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一边打圣诞活动一边写出来的小短篇

花式玩梗,凭着稀薄的回忆外加中途翻回去查了点资料玩了一些台词梗,剧情非常无厘头,带着看活动剧情的心情看就行

有年龄操作(某种意味)

配合之前的圣诞lily图,时间点是今年的圣诞,不过guda早就从冥界回来了,主要讲的是日服的故事所以master也是柚李,除了某个角色是朋友家的以外剩下的都是自家的,无限池活动真好,明年可以多开几次吗yc

圣诞快乐2333333

——————————————————————

平安度过众多特异点的迦勒底在原本就悠哉度日的master的带领下,节日气氛也愈加浓重起来。

尽管是西方的节日,但在这个文化和宗教高度集合的英灵漩涡之中也仅仅变成了一种娱乐的形式,所有人顺着某种目不可见的趋势做着节日准备,当然开演唱会是被明令禁止的,其他的胡闹倒还是在可以容许的范围之内。

作为总算和迦尔纳达成某种不可描述的关系的阿周那当然是不会放弃这个难得可以找个借口和恋人独处的机会,无论是从赠送的礼物,还是一起品尝的烛光晚餐,所有的所有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不仅仅是遵守一部分的节日习惯,这里也加入了他所特有的相当不少的个人风格进去。

所幸的是master的那种即使知道一切也不会插手的性格,所以他也可以避人耳目的完成这些事,更难得的是迦尔纳也没有敏锐到那种程度上去。

所以简单来说,整件事以一种可控的方式,平稳的、完美的逐渐迎来圣诞节的到来。

是的,本该又平稳,又完美。

“阿周那?”

站在走廊上,抓着他的斗篷不放的小个子男生又叫了他一声,随后歪了歪头,白色的发丝在空中摇摆着,身上悬挂着的金色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串清脆的响声。

“可爱……”

“什么?”男生问道。

“什么都没有。”

“嗯?”

“但是你刚刚说了可爱对吧?果然很可爱对吧?”

“master啊啊啊啊啊啊!”

满脸笑容站在男生身后的少年挥了挥手:“yo!”

“前辈那种美国人式的打招呼方式怎么说都有点给了。”

“是吗?我觉得挺好的啊,毕竟圣诞节也是西方国家的节日,这个时候用一下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嘛。”

“master,关于这个样子不和阿周那说些什么吗?看他相当混乱的样子……”

“啊说到这个。”master拍了下手,看向阿周那,“简单来说就是之前吉尔伽美什(lily)的变小药,被吉尔伽美什(archer)拿走想做点'愉悦'的事,然后吉尔伽美什(caster)想阻止结果失败了,最后被路过的恩奇都用锁链夺走了,结果捆着瓶子的锁链甩到路过的迦尔纳身上了,刚好碎在毛茸茸外面的金盾上,里面的液体在迦尔纳转头过去的时候刚好就溅到嘴里了呢……还真的是很巧呢,你说对吧?”

“……”

“诶?玛修,阿周那没有反应诶,难道是因为灵基突然出问题了吗?”

“前辈,我想阿周那先生大概是因为冲击力太过于强烈才会陷入这种状况吧。”

“是吗?原来印度的大英雄也会变成这样吗?”

“虽然我也不是很能确定就是了。”

迦尔纳·santa·lily上前抓着阿周那身前的衣服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脸。

“阿周那?”

“j……”

“j?”

“迦尔纳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本迦勒底也终于要迎来新的神话大战了吗!”

“前辈不会的请不要瞎奶。”

“总而言之阿周那你先冷静一下。”

“我怎么能冷静。”

“画风变了,喂,画风变了,就连三破的立绘也要变的模糊了,啊啊啊不要再模糊了辛辛苦苦打材料和种火的master心很痛啊!”

“但是前辈你当时也说过'你哥没有大成功'来骗阿周那先生大成功和特大成功是吧。”

“但是就是这点很可爱嘛!作为master爱自己的从者并且孜孜不倦的从自己的从者身上发掘新的萌点难道不是除了打材料喂种火之外应该做的事吗!”

“阿周那?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

“看上去并不像是没事啊。”

迦尔纳伸出被黑色吊带手套包裹的小手拉住他的手掌。

“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前辈他们走了。”

“啊,一直都在吐槽状态下并没有发现!”

“不不不,明明负责装傻的是前辈吧。”

“但是啊玛修,”master突然一脸悲壮肃穆的表情,“其实你也知道的吧。”

“毕竟阿周那先生下了那么大的功夫……”

“他们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预知后事如何———”

“这只是个一发完结的短篇吧!”


