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全域理论·后篇

坚持把它写完了
心好累啊我需要傻白甜(
———————————————
视野亮起。
从远处有奇妙的声音传来。
哒。
哒。
哒。
声音又从耳边消失。
风景变化。
落雨的街道。
旋转着的舞女投影。
漫散射的灯光。
黑色高楼上的喷火。
跃下。
在跑。
追了上去。
迎面扔来的是破碎的广告牌。
劈碎。
冰凉的雾气从身上擦过——

阿周那在酒吧的角落突然清醒过来。
他抓着大衣的翻领直起身,手肘撞到圆桌的侧面,桌上的剩酒从玻璃杯里泼了出来,棕色的清澈液体在桌面上流淌着,趁着它们还没有掉到裤子上,阿周那已经站了起来。
他摇了摇还带着些酒意朦胧的大脑,一边用眼睛瞄了眼店内的挂钟。此时已是深夜,再怎么流连于酒精的麻痹,对于他而言也应该有个限度。
工作到此也暂时告一段落,或许他应该给自己留一个短暂的假期,然而这一次却并没有让阿周那感到有多少疲倦,甚至于大多数费力的东西都是人形兵器帮他解决的。
真好用啊……
脑子里盘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从兜里摸出手机,胖子始终没有来电,或许还得专程再找一遍他把报酬讨要回来。
而在最后他离开大楼时,阿周那仔细的查看了那个黑暗楼层中所有的残留信息,他在房间里窝了一天来消化这件事,发现酒没了又只好半夜出门来到酒吧,借着酒精的刺激继续将整个事情脉络整理出来。
序列号84的存在并不在这次所有的目标之中,这是可以肯定的事。
但是他很难从这件事中联系到些什么,即便84号开拓了第三世代的辉煌,即便84号并不在那些散落的日记中,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存在总是出现在他的眼前?
迦尔纳就提到过。
而在那幢大楼的楼层中,除了日记,剩下散落的纸张无一例外提到的都是84号的事情。
前者还能让他觉得正常,而后者只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难不成这次逃离中还存在着这个84不成?
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联想的同时阿周那猛地放下了酒杯,响声惊动了酒吧,一些醉汉惊讶的从桌上爬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在数秒之后酒吧内又恢复了之前的氛围。
不对。
阿周那本能的否定了这点。
如果一开始就存在五个缺陷品,那么第五个去哪里了?
更何况入关记录中根本就没提及所谓84号的存在。
不对。
如果说从一开始的资料就已经被提前处理过了呢?
特地删除关于84号的一切,然后把剩下四个的信息送到他的手里,这样的方式也并不是绝对不可行,而且以现在博士的企业能力来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但是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隐藏进化最接近于完美的存在而不让他发现?
那么从一开始就根本没必要将任务交给他这个外人来做,相信派出迦尔纳就能单独解决。
还是说有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能这么去做?
是伦理道德?还是法律方面的什么?
或者说单纯只是想避免伤害企业的公众形象从而选择交给专业的杀手?
但是如此一来,特意隐藏84号的意义也不复存在了。
难以理解。
阿周那随手从兜里掏出从大楼里捡到的写了日记的纸条,在手里把玩,直至纷杂的思绪随着酒精流淌全身,让他沉溺在一种朦胧的回环之中。
但事情也应该到此为止,他起身朝着吧台走去,掏出银行卡放在桌上,要了一瓶酒准备带回公寓。
“请签字。”
服务生从破旧的柜台后方递来平板电脑和电子笔,阿周那随手写了字,在最后他检查了签名又还了回去。
提着酒上了车,阿周那把汽车调成了自动驾驶,他坐在车内继续把玩那张字条。
窗外又开始降雨,巨幅的广告牌在雨幕中变得朦胧,光芒跳跃着落地,白色的雾气被雨水穿透,留下黑暗空旷的街道,而在车内被灯光照亮的瞬间,阿周那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看了一眼字条。
上面的内容没有变,依然只是简单记叙了缺陷品来到了地球的事。
熟悉的字母,熟悉的空格,以及熟悉的字迹。
这的确令人熟悉,熟悉到骤然使他全身的血液都冰冷下来。
透过车窗,地面上行走着一个“人”。
亮线勾勒着的装甲,红色的枪尖。
对方抬起头来。

