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鳴り続けた鐘の音

遛一个脑洞,写,不存在的x

—————————————
前提是身为贵族的周和吸血鬼真祖迦
身为贵族又是吸血鬼猎人的周在某一次遭遇了叛逆的血族贵族攻击,濒死之际迦现身作为真祖解决了血族贵族(血族内部家务事),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之下,周在不知道对方是吸血鬼的情况下祈求了活下去,于是被迦咬了脖子,后期活过来之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并且常年穿高领的服装掩盖脖颈上的咬痕
看上去很迦周其实是周迦(摸着良心
周并没有得到吸血鬼的血液所以只是个半吊子吸血鬼,虽然不怕光(毕竟真祖咬的力量很强),但是因为抗拒吸血加上拒绝吸血鬼所以衍生了吸血鬼人格黑周
迦因为活的太久,且很少将人类转化吸血鬼,所以发现周很强之后,就给黑周下了作为血族从属的暗示:杀了自己
于是情况是周对被迦变成吸血鬼一事心怀恨意,但又在某种程度上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命,同时因为吸血鬼从属的缘故无法对迦彻底痛下狠手,但是因为性格别扭加上有辱自己的荣耀所以心情复杂,黑周被周拒绝所以经常报复性的试图夺取周身体的控制权,又因为迦常年不给血液导致自己无法获得更完全的力量而怀恨在心,同时又因为迦施加的暗示本身就背负着要杀了他的使命
黑周的武器是周定制的,因为察觉了恨意所以认为自己的另一人格也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
黑周基本没有在人前出现过,但是黑周一直在报复这点,所以周意识一弱他就要出来
时间点是现代,贵族的设定也是有的,王国的设定也是有的x
猎人总部在地下,类似于EVA那种设定()
然后这就是一个相爱相杀,怂恿宿敌培养力量杀了自己,以及对对方始终无法痛下杀手的(
血族的目的是圈养人类,迦因为是最强的真祖所以被认为是血族黑暗世界中的太阳,但是真祖对于残忍对待人类以及人类是下等生物这几点并不表示赞同,培养周也是为了阻止这一点
所以遇上周是因为他出手解决对人类危害过大的贵族,但是因为这位同志做法本身在血族界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对所以作为真祖解决掉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而迦对于血族界的反对态度是并没有表现在明面上的,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

“警报:第十三层防护层已经被破坏。警报:第十三层……”
“关掉。”
操作台前的人转了过来,一脸惊恐。
“但、但是……”
“都说了关掉。”
阿周那转过身来,怒气释放之前一直持续的噪音终于停了下来,脚下的装甲板正在撼动,细碎的沙砾从空中坠落,砸在脚边。
他来了,他知道这一切混乱的局面都是因为这个过于不受欢迎的客人的到来。
暗色的血液察觉到空气中针芒般的危险而沸腾起来,促使他不由自主的在震动中来回踱步。
交叉的步调是专属于贵族的步调,优雅,整齐,带着泰然自若般的威严,而与此伴随着的是通道中的惨叫声、枪击声、天花板接二连三被蛮力撕开的声音。
他来了。
“我们该怎么办!!!”同处一室的人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随着剧烈的震动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却连再站起来都做不到,只能狼狈的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阿周那在他的脚边停下,优雅的弯下了腰,套着白色手套的手拾起滚落在地的对吸血鬼专用手枪。
“安心吧。”他起身时在对方的耳畔低语,“他的对手是我。”