门外是servant们在准备节日时的欢笑嬉闹,迦尔纳在墙壁上的出水口接了杯水来到阿周那的面前,身上挂着的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些微的震动了此时蔓延着的平静的气氛。

“喝杯水冷静一下吧。”

“……”

犹豫良久,阿周那还是皱着眉头以一种十分复杂的神情接过了小小手掌递过来的杯子。

“现在能确认的是变小的只有身体而已,去年发生在贞德Alter身上的事看样子没有完整的发生在我身上。”

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这个身体还真是不便利啊……”迦尔纳抬起手臂,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充满了铃铛和蝴蝶结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很恶趣味的……”

“至少现在还不是担心战斗方面的时间吧。”阿周那长叹了一口气总算勉强打起精神。

“根据英雄王所说,大概在圣诞节结束当时就会变回去的样子。”

“这倒是……完全不好啊!”

“为什么?难道有什么一定要在圣诞节结束前变回去的理由吗?”

迦尔纳跳上阿周那坐着的床铺,凑近他的身体观察低垂着头的他。

一股圣诞布丁的香气飘来。

“你身上有什么味道吗?”阿周那抬起头,正对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庞大白色布袋的迦尔纳,“那是什么?”

“圣诞老人的本职。”迦尔纳把巨大的袋子举到他面前,整个人都被那过于庞大的体积所遮盖,只剩下一个在顶端裸露着的金色枪尖,“从阿尔托莉雅小姐(santa·Alter)那里得到的。”

“什……”

“所以今晚我有给所有servant发放礼物的任务在身,你能来帮忙吗,阿周那?”

迦尔纳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顿。

“依照阿尔托莉雅小姐交代的方式来叫的话——驯……”

“master才是驯鹿吧?!”

“master说难得的机会,不如兄弟一起去会更好,他就在迦勒底和其他人一起度过圣诞派对了。”

“只是趁机偷懒而已吧?!”

 “虽然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迦尔纳取下自己头上戴着的圣诞帽放在阿周那的头上,露出微笑,“而且也很合适。”

阿周那掩面长叹。

他本来是打算在英灵们沉醉在节日气氛中拉着迦尔纳偷偷溜出派对,稍微享受一下只有两个人的烛光晚餐,依照这个发展趋势,或许再送些什么礼物,然后做些什么不可描述的恋人活动……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吉尔伽美什的一时兴起之下,全部化为了泡影。

他到也不至于变态到能对变成这个样子的迦尔纳下手,既然原来的计划已经……


“但也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吧!!!!!!!!!!!!”乘坐着雪橇飞越特异点的瞬间天边响彻着某人绝望的吐槽声。

“怎么了,驯鹿先生,是我驾驶的雪橇不稳当吗?”迎着寒风和飞雪,最前端的迦尔纳转过头来,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身上悬挂着的金色铃铛一时间全部摇曳着,使这片清冷的天空也多了几分属于节日的喜庆。

“这是什么鬼啊!”

“什么?”

阿周那指了指鼻子和头。

“很合身啊?”

“怎么看都是个变态吧!”

“是吗?”

“话说回来,为什么送个礼物还要穿成这样啊?!怎么看都是某个变态的……”

“要下落了,小心咬到舌头。”

雪橇改变了方向,眼前的景色从眼前呼啸而过,阿周那抓着巨大的白色袋子,迦尔纳拉着缰绳爬了过来,风中粉红色的毛茸茸直往阿周那的脸上吹,两只金盾反射着月亮银色的光辉,被黑色手套包裹着的手……

“——!”

金色的光芒从黑暗的地面延伸而上,雪橇在空中灵活的转了个弯,阿周那抓着礼物袋站起身来,白色的神弓已经现形,然而圣诞老人已经站在了雪橇的边缘,红色的武装在背后张开成半圆的形状——

强烈的风中一时听不见迦尔纳大喊了些什么,大抵是宝具真名的解放吟唱一类的,但是从嘴唇变化的样子上来看又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那把和他的身高一起变小的长枪的枪尖被流出的火焰所包裹,迅速的改变了外形,火红且金黄的魔力喷射而出,在特异点的高空中如同流星般坠落,尽管眼前的景象令人难以置信,但是阿周那的千里眼毫无疑问的看到了无数礼物砸落雪地的情形。

不愧是“施与的英雄”!

“嗯,这边就处理完了。”在呼啸的风中圣诞老人看了眼地面点点头,“这个特异点的礼物已经派发完毕,我们走吧。”

“刚刚那只是宝具对吧?”

“是圣诞礼物。”

“枪尖上喷出来的是魔力对吧?”

“是圣诞老人的心意。”

“那要真的是礼物的话会死的吧!”

“是吗?可是他们都还活的好好……”

另一道金光再次打了上来,雪橇霎时间转了个弯避开了,阿周那一时没站稳下巴磕上了木质的座位,在地面上响亮的笑声中他沉默的站起身,拉弓射箭,整个流程一气呵成,礼物被蓝色魔力的余波震动,飞上了半空中,又再度砸落下去。

“的确礼物派发完了,我们走吧。”

……

“不过今天我确实知道了一件事。”

“什么?”

