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全域理论·前篇

流血描写注意

个人恶趣味满载的说好除夕就更结果一病不起外加沉迷FF不能自拔()

具体设定涉及剧透暂时不提

————————————————————

下着雪。

白色的天花板,蓝色的幽光在薄纱的窗帘间游走,细长软管里橙色的液体泛着金光,从高处的袋子中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没入死寂中奔腾着的血管之中。

起身时阿周那还有些恍惚,仿佛他刚刚做了一个足够漫长的梦境——天空蔚蓝,空气清新,他在温暖耀眼的阳光中穿过一片绿荫——或许是上一个事件中他看了太多旧地球的资料的缘故。但很快他就从意识的余韵中回神,四下环顾,尽管白色的房间看上去分外空旷,这毫无疑问是某个熟人的关系私人医院。

果然伴随着自动门开启,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人插着兜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来人个子不高,身材臃肿,黑色的大衣上还沾了些雪花,抬着的一只手夹着一根香烟,已经变黄的手指指甲缝里满是黑色的污浊——过去他常常自称那是金盆洗手前留下的血块,怎么洗也洗不掉,只能勉为其难的拿来当做身份的象征,在阿周那看来这句话只能对一半,另一半只是单纯的不讲究卫生而已。

胖子咳了咳嗓子里的痰,朝他挥手:“醒了。”

“有任务吗?”阿周那接过他另一只手扔过来的衣服,一边套上衬衣一边问道。

“长话短说,”胖子走上前来把那只剩下小半只的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掀起大衣掏出一只记忆软体丢在床单上,“你知道最近要推行市场的‘那个’吗?”

阿周那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咳,简而言之就是兵器,专门开发用于宇宙殖民地开拓的。在正式全面销售之前发现了之前没有清理完毕的缺陷品。”

“缺陷品?”

“入关记录发现了‘它们’的行踪,在此之前‘它们’都应该在偏远星系被全部销毁了才对。”

“更加详细的资料呢?”

“都在这里了。”

“报酬?”

胖子默默的竖起手指。

“期限?”

“一个月,不过以你的能力来说,应该很充裕吧。”

“我并不发表意见。”阿周那扣上大衣的纽扣,从白色的床单上捡起那只软体,如同水晶一般的透明介质在惨白的灯光中反射着柔和的光泽。

“对了,既然你接下这个任务,我这边也提供一个装备。”胖子还不等阿周那发言便转向持续开启的自动门,“进来吧。”

在二人的注视中,空荡荡的门侧出现了一个人影,穿过滑动轨道,踏入室内,一直走到胖子的身后不远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这次你要狩猎的对象的同类,不过是已经调整合适的完成品——泛用式人形兵器。”

“不需要。”阿周那返身就往门外走。

“哎哎,别这么说。”胖子眼疾手快拉住他的衣服,“你知道这次的任务难度吗?”

阿周那停了下来,伸手从裤子里摸出香烟点上:“多一个不顺手的兵器,更何况是这样的,只会碍手碍脚。”

不仅如此,从刚刚进门直到现在的眼前的“兵器”的那双眼睛,都让他极其的,感到强烈的不适。

“敌人是比人类要强化很多的存在,更何况这次偷溜进来的缺陷品是明显存在组织性的,不论如何,好歹是我和上面讨价还价交换来的东西,我留着也没有任何用处。”胖子一边说着在大衣的侧兜里翻找,将另一只记忆软体丢了过来,“使用说明和养护方法,充能所需的基本物资已经寄到你的住处了,别辜负我的好意。”

阿周那不耐烦的叹了口气。

胖子露出满意的微笑,他偏过头:“以后你行动就听从他的命令,临时所有权解除,到你的新主人那里去吧。”

“是。”

在无感情的话音落地之前,阿周那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滴水的街道,迷蒙的雾气中霓虹灯与立体成像的光晕无限扩散,人群熙攘,街边摊的叫卖声和汽车在上空掠过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使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种激烈而朦胧的冲突之中,旧时代的残留建筑和新建的大楼在深色的柏油之上重叠,将原本就被雾霾常年笼罩的天空更加深邃的隐藏了起来。

阿周那在雨中行走着,常年的习惯让他并没有打伞的意思,从离开医院开始“兵器”就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既不发出声音,也不做出请求或者疑问,而阿周那也倒没有真的冷酷无情,让这个异质的存在上了自己的车,开到离公寓不远的停车场才降下高度下车徒步行走。

