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全域理论·中篇

本来想说要不要干脆搞一个下篇结束的,想想算了,否则得过万的内容才能交代清楚

刚好也结构完整了(装作结构完整的样子

话说BGO真良心啊送这么多石头,不得不说一句yc——(被拉走

顺带提一下周的衣服是米色的外套,加上白裤子蓝衬衣吧,大概()

——————————————————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人形兵器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在维护装置上待机,而是站在半开着的窗户前一动不动。

“有什么东西吗?”阿周那猜“它”或许是发现了什么踪迹,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准备转身去拿自己的手枪。

“没什么,只是系统环境暂时的有些紊乱罢了。”

“紊乱?”阿周那失笑,“你的系统还会发生紊乱?”

“这么说有点不太准确。”迦尔纳抬手摩挲胸口装甲上形同嵌入的方形物,“下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应该能够修复吧。”

“那倒无所谓……”

阿周那把桌上的剩酒倒进嘴里,处理终端亮起的时候他再度转过头去,在幽蓝的环境光中,他看见了人形兵器苍白瘦削的脸上残留着的污垢,不由得带着疑问皱起了眉头。

“脸上的东西……不处理一下吗?”

迦尔纳看着他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确实。”

阿周那收回视线,想找出维护资料的记忆软体,却被迦尔纳强行打断。

“可以借一下浴室吗?”

“可以,”阿周那停下手,回头看向人形兵器,“这样就能洗掉吗?”

“嗯。”

在浴室的水声中阿周那停下了手边的工作,虽说从现场回来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但在人形兵器的脸上残留的痕迹,毫无疑问是深红色的液体干涸后的痕迹。

为什么?

迦尔纳推门走出来时,他也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人形兵器脸上的痕迹已经彻底消失,白色的发梢还带着水汽,黑色的装甲在衰弱的光芒中反射着存在感,“它”经过阿周那的时候身上还带着熟悉的香气。随着脚步声的逐渐远去,“它”重新回到了维护装置上坐了下来。

“人形兵器究竟是什么?”

阿周那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资料突然开口道。

“用于宇宙开拓而设计开发的兵器。”坐在维护装置上正准备休眠的迦尔纳睁开眼睛,向他的方向看来。

“为什么要设计成人类的样子?”

“你认为为什么?”迦尔纳第一次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球又丢了回来。

“我不认为人类具有足够高的效率性。”

“或许是这样。”

“那么问题的答案呢?”

“人类是最伟大的生物——”迦尔纳直起了身体,“博士是这样认为的。”

“但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

“准确来说是:他认为一切进化的秘密在于人类,那么最为先进的武器,也应当是人类的模样才对,这样或许就能触及到真正的进化之门。”

“进化?”

“事实的确如此。”迦尔纳再度闭上眼睛说道,“从人形兵器的诞生到进化,已经经历了三代的更迭,现在已经是γ世代,也就是第三世代。”

“那么缺陷品即是β世代,也就是第二世代?”

“是的。”迦尔纳表示了肯定,“从第二世代的部分可控性随机进化中诞生了足以启示γ世代的存在,博士在此基础上又改造了细微的部分,从而诞生了第三世代。”

“改造了什么部分?”

“视力,活动寿命,行动模式……”

“更改了AI吗……”阿周那暗自嘀咕了一句。

“准确来说不是这样称呼的,但在举例上具有一定可类比性。”

“咳。”阿周那转过身去背对着“它”。

“所以作为结果,说第三世代是因那唯一无限接近于理想设计的存在而生的也不为过。”迦尔纳补充完最后一句话,恢复了沉默。

过了半响。

“那么缺陷品呢?”

“什么?”

“缺陷品的缺陷,究竟在什么地方?”阿周那放下手中的资料站起身来,远远的俯视着坐着的迦尔纳,“外表?不平衡的能力?还是说——进化失败?”

“你所见的都是进化失败的存在。”

“全部?”