终于抵达了最后一层装甲板,金属的表面骤然凸起,随即被两只黑色的手用力的扒了开来,黑色的物体从逐渐撕开的裂隙中滑下,金色的锁链也随之降落,不详的存在随之从眼前出现,苍白的脸上还沾着红色的血液,白色的长发在空中漂浮。
吸血鬼还是多年前他所见过的那般模样,黑色的布料从干瘪的身体上铺展开来,贵金属环绕着他的手臂和大腿,金色的金属包裹着手腕,长长的锁链将它们束缚连接,每当他抬起手或走动便会发出清脆沉重的回响。
银质的子弹无法杀死他,祈祷的圣水无法伤害他,就连总部经过加持的特殊装甲板对他而言也仅仅只是一张废了点劲的破纸。阿周那以叹气完全的扫清了所有的挫败感,要杀死眼前吸血鬼的方式他尚且未知,但他仍然存在着杀死他的理由。
“好久不见。”吸血鬼淡漠的开了口,他的两手垂在身边,暂时还无法对阿周那构成任何威胁,“听说你想见我,所以我就来了。”
“闭嘴,这只是在你只身前来的立场上能说的话。”
“针对这一点我不得不表示抱歉,”吸血鬼抬起了手,“但如你所见,阿周那,这只是渴望为世界带来属于血族繁荣的同胞们一定要坚持的结果,我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你明明知道真祖打头阵会有怎样的威力。”
“但是即便现在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你们也在计划着迟早找上门来,不是吗?对于我而言,只是将这个既定日程提前了而已。”
“闭嘴。”
阿周那拉开了弓箭。
“好吧。”吸血鬼在看到蓝色长箭的瞬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也有陪你的理由。如果这是命运的话,成为宿敌倒也并不赖。”
束缚着吸血鬼的锁链摇曳,金色的长枪在黑色修长的指尖幻化,形成具体的、致命的形状。
“但是,阿周那,你的弓箭一定要指向最致命的方向,不能犹豫,否则你的'黑'将会夺去你的理智;不能松懈,否则你无法切下你对手的头颅;不能慈悲,否则死亡的则将会是你。”
“闭嘴!!!”蓝色的弓箭划破空气,直朝黑色的存在而来。
金色的长枪以目不可及的速度挥舞着,红色的血液在虚无的空间中爆发,在交替的步伐中染红了白色的地板。
“不可原谅!把我变成这样……没错,吸血鬼的真祖,迦尔纳!”
黑色的吸血鬼避开了弓箭,振动的空气在他的身上留下锐利的切痕。
“的确是我做的。明明向我祈求完整的形态就能从这种不安定的状态永远的解脱……阿周那。”
吸血鬼的指尖似乎近在咫尺,连同从他身体中飞溅而出的血液一起,静谧炽热的香味掠过鼻尖,阿周那感受到意识剧烈的震荡,他用力的捏紧了爱弓的弓身,扣紧弓弦,将笔直的箭头再度指向他心怀恨意的对象。
他绝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这份被迫踏进血族领域的耻辱,作为吸血鬼猎人的骄傲更是让他难以忍受在濒死时那份过于强烈的求生欲望迫使他苟活至今。
他在此前从未向任何人祈求过,这是刻在阿周那这块过于闪亮的宝石上唯一且巨大的瑕疵。
“我拒绝!”
眼前剧烈的抖动,大脑如同被锤子剧烈敲击一般,耳鸣伴随着眩晕而来,阿周那倒在地上。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股难以忍受的饥渴感逐渐从胃部蔓延而上,如同成群结队的蚂蚁在颤抖的神经上移动,阿周那咬紧了嘴唇,试图不断的大口呼吸来缓解吸血冲动所带来的痛苦。
然而锁链的余音仍然在即将远去的意识中徘徊,黑色的吸血鬼正在逐渐走近,衣物拖过地面上飞溅的血迹,在他的面前停下干枯的脚步,缓缓的俯下身来。
“想要血吗,阿周那?”
他伸出手去试图挥开眼前蔓延着的黑色,却因为身体不稳险些倒在地面上,作为防御机制而伸出的手沾到了地板上粘稠香甜的某些东西,在被那股味道诱惑,即将放进嘴里的时候阿周那又清醒过来,将血红的手用力的在白色长袍上抹平。
“滚——!”他抱住头,将即将上浮的另一个存在试图赶出去,“你不是我!你是——最低劣的吸血鬼!”
耳边似乎响起了一声叹息。
“明明向我祈求就能够解脱……或许该说这才是你,阿周那。”
最后一声带着些许笑意,吸血鬼想要站起来,坐在地上还在剧烈喘息的阿周那突然一滞,他的身体立刻被打穿,在胸前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的部位。
来源是阿周那从怀中掏出的手枪。
目测大约并不轻,且后座力巨大,外形上看上去毫无疑问是定制枪。
吸血鬼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周那站起来时还有些摇晃,随即他稳住了脚步,举起那把杀伤力十足的手枪。
“原来如此。”吸血鬼后退几步,身上的伤口已经被黑色的物质填补起来。
但是眼前的半人类半血族毫无疑问的变强了,尽管从他变成吸血鬼到现在只过了短短的三十年,他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对方逐渐拥有了能够和自己匹敌的力量,而遇到能让自己感受到威胁的敌人的感觉更是令人忍不住热血沸腾。
握紧长枪的手发出关节的响声,肌肉也逐渐紧绷,常年死寂的血液在血管中奔腾起来。
“阿周那……”
来吧。
吸血鬼笑了起来。