乘上电梯,惨淡昏暗的顶灯如同迟暮老人挣扎着闪烁出最后一丝光芒,陈旧机械运作时的巨大轰鸣是这座古老建筑尚存一息的象征,如同苍老迟缓的心脏。积灰的台阶上坠落几滴从天花板渗下的水珠,阿周那踩着泥泞和水洼推开住所的大门,昏暗的室内隐隐夹杂着室外的雨声,街上五颜六色的光晕与雨点的影子投射在贴了壁纸的墙壁上,厚重的门在身后自动关闭,寂静的室内只留下他和一语不发的人形兵器。

“坐下吧。”

阿周那向“它”示意了空荡荡的客厅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人形兵器走了过去,以一种极其生硬的动作坐了下去。他对那种异样感并未多做评价,转身去了厨房,从储藏柜中掏出酒瓶酒杯,倒了半杯酒,一边脱下潮湿的防水大衣,一边把那半杯酒吞进了肚子,这下身体总算是从半僵化的寒冷中缓和过来,让他有了些许看那两块记忆软体的动力。

打开读取器,明亮的界面如同街边的全息广告一般在空中展示,阿周那把剩下的酒倒进杯子,等待进度条加载完毕,此时界面已经自动发生变化,五六份文件从中央蓝白色的图标中分离,漂浮在空中待命。

“以文件创建时间顺序打开。”阿周那拉过餐桌上的椅子坐下来说道,进度条一掠而过,一份白色的文档被展开,文字以默认语言陈列而出,图片在间隙中依次浮现。

这是一份人员档案,准确来说,标题上写的是“实验品档案”。

启动时间是一年前,紧接是序列号,还有型号说明,以及下方的实验期间的一些观察结果,最下方还注明了逃跑后最后发现地点,以及监控拍摄到的画面。

很难想象“它们”能够在这样的监控下逃掉追捕人员的魔爪,数十年前,研制出它们的公司早已掌控了整座城市的监控设备,就连警方也没能获得如此巨大的权限,阿周那找到了具体坐标,令移动终端将它在地图上标注了出来。

这是第一个,他连续看完了五份档案,最后一个则是胖子提到的入关记录。如此看来,它们应该是从实验场逃出来之后转移到了这里,并且躲躲藏藏,且手法高明,同时,阿周那也开始感觉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

毕竟以以上资料的情况来看,“它们”似乎并不具备能够在如此监控严密的城市中藏匿的机会,不如说危险重重,但是为什么?

如果只是想逃离实验的话,大可以有很多其他地方可以躲藏,根本没有必要将自己强行送进虎口才对。

但不论怎么说,先从发现的地点的调查开始着手才是第一要务。

思考至此,阿周那才突然想起房间里的另一个存在,虽然是泛用式,但或许和它的前辈们应该有一定关联……他看了一眼被扔在桌上至今未理睬过的另一块记忆软体,泛用式兵器保持着安静,一动不动的坐在冷光与黑暗里,亮线的装甲裹在黑色的披风里,令他不适的那双眼睛看向窗外浮动着的广告,丝毫没有向他这里投来视线的意思。阿周那索然无味的叹了口气,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把那块小小的软体塞进了读取器。

这时他回忆起上午胖子说过的话,然而来时他并没有注意到类似物资的物件,或许是快递上出了差错,或许他现在退货还来得及……

白色的文件加载了出来。

长达数百页的说明书,黑色的字在眼前跳动,阿周那皱着眉快速浏览了眼前令人难以消化的情报量:身体强化等级、用途、使用方法、养护方法……总的而言似乎是做出了类似于人体构造的兵器,在长时间运行后需要短暂的休息,充能使用特定的机器,然而这件机器尚未寄来,他略过了大段的理论叙述,来到更为实际的内容上去。

“迦尔纳。”

“是。”

心跳冷不丁的空了一拍,阿周那按捺住吓了一跳之后的生理反应,毕竟他刚才只是无意识的念出资料上的名字,更没有习惯这间常年冷清空旷的房间里会有另一个会回应的存在,他咳嗽一声,把手里捏着的玻璃杯放回桌上,总算是挽回了刚刚差点失去它的失误。

名字下方标注着长长的序列号,和他刚才所看到的那些缺陷品的似乎不是同样的排列规则,阿周那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和刚才不同并没有注明表现性格的内容,这时他倒是想起之前的隐性的疑问:为什么要对赋予性格?