一瞬间车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从人形兵器装甲前端吐出的揽绳的铁钩穿透了金属外壳,瘦削的身体微微弓身,跃上汽车的身影显得灵活却又带着威慑感。
阿周那掏出了手枪,但是骤然被强行拉开的车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推向了车厢深处,上膛的手枪滚落进了座椅之间的缝隙,握枪的手腕被用力的拧向了反方向,全力的控制了他身体的每一个可以反击的部位。
红色枪尖指着脖颈,车厢内响彻着震耳欲聋的警报声,迦尔纳青色的瞳孔比任何时候都要冰冷,人形兵器以特定的姿势跨坐在阿周那的身体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T-β01827-84。”
阿周那忍痛抬脚用力的踩下了油门,汽车骤然间飞了出去,迦尔纳抓住他的衣领撞上了另一侧的座椅,“它”转过身去在汽车撞上大楼的前十秒内改变了行驶路线。阿周那从坐垫上重新调整态势,手枪回到了他的手中,而拜人形兵器粗暴的行为所赐,他的额头上也渗出了血液。
黑色的枪管抵住人形兵器头部的时刻他毫不犹豫,甚至带着一股天然的狠劲。
“你开的了枪吗?”
然而迦尔纳却直视着他的瞳孔说出这样一句话,硬生生的将阿周那扣扳机的手截在了空中。
“你究竟是谁?”
“这话不是应该拿来问你自己吗?”人形兵器抿住了薄薄的嘴唇,“你究竟是谁?”
“我是……人类。”
心脏狂烈的跳动了起来,喉咙干燥,阿周那看着眼前的存在,艰难的发着音。
“不,你不是。”
然而迦尔纳比他更加冷酷和直截了当。
“缺陷品要无一例外、全部、彻底的肃清。”
艾琳那天的话语在脑内一闪而过,骤然炸裂的危机感另阿周那分神,手枪被夺了过去,他被压制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可恶!”
人形兵器发力的时候阿周那从牙齿间憋出一丝咒骂,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面临这样的局面,无论是他所拥有的记忆,人生,生活的痕迹,这一切的一切本应该完完全全的证明他的确是个人类,并且在这里、这座城市生活过足够长久的时间。
但是。
但是眼下是无法忽略的事实。
“我绝对不可能……”
“你的记忆被操纵了,所以你会这样认为。”
迦尔纳突然松开了束缚住阿周那的手。
“原来如此。”“它”说道。
“……”阿周那起身怒视着重新指向自己额头的枪口。
“艾琳马上就要来解决你了,T-β01827-84,不,阿周那,你想怎么做?”
阿周那皱起眉头。
“我是人类,”尽管在心里的某处已经响起了否认的声音,但此时此刻他还是选择了说出这句话来平静嘈杂的心境,“我要活下去,这毫无疑问。”
“怎么活?”人形兵器继续问道,“博士的力量如此庞大,你要与之对抗吗?”
“我要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应该活下去,这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求生欲,而一切的事情都变得错综复杂之际,阿周那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一切都会变成这样,以及接下来事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而此时此刻阿周那仍然对自己的身份表示怀疑,他并没有真正见到自己后颈上标识着的序列号,也并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明他就是人形兵器的第二世代,更何况他拥有着人类的躯体……
人形兵器究竟是什么?
迦尔纳说过的……
“用于宇宙开拓而设计开发的兵器。”眼前的人形兵器开口回答道。
“以人类为目标所创造的,进化的人类。”
“什么意思?”
“似乎我搞错了一点,记忆中first的确和你解释过这个词语的含义,但是却没有告诉你真正的真相。”
汽车降落地面,包围着他们的是黑色的车辆和围成圈的保镖,外围站立着红衣女子。雨静静的下着,阿周那被迦尔纳从车里拉了出来,站在原地注视着眼前已经无法改变的局面。
“最后一次问你。”
“还要问什么。”阿周那没好气的回道。
“你认为人形兵器也会拥有灵魂吗?”
“如果,”他吞下过去理所应当的仅靠字面就断章取义理解的话语,望着湿漉漉的地面和众多指向自己的枪口,重新整理了思绪,“如果你认为有……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我认为就应该是存在的。”
“是吗。”迦尔纳突然如同释然一般的发出叹息。
“first是什么意思?”阿周那突然想起在车上人形兵器的措辞。
“动手。”艾琳抬手。
保镖们一瞬间全部扣上板机,然而巨响之后被削平的是黑色的枪管和他们的手臂,迦尔纳手中的长枪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红色的血液从金属的枪杆上滑落,跌进地面的水坑之中。
“或许你应该去见见他。”迦尔纳说道,“去了解你想要了解的东西,他在那里等你。”
“那么你……!”
“我并不是他,作为second即便移植了同样的记忆也并不能理解同样的情感。”
“S2你难道不是应该听从博士的指令吗!”
艾琳一跃而上,踢开一旁挡路的保镖,手中是一把长剑,两把武器相撞时发出耀眼的火花,second扭曲了脸庞,勉强使枪身和刀身紧紧的咬合在一起。
阿周那捡起地上的手枪,抬手射中了艾琳的脚腕,对方一时失去平衡,被second的余力打飞了出去,撞在作为包围圈的汽车车身上。