(END)(不存在的.jpg







补一下吸血鬼的剧情

周那一直是贵族,但是之前家里人出门旅行被吸血鬼洗劫,他自己也濒临死亡,恰好真祖迦不满于凶手的做法准备以私人方式出手,路上被即将失去意识的周那求救,于是就将他变成了半吊子的吸血鬼
周那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但是仍记得是吸血鬼杀害了家人所以对此怀恨在心,带着贵族的身份创立了和普通猎人协会不太相同的国立机关,致力于研究杀死吸血鬼的技术,并且同时逐渐发现了血族世界中正在推进的圈养人类的计划
在逐渐变强的过程中周那发现自己脖颈上的咬痕一直没有消退,本以为是吸血鬼袭击后留下的痕迹,但是种种迹象终于让他面对了自己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并且周那在数年间一直在持续追查着当年的迦
迦在一开始没有把周那变成完全的吸血鬼是为了防止他的存在被其他血族察觉而受到追杀,同时也有易于控制的一点,虽然当时他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完全的回应周那想要活下去的愿望而已,而在数年后二人相遇,周那的成长让迦确认了他拥有着巨大的潜力,并且很难有半吊子的吸血鬼能够完全逃离主人的指令而分裂出另一个人格,所以从这里开始迦就一直在暗中协助并且引导周那
但是因为本人话太直所以是完全的敌对状态,加上周那确认了自己是被他变成了吸血鬼,一方面难以接受自己的苟活,一方面觉得毕竟对方对自己有恩,但是二十多年来建立的仇视吸血鬼的世界观在一朝一夕之间无法动摇,为了保护自己的精神他决定拒绝对方
最后在无数次战斗之后,血族的计划开始启动,迦作为真祖主动攻进机关总部,和周那决一死战,最终在周那接近时没有抵抗而被射杀
作为迦的从属,周最终和黑周融合,知晓了真祖的弱点,并且吸取了他的血液成为了完全的吸血鬼,但周那因为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而愤怒
发狂之后血族被他一人全灭(很开挂(((
随后机关因为全灭解体,迦被周那强行复活,表示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周那保持着恨意逼迫他活下去,迦同意了

结尾真令人空虚呢(
真祖的生命是不老不死的(
没错从属也是
中间有车,而且还是下药梗,真祖一边说着“帮你解脱“一边坐了上来(喂
复活之后就是虐的车灵魂飞车(wait
一边说着我恨你一边狠狠的吻了上去,而对方则在中途狠狠的咬了从属的脖子
完美,最好的脑洞,最后一起浪迹天涯,就算周那回心转意察觉对对方的喜好,也只能是嘴边“我恨你“的变态执着而已x
而迦是全盘接受,复活的那一刻已经得知了对方真实的心情,那么接下来的事也不必多说

2018-02-23 /  标签 : 周迦 30 2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