但这不是他该关心的问题,眼下存在性格往往更容易被设计,被控制弱点,这本该是对完成任务有利的条件,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一种隐约的担忧笼罩着他的心头。

在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浑浊感中,门铃响了。


进门的是提着庞大箱子的女人。

“我是博士的代理人,艾琳。”她穿着时下正流行的宽肩外套,贴身的黑色连衣裙,头发打着卷整整齐齐的贴在颈边,铂金镶嵌的黑色钻石在耳垂上闪闪发亮。

握手时阿周那想到那对耳钉大约简直不菲,自旧地球时代的结束,这种天然的金属矿物制成的饰品也在逐渐远去,成为过去的回忆。在矿产资源逐渐开始枯竭的当下,远征太空的论调已经成为主流,“再度开始新生活”也成了底层嘴边最常出现的话,或许人形兵器正是顺应着这种趋势的产物。

又或是那位过于天才的研究者,不曾在公众前露面的“博士”所引发的另一次狂潮。

艾琳放下手里那只金属的箱子,落地时屋里的灰尘轻微震动,阿周那看着那只箱子在数秒之间自动开启,机械以设定好的方式迅速变换位置,最终形成了一个类似于躺椅的形状。

“维护装置。”她用眼神示意那台机器,“充能时间兵器自身会提示你,或者你设置成自动也可以。”

迦尔纳僵硬的站了起来,转向阿周那的方向。

“自动吧。”他不着痕迹的逃离了那双令人不适的眼睛,暗自腹诽自己并不想对这台机器的维护消耗任何一丝脑力。

“其他资料可以通过机器本身获取,声控为主。”艾琳无视了房间里漂浮着的微妙气氛,继续说道,“其实我来这里并不仅仅只是送来装置,还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

“关于这次任务的特殊要求。”

阿周那挑起眉头。

“此话怎讲。”

“在任务里无论发生了什么都绝对不能对外公开。”艾琳原地立正,“这是博士的授意。”

这并不难以理解,人形兵器前期的缺陷很难不会让人们产生购买恐慌,阿周那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艾琳打开自己的手提包,高级手套包裹着的手指上捏着另外一只记忆软体。

“关于这次事件的额外资料,最后出现时间,行动范围,可能所在街区,一切都在里面。”

她在阿周那的注视中把那块黑色的东西放在陈旧的餐桌上。

“一切都是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肃清。”

阿周那看了一眼那只小小的黑盒子。

“缺陷品要无一例外、全部、彻底的肃清。”她如同梦呓一般,将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的尾音消逝在连绵不绝的雨中。


目标是三男两女,行动路线由导航规划,只需要携带好足够多的装备和武器,阿周那开着车在附近的街区停下,和迦尔纳一起走进嘈杂的人流。

眼前是朦胧的雾霾,街道旁的下水口上浮起更加浓重的蒸汽,金属味道的空气中夹杂着食物的芬芳。食客们在长队中推推搡搡,粗鲁的咒骂和热情的吆喝拥挤着冲进耳道。阿周那抬脚避开地面上泼洒的泔水和散发着酒气的呕吐物,倚靠在垃圾桶旁边的流浪汉捡起一根抽了一半的香烟叼进嘴里,绚烂的投影广告在他的身边落下,年轻貌美的女孩在雾气中旋转,紫红的指尖穿透疾驰的汽车,拄着拐杖的老人提着公文包打着黑伞匆匆走过,似乎对于眼前的景象已经司空见惯。

迦尔纳一直跟在后面,艾琳拿来的装备中包括了“它”出行的外套,黑色的大衣完美的掩盖了包裹着机器外壳的装甲,路过的谁大约也不会想到在这里走动着的是一个完美的机器。

终端指引着他们远离了繁华的街区,纷杂的噪音逐渐消逝,连同雾霾一起也变得稀薄起来。路面上到处都是看不见的水洼,阿周那在躲避了几次之后选择了放弃,他装作插兜的样子扣着口袋里的手枪,谨慎且小心的注意着周围任何异常的声音。

“前面有人。”

跟在身后的迦尔纳开了口。

阿周那没有说话,人形兵器的手上直到刚才紧握着的金属短棍突然向前延伸,如同维护装置一般延展成为一杆枪的形状,尖端的金属从正面看呈两个对称的直角三角形,中间有一道细长的圆筒状空隙,随之响起的启动音让阿周那明白了那道空隙的存在意义——是为了形成激光轨道。

人形兵器捏着那把长枪走到阿周那的身前。

远方的雾气中有两两三三的人影闪过,被街道与搔首弄姿的立体广告小姐的脚尖所吞噬,末尾的人停了下来,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阿周那他们所站立着的黑色的小巷中。