“全部。”

“但是之前所见的……”

“身体能力得到过于强化的时候,经常会产生的行动模式评分过低的一个种类。”

“那么第一个目标呢?”

“没有得到任何强化和进化的,缺陷品。”

“也就是说,所有的缺陷品,都是没有进化成功的剩余产物——是这个意思吗?”

“或许我刚才所传达的情报需要更正,从集合角度上来讲的确如此,没有进化以及进化不完全的,都是缺陷。不仅如此……”迦尔纳突然止住了话头。

“什么?”

“不,只是我的数据处理出现了错误。你不必在意。”

阿周那皱起了眉头。

“你在隐瞒着些什么吗?”

“我需要隐瞒什么?”

“‘它们’的进化,我认为博士不会是能够无能到能让两个,各方面都没有得到进化的缺陷品兵器所逃出来吧?就制造工艺而言,没有得到进化的第二世代兵器,实在是过于不可思议了。”

“是吗?”迦尔纳在那时突然转过头来,睁开了锐利的眼睛,但是和过去同样冰冷,充满了人工质感,“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他不清楚那时迦尔纳究竟是想表达怎样的意思,在那之后艾琳送来了已经解决的目标的随身物品和一些相关调查资料,阿周那总算是再一次捕捉到了已经消失的另一个女性目标。

依旧是熟悉的红灯区。

依旧是熟悉的雨夜。

阿周那抬头仰望被投影光反射的五颜六色的天空,黑色的高楼向视野的末端排列而去,消失在灰色云雾的笼罩中。

他跟在目标的身后不远的位置走了很久,迦尔纳同样跟在身后,但是并没有和他保持过分亲近的距离,远远看上去大概只是两个并没有什么关系的路人,悄无声息的淹没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之中。

缺陷品挽着男人的胳膊,看上去似乎已经是接到了一单生意,阿周那思考一番,决定跟踪“它”的行踪,好在交易结束之后将其解决掉。

沿着道路逐渐向前,他在路边买了一瓶酒提着,好让自己在满是醉汉的人群中看起来不是那么突兀。而迦尔纳则选择拉开更远的距离,直着背穿过摇晃着的行人,雨点打湿了“它”的头发,从柔软的末梢掉进暗色的大衣中,消失了形状。

最终的目的地是一家旅馆,阿周那看了一眼粉红色的招牌就已经知道这也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店,他轻手轻脚的跟了进去,卡着墙角看到了目标进入的房间,而此时迦尔纳也已经跟了上来,在他的身后停住。

“接下来怎么办?”

“进去等。”阿周那看了一眼周围,在这样的旅馆周围他并不太愿意淋着雨等一夜,更何况这里的装修也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场所,即便隔着墙壁也能听见声音,对于监视而言也并不算得上太难。

费用的结算是在进入房间后的墙壁上的终端机上进行的,姑且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阿周那脱了大衣坐在圆形的水床上,而迦尔纳则站在门侧注意着外面的情况。

墙壁的另一侧传来男女的欢声,阿周那轻咳一声,起身去找喝水的杯子,他把刚才买的酒已经拧开了盖,倒进酒店的玻璃杯里。

室内保持着黑暗,暗紫色的薄纱窗帘隔着的窗外透过些许阴冷的光,持续的雨声和隔壁的噪音混杂在一起,逐渐的,仿佛从黑暗中伸出了触角,一下,一下,拨动着平静的神经。

“要一直等到早上吗?”迦尔纳突然开口问道,或许是注意到墙壁不隔音的效果,声音都比平时压的更多。

“不然呢?”阿周那抬起头来看“它”。

“做点什么吗?”

