阿周那急忙伸出胳膊把对方接进了怀里。
“果然还是别去了吧?”他摸了摸干瘪的后背,用担忧的语气问道。
“抱歉。就这样稍微等一会,我会去的。”迦尔纳说着,白色的头蹭着阿周那的侧脸,两只因为困倦而没有什么力气的手环上他的腰间,逐渐灌注了力量。
“真是个固执的人。”阿周那无可奈何的笑着说道。
他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迦尔纳的后背,感受着对方落在脖颈皮肤上的呼吸、心跳和温度,过去一度失去的东西让他对当下的生活的幸福再一次产生了实感,忍不住把迦尔纳拉的更近,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彼此的心跳隔着衣服相碰,仿佛再贴近一些心脏就能贴在一起。
他希望是那样紧密的联系,不再分离,思考近到不用开口就能彼此心领神会,要变成那样或许还要花费许多的时间和默契,而现在他们已经拥有了去挥霍它们的机会。
“虽然很可惜,但再这样站下去超市就要关门了哦。”
拍了拍迦尔纳的后背,阿周那可以确定自己刚刚一瞬间听到的均匀的呼吸声并不是他的错觉。
“明天再去。”
迦尔纳闭着眼睛在他的耳边嘟囔,看上去对此已经完全放弃,但又不肯让他一个人单独离开。
“好好好。”阿周那把他塞回床上去,怀抱的温暖令人太过于沉迷,把换好的衣服再换回去,朦胧的睡意随着白色的指尖滑过皮肤时上浮,他也挤进了迦尔纳的被窝,将对方的身体在柔软的棉花包围中抱紧。脸向着温暖气息寄宿的方向靠近,先是额头,再到鼻尖,以及柔软的嘴唇,一切是如此的熟悉,爱恋之情如同悄然盛开的花朵般在心头溢出,心跳如同阳光里突然奔跑的孩童那般,带着暖风与青草,渴求的情感油然而生。
迦尔纳睁开了眼睛,瞳孔深处反射着五彩斑斓的光芒,过去的他沉沦于孤独和盲目之中没有发觉,而现在阿周那终于拥有了能够将它们细细的收进眼底的机会。
“迦尔纳。”
“嗯?”
“没什么。”
“嗯。”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
有会做个好梦的预感。

(END)




注解:

相遇的结局根本不存在,或许只能说是做过的梦一般的世界
随时都面临着崩坏,紧紧束缚住对方也是,将对方当作唯一的共犯者,如同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绳索那般苦苦挣扎,并不是跨越过了而珍视彼此,而是克制住本性,但是稍有刺激恐怕还是会忍不住毁掉对方的吧
想看到对方因为自己而无法顾及周遭的样子
想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渴求而变得不堪的样子
但是现在不可以,彼此露出刀刃但不能用力,像是肉食者之间玩闹,最终的空虚还是无法满足
到头来只是如同气泡一般脆弱的狭小世界,有朝一日梦会醒来,究竟是彻底放弃一切完全沉沦,还是收敛感情完全斩断呢

2018-04-09 /  标签 : 周迦 39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