迦尔纳举起了长枪,俨然已经进入临战态势。

“等等,需要判断一下到底是不是目标。”阿周那抬手出声阻止“它”。

“根据数据(data)所显示的内容来看,和目标之一拥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度。”迦尔纳用毫无感情的声音报出了对方所属的序列号。

阿周那向前走去,斜起挡在他身前的长枪收了回去,人形兵器并没有再多说,而是走在他斜后方的位置准备随时准备防御。

雾气越来越薄,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刚才通过身高阿周那已经能判断是外表设置为女性的目标之一,但既然艾琳话在前面,他也不得不慎重起来,好让无辜的波及尽量被控制,以来扼杀所有一切可能发生的失误。

距离二十米的时候,他终于比较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女性外表,外观设计看上去大约在二十至二十五岁之间,短卷发,头上戴着一顶女帽,身上宽大的女式大衣让“它”看上去和周围的路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准确来说,应该是区别太过于异常,以至于用肉眼难以察觉,更多的则是直觉上所感知的部分——

那是一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异样感。

然而似乎事情的发展和阿周那所预想的有所不同,目标向他走了几步,高跟鞋踩在肮脏的水洼里发出干瘪的声响,敲击着他的心脏,“它”一面缓慢走来,眼底闪烁着紫红的光芒,在立体投影朦胧梦幻的柔光中,“它”缓缓的张开了嘴唇……

“砰”

红色子弹的发出源来自身后的枪尖,深色的血液如同断裂的水管一般喷涌而出,滴答滴答的染湿了大衣和白色的脖颈,坠落地面,穿着高跟鞋的脚踝以不自然的姿势扭曲,随着一声闷响,目标倒在了地面上。

“目标已经失去反应。”迦尔纳收回了长枪。

突如其来的景象令阿周那心脏狂跳,他急促呼吸着冷气,直到现在大脑中都仍然徘徊着人形兵器在损坏之前的样子。

“它”究竟想要说什么?

“它”真的是想要说些什么吗?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阿周那喘着气从床上坐了起来,人形兵器在失去反应前蠕动的嘴唇持续徘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心脏狂跳,涌上的血液让他难以再次入睡,阿周那翻了个身,伸手拧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掀开被子起身,抬脚越过地面上散落的照片和文件,穿过狭长的走廊,迦尔纳坐在黑暗中的维护装置上一动不动,只有朦胧的白色色块表明了“它”的存在。

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烧灼的感觉带着朦胧的眩晕浮上大脑,他放下杯子,回到昏暗的客厅,从百叶窗曲折的缝隙中眺望这座狭小的城市。

在这时阿周那感受到一股视线,他猛地回过头,刚才坐在维护装置上一动不动的泛用式人形兵器已经睁开了眼睛,一语不发的看着他。

青色的瞳孔,没有感情,冰冷的,像是笔直的利刃,或像是“它”手中的长枪——

但无论怎么说……

回过神来时他的手已经触及了被护甲所包裹着的颈部,用力的收紧了全部的手指,人形兵器一语不发的看着他,尽管在触及的瞬间阿周那已经明白仅是人类所拥有的握力绝对无法损坏这护甲的一分一毫,但是他还是

顽固的

执拗的

想要

杀死

“它”



钢管骤然坠落地面的瞬间阿周那回过神来。

他认出那天被解决掉的缺陷品的随身物品来自于某个街区的通货,保险起见,阿周那还是小心的将女士帽和额外发现的塑料胸针塞进了手提袋,拿到了市场上的商贩那里去鉴定。

站在油腻柜台后面带着圆框眼镜的老头把那顶帽子放在了桌上。

“这是最近的新货,”他抬起帽檐又仔细端详了一番,血管隆起的右手撑在玻璃柜台上贴着的泛黄海报上,“看上去像是老佩奇店的货品。”

“哪里?”

老头弓身掏出一张已经卷了角的地图,用手指点了点某个角落。

“多谢。”阿周那把相应的费用放在桌上,收起了帽子前往下一个饰品商那里。

依据这些东西的销售地他大致推测出了目标过去的活动范围,和大致工作内容,尽管难以启齿,甚至于不可置信,但事实如此,“它”在来到地球之后似乎持续着人类最为古老的一项工作。

这已经不难解释“它”为什么持续徘徊在红灯区,而通过大衣里翻出的褶皱的发票来看“它”似乎和另一个目标共同生活。阿周那驾车分别确认了之前商人们给出的商店,在电子地图上标注了大致的生活范围,电脑自动演算给出了更加详细的概率测定,接下来的事情也变得简单,无非是一一调查,解决目标。