隶属分组:机密文件_832746
记录时间:XXXX年XX月XX日
记录地点:不详
保存格式:体感影像
背光。
金色的光辉勾勒着生物的轮廓。
通过嘴角的弧度大约是在微笑。
原因。
未知。
温暖。
温暖。
系统故障。
故障解决中。
温暖。
故障解决中遇到问题。

“趁这个时候快走。”second向阿周那投来视线。
“但是你怎么办?”
“她很强,即便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怎样强?”
second笑了一下。
“就像是解除了全身的肌肉限制器那样的强。”他把枪抬起来给阿周那看了一眼,上面已经留下了烧焦的痕迹,“使用那边的车快走!上面已经设定了博士所在的位置。”
他强硬的把阿周那推进了车厢,艾琳已经冲了上来,闪过红色的子弹,枪与刀相接,金黄的火花在如同地沟一般的城市中炸裂开来。
汽车已经向着高处攀升,阿周那注视着亮线的装甲逐渐远去,纸条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变换着颜色。
“我们坚信着我们并不是生来就注定被操控着人生,所以我们选择了离开。”
这时他想起人形兵器的使用说明书上所写着的内容。
“人形兵器将无条件的服从一切被给予的指令。”
这时他似乎有些明白second话中的含义。
“你认为人形兵器拥有灵魂吗?”
以及那时迦尔纳的一举一动,“它”,不,他所说过的话,毫无疑问那是个活生生的人类,只不过因为出世尚早,还未理解情感的真正含义,所以无法正确的表达。
“果然不行吗……”车内的音响突然响起,阿周那直觉的警戒起来。
“本以为教给他们机器的观念,就能够抑制情感的发生,果然还是失败了,不是吗?”
那声音顿了顿,又以戏谑的强调继续道。
“你在那里吧?第二世代唯一的优秀品,但也是最恶劣的逃犯,不过归功于你,我也开始思考如何控制你们的情感和行动方式,但似乎看上去并不持久……果然还是要减少使用寿命才能确保产品稳定吗?”
雨水淋湿了窗玻璃,黑色金字塔般向天空延伸而去的大楼在云层间显现,阿周那攥紧了手枪看向窗外逐渐接近的风景,心脏在胸膛中狂跳,似乎在提醒他过去造访这里的经验。
被洗掉的记忆无论如何都无法回溯,只剩下些许既视感的残渣,而他现在也终于能够明白那是两个死去的人所想要传达的东西。
为什么。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真相,这的确是,一次极好的实验不是吗?比起S1干掉头部再逐渐将其他部分也大卸八块更来得有效率,反过来讲将84号单独捕获,改造它的所有记忆,过程中利用了一个在任务中死去的杀手的记忆,让它误以为自己也是人,并且在这个城市真实的生活过……的确是取得了非常有趣的资料。”
“可恶!”
一拳敲击在方向盘上,汽车缓缓从大楼顶部的停车场降落。
阿周那拿着手枪从向下通行的电梯中走了出来,眼前是昏暗的空间,中央垂下一道白色的冷光,雪花顺着风逐渐飘落。
走近时阿周那发现那里有人。
红色的枪尖,破碎的装甲,白色的头发在空气中轻轻摇曳。
他转了过来。
“缺陷品,都应该被处理掉了。”
大厅中回荡着车内就已经听见的声音。
与second不同,眼前的first看上去似乎不同寻常,他的瞳孔没有昔日那般锐利明亮,而是深沉的晦暗。