“在圣诞礼物这件事上,原来是有必要以命相搏的。”

“不会以命相搏的好吗?你到底误解了什么啊?”

“但是刚刚的攻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精神污染系的笑声响起的瞬间,神弓已经满弦。

“区区礼物就想让余满足——”

“区区礼物就满足一下啊!”阿周那射出一矢。

“原来是奥兹曼迪亚斯,刚才的礼物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吗?”

“那是当然,你们以为廉价的彩纸彩带包装的礼物就能令余满足?”金色的法老说着,突然瞥到了一旁站着的迦尔纳,“嗯?怎么,这里有一个变小的法老啊。”

“法老?”两人在风中面面相觑。

“能够成为太阳的只有法老,不过这太阳稍微有些小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发生了很多事。”迦尔纳说道。

“原来如此,余知道了,这还真是不幸啊。”

“根本什么都没说好吗?”

“虽然有所不周,不过时间紧迫,我们还有别的礼物要送,就在这里告辞了。”

“去吧。”法老扬了扬手,“不过只送这些稍显寒酸,既然你们为余的饮酒会助了兴,那么我也有相应的赏赐,拿去吧。”

白色的梅吉多神在半空中出现,埃及风情的礼物堆成了小山,骤然间雪橇被重量压坠,在拉美西斯二世响亮的笑声中迦尔纳抓住了驯鹿的缰绳,风声呼啸,耳边响起清脆的铃声,阿周那抓紧了礼物袋和扶手,在皮质坐垫上坐了下来。

“帕多路帕多路——”

“你究竟从前两代那里学到了什么?!”


在圣诞节的末尾总算是回到了迦勒底,礼物袋已经见空,阿周那从雪橇上下来的时候才想起出门时还没有把礼物交给master,迦尔纳似乎看懂了他的心思,扛起空了大半的雪白袋子就沿着迦勒底弯曲的长廊朝食堂走去,黑色的皮靴落在无机质的地面上,鞋子上粉色的小球在空中飞舞,铃铛声响了一路,逐渐被人群的喧闹与嬉笑声淹没。

这时他才又突然想起来自己原先的计划来,倒不是五味杂陈,而是一种空虚的疲劳感涌上心头。

“Merry Christmas!”伴随着拉炮迸射的礼花,master和马修,以及达芬奇出现在食堂的门口,卫宫(Archer)端着刚出炉的圣诞布丁。

“欢迎回来!配发礼物辛苦了!”马修接过迦尔纳手中的礼物袋,“嗯?似乎还剩下一些……”

“这些是给迦勒底的大家的。”迦尔纳从礼物袋中往外掏。

“诶?我也有礼物拿吗?”恩奇都从他的手里接过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尽管吉尔添了不少麻烦……”

“道理我都懂,也是时候放人了吧……?”master说道。

“作为惩罚的话还有些太轻。”

“还是不要随便插手的比较好,master。”艾蕾在一旁拉住master。

“总的而言,圣诞节不用像平时那样加班我没有什么意见。”梅林走了上来,“不过你的这身打扮我很感兴趣……”

“不用了不必了谢谢。”阿周那后退一米。

“哈哈,作为让我也稍微品尝到一些好东西(guda的情感)的补偿,就送你一点东西吧。”

在人群那头伴随着“砰”的一声突然冒起了白烟。

“变回去了!”

“好可惜!”

“说好可惜的那位你出来我们打一架。”

迦尔纳从人群中走出来,从毛茸茸中摸出一只红色的盒子打开,在阿周那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利落的别上了他的耳朵。

“等等,这个走向……”伊修塔尔在一旁说道,“莫非……?”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孔明两手环胸。

“作为故事的捏他来说也算不上是一流。”安徒生捏着香槟摇了摇头。

阿周那摸了摸耳朵,黄金已经重新闭合。

摘不下来了。

就算之后想掩盖也……

各种意义上的。

lovelove的。

撒狗粮操作。

“迦尔纳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不喜欢吗?之前看到你对于我给master送了耳坠很是介意的样子,就委托达芬奇酱再制作了一个不太一样的……”

“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脸红?”

“我回英灵座了。”

“阿周那那个请务必……”

“为什么突然要回去了?是吗……果然是不喜欢吗?”

“我很喜欢!”

“告白了告白了!”

“呜哇,这全力的告白就连本女神看到了也会觉得脸红。”

“神性领域扩大——”

“谁来阻止一下——!迦尔纳,chu!chu一下!”

“如果这是master的期望的话,我就应该去回应——阿周那,不要怪我,到此为止了。”

“怎么可能……就在这种地方……!!!”


(END)









大概就这个意味(正常意味)



2017-12-25 /  标签 : 周迦 83 3  
评论(3)
热度(83)