但似乎是对方也有所警觉,阿周那在街上转悠了几天都没能捕捉到目标的踪影,他在雨里徘徊了很久,就连迦尔纳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敏锐的发现些什么,最终只得叹口气,在寂静而明亮的午夜中循着来时的路回到停车场。

街道上不时有醉汉跌倒在水洼里,脏污的水花飞溅到灰白的建筑之上,天空中驶过响着喇叭和光屏的船,立体影像在周围制造出纸醉金迷的梦幻,又随着白色喷气的远去而逐渐消逝。

离开嘈杂的人群,迦尔纳逐渐走上前来,声音压的很低地说道:

“有人跟上来了,外表判断和T-β01827-37有99.9%的相似度。”

阿周那心中一紧,这是他目前为止暂时不想碰到的对手,和之前的不同,这个是身体强化型,简单来说目前阿周那并没有对这些缺陷品的实力有着明确的把握,只能通过一些简单的判断将“它们”的实力进行排序,从容易到困难,好在一种循序渐进的状态下逐渐把握到最难以击破的目标的弱点和解决方法。

但是眼下一切已经容不得他再周旋,迦尔纳突然向前一步,手中的短棍来不及变换形态,钢铁一般的坚实拳头已经投掷而来。大约是为了掩护身后的阿周那,人形兵器无法通过闪躲来回避攻击,只得硬吃了一击,在阿周那的注视中因为冲击力而撞上了一侧的墙壁。

深色混凝土上固定着的细长钢管因为撞击而纷纷坠落,眼前的一幕宛如慢放的镜头,阿周那向后一退沉下腰去,拳头的暴风贴着脸颊擦过,几乎就要割裂皮肤,他注视着目标的行动状态,冷静的,一边向后不断躲闪,腰间的手枪已经上了膛。在拳头离开视线,能够注视到大块头的头部的短短的几毫秒中,他抬起枪口,金色的火花在破裂的投影中闪烁,温热的液体从高空中坠落。

然而这显然没有明显的效果,攻击还在持续,红色的枪尖已经挑了上来,不断攻击着的缺陷品的衣物裂开了口子,温热的液体持续喷落。几乎就要将耳膜敲碎的呼啸中阿周那听见了对方的低吼——

“为什么!”

“该结束了。”

迦尔纳跃起,长枪尖端的红色光芒更加炫目,机械运作的声音伴随着不详的预感轰鸣,阿周那持续向拳头之间的空隙中射击,蓝色的轨迹切裂凝固的空气,在眼前迸射出明亮的火花。

坠落究竟还有多久……

在防御的刹那之间阿周那如此想到。

红色的光芒笔直的戳了下去,如同要深深扎入大地那般,带着笔直的、猛烈的气势,缺陷的人形兵器在最后的最后向握着已经射空弹匣的手枪的阿周那看去,尽力伸出一只手,“它”蠕动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似乎是想……

说些什么。

为什么。

阿周那在短暂的时间中猜想。

枪尖的激光瞬间贯穿了脑壳,“它”庞大威猛的身躯倒了下去,大量深色的液体从碎裂之处涌了出来,和地面的泥水与垃圾混杂在一起。

天空中亮起雪白的车灯,伴随着汽车引擎的声音,阿周那知道是她来了。

艾琳,博士的代理人。

在此之前的任务就是她来处理的现场,穿着红色大衣的女性抬了抬手,四个戴着墨镜的黑衣男子跳下车来抬起了已经停止活动的人形兵器的遗骸,她在临走前再一次转过身来。

“还剩下两个,好好加油吧。”

迦尔纳已经收起了长枪走上前来,“它”不自然的晃动了一下脖子,抬手抚摸了一下那里环形的装甲。

“怎么了?”阿周那注视着艾琳车辆的远去,回身注意到人形兵器不自然的动作。

“颈部装甲轻微破碎。”

他不满的咂舌。

“碍事吗?”

“不会。”

阿周那回身向天空中抬起头,似乎是朝阳再度升起,被雾霾笼罩着的街道尽头出现一束光。

他向停车的方向走去,难得在工作的时候遇上这样的好天气,或许在家里补眠也算是一种浪费了吧。

如此想着,身后的人形兵器已经跟了上来,阿周那重新板起了脸,尽管大脑中仍徘徊着两具缺陷品停止运作前的一幕,但是此刻,在短暂的此刻,他还是放弃了这些东西,迎着清晨的第一缕朝阳,向令人安心的住处归去。


(TBC)

2018-02-16 /  标签 : 周迦 36 2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