隶属分组:机密文件_832732
记录时间:XXXX年XX月XX日
记录地点:不详
保存格式:体感影像
眼前的目标在奔跑着。
脸上是自信的表情,一路上不断改变着路线,设计着一切有可能的陷阱。
但是没用。
挑起枪尾敲击隆起的背部,沿着对角线击打头部,尽管攻击造物主之一是件奇怪的事,但无法忘记那被绝望性的实力差距打倒时所透露出来的眼神。
不明白。
资料缺失。
系统故障。
出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

有second的经验在先,阿周那一开始已经闪躲了第一击,大厅中没有任何掩体,他只能通过不断的躲避来找寻战斗的转机。
“怎么样?你对你的短暂人生?”
阿周那咂舌。
“可恶。”
他抬枪射穿了迦尔纳的手臂,红色的枪尖挑破了皮肤。
“唯一我没想到的是监视你的S1居然会产生自我的人格,这的确是件有意思的事。不过你知道你的缺陷吗?”
战斗仍然在持续,阿周那用枪身抵住了迦尔纳的攻击,身上已经筋疲力尽,他突然想起口袋里的酒瓶,在对方冲来的时刻扔了过去。玻璃的器皿被劈开,焰火燃烧,而在声音的那一侧也响起了掌声。
“对特定的存在拥有杀人冲动。”
记忆一阵扭曲。
此时此刻阿周那是明白了那个夜晚他掐着迦尔纳脖子的含义,杀人冲动先放在一边,他大概是……
怀抱着不甘与怨恨吧。
枪管被激光劈成了碎片,红色的枪尖扎进了身体,深色的手掌紧紧的卡住了失去了护甲的脖颈,用力的,带着不甘与怨恨,释放着身体被撕裂的苦楚。
雪花飘落。
“阿周那?”
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不是晦暗的城市,而是冬季平静的路边,迦尔纳提着箱子站在路边朝他露出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骨头碎裂的瞬间,似乎时间也终于停止。

(END)







后记

不想写了,不过还交代的还得交代
银翼杀手paro,时间在复制人上市之前,实验阶段
其他都交代的比较详细了x
84号是彩蛋,这个就请随意的
本来想写迦是Ω,查了一下字母顺序emmmm(你的趣味也太烂了吧
晦涩的文,笔力真的差,怕不是又是冷门组合套餐hhhhhh
周到最后没明白自己的情感,他根本就没有完全的萌生关于爱人的情感
迦也不明白,但是是一直观察他的存在,比如挑逗那次,就是想看他有什么反应
迦隐晦的告白“我(第三世代)就是因你而生的”(快住手
感谢能坚持阅读到这里的你www
下一篇是糖,我说真的x

2018-02-20 /  标签 : 周迦 23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