“做什么?”他皱起眉头。

人形兵器走了过来。

“应该做的。”

“喂,你干什么?”阿周那瞬间警戒了起来,他试图伸手推开逐渐靠近的人形兵器,却被对方抓住了胳膊动弹不得。

“我想对方也应该察觉到隔壁有人,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就算是再迟钝的逃犯,也应该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吧。”迦尔纳的右腿跪上了柔软的水床。

“哈?你别开玩……”

红色的领带蒙上了眼睛。

“随便想点别的什么也行。”

“你什么时候还有这种机能,AI系统出错了吧?”

“本来就具备这种机能而已。”

腰带被解了开来,拉链褪了下去,柔软的部分从布料中显露了出来。

然后是湿漉漉的,舌头。

“唔……”阿周那屏住气,但是更多的感觉却从大脑的深处涌了上来,陌生,带着一种即将突破了什么的恐惧,以及未知。

迦尔纳看着眼前的人类的反应,以一定的节奏用舌尖舔舐着逐渐增加质量的器官,阿周那向着黑暗中伸出了手,指尖的末端终于触及了温暖的头皮。

他知道此时或许解开领带是最佳的解决方式,然而在某种层面上,过于陌生的感觉阻止了理性的行动,而当舌尖的粗糙和呼出的温热气体的触感终于消失,他也松了一口气,逐渐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柔软的部分却又将他引进内侧,沉溺进更加陌生的世界。

“哈……”人形兵器的吐息在耳边回响,阿周那想是否“它”也能够感受到同样的感受,他伸出手指,却被冰凉的指尖所捕获,装甲的触感掩盖了最为敏锐的皮肤,只剩下温暖潮湿、粘稠的玄妙感在大脑中缓缓旋转,留下一个遗世的背影。

他尚未得知是否人形兵器的表层也具有同样的温暖,而在破晓时分阿周那总算触及到最后一丝虚无缥缈的感触,那副躯体被抱在怀里,而拥抱的意义阿周那摸索不清,胸口萌生一丝未决的骚动,又很快随着落雨的褪去而完全消失,不留踪迹。


目标只剩下一个。

之前的女性缺陷品被阿周那在幽暗的小巷一枪毙命,停止了运行,这一次没有多余的、令他难以忘怀的那一幕,而是从相隔数十米的位置,上膛,抬枪,瞄准,扣动扳机。

负责善后的艾琳带来了更为准确的消息,这一次不用再一遍又一遍的分析所有的资料,而是更加具体的位置。

是一幢大楼。

这幢大楼位于城市边缘的废土深处,大楼与大楼相邻,却因为过于年久的失修而无人问津。

乘上汽车,来到大楼的入口时,门口放着的“禁止进入”的铁牌已经掉落在地,常年风吹雨打造成的锈迹也使得表面的油漆变得残破不堪。迦尔纳抬眼看了看黑暗笼罩着的大厅,走在了阿周那前面开路。

穿过幽深的走廊,瓷器的碎片掩埋在地毯的落灰中,阿周那将便携手电别在了大衣的翻领上,迦尔纳手中的短棍已经变换为长枪,在深沉的黑暗中散发着耀眼的红光。

这里似乎布置了很多机关,阿周那注视着地面上杂乱的脚印,抬脚越过不易发现的丝线,低头闪过天花板上出其不意的钝物,路旁的雕像从灰尘中裸露出往日的金碧辉煌,在悄无声息的大楼中回荡着音乐。

那似乎是旧时代的音乐,与新时代的电子拟音不同,而是更加的悠长、平缓,仿佛是上个时代结束之时的遗音,将他的思绪逐渐分解。迦尔纳抬头向落光的天井望去,音符从盘旋的楼梯上跃下,空气中漂浮着颗粒状的灰尘,一切都在昏黄的光芒中成为一种近乎于永恒的死寂。

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静谧,拾级而上,黑色的走廊在眼前逐渐远去,光芒愈加浓重,在即将到达屋顶之时,大楼中传出一阵轰鸣,阿周那循着声音环顾四周,突然之间脚底一空,笔直的坠了下去。

“阿周那!”

那是人形兵器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

在最后一刻他没能抓住被装甲包裹的手掌的一分一毫,尽管落地时做好了相应的缓冲准备,但还是难以躲开从楼梯上滚落的结局。阿周那从灰尘中爬起来,他抬头看向上层,迦尔纳似乎在安全的范围内准备跳下来。

“不行,你要上去。”

“从安全的角度来考虑我并不认为这样有可行度。”

“不,”阿周那因为疼痛而吸着气,看了一眼楼梯旁通向的走廊,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为的是让他们落单,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此时再绕路,反而会给目标提供逃跑的时间,“我从这边绕路过去,你先去控制住‘它’。”

人形兵器没有感情的眼睛注视了他一会后,迦尔纳开口:“我知道了。”

路线已定,阿周那从腰间拔出手枪,确认了一下手电还可以正常运作,压低身体缓慢的走进了黑暗的岔路。

走廊两旁红色的墙纸上贴着纸,似乎是一些资料和凌乱的文字。

“XXXX年XX月XX日

在逃跑这个想法萌生的第二年,我们终于从虚伪的城市中逃了出来。”

这是……

阿周那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在别的墙壁上再度发现了一张可以辨识的纸张。

“从那时我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逃跑?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想拥有真正的生活?”

“我想向他询问,为何给予我们这样的意义。”

缺陷品的AI难道也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吗?

阿周那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下踩着一张纸。

“序列号T-β01827-84开启了第三世代的辉煌。”

这里和来时的路有所不同,阿周那走了许久也没有发现机关的痕迹,只是因为墙壁的隔开需要绕不少路。随着时间的流逝,窗外的光芒逐渐消失,太阳落下,城市再度笼罩在一种持续的黑暗之中。

“XXXX年XX月XX日

今日的日记只是代写。

最令人难以面对的是,我们走散了,失去了核心的零件恐怕也难以存活。”

突然耳机中传来迦尔纳被电波分解的声音,阿周那还未来得及听清“它”究竟说了些什么,远方的天空劈开一道耀眼的裂痕,一声巨响,萦绕在房屋中的音乐骤然掐灭,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走廊尽头的铁质楼梯被撞歪,阿周那意识到有什么不好,他急忙冲了过去——

坠落瞬间阿周那看见了被颈部护甲掩盖着的、人形兵器后颈上所标识的序列号。

T-γ____-S1

紧接着的是一声巨响。

另一个身体滚落了下来,穿着白色衬衫,躺在雷鸣的光辉中一动不动。

“迦尔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阿周那从楼梯上跑了下去。

什么。

为什么。

不可能。

究竟发生了什么?

“站住。”突然出现的红色女郎挡住了他的去路。

艾琳站在楼梯上,扎起的长发烫着整齐的波浪卷从肩膀上垂下,没入雪白的胸前,暗红色的皮衣完全勾勒出她优美的曲线,渔网袜和高跟皮靴使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高挑。

“到目前四个目标已经全部解决,辛苦你了。”她抬头看了眼楼梯上的缺陷品,“人形兵器就由我们来负责回收和修理。”

阿周那刚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很快又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

“嗯?”艾琳发现了他躲闪着的神色,挑起眉毛露出一丝笑意,“难不成你对一个兵器产生了感情?”

“绝无可能。”阿周那别过脸去。

“那倒是无所谓,你能满意我们公司的产品就好。”

艾琳说完,锐利的眼睛持续盯着他的脸,熟悉的轿车从她的身后越过,停在更加漆黑的地面之上。

“再见。”她收回了视线,转身款款从台阶上走了下去。

身后再度传来震耳欲聋的雷鸣,风吹得人在高层难以站立,阿周那站在原地望着博士代理人离去的背影,负责善后的人陆续走了上来,绕开他向遗骸走去。

他看了眼空荡荡的手,最后转身,再度走进了那条黑暗曲折的走廊。

(TBC)

2018-02-19 /  标签 : 周迦 34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